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八,瞻钱顾后

正文 十八,瞻钱顾后

    金铎到家后给姐姐电话报个平安,倒头便睡。

    晚上6点多,金铎醒了,不是自然醒,大奎的电话把他唤醒了。

    大奎问:“到家了吧?”

    金铎睡意尚浓,懒懒地回答:“到家了,下午二点多到的,犯了困了,正睡觉呢。”

    大奎说:“身体怎么样?还疼不?”

    金铎回答:“还那样,不咋疼了,也没咯血。”

    大奎叹口气,说:“嗯,那就好。我刚从大哥家回来,今天三日回门,大嫂自己回娘家了,大哥没去。闹矛盾了,你说,这事整的?”

    金铎睡意全消了,问:“咋地了?……咋这样呢?大哥不对呀,就算闹矛盾了,三日回门也该陪着大嫂回去呀,这是面子事儿,有啥事儿回家说,面子事儿得过得去呀,咋整成这样了呢?”

    大奎说:“说的是呗。我也这么说,大哥说大嫂不让他陪,我看大嫂这一去未必能回来了。”

    金铎问:“这么严重?到底因为啥呀?”

    大奎说:“我问来的,也没问出个支午卯酉,大哥闷头不吱声,脸儿抽巴的象干枣,他不想说我也不能逼他不是,再说,两口子的事儿,问也白问,谁也整不明白。从大哥那儿回来,整的我怪闹心的,这日子还长着呢,咋整?”

    金铎没词儿了,他也不知道咋整,“唉”了一声说:“二哥,不是我乌鸦嘴,婚礼那天我就预感不好,你没看见大哥木了巴几,笑不出来强笑,看的我都难受。你有空多去两趟,多劝劝大哥吧。”

    大奎说:“鸡毛祘皮的事儿劝劝还成,我看这架势劝什么都没用了。好了,说到这儿吧。”

    嘟嘟嘟,电话里只有盲音了。

    金铎睡意全无,握着手机,望着天花板,脑袋里乱糟糟一锅粥。

    文慧听见金铎醒了,听见他接完电话,此时笃笃敲门。

    金铎起身坐起,胸部隐隐的疼。文慧从门缝里说:“哥,开饭了,都等你呢。”金铎起身下床。

    霍金、大锤、文慧、卫士围坐桌前,“影灰联盟”的人一个少,只等大哥开饭。

    金铎洗把脸,坐下来。微笑着,眼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大家也微笑着迎接他的目光。

    金铎开了句玩笑,说:“都挺精神,呵!”

    大家一齐笑了。

    金铎说:“开吃吧。”

    卫士说:“大哥,我看你不太精神呢。你脸怎么了?”

    金铎说:“酒喝多了,起夜撞门框了。”

    大家又一阵哄笑。纷纷拿起筷子,夹菜,喝粥,啃骨头。

    “影灰联盟”的伙食很丰盛,他们吃包饭,一日三餐谁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你点什么饭店给做什么,饭费一月一结,开销都记在金铎名下。

    一般情况,饭店送餐用塑料饭盒,文敏说不卫生,没食欲。她带着卫士从超市买回来二十多个微波炉专用食品级密封盒,十套精美的青花餐具。饭店每次送饭时取走十个食盒,饭店将饭菜装在食盒里送过来。她再将饭菜装进青花餐具里上餐桌,感觉果然不同。

    卫士说这样倒腾还得涮盘涮碗,瞎折腾。文慧说这叫品味,生活就是要追求品味,你小子只配吃盒饭。

    文慧有一套衣食住行的品味理论,遗憾的是除了霍金没人响应,却也没人反对,漂泊在外的人,没精力讲究,但文慧非要讲究,她愿意折腾就折腾吧。

    今天因为金铎归来,餐桌上饭菜丰富了很多,虽然金铎是大拇手指卷煎饼――自己吃自己,但兄弟们有这个心思,还是挺开心。

    看看大家基本快吃完了,金铎问:“都知道吧?霍金最近接了个合同,有关摇控驾驶的,这个项目,你们怎么看?”

    霍金放下粥碗,抬起他那与众不同的头颅,字斟句酌地说:“我先说说我的想法。这个项目开始我挺犹豫,所以,请示大哥。我犹豫基于这么几点:

    第一,很显然,自己的车不需要摇控驾驶,至多是自动驾驶,升级一下自适应巡航。所以,摇控驾驶,尤其是摇控别人的汽车,一定另有图谋,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第二,汽车是一个高速运行的铁盒子,无论是对盒子内的人,还是对盒子外的人,都是个极危险的物体,瞬间就能转化成巨大的破坏力,甚至成为攻击性武器,掌握了这种破坏力,是不是很危险。

    第三,虽然现在法律上没这方面的明确规定,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将来有可能受牵连。大哥既然问起这事儿,我必须如实坦言我的想法。就这些。”

    文慧接过霍金的话说:“我觉得200万不是小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至于别的,想那么多,没必要。”

