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五,恐惧

正文 二十五,恐惧

    像一头侥幸逃脱狮子追捕的小羚羊,玉珠平安到达深圳,虽然心有余悸,但心情很是畅快,两年多来,玉珠从未如此畅快过。

    金铎和文慧到机场接机,从北方小城突然变换到繁华都市,风光不同,心情不同,一切都那么美好。

    金铎开车,玉珠坐在副驾,车子在高速路上疾驶;路边盛开的三角梅,白玉兰,满眼的春绿,林立的高楼大厦;玉珠秀美的脸上绽放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文慧毫无原由地喜欢玉珠,好像五百年前就认识似的。

    晚餐后,玉珠和文慧收拾了餐桌,玉珠回到自己的房间,安静躺在床上,回想这一天来见过的人,经历的事儿,忧虑的阴云就笼罩了玉珠。

    两年多来,玉珠把自己囚禁在家里,几乎与世隔绝,现在感觉自己患上了社交恐惧症,见到陌生人心里就忐忑,手足无措;而且,好像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思维也混沌不清,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可怕的自我感觉。如今她喜欢一个人独处,独处时感觉舒畅。

    “影灰联盟”为玉珠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菜品凉热搭配,荤素相宜,海陆空俱全。

    金铎很像个大哥样儿地介绍玉珠说:“我表妹,李玉珠。想到深圳来发展,她是我们那儿的优秀教师。”

    文慧带头鼓掌,玉珠面带红霞,心情激动,低头不知说点什么好。

    金铎接着说:“还是让我表妹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吧。”这是给玉珠打场子,玉珠应该客套一下,比如:很高兴认识大家,看到你们这么团结,融洽,我为我表哥高兴,以后给大家添麻烦,请多多关照之类的现成话。可是玉珠太慌乱,大脑空白,只说打扰了,打扰了。

    金铎马上接过话说:“我表妹刚来,害羞,现在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霍金咳嗽一下,抢先发言。

    这家伙最突出的特点是眼睛,他的眼睛不仅大的出奇,好像具有X光的穿透力,他转动着盛满红酒的酒杯,表示诚挚的欢迎。霍金说话一板一眼,像编程一样严谨,就差没把标点符号说出来。

    大捶话少,只说了两句:“我姓崔,他们叫我大捶。”

    文慧坐在玉珠身边,先搂了玉珠的肩说:“姐,这下可好了,以前我连个伴儿也没有,天天跟这帮臭小子混,以后逛街有人陪了。”文慧说的是真心话。

    卫士最小,有点害羞,边想边说,又是欢迎,又是多帮助,回忆起小时候,他姐对他的好,话很长。文慧等的不耐烦,催促他说:“老五,饭要凉了。”

    卫士笑一笑说:“姐,你看到了吧。她老欺负我。”

    大家都笑了。

    大家都表达了真诚的热烈,唯有玉珠一肚子的话没说出来。金铎把玉珠介绍为表妹很聪明,如果说同学,朋友,很容易让人作善意的联想,而表妹是亲戚,无论将来有没有故事,都能自圆其说。

    玉珠很羡慕金铎和霍金的从容自信,这一切自己也曾经拥有。

    想当年的玉珠站在讲坛上,思维敏捷,思路清晰,口齿伶俐,抑扬顿挫,不缓不急,能把复杂的问题以最简捷的语言表达清楚。曾经面对全市上百位小学老师作示范教学,好评如潮,优秀教师称号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现在是怎么了?

    一个近乎痴呆的玉珠,深圳会接纳吗?还能适应职场竞争吗?玉珠茫然,茫然的玉珠虽然旅途劳顿,却毫无睡意。

    今天下飞机的时候,玉珠就遇到一起让她慌乱不已的事儿,回想整个过程,玉珠觉得可悲。

    飞机降落后,玉珠随着人流走出机舱,在通道上,一个女声对玉珠悄悄说:“女士,请留步,我是华海集团董事长助理,如果您方便,董事长想请你喝杯咖啡,请赏光。”

    玉珠放缓脚步,扭头看她一眼,董事长助理穿米黄色职业裙装,气质优雅,形象端庄,面带微笑。

    玉珠没作回答,加快脚步。

    玉珠没心思见什么董事长,她恐惧陌生人,她只想快点见到金铎。

    那位助理受了冷脸,并不气馁,又追上来,柔声说:“请别误会,董事长没有恶意,他只是想认识你,请赏光。”

    玉珠继续走路,理也不理。

    本来以为甩开了无聊的纠缠,可是在等行李时,一个衣服光鲜,表情和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凑到他旁边,轻声说:“女士,我姓王,刚才我助理代表我邀请过你,现在我亲自邀请,赏个光好吗?”

