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笑里藏刀

正文 二十,笑里藏刀

    唐英杰的突然召见,令大奎惴惴不安,不知是福是祸。

    离开大嫂家,骑着自行车往单位走,心里七上八下。大奎担心他和金铎的关系引起唐英杰猜疑,将来自己就没好果子吃了,毕竟自己端着人家的饭碗。

    工作上,大奎的直接领导是三胖,三胖是自来水公司经理,唐英杰高高在上,已经不是过去的唐英杰了。

    大奎先到单位,放下自行车,换成丰田皮卡去凤凰山庄见唐英杰。这部车是唐英杰对他的特殊照顾,唐英杰说:“当队长了,配台车,有面子。”

    这台车公私两用,大奎却很少开车,他不喜欢张扬,但今天决定开车去见唐总,表示对他的关照很领情。

    出城向北过青龙河大桥,再往北是一大片沼泽,沿大沼泽继续向北是林木森森的漫坡,顺漫坡向上,直达凤凰山脚下。

    几年前吕成刚承包了这片土地,总共有几十公顷。吕成刚筑坝开渠,排除内涝,开垦成田种植水稻;漫坡地种大豆,玉米;掘塘养鱼,盖了房子,注册成立了凤凰农场。

    吕成刚再次入狱,这片风水宝地被唐英杰占有,扩大了建筑规模,改称凤凰山庄。

    凤凰山庄居高临下,俯瞰着顺安古城。

    凤凰山庄是一座山寨版的苏州园林,掘地成湖,垒石叠山,曲径通幽,小桥流水,亭、台、廊、榭、一应俱全。

    山庄分两部分,常称前院,后院。

    前院儿是三栋绿树掩映的“品”字型欧式别墅,都是三层构架,明窗露台,白墙红瓦。东边一栋住着唐英杰的父亲;西边一栋住着他的姐姐一家;中间那栋是他自己起居,办公的地方。

    后院是一栋“凹”字型楼,主楼五层,配楼三层。那里是男人的销金窟,吃,喝,洗,嫖,赌,毒,一条龙服务。院子里天天停满小汽车,在这儿可以放心玩乐,绝对安全。

    前院儿和后院儿之间有一条风雨廊道交通,廊道周围有花有草,有石有水。

    后院一到三楼及配楼对外开放,四楼五楼不对外开放,有一部专用电梯从一楼到四五楼,是唐英杰招待特殊客人的专用场所。

    凤凰山庄从开地槽那天开始,大奎就是监工,这里的每一条电线,每一根管道,犄角旮旯他都了如指掌。因为是老同事,唐英杰对他相对信任,凤凰山庄供水,供电,供热,排水等出了问题,唐英杰都请大奎监工维修,大奎经常出入凤凰山庄。

    看门保安认识大奎的车,什么都不问就开了大门。

    大奎缓缓地开进去,见打更的老罗头正躺在躺椅上晒太阳,旁边卧着一条德国牧羊犬,俗称大狼狗,老罗头向大奎招了招手。

    老罗头就是唐英杰一条忠实的看门狗,他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盲流”,因为偷电厂的煤,被宋军逮住,痛打一顿后准备送官拘留,以儆效尤。这老头运气好,正遇上唐英杰到电厂办事,问明情况,法外开恩,不仅没罚他,还安排他在凤凰山庄打更,给他老婆看病。老罗头知恩图报,看守这个大院比对自己家还上心,对唐英杰可谓忠心耿耿。

    大奎不得不佩服,唐英杰收卖人心确实有手段。

    大奎先到办公室向甄秘书报到,甄秘书从电脑桌上抬起俊秀的小脸儿,对大奎说:“正等你呢,走吧。”说完甜甜地一笑,站起身,扭着细腰把大奎领进了唐英杰办公室。

    唐英杰今天穿一套藏青色休闲服。见大奎进来,从老板台后边站起身,很亲热地迎接大奎,拉着大奎坐在沙发上。

    唐英杰三十多岁年纪,身材和大奎相当,匀称挺拔;大眼睛,高鼻梁,清爽白净地国字脸,眉眼中带着些书卷气,气质倒象是个高中老师。

    唐英杰拍了拍大奎的肩说:“身体还那么壮,我是认怂了,当年要不是你和兄弟们,我早就让队长开除了,就没今天了。”

    当年大奎和唐英杰,宋军,黑熊,三胖都在维修队,整天价挖地沟,埋管道,唐英杰最怂,别人都干完了,他连一半也挖不完。全靠大伙帮忙他才能完成任务,他也不含虎,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请大伙吃喝了。

    唐英杰如此亲热地怀旧,大奎一棵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甄秘书清理了茶台,加水换茶。唐英杰说:“你去忙吧,我来。”甄秘书对大奎莞尔一笑,款款地走了。

    唐英杰很会唠嗑,从工作,身体,孩子学习唠起,两人唠了半天,大奎还没整明白今天招见是什么意思。

    甄秘书轻轻敲门后走进来,在唐英杰耳边低语了几句,唐英杰笑着说:“好呀,请他进来吧。赵队长不是外人。”

    大奎起身要回避,被唐英杰按住,说:“这样就外道了,没事儿,你喝茶,一点小事儿,我问问就完。”

