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一,不眠之夜

正文 十一,不眠之夜

    金铎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坐起来,让大奎说说唐英杰。

    大奎刚才苦口婆心劝说金铎,虽然重要的事儿说三遍,感觉并没说动金铎。大奎借着月光拿了两瓶矿泉水,递给金铎一瓶,自己一瓶,两人都喝了水。

    大奎点烟吸着,说道:说起姓唐的,我是门儿清。他是外来户。你跟钟华上大学走了,我啥也没整上,在家闲得长毛。自来水公司招工,我就进了维修队。姓唐的是后来的,其实招工必须有本地户口,他是外地人,不应该进维修队,他有个姐姐,挺好看,跟水利局长有一腿,就这个关系,他也进来了。我们一组八个人,他现在的七梁八柱,打你的黑熊,还有宋军,三胖,我们都是一个组的。那时候干活记件,挖沟分段,一人一段,这小子是个秧子货,干活不行,我们都干完了他连一半都干不完,灰头土脸,累成狗样儿。但这小子有个长处,出手大放,会交人儿。他三天二头请客,那时候吃个小吃部,来盘花生米,一盘锅包肉就香死了。吃人的嘴短,我们就帮他干,他那点工资不够他请客的。也是这小子倒霉,维修队长是局长的小舅子,他姐跟局长有一腿,没人不知道,队长就看他不顺眼,总找茬欺负他,有一次说他挖的沟不合格,让他返工,他争辩几句,队长一脚把他踹沟里了,问他想不想干了,不想干了滚。这小子有钢儿,从沟里爬出来,不说话,死死地瞪着队长,队长看着来气,又踹一脚,他躲了。队长揪住他要打,我们都拎着铁锹围了过去,队长一看架势不对,骂骂咧咧走了。

    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晚上,队长晚上打完麻将回家,让人从背后闷了一砖头,得了脑震荡,头晕头痛,病休了。谁也没想到,姓唐的当了队长,大家私下议论是他姐枕头风吹的。第二年,这小子娶了经理的丑姑娘,经理陪送了100多平米的楼,家俱,全套电器,成了经理的女婿,这小子更神气了。这小子起家从卖沙子开始,我们挖沟埋管道,咱这儿破土就是沙子,不过这小子不贪,卖了钱大家都有份儿,当奖金发。他发现这是个发财的门路,就开沙场,文明不说了吗,几个月就把别的沙场都整黄摊了,他就垄断了市场。后来成立工程队,开发房地产,咱这儿好地段的小区都是他开发的,世纪华庭,青龙公园,水岸公馆都是高档小区,差不多半个城都是他的。后来买热电厂,买自来水公司,越干越大。

    金铎问:“二哥,当初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干呢?跟他干现在也发了,住楼还能问题吗。”

    大奎说:“开始我们关系都不错,哥们儿相称,他比咱们大一岁,都称大哥。他对我也够意思。他买了自来水公司,提拨我当了维修队长,工资给的也高,还给我配了台皮卡车。不过,你知道我,我这人,虽然穷,但违法乱纪的事儿不干,老话儿说喝凉酒,花脏钱,早晚都是病。我们那个组八个人,一直跟他干的就黑熊,宋军,三胖他们三个。”

    金铎问:“这三个人怎么样?”

    大奎说:“这三个人就是他起家的资本,手里都有人命。黑熊没脑子,是唐的一条狗,挂个房地产公司的副总经理,总经理是唐;宋军心眼多,是唐的狗头军师,现在是热电厂经理;三胖不傻不苶,只认钱,给钱干啥都行,现在是自来水公司经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早就不打打杀杀了,黑熊手下有所谓的“五虎”,分管着五个部门的保安队,各小区物业的保安都归他统一管理,有二百多人,多数是退伍兵,这二百多人还分几队,心恨手黑的挑出来,有二三十人,黑熊亲自带队,老百姓叫他们拆迁队,现在打打杀杀主要是黑熊的拆迁队。打你的人肯定是拆迁队的。还有个物业公司,姓唐的姐当经理。他们成立了一个总公司,叫伟业集团,是咱这儿的纳税大户,就业大户,市长都得让他三分。”

    金铎问:“他怎么时候跟玉珠扯上关系的?”

    大奎想了一会儿,说:“具体时间说不好,不过,这小子对玉珠是真心的,就他,能缺女人吗?什么样儿的女人找不着,偏偏就死叮着玉珠不放。从开始追玉珠就离了婚,你看他这么黑,但对玉珠从来不使硬。听说他逢年过节都去玉珠家送礼。玉珠从来躲着不见他,玉珠爸妈也不敢得罪他,他也不赖皮,送下东西,说几句话就走。听凤芝说,他每次去都把车停小区挺远的地方,因为他听人说玉珠讨厌显摆的人,他把车停地远远的,自己拎着东西,走着去玉珠家。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是不?”

    金铎说:“这是软磨硬泡?他追玉珠多久了?”

