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四,砸店

正文 二十四,砸店

    晚上六点,玉珠平安到达深圳,跟“影灰联盟”成员共进丰盛的晚餐时,二癞子仍然在“安琪儿美容美发”蹲守。

    北方的春天早穿棉袄午穿纱,昼夜温差大。入夜后料峭的春寒漫天袭来,吸走二癞子身上的每一丝热量,二癞子冻的手脚麻木,牙齿打颤,浑身哆嗦着给宋军打电话说:“哥,不……不行了,太冷了,再……再一会儿,就得去医院……抢救了。”

    半小时后,宋军派来一辆轿车,二癞子流着清鼻涕坐进车里,开了暖凤,感觉又活过来了。

    玉珠一直没出来,二癞子在轿车里一直等,直到天大亮。

    第二天早上,“安琪尔美容美发”出来一个小姑娘,在对面早餐铺买了三份早餐,之后再没人出来。

    下午三点,二癞子感觉不对劲儿了,给宋军打电话,宋军带着两个马仔亲自来到现场。

    宋军中等身材,偏瘦,一张马脸上长了两个牛眼,眼珠滴溜乱转,眨眨眼皮儿就是一个鬼点子。在唐英杰团伙里,宋军不是冲锋陷阵的打手,他是足智多谋的军师。

    顺安热电厂本是山西人陈吉安投资的招商引资项目,唐英杰看好了这个项目,对兄弟们说:“热电厂就是一部印钞机。”

    宋军说:“买它。”

    三胖扑哧一笑说:“二哥,别扯了,人家卖呀?”

    宋军说:“咱想买,他就得卖。”

    唐英杰和宋军在幕后出招儿,黑熊和三胖带着马仔捣乱,顺安热电厂建成两年多无法正常运转,陈老板实在靠不起了,只好认栽,主动找伟业集团,希望被收购。货到地头死,伟业集团捡了个大便宜。

    宋军作恶有功,唐英杰让他出任热电厂经理。

    宋军到了“安琪儿美容美发”现场,瞪着一双牛眼问二癞子:“没偷懒儿?看准了?”

    “绝对没有,眼睛没眨一下。”二癞子咬得死死的。

    宋军盯着对面想了一会儿,打电话给三胖,让他派人去玉珠家查水表,看看玉珠在不在家。

    半个小时以后三胖回了话,玉珠不在家,家里就她老爸和老妈。

    宋军一挥手,对他的马仔说:“走,给你俩的秃头再刮一刮。”

    宋军打头,四个人进了“安琪儿美容美发”。

    凤芝的小徒弟见来了生意,热情招呼请坐。宋军一脸奸笑,说:“给他俩刮刮头,脸也刮一刮。”两个马仔顺从地跟着小徒弟去洗头。

    凤芝在厨房准备晚饭,听见来了生意,也走出来。见是宋军,心里一沉。她认识宋军,却假装不认识,知道这四个人来者不善。

    宋军眼贼,看出凤芝是老板,咧嘴笑一笑,说:“老板,刮两个头多少钱?”

    凤芝说:“不多,一个15,两个30。”

    宋军掏出来一张百元钞,往台子上一放说:“不用找了,你坐下,我跟你说个事儿。”

    凤芝说:“这那儿成,别看我店小,明码实价。你稍等,我找钱。”宋军摆手说:“算了,算了。小钱,我有事儿找你。”

    凤芝说:“有事儿你说。”

    宋军说:“你知道我是谁不?”

    凤芝假装不认识,说:“你……”

    一个马仔生硬地说:“操,啥眼神呀?这是热电厂宋经理。”

    凤芝假装吃惊说:“啊,听说过,大老板呢。”

    宋军拿着架儿坐在沙发上,对站在地上的凤芝说:“别客气,我想跟你说点事儿。”

    宋军眨眨眼睛说:“我电厂有三百多职工,咱可以商量商量,以后定点你这儿理发,你优惠点,这样一个月也能增加几千块收入,是不?”

    凤芝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装作吃惊地说:“那太好了,怎么谢你呢?”

    话就这样回到了正题。宋军说:“你得帮我个忙。”

    凤芝问:“帮什么忙?你说。”

    宋军说:“那我就直说了,你跟玉珠是朋友?”

    凤芝点头说是。

    宋军:“你昨天跟她一起逛街了?她呢?”

    凤芝撇嘴笑了,心想:绕了半天才绕回来。你这点小聪明,我早预料到了。就回答说:“昨天逛街了,逛完她回家了,我也回来了。”

    宋军牛眼盯着凤芝,摇着头说:“大妹子,你没说实话呀。还是说实话吧。”宋军脸色不好看了。

    凤芝也沉了脸说:“我说的就是实话。”

    宋军站起来,牛眼凶凶地盯着凤芝说:“大妹子,说句实在的,你说敬酒好吃,还是罚酒好吃。”

    凤芝也变了脸,毫不在乎地说:“老娘什么酒都不吃。”