    办公室的门再次开了,甄秘书领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头黑红面皮,衣着打扮像个农民,诚惶诚恐跟在甄秘书身后走进来。

    唐英杰没起身,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刘师傅,别客气,坐吧。”又对大奎说:“这是西菜队的刘师傅。”

    刘师傅拘拘束束地坐了,低着头,憋红了脸,不知道如何开口。

    唐英杰转过身,对刘师傅说:“刘师傅有话尽管说,慢慢说。”

    刘师傅心急,话说得颠三倒四,吱哦了半天,终天说明白了。

    前几天刮大风把仓房推倒了,他想修修仓房,修仓房得有木料,买木料又得一笔钱,他跟儿子商量,村子西南有一片树林,晚上去伐几根杨木杆儿,能省一笔钱。

    仓房很快修好了,却被人举报到了林业派出所,昨天晚上突然来了五六个人,把儿子带走了,说是盗伐林木得判刑。

    “这可咋整?带手铐子抓走的。”老刘头呜呜哭起来。

    唐英杰说:“刘师傅,你别哭,我现在就给你问问,是林业派出所是不?”

    刘师傅点头,唐英杰回到老板台,拿起电话。

    唐英杰站起身,在地上来回踱着步,对着话筒说道:“兄弟,忙啥呢?┄┄哦,你天天忙,朋友送来两条开江鱼,这是有讲究的,听说过吧?开江的鱼,下蛋的鸡,头流儿的小烧,二房的妻┄┄哈哈哈。是呀,这么好的东西我得想着兄弟呀,晚上过来尝尝?┄┄哦,那就改日┄┄哦,是,有点小事儿┈┈好,西菜队我有个朋友,他现在就在我这儿呢,他儿子让你们收了,这事是他违法在先,国家有政策,保护嘛。可话又说回来了,我这个哥们儿也不容易,这事儿找到我了,我说我问问吧┈┈好,好,那你费心,不说谢了,我这个哥们儿养的鸡不用添加剂,纯天然的,回头你尝尝,味道确实不一样,有肉味,有嚼头。”

    收了电话,唐英杰对老刘头说:“别担心了,不会判刑,一两天就放出来了。不过,为了堵堵别人的嘴,得罚点款,要是钱不凑手就从这儿先拿着。”

    老刘头问:“用不用给他送点钱?”

    唐英杰说:“不用,刚才接电话的是所长,你给他送十只小鸡。”

    老刘头儿千恩万谢,就差趴地上磕头了。

    大奎早就听说,唐英杰吃的鱼、肉、蛋、奶、菜、都有专人供应,属于私人定制,不放任何添加剂,不打农药,要的就是纯天然。唐英杰不计成本,高价收购。老刘头只负责鸡和蛋,其它的另有其人。唐总何等聪明,他不会把宝押在一个人身上。

    老刘头儿出去了,唐英杰重续了水,换了茶,对大奎说:“我出门刚回来,听说黑熊把你的一个朋友给打了,黑熊你也知道,就那德行,是吧。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听说住院了,肯定有费用,我的意思问问朋友,他有什么要求,医药费,赔偿,一切都好商量。”唐英杰的话说的娓娓动听,但没有道歉的意思。

    大奎低头想了一会儿,说:“唐总既然有这个意思,我就传个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朋友?”

    唐总说:“好,现在就打吧。”

    大奎有意当着唐英杰的面给金铎打电话。大奎人虽然厚道,但这些年在社会什么人都接触,待人接物也会随机应变。

    大奎拨通金铎的电话,开口就说:“三弟,我现在唐总办公室,唐总就在我旁边,唐总说前几天的事是误会,我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让我问你,有什么要求,医药费,赔偿,都好商量。”

    金铎是聪明人,大奎开口就说我在唐总办公室,唐总就在我身边,字字清楚,语调缓慢,金铎就明白了大奎的意思,这是在演戏。金铎知道这事儿不能牵连大奎,他端着人家的饭碗,得让大奎好做人。

    金铎便口是心非地说:“你转告唐总,事儿都过去了。我没什么要求,这事不要再提了。”

    唐英杰没有抱歉,金铎没说谢,一场心照不宣的表演就此落幕。

    金铎的话唐英杰听的清清楚楚。对大奎说:“你这个朋友很晓事理,挺仗义的。听说在深圳是不?再回来告诉我一声,我请他吃饭。”

    大奎应承了,知道戏演完了,该走了,就起身告辞。

    唐英杰说:“等等。”起身到柜子前取出两桶茶叶,说:“这是朋友送的,平时总麻烦你,送你赏人吧。”

    大奎有心推辞,却不能推辞。便客气说:“没少喝你的茶。”

    唐英杰一瞪眼说:“什么你的,我的,兄弟嘛,别整这么客气。”

    大奎拎着包装精美的茶叶来到车前,有意显摆,让这帮势力眼看看,我不光是个维修工,和唐总是有老关系的。

    这一招果然有效,老罗头凑过来,说:“赵队(大奎是维修队长),唐总送你什么?”

    大奎点头说:“茶叶。”

    老罗头啧啧有声,说:“肯定是好茶叶。”目送大奎上了车。

    大奎的丰田皮卡一股青烟出了凤凰山庄。

    唐英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大奎开车出了大门,面露微笑,为自己恩威并施的手段得意。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