    大奎说:“应该从钟华跟玉珠分手开始,也可能是他把钟华和玉珠搅黄的。两年多了呗。我觉得大哥跟玉珠分手跟他有关,具体怎么回事大哥没说过,我怎么问他也不说,但我肯定,是他搞的鬼。”

    金铎长叹一声,说:“唉----这个大嫂跟玉珠没法比,大哥跟她,能过好吗?”

    这话捅到了大奎心里的痛点,也长叹一声说:“这事儿我也担心着呢。大哥和大嫂来看过你,你睡着了,他们家里还有一帮客人,坐了一会就走了。大哥给你交了五千块押金,收据在我这儿呢。”

    金铎说:“真是的,多余。”

    大奎说:“你为他的婚礼回来的,他过意不去呗。”

    金铎说:“有啥过意不去的,都是兄弟。今天玉珠参加婚礼我没想到。”

    大奎说:“我也真没想到。不过,她来也好,说明他不恨大哥,不过,她越这样,大哥可能越难受,你说是不?”

    金铎说:“二哥,有个事儿我纳闷,从酒店到玉珠家,也就十多分钟的工夫,玉珠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姓唐的消息怎么这么快?”

    大奎说:“这事以前凤芝说过,我不太信,今天我是信了。听凤芝说,唐英杰派专人监视玉珠,好像就是玉珠家对面那家食杂店,每天谁去过玉珠家,几点进去,几点出来都有记录。玉珠一出门,就有人跟踪。有时凤芝跟玉珠逛逛街都有人尾随,我估计,你们一出酒店就让人盯上了。”

    金铎说:“嗯,这就对上号了,这小子,真是下了功夫。二哥,你跟凤芝有一腿吧?”

    大奎急了,反驳说:“你可别放屁了,她开了个美发店,装修的时候求我帮忙,我能不管吗?我出了点力,说好了我理发免费。”

    金铎赶紧说好话。“我开个玩笑,你急啥。”

    其实金铎心里明镜似的,男人和女人有没有那种关系,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够了,婚宴上凤芝扯着大奎胳膊说话儿,金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了。不过这种事儿,是男人打死也不认的事儿,金铎明知故问。

    金铎不再说话,一双明眸在幽暗的夜里熠熠生光。让大奎联想起非洲大草原上夜行的独狼。

    大奎张罗婚礼忙活了一上午,下午在医院推着金铎楼上楼下脚不粘地儿,此时疲倦袭来,迷迷糊糊正在睡去,金铎突然说话了:“二哥,玉珠现在什么情况?”

    大奎被唤醒,知道这小子贼心不死,懒得再说话,打个哈欠,说:“睡吧。累死我了。”

    金铎坐了起来,说:“我口干,给我点水。”

    大奎摸了瓶矿泉水递过去,说:“下半夜了,现在是五月二号了,睡吧。有话明天说。”

    金铎喝了水,嗓子清亮了,说:“我睡不着。”

    大奎也爬起来,气哼哼地说:“我就知道你睡不着,你贼心不死,能睡着吗。”

    金铎嘿嘿一笑说:“你不觉得玉珠挺可怜的?现在的女人,还有不爱钱的?你没听说宁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姓唐的要样儿有样儿,要钱有钱,年龄也正好,这样的主儿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玉珠不是缺心眼吗?”

    大奎也坐起来,说:“让你说着了,凤芝也这么说,玉珠说你看他好你嫁呀。凤芝说人家不要我。凤芝离婚了,现在也单身呢。”

    金铎问:“玉珠有没有可能,最后嫁给姓唐的呢?”

    大奎说:“不知道,不过……不太可能。玉珠对大哥有感情,跟大哥分手后吃了安眠药,是她命不该绝。好莫样儿地她妈去她卧室,发现了空药瓶,抢救及时,没死成。她肯定恨姓唐的,一时转不过弯儿呗。”

    金铎说:“那就这么耗着,什么时候是一站呢?玉珠怎么不出去呢?离开这儿,姓唐的在这儿一手遮天,出去就不好使了。”

    大奎说:“这事儿,玉珠早想过了。她爸妈都不同意,在这儿有父母,有亲戚,有朋友,多少还是个保护,姓唐的还不能把她怎么样,出去了,人生地不熟,外边更乱,坏人更多,没人保护她。唉-----说一千,道一万,就是长得太美了,美大劲了成了罪。”

    金铎说:“她有什么罪,有罪的是姓唐的。”

    大奎说:“就这么囚在家里,不遭罪呀?你不知道,玉珠是咱市的优秀教师,以前工作干的相当出色,现在全完了。”

    金铎问:“她辞工了?”

    大奎说:“她吃药那事闹的沸沸洋洋,另外,姓唐那小子的儿子就在她的班,他们可能就这么认识的,姓唐地以接儿子的名义,总到学校门口等她,她也没法干了。”

    金铎咬着牙根儿说:“太欺负人了。”

    窗户透进来亮光,马路上车行人语,天要亮了。

    大奎说:“迷糊一会儿吧。”

    金铎也说:“迷糊一会儿吧。”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