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十九,五彩羽毛

正文 十九,五彩羽毛

    大奎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钟华打电话,问:“怎么样了?大嫂昨晚回来没有。”

    大奎分析,昨天大嫂自己回到娘家,父母知道情况后一般来说不会火上浇油,肯定釜底抽薪。如果大嫂晚上回了家,说明事情还有转圜;如果不回来,黄瓜菜可能是真凉了。

    钟华也是刚睡醒,声音干涩,淡淡地说:“没回来。”

    大奎心里咯噔一下,说:“大哥,你给大嫂打个电话,不说别的,就问要不要去接她。男人嘛,主动点。”

    钟华依旧淡淡地说:“我不打。她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就不回来,随她。”

    大奎有点急了,说:“大哥,你这啥意思。打个电话有什么呀。”

    钟华仍然淡淡地说:“我也想好了,她爱咋的就咋的,无所谓。”

    钟华这无动于衷地态度让大奎恼火,新婚三天,老婆回娘家不回来了,不着急,不上火,怎么能这样呢?大奎想了想说:“我一会儿去找你。”

    钟华还是淡淡地说:“来吧。”

    大奎老婆晨练去了,儿子上学去了,饭留在锅里。大奎没心思吃,擦把脸,骑上自行车匆匆前往钟华家。

    路过早餐车,想着钟华肯定也没吃早饭。买了2杯热奶,20个牛肉包子,挂在车把上,破自行车一路山响。

    钟华穿着睡衣开了门,一副没睡醒的倦怠。

    大奎把早餐放在餐桌上,去厨房取了两个小碗浇上海鲜酱油,镇江香醋,拿了两头大祘,招呼钟华开饭。

    从看房子到装修完毕,大奎来这套公寓的次数和呆在这里的时间比钟华多,比钟华熟悉的这里的每一个角落。

    钟华这套公寓130多平米,中式风格,精装修,所有的材料都是最好的;电器,家俱一应俱全;这么好的房子盛不下钟华的幸福,大奎嘴里嚼着包子,心事重重。

    两人吃完早餐,大奎说:“咱俩去接大嫂,不管她回不回来,必须去一趟。”大奎说的很坚决。

    钟华是官宦子弟,人情世故比大奎明白,钟华点头。

    老太太出来开门,脸上挂着冰霜。老头比老太太见多识广,对钟华和大奎一如既往地热情。吩咐老太太泡茶,冲里屋喊:“秋玲,钟华和大奎来了。”门半掩着,屋里没动静。

    老头冲老太太使眼色,老太太进了里屋。听见屋里有推搡的声音。老头让茶:“来,尝尝,一个老战友从南方带回来的,新茶。”

    卧室门开处,老太太从后边推着女儿出来。秋玲眼皮红肿,眼眶一圈熊猫黑,没有梳洗,披头散发,更有一段慵懒之娇态。

    钟华很礼貌地站起来,说:“秋玲,我来接你回家。”

    秋玲不言语,老头不容置疑地说:“收拾收拾,跟钟华回去,小两口那有不吵架的,以后吵了架不许往娘家跑,有矛盾更需要交流。逃跑算什么呀?得坚守阵地嘛。”说的大家都笑了。又话里有话地对钟华说:“这丫头打小让我惯坏了,你多担待。”

    钟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嗫嚅说:“是,那是,问题在我,是我不好。”

    秋玲顺坡下驴,回房间收拾东西。大奎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唐总。心里一紧,听着电话走进厨房。

    唐英杰跟大奎说话总是很亲热。“兄弟,忙啥呢?”

    大奎说:“哦,刚上班,正要下去呢,有几个点查一查。”

    唐英杰问:“下午去行不行呀。”

    大奎说:“没问题,没啥事儿,例行巡查。”

    唐英杰说:“哦,你到我这儿来一下,方便吗?”

    大奎说:“方便,我马上过去。”

    大奎收起电话回到客厅,秋玲也收拾停当,出了里屋。大奎对秋玲说:“大嫂,我单位有点急事,我得回去,你跟我哥回家吧。”

    秋玲笑一笑说:“你忙去吧,让你费心了。”

    唐英杰今天上午没安排任何事儿,他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里专注地看电视,省卫视有一则新闻简讯,是有关他“五·一”慰问活动的。

    上个月初,唐总跟市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云鸽一番云雨之后,筋疲力尽,中场休息。唐英杰说:“回头我姐去找你,上次那个专访不能白使唤人,你把有关人员拉个单子,车马费,劳务费还是要给的。”

    云鸽转过身体,肉贴肉说:“那我呢?”

