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七,上帝之手

正文 十七,上帝之手

    金铎的航班平安降落在深圳宝安机场,落地时恐怖的震动让他回归现实,飞机停稳,他解开安全带卡扣,整理行装,随众出港。

    刚出站口,就看见亭亭玉立的文慧一边招手,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叫:“哥――我在这儿!”

    金铎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招招手,意思是:“别喊了,人家都看你呢。”

    文慧接过拉杆箱,发现金铎脸上带伤,凑过来细看:“哥,这是怎么了?……打架了?”

    金铎扭了脸,说:“酒喝多了,起夜撞门框了。没事的。霍金怎么没来?”

    文慧拉着箱子走在前边,回头说:“来了,在车上呢。没让他下来,怕他引发骚乱。”说完嘻嘻一笑。

    “霍金”是文慧的老公,真名叫霍和平,是个奇才。

    霍金的容貌跟他的才能一样超凡脱俗。他的发育,成长,是把所有的营养都供给了脑袋,眼睛,嘴,所以这四个器官出奇地强大;有人多吃多占,就有人忍饥挨饿;营养不良的鼻子,躯干,四肢却不成比例的弱小,近似科幻电影中的火星人。文慧给他起的绰号就是火星人。因为姓霍,形象与世界著名的英国物理学家史蒂芬·威廉·霍金似曾相似,智慧也像他一样远涉宇宙最深处,文慧称他火星人--霍金。

    文慧既然叫火星人霍金,大家也都随着叫开了。

    中国的霍金远没有英国的霍金运气好,英国的霍金是剑桥大学著名教授,堪称伟大的科学家;中国的“霍金”却因为举世无双的惊怵容貌埋葬了他石破天惊的才能。

    霍和平博士毕业后始终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四处漂泊,英雄无用武之地,以致走投无路。

    霍和平命运多舛怨不得别人,一怨他生在面子为重,讲究面由心生的中国,如果生在英国,可能就是霍金第二;二怨他智商260,情商26的先天禀赋,这是上帝的安排,不能把竞争力全赋予一个人。

    霍和平读博时,导师挂帅的科研项目,所有技术难关都交给霍和平,霍和平不负师望,过五关,斩六将,屡建奇功,为导师的科研成就做出过决定性的贡献。他虽不居功自傲,却不懂绿叶捧花,众星拱月,每遇赞美,便一副理所当然的坦然,这让导师不爽。

    导师想听他说:“全是导师指导,我只做了点具体工作。”可他就是不说。导师虽然欣赏他的才能,却并不喜欢他,他只是导师的一个有效工具而已。

    博士毕业时,正逢秘密部队――“网军”――在全国各大院校秘密地招兵买马,导师接到信函,希望推荐人材,导师良心发现,准备提名霍和平。霍和平也一副天下虽大,舍我其谁的自信。

    导师的另一名学生能力平平,却极得老师喜欢,听说“网军”待遇高,工作稳定,有前途,便带着贵重礼物登门哀求,导师权衡利弊,被贵重礼物击倒。

    导师并没有遗忘霍和平,推荐他到一家国企的软件公司。

    国企最大的特色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看,三个人捣蛋。

    有人世故地说:有能力的不如有背景,有背景的不如有钱的,有钱的不如有姿色的。

    有人指点霍和平说,国企呀,除了石油,石化,电力,银行这样的垄断企业,别的都不能去,都是半死不活,濒临僵尸的边缘。可是这样的垄断企业不是有能力就能去的,还得有当当响的背景,霍金的背景是一块没有信号的液晶屏,也就不做非分之想。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们说对了。

    霍和平上班三个月没发工资,发不出工资是产品没有竞争力,正在人心慌慌的时候,突然传来改制的消息。很快,甲乙双方签定了改制协议,开了大会,乙方是很有实力的私企,大家以为拖欠的工资有望补发了。又过了三个月还是分文不见。甲方并不是想振兴企业,而是想借壳上市圈钱。最后的是员工纷纷离职,霍和平也失去了耐心,交了辞职书。

    金铎与霍和平相识是在微软(深圳)公司。

    霍和平的一个同学跟金铎是微软中国公司的同事,霍金经同学推荐来微软面试,面试主管只跟他谈了30秒,就把他“帕斯”了,面试结果写着:相貌极丑陋,分散同事注意力,影响工作专注。

    面试失败,同学请霍和平喝酒以示安慰,金铎应邀作陪。推杯换盏中,金铎发现霍和平是个网络奇才,便虚心请教,互相留了电话。

    金铎已经预见了霍和平的未来--黑客。

    和平时期的人们享受网络的便利,沉湎网络丰富的娱乐,却没有意识到,网络的破坏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核武器。

    如果方法得当,只需动一动手指,就可以瘫痪一个国家的铁路,银行,通信,供电,供水等系统,这是有实例的,伊朗的核工厂就被“震网”病毒彻底瘫痪,损失巨大。

    战争爆发时,黑客技术可以让导弹失去目标;让坦克失去控制,让飞机撞向山崖,让军舰无法启动,让火药库自燃,让卫星凌空自毁;让雷达满屏乱码;让敌人的无人机在指定的机场降落。伊朗就成功俘获了美国“捕食者”隐身无人侦察机,报了“震网”病毒的一箭之仇。

