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二,逃脱樊篱

正文 二十二,逃脱樊篱

    北方的春天总是迟到。

    已经五月中旬,临近春夏之交,南方已经春深似海,北方的春天才大大方方地展露真容。

    几场透雨过后,温暖湿润的南风浩浩荡荡而来,仿佛一夜之间,草绿了,树绿了,山绿了,青龙河也绿了;鹅黄的迎春花自知已完成使命,无怨无悔地凋零入泥,更多的花儿万紫千红地接力盛开;桃花红,李花白,粉色的樱花一片连着一片,云蒸霞蔚。

    一年之计在于春,农夫忙着备耕,燕子忙着衔泥筑巢。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多了鲜嫩的山野菜;婆婆丁,四叶菜,刺佬牙,焯水后蘸农家大酱,别有一番味道,这是北方春天最朴实的记忆。

    但这个春天注定不属于玉珠。玉珠和凤芝密谋了一个完美的逃脱计划,成败在此一举。

    这天早上七点多,蹲守在玉珠家对面食杂店里的二癞子发现凤芝进了玉珠家的单元,凤芝常来常往,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今天来的这么早,二癞子猜测天气暖和了,玉珠可能要逛街吧。

    二癞子是宋军的远亲,是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主儿。最初给宋军当马仔,派他去打架,他临阵腿打颤;派他看大门,他喝完酒就睡觉,自己的自行车丢了也不知道。宋军本来想撵他回家,巧的是唐英杰让宋军安排人监视玉珠,二癞子家就在玉珠家对面,开着一个食杂店,这个活儿就派给了二癞子。这个活儿好,看店,看人两不误。

    二癞子知道这是老大的差事,不敢怠慢,天天坐在食杂店里盯着玉珠家单元门,每天有几个陌生面孔进出,几点进几点出,长得什么样儿,二癞子都有记录。如果玉珠出门,就远远的跟着,随时汇报玉珠的行踪。

    玉珠和凤芝每次逛街,二混子都远远尾随。跟踪是个技术活儿,跟的太远容易丢失目标,太近也不行,凤芝是好惹的?让她臭骂一顿,太丢脸。不远不近最好,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有一次二癞子昏了头,一眨眼儿功夫目标丢失,他便东一头,西一头疯找,胡乱中一头撞到凤芝眼前,被凤芝一爪子抓破了脸,骂得狗血喷头,众人围观,以为他耍流氓,人人喊打,二癞子抱头鼠窜。

    二癞子最怕玉珠和凤芝逛街。人家逛街是乐子,二癞子却苦不堪言。这差事看似轻松,其实不好干,二癞子被抓破脸后跟宋军提出不干了,宋军一拍桌子,骂道:“德行!臭不要脸。坐家里白拿钱你还不干,不干你干啥?你能干啥?”宋军是个横不讲理的主儿,二癞子不敢得罪,硬着头皮当差。

    这天早晨,二癞子看着凤芝进了玉珠家的单元门,十几分钟以后,玉珠和凤芝出来了,两人都是休闲打扮:宽边大沿帽,太阳镜遮住半个脸,都穿着天青色风衣,小拎包。

    二癞子立即蹬鞋穿衣,瞄着她俩出了小区大门,尾随而去。

    天青色衣服在大街上很醒目,百米开外一目了然。二癞子暗自庆幸,这次目标丢不了。

    玉珠和凤芝沿南二道街进了世纪广场,在世纪广场时走时停,观景赏花,悠哉游哉。之后上了世纪大道,东行几百米,进了大世界服装城。俩人乘自动梯直达七楼,进了女厕所。

    几分钟后两个穿天青色风衣的女子出来,一层一层向下逛,逛了一个多小时,出了大世界服装城,又进了地下商城,在地下商城又逛了一个多小时,出了地下商城,两人打了辆出租车。

    二癞子也马上打车,告诉司机:“跟住前面车。”

    司机看他跟踪两个女人,鄙夷地撇了一眼,嗯了一声。

    车子启动,上北二道街,向东,最后停在“安琪儿美容美发”,只见两个人下车,走进店里。

    二癞子看的清清楚楚,宽边帽,太阳镜,天青色风衣,一点没错。二癞子也下车,站在大街拐角伸脖子瞭望。

    二癞子恪尽职守,不眨眼地蹲守到天黑,累得腿软脖子酸,玉珠再没出来。

    二癞子心里纳闷:跟踪玉珠这么多回,她逛街一般个把小时,逛完就回家,从来也没到“安琪儿美容美发”一呆大半天呀?如果玉珠在这儿过夜,那自己也在外边守一夜不成?二癞子没了主意,打电话问宋军。

    宋军问:“你看准了,进去再没出来。”

    二癞子十分肯定的说:“看准了,我眼睁睁看着进去的,到现在没出来。这天,这天眼瞅就黑了。”

    宋军想了想,恨恨地说:“你在那儿守着,守到她出来。”

    二癞子问:“那,那她一宿不出来呢?”

