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一,糊涂的爱

正文 二十一,糊涂的爱

    皮卡车驶出凤凰山庄上了凤凰大道,大奎才长出一口气。

    大奎知道,唐英杰刚才这一番作秀,是猫哭耗子--假惺惺。但人是种奇怪的动物,明知是虚的、假的,心里却很受用。

    大奎想把这个事儿尽快告诉凤芝,让凤芝传给玉珠,大奎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个消息能让她们也心情畅快,就像他自己一样。

    好话一句三春暖,恶语伤人三九寒。

    自古以来,喊皇帝万岁的臣子中,不乏处心积虑谋杀皇帝的人,五千年文明史,数百个皇帝,能活过五十岁的屈指可数,更不要说万岁,但谁把万岁喊的勤,喊的响,谁就能多得一分宠幸,谁就能尽享高官厚禄,皇帝尚且如此,何况凡夫俗子的大奎。

    渴望尊重,渴望赞美,是人类的共性,也是人性的弱点,纵观悠悠绵长的人类史,大奸,大骗,大盗,无不是利用人性的弱点,笼络,控制,奴役同类,把同类变成自己的犬马工具。

    唐英杰无师自通的深谙此道,他自己从不舞枪弄棒,从没暴力过任何人,却靠暴力建立起呼风唤雨的伟业集团。

    大奎把车直接开到南二道街的“安琪儿美容美发”,这是凤芝的店,一楼是店面,店面深处藏着秘密;二楼是凤芝的起居室。

    大奎推门进店,凤芝不在。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徒弟正目不转睛地在手机上追剧,那专注的神情,如果升学考试时,那怕有一次她们如此专注过,也不至于流落到此当学徒。

    大奎把茶叶交给小徒弟,说:“你师傅回来交给她。”

    小徒弟们知道大奎跟师傅关系非同一般,便嘻嘻笑着说:“放心吧,赵哥,妥儿妥儿的。”

    大奎回到车上,启动车子,却失去了方向。他在犹豫是回单位,还是去钟华家,这两口子怎么样了。最后叹了口气,决定回单位,清官难断家务事。

    凤芝这几天几乎天天泡在玉珠家。

    玉珠最近情绪很差,钟华结婚,金铎挨打,这双重打击重重地刺激了她脆弱的神经;她情绪消沉,睡眠障碍,无缘无故就偷偷流泪。玉珠妈妈很担心,央求凤芝多陪陪玉珠。

    金铎挨打这件事儿,让玉珠深深地自责,甚至有负罪感。因为想更多了解深圳,她有意接近金铎,才有顺路同行的机会,结果给金铎带来灾难,实在对不起金铎。因此,第二天便求凤芝给金铎送个红包,顺便打听一下金铎的伤势。

    金铎不收红包,回赠一句话:“如果想到深圳发展,我能保护你。”

    第一眼看到这句话时,玉珠几乎落泪,这句话像一束温暖的春光照亮她幽暗的内心。

    多年来,玉珠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而且,随着时光推移,她越来越没有安全感。金铎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玉珠内心最柔软的所在,她暗暗佩服这个“怪才”的聪明和敏锐;一句话就直击内心,概括一切。

    中考后,玉珠凭借自己的成绩考入第一中学重点班。她的美丽惊艳了整个学校,可以说引起轰动。无论她出现在何处,几百、上千双眼光聚焦在她身上,这让她很不自在,沉陷恐惧无助的漩涡。

    玉珠知道自己美,从有自我意识就这样被身边人赞美。

    初中的同学多是小学同学,一起长大的,对她的美丽习以为常,或者说审美疲劳;或者是少年懵懂,单纯无邪,初中以前的玉珠没有因自己的美丽受到困扰。

    玉珠灰暗的记忆从中考后进入第一中学开始,放学的时候,经常有几个坏小子挡住她前边的路,玉珠往左走,他们也往左;玉珠往右,他们也往右;玉珠放慢脚步,他们也放慢脚步,就是故意挡在前面。玉珠没辙了,急得要哭。她盼望有老师过来解围,她甚至幻想有一个强壮的哥哥接送她上学,放学,可她什么也没有,只有这帮坏小子在前边挤眉弄眼儿嘲弄她。

    凤芝就是在这时突然出现了。她嘴里骂着臭不要脸的,欺负人是不?竟直冲着坏小子们直撞过去,将其中的一个撞了个趔趄,坏小子没想到凤芝这么勇猛,扬手欲打,其实是吓唬。没想到凤芝毫无惧色,她长长的利爪比他快了一秒,坏小子唉哟一声,捂着脸就跑,凤芝不依不饶紧追不放,坏小子情知是遇到了母老虎,大叫着:好男不跟女斗!抱头鼠窜了。

    其实并非男生打不过凤芝,而是男生们都爱逞能,装英雄,有一种约定成俗规矩,男生打女生被嘲笑。打比自己厉害的男生才是立棍儿。

    凤芝理所当然成了玉珠的保护神,从此形影不离,上学、放学一路同行。至于英语老师自杀,裴晓君疯癫,吕成刚跟于成龙决斗,这都是他们自作多情,跟玉珠无关,她不闻不问,平静地坐在教室温习功课。