    唐总握住她的小手,捏弄着,说:“当然双份,明一份,暗一份,明的从我姐那儿领,暗的我亲自给,要多少给多少。”

    云鸽扭动身体,贴上去说:“算你有良心。”

    唐英杰说:“放心,哥亏不了你。哥有个想法,隔一二个月在电视上露露面,哥还指着你呢。”

    云鸽支起身子,俯视着唐总英俊动人的脸庞,说道:“这不难,马上“五·一”国际劳动节,你买点东西,联合总工会,下去看望贫困职工。花不了多少钱,效果好。”

    唐英杰一把拥其在怀,笑着说:“小妖精,点子不少。”

    慰问活动如期进行,新闻在市电视台适时播出。

    市电视台播出后,唐英杰对这则稿子很满意,希望能在省台播一播,伟业集团下一步的发展空间在全省,全国,而不仅仅是顺安。

    唐英杰请教云鸽,云鸽说:“这样的简讯全省多的是,上省台有难度。一般省台选播必须有省常委参加,咱排不上号。不过,我可以陪你去一趟,找找熟人,上省卫视,全国都能看见。”

    两人随后去了省城,孔方兄开路,没有敲不开的大宅门。经过一番活动,大功告成。因为“五·一节”的三天,省里活动的新闻不能撒,主编答应排在五月四号首播,滚动播出三天,今天果真播出了。

    看完省卫视简讯,想象着全国有无数双眼睛都看到了自己的善行,唐英杰心情很好。躺在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想起了玉珠,“五·一”那天玉珠搅了他的好事。

    “五·一”那天唐英杰跟云鸽在省电视台办完事,回到宾馆,唐总很感谢云鸽帮忙,正要好好疼疼她,黑熊打来电话,说玉珠正跟一个男的一起散步。唐英杰立时火起,暗语是:“教训教训”。

    唐英杰惩治对手有四个暗语,四个暗语代表四个惩治级别。

    第一是“警告”,一般由中间人传话,商谈条件,不伤脸面,是先礼后兵的意思。

    第二是“教训教训”,有限使用暴力,可以打人,但不能重伤。起到恐嚇作用。

    第三是“长长记性”,有限使用暴力,必须伤筋动骨,被惩治者不残也得住几个月院,就像黑熊枪击杨茂林,直接打断一条腿。但不得伤及人命。

    第四是“这种人活着还有啥意思”。这句平平常常的话,却是杀人的指令。得到这样的暗语,就要死人了。当年收拾“梁百万”就是。

    唐英杰很有心机,他的指令只下给三个人,黑熊,宋军,三胖,这三个人是一起打拼多年的哥们儿,现在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断不会出卖他。正因为他们是利益共同体,唐英杰又留了另一手,用暗语下指令,怎么理解全凭这十几年的经验,他从不明说,万一有人反水,暗语的字面解释构不成有力证据。

    放下黑熊的电话,唐英杰像是被戴了绿帽子,妒火中烧,兴致全无。云鸽光溜溜躺在他身边,电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她并不吃醋,笑问道:“那个小妞儿你还没弄到手?哼!得不到的是最好的。”

    唐英杰不回答,他火气未消,喘着粗气。

    云鸽看他没了兴致,也不勉强。两人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同床异梦。云鸽无法理解,为一个女人下这么大的功夫,值得吗?

    唐英杰不缺女人,不仅是不缺,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多到他难以招架,云鸽就是主动投怀送抱而得宠者。

    云鸽与唐总的关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肉体和金钱的关系。

    云鸽比唐英杰小八岁,老公是技术型的官二代,为人做事循规蹈矩,堂堂正正。

    云鸽很漂亮,有表演才能,但当今社会,漂亮,有表演才能的女孩子一抓一大把,但云鸽很会借力,借助老公的家族势力当上主持人,婚后衣食无忧,可以说有权,有钱,有势。但美中不足,老公相貌平平,像一碗白开水,提不起欲望。

    云鸽大学时就有了性体验,是青春的疯狂。但婚后遵循的是端庄,适度,拒绝放荡和淫乱。老公在床上如生活中一样循规蹈矩,像对待工作一样按部就班。云鸽满腔滚烫的激情无处发泄。

    唐英杰神差鬼使般出现了,英俊的外表,帅气的气质,众星捧月的地位,最诱惑的还是风月老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床上风光,令她如醉如痴。

    男人选择情人和妻子的标准是不同的,唐英杰喜欢云鸽,但决不会娶云鸽这样的女人,他渴求的是玉珠那样美艳如花又清纯如水的女人;云鸽也没傻到要嫁唐总,而且,云鸽也不止唐英杰一个情人。两人都是报着吃零食的态度在一起疯狂,正因为心态单一,反而更放松,更狂野,更刺激。

    唐英杰从省城回来后,听了黑熊的汇报,知道那天跟玉珠散步的人是大奎的同学,是参加钟华的婚礼后顺路回家。唐英杰沉思了一会儿,便打电话约大奎到办公室来一趟。

    唐英杰现在是著名的成功人士,他有自己的处世之道:既要有饿狼的钢牙利爪,一口咬断猎物的喉咙,撕开毛皮,饮血啖肉;还要插一身孔雀的五彩羽毛,赢得世人的赞美,淡化黑帮老大的形象。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