    宋军勃然大怒,骂了一句:“我操……给脸不要,是不?”抢前一步,伸手扇了凤芝一耳光。

    凤芝早就有提防,一扭头,慢了四分之秒,宋军的手指扫在了脸颊上。

    凤芝往前一窜,一爪子挠在宋军脸上,宋军觉得脸上一阵刺疼,用手一摸--血!宋军的左脸从额头到嘴角显出四道血痕。紧接着凤芝第二爪,第三爪都挠空了。

    女人打架就三招,一挠脸,二撞头,三薅头发。凤芝两爪挠空,顺势一头撞过去,把宋军撞了个趔趄,手扶了一下沙发才没倒地。

    宋军打架不是手儿,以往打人都是黑熊和三胖把人家打服了,他过去再打几下,重在参与。再者,今天他错判了形势,以为凭他的身份,凭他在顺安的赫赫威名,凤芝会吓得浑身发抖,凭他打骂,还敢还手?没想到碰上个母老虎,不仅还手,比他还凶,一时乱了阵脚,撒腿往外跑。

    两个马仔的刺头刚刮了一半,顶着阴阳头扑向凤芝,拳脚相加把凤芝打倒在地。凤芝倒在地上滚来滚去,杀猪似的喊叫,她的两个小徒弟吓得浑身筛糠。左邻右舍和路过的行人听见叫喊,驻足围观。

    宋军跑出去,站在马路上喊:“给我砸,给我砸烂它。”

    两个马仔回到车上,一人抽出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管,冲进店里,玻璃镜子,洗头瓷盆,烫发机,纹眉机,柜子,架子……两个马仔见啥砸啥,最后没什么砸的了,把沙发戳了两个洞。

    凤芝的徒弟怕她吃眼前亏,死死拉着她躲在角落里哆嗦,凤芝被两个徒弟拉着,还是不住嘴地骂。

    宋军一伙砸了个够,开车往凤凰山庄去了。

    保安开了大门,老罗头见是宋军的路虎车,牵着狼狗过来凑热闹,见前排坐着的两个马仔一半黑一半白的阴阳头,笑问保安:“又流行阴阳头了?”

    保安撇嘴说:“不好看。”

    宋军坐后排以手捂住半个脸,车子驶向院里。

    宋军先到总裁办公室,甄秘书说:“正谈事儿呢,金铁男来了。……咦?你的脸咋了?”

    宋军苦笑说:“猫挠了。”

    甄秘书嘻嘻笑着说:“小母猫吧。”

    金铁男是为郭老师的事儿求唐英杰。

    郭老师三年前退休,退休后在家写写书法,看看书,开始感觉不错,大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但几个月后就有点烦闷。

    这天晚饭后散步到了青龙河边,正是暮春天气,大地披一层新绿,野花撒万点繁星;青龙河从西北群山蜿蜒而来,正是桃花汛时节,河水丰沛,大有浩浩荡荡的气势。青龙河边绿草成茵,洼地积水成潭,高岗处蒿草丛生。远山如黛,晚霞正浓,不知名的水鸟起起落落,悠然自得,好一派山光水色。

    郭老师突然有了田园雅兴,回家动员了老伴,两人扛了铁锹,提着镰刀,选了一块高岗地,割草挖地。沉睡了亿万年的土地重见天日,散发出神秘的气息。几天功夫两人挖出一块不方不圆,长宽各几十步,油黑的处女地。

    郭老师和老伴起垄,点种,栽秧,浇水,各样小菜种了个全和。土地是最不负人的,虽然忙个不亦乐乎,但看着小苗长大,开花,结果;茄子,辣椒,豆角,黄瓜,各样儿小青菜,满满的收获,满满的成就感。

    连续种了两年,郭老师和老伴儿都上瘾了。

    今天开春又去种,被几个光头小子拦住了,说这是沙场的地界,不让外人开荒种地。要种得黑总同意,黑总就是黑熊,其实黑熊也是郭老师的学生,但这个学生名声不好,为这点小事儿去求他,郭老师位卑志不短。

    偶然一天郭老师在大街上遇到金铁男,两人闲聊,郭老师说没忙啥,往年还种点地儿,今年不让种了,要种得求黑熊,虽说他也是我的学生,找他也能给面子,可这小子跟你们不一样,他那名声……我不求他,算了,不种了。

    金铁男动了感恩的心,这点愿望得帮他实现,就说:“郭老师,你等我信儿,我给你问问。”

    金铁男没去求黑熊,直接来找唐英杰。

    唐英杰听完嘿嘿笑了,说:“这点事儿,还麻烦你。唉……兄弟,跟你说句实话,我现在家大了,业大了,什么人都有,我也管不过来了。他们在下边胡来我也不知道。荒地闲着也是闲着,这么干不是坏我名声嘛!这样,你现在就告诉郭老师,地尽管种,谁拦着让他来找我。”

    金铁男很会办事,他要把人情作给唐英杰,就说:“郭老师虽然退休了,他教的学生海了去了,可以说桃李满天下,在顺安城很有影响力。我拨通电话,你亲自跟他说。”

    唐英杰是聪明人,明白铁男的意思,点头说好。接过了电话:“郭老师,哦,我是唐英杰呀。铁男在我这儿呢,您是他的老师,我们是兄弟,当然也是我的老师……嗯……嗯……好。那块地儿呀,你尽管种,谁拦着你,你让他来找我。你看行不?……嗯……嗯,有空来我这儿坐坐,我这儿的鱼池不小,有空来钓鱼。”

    郭老师放下电话,心情畅快,心想:都说唐英杰是黑社会老大,但听他说话,办事儿一点也不像呀,多和气呀。

    金铁男出了办公室,宋军捂着半个脸进来了。

    宋军哭丧着脸,支吾了半天,对唐英杰说:“哥,玉珠,没影了。”

    唐英杰的心象是被钢针刺了一下,脸色骤变。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