    上大学以后同学素质相对较高,学校纪律严明,明目张胆的骚扰很少,只是常常收到来历不明的情书,玉珠看也不看,一律撕碎,扔进马桶,让它们随流水远去。

    大学时,玉珠偶尔主动接近钟华,放假、开学同归同往,偶尔有意跟钟华一起走在校园的马路上,给同学们一种隐秘的宣示,打消无望的觊觎。

    开始钟华误解了玉珠的意图,当钟华进一步走近时,玉珠却灵巧地脱离,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让钟华倍受折磨,那是使人发疯的苦恼,使人怀疑人生的绝望。钟华大学生活的后两年,就是在这样的苦恼与绝望中度过的。

    几年以后,钟华和玉珠真的恋爱了,钟华说起那段时间的苦恼,玉珠笑着说:“用你吓唬吓唬小鬼儿,还当真了。”

    凤芝这两天正跟玉珠合计去不去深圳,怎么去深圳。

    玉珠不太相信金铎“我能保护你”的承诺,事实证明,钟华没能保护她,吕成刚没能保护她,那个带枪的警察也没能保护她,她已经不相信任何人。玉珠只想摆脱眼前困境,寻找新的生存环境,在陌生的环境里,有个同学总比没有强的多。

    刚看到金铎赠言那天,玉珠当即决定去深圳,她眉开眼笑,恨不能马上就走,她找旅行箱,收拾东西,在手机上查机票,上网搜索深圳的招聘信息。

    可是,想走也没那么容易,父母意见不统一,爸爸支持,妈妈反对,玉珠没主意了。

    爸爸支持的理由很充分:他们学校去年有人离职去了深圳,反馈回来的信息很好,深圳缺老师,东北老师普通话标准,在深圳很受欢迎,现在他们学校有几个年轻人正跃跃欲试。还有,金铎和玉珠是同学,也算知根知底,有同学照应,找份工作,租个房子,咱姑娘是优秀教师,到那儿都差不了。爸爸信心满满。

    妈妈反对没有理由,只说现在不行,等几年,她退休了,陪玉珠一起去。

    玉珠不知如何是好,天平就这样平衡了。

    这时,凤芝的意见成为打破平衡的重要砝码。凤芝坚决支持玉珠去深圳,就算旅游也要去走一趟。

    玉珠顺势提出无理要求,让凤芝跟她一起去。凤芝笑歪了嘴,自嘲说:“你大学毕业,有老师资格,去了好找工作。我算什么?我去了当老妈子都没人要。我这点手艺在顺安能勉强挣口饭吃,出去得饿死。”玉珠也觉得自己的要求过分,这不是没办法了嘛。

    凤芝说的是实话,玉珠也知道,凤芝并不是靠美容美发赚钱,她的美容美发店里暗藏玄机。这也是生活所迫,玉珠并不小看她。

    凤芝的保护是指望不上了。

    说来玉珠和凤芝算是情敌。凤芝暗恋吕成刚,吕成刚迷恋玉珠,玉珠却百毒不侵,油盐不进。

    吕成刚眼里没有凤芝,凤芝却想方设法出现在吕成刚视线里,因为她总跟玉珠在一起。

    凤芝接近玉珠是希望也能站在吕成刚的聚光灯下,但吕成刚总是忽略她的存在,眼睛只盯着玉珠,这让凤芝即失望,又不服。凤芝虽然没有出众的容貌,但身材很魔鬼,她会打扮,敢打扮,像只惹眼的大蝴蝶,在校园里飞来飞去。

    追凤芝的男生也大有人在,可凤芝心有所属,目不斜视,只钟情吕成刚。

    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清,五千年人类文明史,所有的故事,小说,戏剧,电影都在说感情,可到现在也说不清,不仅说不清,简直是越说糊涂,估计再说五千年,也未必能说清。所以,爱是糊涂的,不清醒的,甚至是冲动,愚蠢的。

    凤芝要强,但有要强的心,没有要强的命。

    凤芝毕业不久就和一个帅哥结了婚。婚姻生活的现实感总是挫败她的梦想;她的强势,凶悍造成针尖对麦芒的结局,谁也不服谁,两年就离婚了。

    半年后,有一个南方做木材生意的小老板疯狂追凤芝,南方人嘴甜,性格柔顺,这正合了凤芝的胃口。两人同居了一年,凤芝发现他老家有老婆,有孩子,原来人家是在抱二奶,自己却当成了感情。一怒之下,凤芝把小老板抓了个满脸花,小老板自动消失,这段感情又无果而终。但小老板还算有情有义,把一套商住房留给了凤芝,就是现在她开店的房子。

    一而再的感情挫折,现实的浮躁和迷乱,让记忆中的美好异常明朗和清晰。凤芝不再期盼艳遇,不再幻想未来,她依旧恋着吕成刚,现在的吕成刚是一无所有的囚徒,她希望成为他的唯一。

    每隔一段时间,凤芝就去监狱看吕成刚,送吃的,给他银联卡里充值。但吕成刚的刑期还有十几年,凤芝也不知道对这段遥遥无期的感情,是否应该继续坚守。

    凤芝枯燥的生活需要激情,她空虚的灵魂需要坚实的填充,因此,生活中,大奎为凤芝解决过很多实际困难,近水楼台,凤芝跟大奎保持着一种不明不白的关系,灵魂深处却仍然在守候,守候吕成刚归来,这是她对未来的唯一期许。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