    宋军不容置疑地说:“那你就守一宿。”

    收起电话二癞子跺着脚骂宋军祖宗,其实他俩一个祖宗。“挣你点小钱儿真他妈不容易,这死冷的天,真要守一宿,还不要了老子的命了。”

    二癞子被耍了。

    其实,从大世界服装城的七楼厕所出来的,已经不是玉珠和凤芝了,是凤芝两个乔装打扮的徒弟。玉珠和凤芝进到厕所,就换了装,两个徒弟穿上她俩的风衣,帽子,太阳镜引开二癞子。

    玉珠和凤芝躲在柜台后,看前二癞子尾随徒弟而去,两人相视而笑,等他们进了地下商城,玉珠和凤芝打车回到“安琪儿美容美发”,这是玉珠第一次到这儿来。

    玉珠跟着凤芝进到里间,凤芝拉开一个柜门,里边还有一个小门,拉开小门是一条窄窄的走廊,并排三个小房间。

    她俩进了第一个房间,事先已经做了详细准备,玉珠换了衣服,沿走廊前行就到了卷帘门前,门边放着一个拉杆旅行箱。

    这是一间车库,也是一个秘室。凤芝作隐秘生意,经常被警察突击搜查。正巧这家车库出兑,与凤芝的店只隔一墙。凤芝将其买下,开个暗门,从此不怕警察。

    凤芝摇控开了卷帘门,两人钻出去,一台出租车停在门前。司机跟凤芝很熟,打过招呼,司机接过拉杆箱放进后备箱,凤芝跟玉珠坐进后排,车子出了小区大门,穿街过巷,专挑僻静的小路走,直到出了城,才拐上高速。

    这是一次真正的脱逃,虽然上了高速,玉珠的心还是悬在半空,偶尔有车超上来,玉珠的心就狂跳不已,浑身发抖,胸口憋闷的要窒息。不由自主地抓住凤芝的手,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才长出一口气。

    出租车一路平安到达机场,在安检口,分别的时刻到了。玉珠和凤芝四目相对,两双泪眼。

    玉珠说:“我害怕。”

    凤芝说:“现在害怕晚了,就算是火炕也得跳了。”

    玉珠说:“他们找你麻烦怎么办?”

    凤芝说:“就这一百来斤,爱咋的就咋的。”说完推了玉珠一把,扭头不再看玉珠。

    玉珠走向安检口,一直走,不敢再回头。

    玉珠消失在人流里,凤芝擦干泪眼,给金铎打了电话。

    听到金铎的声音凤芝又抽泣起来。“金铎,你说的,玉珠要是到深圳,你能保护她?┈┈好,玉珠的飞机一会儿就起飞了,下午二点到深圳┈┈金铎,是爷们儿,就兑现你的承诺吧。”

    飞机腾空而起,冲向天空的一瞬,玉珠的眼泪夺眶而出,擦掉又涌出来,再擦再涌出来,玉珠索性不擦了,任凭泪珠在脸上滚动,流过嘴角,在下颌滑落;从没觉得流泪竟然这么畅快,天空如此辽阔,自由如此美妙。

    邻座是位白发老太太,递给玉珠一张纸巾,说:“唉,都这样。六十年前我离开家时,就跟你一样,哭的拿不成个儿。慢慢就好了,鸟儿总要出飞,人总要长大,这是必然的过程。”

    玉珠报以带泪的微笑,不言语。

    老太太又问:“去深圳?”

    玉珠点头。

    老太太笑着说:“丫头,你可真好看,我活了七十多岁,也是见过世面的,从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丫头,你看你的皮肤,就像熟蛋清一样白嫩,别哭了,眼泪里有盐,最伤皮肤,再哭就把皮肤哭糙了。”

    玉珠被老太太感动了,她深呼吸,想止住悲伤,却止不住滚珠似的眼泪。

    空姐察觉了玉珠的异常,带着职业的微笑,轻声问玉珠:“女士,需要帮助吗?”

    玉珠抬起头,很难为情地笑一笑,说:“谢谢,不需要。”

    玉珠的泪容惊艳了空姐,空姐惊奇的目光在玉珠脸上停滞了几秒,空姐一笑,友善地送过来一杯热牛奶,说:“喝几口会好些,需要帮助请按铃。”

    玉珠点头。

    不断有空姐从玉珠身边走过,眼光却隔着几排座位就盯住玉珠,殷勤地询问玉珠还有什么需要,玉珠一一谢过。

    空姐们窃窃私语,头等仓就坐着一位当红电影明星,她可比明星漂亮多了,啧,啧,那皮肤,从没见过这么白嫩的。

    痛哭后的慵倦使玉珠昏昏欲睡,然而,独闯世界的恐惧,前途的迷茫,远方的未知,让她无法安稳睡去。

    关于金铎,玉珠记忆的线条又无数次重新描画,形象渐渐清晰。记忆中有关金铎的碎片串联起来,波光粼粼,萦绕脑海。

    玉珠记忆中,金铎除了学习一根儿筋,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女性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对异性投来的目光有一种本能成份判断。那时玉珠的身上总是粘附着各种各样的目光,混浊的,复杂的,虚妄和躲闪的。只有金铎,好像什么也不懂,每次看她的目光,清澈,明亮,调皮。

    金铎的坐位在玉珠前桌,每遇难题,玉珠就轻轻踢金铎的椅子,金铎把手背伸过来,玉珠把题写在练习本上递到他手上,他解完再递过来;有时他的解法玉珠看不懂,在不懂处画问号,再踢椅子,金铎接过去,在问号处用最简洁的词语,做最简洁的说明,再递回来。

    因为一切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同学议论她俩“传纸条”。因为他们传的不是纸条,是练习本。

    那时候,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会投奔金铎,向这个不起眼儿的小子寻求帮助。

    现在,金铎是一座孤岛,给迷航者一线希望;凤芝是一个赌徒,把玉珠推下海,不管船能行驶多远;玉珠是一片轻云,流云随风。

    无论前途还有多少磨难,玉珠准备承受一切,因为未来即使再糟,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