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十六,三角梅

正文 二十六,三角梅

    玉珠站在客厅里,听见金铎和霍金和房间里键盘碎响,心想这么晚了都没睡?

    其实小户型那边的大捶和卫士也没睡,他们就靠晚上出活儿,只有文慧睡了。

    文慧这一天很忙,也很累,晚餐后便撑不住眼皮了。

    上午十点,金铎正在吃早餐,凤芝的电话进来了,凤芝抽泣着说她在机场,玉珠已经进了安检口,下午到深圳。

    “是爷们儿,就兑现你的承诺吧。”凤芝说。

    玉珠来深圳的消息让金铎一阵激动,两周前离开老家顺安时,他就隐约预感会有这一天,现在这一天真的来临了,是一个喜讯,也是一种担当的压力。

    金铎马上查询了航班到达时间。之后躺在靠背椅上静静地想了一会儿,起身去找文慧。

    金铎试探着说:“四妹,有个事儿。我表妹要到深圳来,下午就到,让她住那儿呢?……你那衣帽间……给她住?”

    文慧做了个鬼脸说:“表妹不行!要是我大嫂,可以考虑。”

    金铎呵呵一笑说:“是大嫂,还住衣帽间?……是我姨家表妹。”

    文慧嘻嘻一笑,自知失言,叫了卫士一起收拾房间去了。

    金铎坐不住,手里拿块抹布去帮忙,文慧说:“哥,你还是算了吧,三个人转不开身。”

    金铎退出来,出东屋进西屋,把这套公寓重新巡视一遍。仿佛这套公寓有了崭新的意义。

    这套公寓一年前购入,那时金铎开发了一个狩猎的手机游戏,上线后赚了二百多万,按揭买下这套公寓。

    这套公寓是一大一小双户型。大户型110平米,三卧,一厅,一厨,一卫;小户型80平米,二卧,一厅,一厨,一卫。

    买房时金铎把妈妈,姐姐一家都考虑在内了,可是妈妈不喜欢大城市,说到处是人,太闹;姐姐和姐夫退休还有十多年。

    现在,金铎,霍金和文慧住了大户型的三个卧室;大捶和卫士住了小户型的二个卧室。一人占一间,即是卧室也是工作间。

    金铎和霍金虽然住在大户型这边,但不许使用这边的卫生间,这边的卫生间文慧专,,门上贴着字:“女士专用,男士自重”,文慧爱干净,男士很自觉。

    金铎和霍金去洗手间自觉去小户型那边。后来文慧和霍金住在一起,她的卧室就成了衣帽间。

    文慧是干净利索人,不到一个小时,就和卫士把房间打扫的窗明几净;换了新床单,新被罩;两人忙出一身热汗,卫士想偷懒,说去洗澡,被文慧一把揪住:“活没干完,洗什么洗。”

    两人一鼓作气,把客厅,厨房和洗手间也彻底清洁了一番。搞完卫生,文慧又跟金铎商量把晚餐的菜单确定下来,时间就到了中午了。金铎和文慧草草吃了口饭,下楼去机场。

    卫士洗完澡坐在客厅吃葡萄,听说要去机场,也想凑热闹一起去,文慧瞪他一眼说:“又不是打架,去那么多人干嘛?把你们那边清理清理,别让客人看了笑话。”

    卫士翻翻白眼,咬咬牙,端起葡萄扭头走了。

    卫士是文慧的手下败将,也可以说是文慧收编进来了,卫士不服也得服,这个底儿是打下了。

    文慧是“影灰联盟”很称职的大管家,没有红头文件,也没有正式任命,至多算是历史的选择。“影灰联盟”的财务,行政都由她全权管理。收账分账,提现转账,吃喝拉撒都是她的职权范围。她的嗅觉还异常灵敏,谁三天没换内衣,她能嗅出来,不换衣服不让吃饭。

    为了玉珠的到来,文慧里里外外忙活了一天,吃过晚餐就支不住眼皮,早早地睡了。

    “影灰联盟”是一伙散漫的游侠,他们不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常规,更别提朝九晚五,他们的作息没任何规律,有活儿就干,没活儿就歇着;活儿忙的时候不分昼夜,经常干到实在坚持不住了才睡觉。因为起床时间不一样,睡觉时间也不一样,有时候两个人一个礼拜也见不上一次面。后来他们作了个决议,就是几点睡不管,几点起不问,但晚餐必须一起吃,正式名称叫晚餐会,边吃饭边商量事儿。

    再后来,根据文慧的提议,晚餐后所有人,必须下楼徒步一小时。“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生命在于运动。”卫士很会恭维文慧。

    霍金说:“我留心过,葫芦湖走一圈是二十分钟,三圈呗。”

    小区里有一个葫芦形的人工湖,没有正式名称,文慧叫它“葫芦湖”。文慧的提议没人反对,就算通过:每人每天必须绕葫芦湖走三圈儿,就作为制度坚持下来。

    “影灰联盟”最近在赶活儿,就是那个“上帝之手”项目。

    金铎敲键盘到下半夜一点,手痛脖子酸,眼睛也粘粘的了,决定收工睡觉。起身去洗手间,路过客厅,隐约听到哭泣声。

    金铎驻足细听,声音来自玉珠房间,金铎走近房门,确实是玉珠在哭,哭泣声很压抑,声音堵在喉咙放不出来,像是被㧪住了喉咙,听起来异常痛苦。金铎不好进去,便去敲文慧的房间。