    正因此,美国言之凿凿地宣布:任何对美国的网络攻击都被视为战争行为。而这一切都很简单,只是敲一敲键盘,给目标一个伪装数据链--超级黑客。

    网络决定未来,这是一双隐形的上帝之手,左手助力,右手毁灭。

    黑客就是掌握这双上帝之手的隐形人。

    大约喝完那顿酒后一个月,金铎辞职,在电脑城考察不走正路的发财路径,之后做了全职黑客。

    又过了三个月,有一天晚上十点多,金铎正在写程序,霍和平打来电话。直截了当地问:“金铎,我是霍和平,你吃饭没呢?”

    金铎说:“晚饭五个小前吃的,下一顿再过七个小时吃。”

    霍和平嗫嚅了半天,说:“我三天没吃饭了。我在深圳再没朋友了,小陶上个月去了成都。”

    金铎说:“我正式邀请你来茅舍共进夜宵。”

    霍和平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地铁也坐不起,这个点也没地铁了。走过去天就亮了,呵呵,不可能走过去了,我现在饿得站不稳了。”

    金铎说:“躺着别动,我去接你。”

    一个小时后,霍和平坐在了金铎的餐桌前,那顿夜宵霍和平几乎吃光了冰箱里的所有食物:三袋牛奶,两个熟鸡蛋,一个手撕面包,一根哈尔滨红肠,一个肥鸡腿,一桶“一桶顶两桶的‘来一桶’”,外加两根黄瓜。

    吃完饭,霍和平拍着滚圆的肚子,满足地说:“真好吃,真舒服!”他应该说谢谢你的夜宵,可他没说,这就是他的情商。

    金铎收拾餐桌和厨房,霍和平闲来无事,看见了金铎的电脑上正在写的程序,一时手痒,坐下来继续写。

    金铎收拾完,听见键盘哒哒响,刚想制止他别乱动,却发现霍和平的编程能力远高于自己,又快又准,是个可遇不可求的高手。

    已是午夜,两人同床而卧,霍和平的肚子却咕咕嘟嘟响个不停,之后平均一小时去一趟厕所。

    金铎问:“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霍和平无所谓地说:“不用,都拉出去就好了。”

    金铎说:“食物都是新鲜的,不会有问题。是你吃急了。”

    霍和平说:“不是急了,是吃多了。”

    两人大笑。

    常言道好汉抵不住三泡稀屎,拉到天亮,霍和平眼窝沉陷,眼睛突出,口唇破皮,脱水了。

    金铎背起他去社区医院挂水,折腾了三天才康复。

    霍和平康复后没日没夜帮金铎工作,话里话外想留下来给金铎打工。

    金铎说:“打工不行,合作可以。”

    霍和平问:“什么意思?”

    金铎说:“我负责一切开销,收入三七开,我七你三。”

    霍和平说:“二八也行,你八我二。”

    金铎说:“三七!”

    霍和平说:“二八!你管吃管住,我要那么多钱干嘛?”

    金铎说:“我有决定权,永远有。”

    霍和平表示臣服,说:“欧了!”

    半年后,金铎在望港大厦26层买下了160平米的公寓,这是一大一小两户型,金铎把姐姐一家考虑在内了。

    金铎跟霍和平搬出了租屋,住进现代化的公寓,条件好了,钱也有了。霍和平却为怎么花钱犯愁了。

    金铎说:“给你妈,给你哥,给大街的乞讨者。”

    霍和平说:“我妈说我太丑,不多攒点钱,怕是找不到老婆了。她不要我的钱。”

    一年后,霍和平不仅第一个娶了老婆文慧,文慧还是一位全须全尾,漂漂亮亮的美女。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文慧嫁给霍和平不仅一点不觉得委屈,还像捡了个大宝贝。这世道,上那儿说理去!没有百毒不侵的好心态,能把人活活气死!

    车子驶出停车场,驶向机场高速,虽说同一个世界,却不能环球同此凉热。北国的春天刚冒嫩芽,深圳已经春深如海,已经深不可测。如火如荼的三角梅,白玉兰,争奇斗艳。

    世界就这样多姿多彩,姹紫嫣红。

    车子上了高速,霍金放松了精神,说:“哥,那笔生意谈妥了,标的200万,二个月交货。”

    金铎嗯了一声。

    文慧说:“哥,肉鸡又增加了十二万。没用卫士,全是我一个人搞定的。”

    “肉鸡”是被安装了木马,可以远程控制,需要时,只要发出指令就可以发动集群攻击的“僵尸电脑”。是黑客发动攻击时的火力。

    金铎嗯了一声。

    文慧期待着表扬,只有一句“嗯”。有点失望,翻了一下白眼儿。

    霍金说:“哥,咱先找个地儿吃饭,还是直接回家?”

    没有声息,回头看时,金铎斜歪着,已经沉沉睡去。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