    卫士不赞成文慧的意见,放下筷子说:“四姐说的不对,钱当然要赚,但什么钱可以赚,什么钱不能赚,这是个问题。我有几个同事赚了不该赚的钱,现在都进去了。这事儿不简单。四姐,你想象一下,大街上的汽车横冲直撞,往人群里撞,往超市里撞,往加油站撞,会是什么情景?你开着车在高速上突然失控了,汽车加速前冲┄┄四姐,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捶平时是惜语如金的人,一天说不上三句话。即便说了三句,基本上是“行”,“不行”,“是”,“不是”。今天竟主动发言说:“五弟说的对,我是有教训的。”

    大捶去年才从里面出来,他撞库进了银行后台,往自己银联卡里转了五千块钱,他以为少转一点,就像一碗米饭被偷吃一口发现不了,结果还是被发现了,为此进去走了一遭,这家伙脑袋少根筋。

    文慧固持已见,辩解说:“二哥、五弟多虑了吧。卖菜刀的只管卖刀,管不了你去切菜还是砍人。警察只抓行凶的人,你见过抓卖刀的人了?”

    卫士反驳说:“四姐说的不对,卖刀的无法预见买刀者的意图,是切菜还是砍人;而这个软件,我们可以预见持有者的意图。这是两码事儿。”

    文慧冲着卫士说:“你就确定人家是干坏事儿?假如人家就是为了摇控自己的车玩儿呢?有危险的越野,救火,涉水。”

    卫士有点泄气,小声说:“我说的是可能性?”

    霍金说:“听听大哥的意见吧,你俩别争论了。”

    霍金的顾虑,卫士的意见都有道理,但金铎已经决定接这个合同,因为他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因此低头不语,陷入思考中。

    文慧的手机叮咚叮咚响了两声,她拿起手机看过,举起手机,兴奋地叫道:“哥,那30万进来了。”

    “我看看,我看看。”卫士站起来伸手抢手机。

    文慧收回手机,恨恨地说:“就不给你看。”

    “影灰联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合作,不是公司,也不是股份制,这种模式是金铎独创,很人性化的一种团队形式。他们施行收益分成制,每一笔收入人人有份。因为是给自己打工,个个不遗余力,活干的漂亮,回报自然丰厚。

    刚开始团队只有金铎和霍金两人,他俩是三七开,为此霍金还跟金铎争执过一番,霍金拿二就满足了,金铎坚持三七。

    后来大捶加入,改成四六,金铎拿六,他俩拿四。再后来文慧加入,文慧刚加入时是只“菜鸟”,不参加分成,后来文慧成了攻击手,正好卫士也加入了,金铎想改为倒三七,自己拿三,大家分七,霍金和大捶都不同意,不同意就意味着文慧和卫士分享他俩的分成,最后确定金铎拿四成,大家分六成。

    金铎虽然拿四成,但他负责所有成员的一切生活和工作开销,金铎到手的钱是毛的,有风险;他们四个旱涝保收,拿纯的,没风险。金铎的仗义使团队凝聚力牢不可破。

    霍金让金铎发表意见,金铎首先征求大捶的意见,大捶说:“哥,我听你。”

    金铎沉思片刻,说:“我有个想法,大家议一议。把这个件做成一次性的,只能使用一次,不可复制,用过即自行销毁。第二,这个件儿不能阅读源码,任何试图打开源代码的行为都可启动自毁。这样······怎么样?”

    霍金有超人的智商,别人还在思考时,他已经完全理解了金铎的意图。说:“哥,行。挺好的。不可复制,一次性使用,可以避免大范围扩散,不能阅读源码,就没有痕迹,没有证据。哥,这个想法好。”

    霍金这一解释,大捶,文慧和卫士也都听明白了,都点头赞是。

    金铎问:“技术上还有什么难点?”

    霍金说:“关键是找洞,别的都好办。”

    大锤说:“洞不是问题,我来。”

    金铎补充说:“重点车型要关注奔驰,宝马,路虎之类的豪车,还要适用常见车型。”

    大捶点头。

    霍金说:“可以分两步,第一步从点烟器或USB植入,这叫联接植入,以后再升级为无线植入。

    金铎赞同说:“可行。三弟多挖几个洞,自动检索,确保植入。”

    大捶点头,说:“明白。”

    金铎正色安排道:“那就这么定了。现有的活儿尽快扫尾,四妹和五弟负责,不再接新活儿,这段时间全力以赴做这个件儿。手里活儿完事后,五弟协助三弟,打洞,撞库;文慧协助我和霍金编程,就这么着,怎么样?”

    大家齐声说好。

    霍金眨眨眼睛,金铎如此重视这个件儿,感觉有点不循常,却也想不出那儿不循常,大家就此散席,各就各位。

    金铎回到房间,心绪不宁。几天来的经历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拿起手机,想给大奎打电话,捧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又放回电脑桌上。

    三千公路外,大奎此时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心里也是一团糟。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