    霍金还没睡,开门出来。金铎指一指玉珠的房间,霍金竖起耳朵,也听到了,回去把文慧推醒,文慧穿着睡衣进了玉珠房间。

    金铎和霍金坐在客厅里,听见文慧和玉珠对话,原来玉珠作了噩梦,梦中哭喊救命。

    金铎和霍金对视一下,各回各房。

    回到房间,金铎躺在床上很久没睡着,玉珠梦中哭泣事出有因,不用玉珠说,金铎也能猜出七八分,她还没摆脱过去的阴影。

    金铎重又起床开了电脑,上网搜索招聘信息,他要尽快给玉珠找工作,有了工作,每天忙忙碌碌,过去的一切就会慢慢淡化。

    第二天早餐时,金铎拿出几张A4纸打印的资料递给玉珠,说:“有空研究研究,这些学校招聘老师。可以打打电话,问问情况,我看也不用急,刚来,好好休息几天,等我把活儿干完,连文慧,一起出去玩玩。沙头角中英一条街,锦绣中华,世界之窗,应该去看看。”

    玉珠笑笑说:“我还是想早点上班,玩儿的事儿以后再说。”

    文慧听见玩儿,从房间窜出来问:“上那儿玩儿?我也去。”

    玉珠拉着她的手说:“有你上那玩儿都开心。”

    文慧拿起招聘信息看了看,说:“姐,这些学校都挺远的,坐地铁来回得一个多小时,太辛苦了。我到有个主意,不过得委屈你。”

    玉珠问:“你有什么主意,说说。”

    文慧说:“小区东北角有个幼儿园,规模不小,它们招聘老师。”

    金铎说:“咱们徒步天天从那儿过,我怎么没注意?”

    文慧说:“你不是有心人,门口有个告示牌,我注意了。你们不知道,我曾经的志向就是当幼师,可我姥姥说哄小孩没出息,非让我考计算机,说是热门。说心里话,我还是喜欢当幼师。”

    玉珠问:“真的?幼师也不算委屈,我喜欢跟孩子在一起,跟孩子在一起安全。”

    文慧站起来说:“姐,换衣服,走,去看看。”

    玉珠说:“太急了吧。我一点准备没有。”

    文慧呵呵笑着说:“准备什么,又不是出嫁,先去看看它们还招不招人了。走吧,你不用打扮就靓瞎一条街了,还准备个啥。”

    玉珠看金铎,金铎点头说:“反正不远,去看看吧。”

    玉珠和文慧下楼,沿葫芦湖岸边的石子路往幼儿园走。绿化带里,一丛一丛的三角梅开的热烈奔放,鲜红的,紫红的,桔黄的,水粉的,雪白的,花团锦簇,如火如荼,玉珠看醉了,脚下迟滞,迈不动步了。

    文慧在前边喊道:“走吧,喜欢一会儿回来挖几棵,养着,天天看个够。”

    玉珠问:“好养吗?”

    文慧说:“好养死了,给点水就活,往死了开花,花一开看不见叶。”

    玉珠不信,问:“真的假的?”

    文慧一本正经地说:“我骗你干嘛?我姥姥就喜欢三角梅,以前养过十多盆,色比这儿多,这花才皮实呢,一茬一茬开起来没完。”

    玉珠说:“要养就养紫红,桔黄和雪白的。”

    文慧说:“好说,好说。等回来的。”

    俩人说着话,穿过一个小广场就到了幼儿园。

    育才幼儿园是一个小院围起的三层楼。院子里铺着绿茵茵的人造草皮,楼体墙面上画满了鲜活的动物:有非洲草原的大象,长颈鹿,白尾羚羊;原始森林里金丝猴和大熊猫坐在一棵树上聊天;树丛中小松鼠和小白兔捉迷藏;枝头百灵鸟引吭高歌,草地上丹顶鹤翩翩伴舞;白天鹅悠哉游哉逛湿地,一群花花绿绿的孩子在人造草皮上追来跑去。

    玉珠喜欢这场景,驻足看了一会儿,跟着文慧进了大楼。

    幼儿园长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姓关。关园长看了玉珠的大学毕业证,教师证和优秀教师证,欣赏之词溢于言表。直接就问玉珠对待遇有什么期望。

    文慧有过应聘经历,对方问待遇这事儿就成了一多半了。

    玉珠没有过应聘经历,实话实说,听园长安排,把球踢给了园长。园长一般底薪四千,你有证,还是优秀的,我破例给你五千底薪,加上考勤,绩效每月应该七千多,你看行吗?

    玉珠说我跟家人商量一下,给您回话。

    临出门园长说:“我等你回话,要是有什么想法,我们都好商量。”这是妥协,玉珠没听懂,文慧听懂了。

    玉珠对待遇是满意的,没当即表态是矜持一下,不让人小瞧。

    工作的事落实了,玉珠和文慧一头扎进三角梅丛里,用钥匙挖三角梅苗。紫红,桔黄,雪白的各挖了三株。挖苗时玉珠发现,地上根本没有多少土,全是水泥块,石子和碎砖块,在这样的地方它们竟然活的这么旺盛,花开的这么繁茂,这花儿生命力真是顽强。

    玉珠用纸巾包了小苗,两个人像作了贼一样,悄悄溜回家了。

    到了家文慧去厨房找矿泉水瓶,玉珠在客厅用手机搜索如何养植三角梅,得到的关键词是:艳而不媚,丽而不娇,坚韧不拨,热烈执着,奋勇向上。

    玉珠捧着手机呆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