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说三遍

正文 十,说三遍

    大奎讲吕成刚被唐英杰陷害,刚出来又进去了。金铎很吃惊:“有这事儿?”

    大奎叹息着说:“唉!――千真万确,我骗你干嘛。”

    金铎皱着眉说:“不是你骗我,是这事儿有点离谱,要不是你亲口说出来,我不太敢信。我记得吕成刚他爸是公安局的小领导,按说姓唐的应该怕他,老猫栽在小耗子手里?不太敢信!”

    大奎翻个身,脸冲着金铎说:“你算了吧!唐英杰可不是小耗子,说他是大老虎差不多,还是一只笑面虎。”

    金铎:“笑面虎?……啥意思?”

    大奎:“老虎要吃人,但吃法不一样,有的扑上去硬吃,有的笑呵呵地吃。”

    金铎哼了一鼻了说:“二哥,你说的有点玄吧?”

    大奎:“玄吗?一点也不玄。刚才电视里你也看了,你看他那儿像个黑社会老大?人长得精神,溜光水滑,对人总笑呵呵的。还有一条,跟他熟悉的人,不管谁有事儿找他,不管大事小事儿,能办的绝对办,不能办的他也肯定想办法。他这个人,恨他的人挺多,恨他的想杀了他;感激他的人也不少,感激他的把他当成大恩人。”

    金铎来了兴起,坐起身说:“看来这小子是个人物啊!二哥,你说具体点。”

    大奎:“还想怎么具体,这几年他年年去给贫困户送钱,送东西,这些人不感激他?公司里有一些残疾人,原来就是吃低保的,托到唐总,他就给安排到公司找点事儿,一般都是看大门。这些人把唐总当菩萨。”

    金铎:“二哥,这个我知道,安排残疾人可以免部分税,他是有好处的。”

    大奎:“不光是因为税,他会做人。公司里有一个说法,说唐英杰人好,心善;说宋军坏,一肚子坏水;说三胖憨,随大流;黑熊虎,是唐英杰的一把刀。”

    金铎说:“这些都是他的小兄弟?”

    大奎:“对,号称四兄弟。其实老百姓不管你黑呀,白呀,只要给他好处,他就说你好。”

    金铎:“你说的,看不清真相,只看眼前利益。”

    大奎:“老百姓求个啥?不就是养家糊口嘛,像你们拿着大学文凭,在大城市混,赚钱用万算,咱这小地方,小老百姓一身臭汗干一天工,也就挣百八十块钱,刚供嘴儿,他不看重利益还看重什么?”

    金铎嘿嘿笑了,说:“你说的对,饿着肚子说什么都没用。”

    大奎:“公司里不管谁犯了错,要是能跟唐总说上话,他总能手下留情,网开一面,这倒是真的。”

    金铎长出一口气说:“这个人,够阴险,不好斗。”

    大奎:“这话你说对了,吕成刚当年就是小看他了,最后吃了大亏。”

    金铎:“你说说吕成刚。”

    大奎:“吕成刚这小子人挺仗义,心也不坏,就是太叫真儿。上学时不是把于成龙废了,他也进去了。吕成刚他爸是公安局副局长,也算有权有势。借他爸的光,他进去没几年就出来了。出来后没事干,就租了北山那块地方,搞了个农场。有十多垧水稻,种菜,养鸭子,养鱼。经营的不错,有一年把同学都请去,连吃带喝玩儿了一天。”

    金铎问:“他怎么跟唐英杰撞上了?”

    大奎没吱声,悄悄爬起床,走到门口,站住屏息听了一会儿,打开房门,探头把走廊张望一遍,之后关好门,落了锁,关了电视,关了灯,回到床上,点了支烟,吸着。

    金铎说:“你关灯干啥,黑古隆冬的。”

    大奎小声说:“这样静。”

    金铎觉得好笑,挖苦说:“你这是干啥,鬼鬼祟祟的,咱俩即不是同性恋,也不是搞破鞋,你看你神神道道的。”

    大奎躺在床上不言语,只见烟头的火光一闪一灭,过了好一会儿,他压低声音说:“你知道瞎子为什么耳朵特灵吗?就是因为看不见。”

    金铎问:“你要听啥?”

    大奎:“脚步声。”

    金铎说:“看你的胆儿吧。你接着说。我给你听脚步声。”

    大奎清清嗓子,说道:“那年,钟华跟玉珠分手了,玉珠服药自杀没死成,辞职在家,窝在家里那儿也不去。那年吕成刚请同学去他的农场玩儿,有凤芝一个,凤芝就把玉珠拉上了。你知道,凤芝上学时就暗恋吕成刚,只不过那时吕成刚心里只有玉珠,吕成刚出来后,知道跟玉珠不可能了,就跟凤芝恋爱了。”

    金铎插话说:“他俩还算般配。”

    大奎说:“吕成刚听说玉珠的遭遇后就起了打报不平的心,他的性格你知道,谁比他牛逼他就跟谁过不去,当年跟于成龙不就是这样。”