    玉珠只当没听见,她心慌的厉害,如果不是等行李,玉珠会撒腿开跑。

    等待行李的时间异常地漫长,终于,行李从传送带上过来了,玉珠正要上前提取,王董事长抢先一步,把行李从传送带上取了下来,稳稳放在玉珠面前,柔声说:“我没有恶意,很想认识你。”

    玉珠只装听不见,拉起行李箱便走。王董事长紧跟几步,轻声说:“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玉珠理也不理,径直往前走,直到看见金铎,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多没礼貌,会让人瞧不起吧。但当时心里充满恐惧,不想让任何人靠近。

    在这安静的夜里,玉珠为白天的行为羞愧。应该从容并不容置疑地说:“谢谢邀请,我今天不方便。”

    玉珠潜意识里的不安全感使她抗拒任何陌生男性的接近,这都缘于两年前一个普通的傍晚。

    那个傍晚很平常,平常的没留下任何回忆,没有风,没有雨,不晴也不阴。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玉珠随着人流出了学校大门。

    学校大门口临时交通管制,聚集着很多人,很多车。放学的孩子们出了大门便在人群中搜寻自己的家人,家长们你推我搡地寻找自己的孩子,呼唤孩子的名字。

    玉珠出了大门,习惯地在人群中搜寻一遍,钟华有时来接她下班,他会站在对面的大榆树下,但是今天没来。

    玉珠的目光搜索人群时,看到一辆豪华的黑色奔驰轿车,车旁站着一个容貌英俊,衣着讲究的男人,这车、这人都显的与众不同,很显眼。

    玉珠的目光只是稍作停顿就滑了过去,她没发现钟华的影子,或者钟华没来,或者自己刚转身钟华会给自己一个惊喜,他有时爱搞这种小恶作剧,玉珠低头继续走路。

    那个英俊,衣着讲究的男人就是唐英杰,他来接自己的儿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玉珠,刹那间,就像被闪电击中,唐英杰瞬时失去思考能力和活动能力。

    玉珠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他还怔怔地发呆。

    随后,唐英杰否定了以往的全部成功,也否定了以往人生的全部意义,脑海里再也抹不去那个惊鸿一瞥的倩影儿。

    三天后,课间操散场。一个同事把玉珠拉到操场的一角,神秘而兴奋地关心玉珠的个人问题,玉珠听到了那个顺安城家喻户晓的名字――唐英杰。

    在顺安,人们可能不知道市长的名字,但没有人不知道谁是唐英杰。他的势力和影响深入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住房,购物,供水,供热都与这个名字有联系。

    对这个名字人们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大善人,扶危济困,一个老头偷他的煤,他不仅没处罚,还出钱治好老头老婆的病,还给老头安排了工作;有人说他是恶魔,手里有人命,是杀害杨百万的凶手;有人说他是吸血鬼,总有一天,顺安人呼吸空气得向他付费;有人说他是精英,成功人士,纳税大户,优秀民营企业家,因为有他,上千人才有饭碗。

    同事的说项被玉珠当场拒绝,玉珠说我有男朋友,婚期是秋天。

    当那位同事不无遗憾地希望玉珠考虑考虑时,玉珠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那一年的六一运动会,唐英杰给学校捐款十万,这是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

    唐英杰推掉所有的日程安排,穿上只有最重要场合才穿的意大利真丝西装,意气风发的坐上运动会的贵宾台,在校长“蓬荜生辉,万分感谢”的讨好讲话中,他的目光一遍一遍在台下搜寻,却没有找到那个刻骨铭心的倩影。当得知玉珠请了病假时,唐英杰立即没了兴致,客套几句就告辞了,她精心准备的一场演出缺失了观众。

    唐英杰隔三差五来学校接儿子,每次来之前都精心装扮,声名显赫的唐总屈尊降贵地站在普通市民中间,望酸了脖子,望疼了双眼,却再也没有看见那个让他心惊胆颤的倩影。

    这时的玉珠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要么最后一个离开学校,要么走侧门回家。

    又一天的课间操,那位同事把玉珠拉到操场一角,一厢情愿地讲幸运公主的童话,金色的城堡,无微不至的奴仆,鸽子蛋大的钻戒,最新款的宝马mi

    i,爱琴海的阳光沙滩,随意挥霍的金钱······同事讲的唾沬横飞,玉珠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开。目瞪口呆的同事望着玉珠的背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游。

    真正的打击终于来了。

    那天晚上,钟华双目红肿,进屋就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当钟华吞吞吐吐地提出分手,玉珠流着泪问他:“为什么?”

    钟华只是哭,不回答。

    玉珠问:“你有人了?”钟华摇头。

    玉珠问:“你不爱我了?”钟华摇头。

    玉珠问:“那你为什么?”钟华趴在地上把头嗑的咚咚响。

    钟华一直没说为什么,玉珠猜测到了。

    那段时间,玉珠对生活的唯一期望,就是夜晚的睡眠早点来临,可是每个夜晚,直到天光大亮也不见睡眠的踪影;可恶的是,应该夜晚降临的睡眠总是在白天工作时间跟她纠缠不清。

    往事不堪回首,两年多的愁苦煎熬,已经把玉珠摧残折磨的羸弱不堪。

    夜已经很深,玉珠翻来覆去睡不着。

    深圳即将进入梅雨季节,空气潮湿,玉珠感觉被子粘粘的,很不舒服。

    玉珠起床去洗手间,站在客厅里,看见金铎和霍金房间透出灯光,听见细碎的键盘敲击声,心想:这么晚了还不睡?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