    金铎说:“对,他是这样的人。”

    大奎说:“吕成刚每天起早往市场送菜,隔几天就顺路给凤芝和玉珠带一份新鲜蔬菜,这样隔几天就上玉珠家一次。其实,咱了解成刚,他既然跟凤芝谈了,就不可能再追玉珠,另外,他那个情况,跟玉珠是不可能的。我猜他肯定是觉得玉珠跟凤芝是好朋友,又挺可怜,才给她带一份,这小子挺仗义,这是大家公认的。”

    金铎说:“你说的对,玉珠也不会喜欢他那样的人,上学时他也是自作多情,还有那个于成龙,都是单相思。”

    大奎呵呵一笑说:“听说玉珠劝吕成刚,别总上她家去,说她自己是扫帚星,谁接近她谁要倒霉。吕成刚的个性谁不知道,越说不行他越来劲儿,官二代,任性。再说,他爸是副局长,他怕谁,他没把姓唐地放眼里。”

    金铎说:“那小子,天不怕,地不敢。”

    大奎说:“这事儿一来二去唐英杰就知道了,唐英杰碍着他爸的面子,托人警告吕成刚,别招惹玉珠,玉珠早晚是他的女人,但警告了几次吕成刚也不听,两人叫上了劲儿。先是唐英杰先派打手算计成刚,在青龙河大桥上把吕成刚撞进了河里,吕成刚从车里爬出来,逃过一劫。成刚他爸当然向着儿子,就插手这事儿了。随后不长时间,有人举报吕局长受贿。成刚他爸先出事儿,抓进去了,随后他也出事了,说是贩毒,从他卧室里搜出毒*品了。这事儿,纯粹是扯他妈的蛋,吕成刚伺候那一帮鸡鸭鹅狗天天忙得要死,那有空贩*毒呀。说出花儿来也没人信呢。可人家嘴大,手里有权,人一进去,什么口供做不出来。姓唐的这回是把他往死里整了,判了二十多年,能不能活着出来都说不定了。他妈也半疯了,听说让他姨接乡下去了。”

    金铎:“唉!――唐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大奎:“他上边有人。”

    金铎:“有保护伞,要不,他也不敢这么嚣张。”

    大奎接着说:“大哥跟玉珠分手后,有人给玉珠介绍了一个警察,姓杨。玉珠也想摆脱唐英杰的纠缠,跟杨警察说了唐英杰的企图,说了吕成刚的事儿。那个小警察刚从警校毕业,不知道社会的深浅,他说不怕,他是警察,中国是法制国家,他就是抓坏人的。结果,有一天黑熊一枪打断了他的腿,一下子灭火了。顺安多了个瘸子,穿警服的瘸子。”

    金铎:“二哥,玉珠跟大哥分手,跟唐英杰有关吧?”

    大奎:“这事儿大哥没说过,不过,我觉得跟唐英杰有关,我估计是受唐英杰威胁了,不然,大哥不可能跟玉珠分手。”

    金铎说:“二哥,不早了,我困了。”

    大奎说:“三弟,你听说过红颜祸水吧?老祖宗的话都是有道理的,不能不听。”

    金铎呵呵笑出了声,说:“二哥,我还听说丑妻近地家中宝,你是这意思吧?”

    大奎听出来金铎在调侃他,不生气,也笑了。说:“你在外边这么多年,不知道顺安变了,姓唐的黑道白道通吃,黑瞎子搭凉棚-----一手遮天,他想咋的就咋地,谁敢支毛?吕成刚家让他搞的家破人亡,警察他都敢灭,咱惹得起吗?”

    金铎不吱声。

    大奎有点急了,气哼哼地说:“金铎,你别跟我犟,听说你受伤了,我骑车往这儿赶,一道儿后悔死了。你这是活过来了,你要是让他们打死了,二哥得后悔一辈子。”

    金铎问:“你后悔啥?”

    大奎说:“酒桌上没跟你说明白呗。玉珠碰不得,别打她的主意。重要的事儿说三遍:二哥今天说清楚,你别打玉珠的主意!别打玉珠的主意!别打玉珠的主意!你听清没?”

    金铎笑的胸疼,捂着胸口说:“二哥,你今天说明白了,我也听懂了。再有什么事儿,你也不用后悔了。”

    大奎哀求道:“二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呀。你一定要听二哥的,伤好了,消停地回深圳,别打玉珠的主意了。你这是玩儿命你知道不?”

    金铎平静地说:“二哥,放心吧。我听明白了。不早了,睡吧。”

    两人不再说话,大奎睡不着,他觉得没说动金铎;金铎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看来也睡不着。

    过了好半天,大奎问:“你睡不着。”

    金铎嗯了一声。

    大奎问:“你有心事儿?”

    金铎说:“你知道姓唐的底细吗?”

    大奎说:“知道,太知道了。”

    金铎坐起来,说:“你说说。”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