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十五,危机四伏

正文 三十五,危机四伏

    银色的波音737尖锐地嘶鸣着降落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金铎按奈着内心的悸动走出航站楼。

    五月是北方最宜人的季节,风轻日暖,不冷不热,经常可以看到蓝天白云;金铎走出航站楼,抬头看天,天空灰朦朦,是那种看不见蓝天白云和阳光,让人心情抑郁的天气。

    十多年来,金铎无数次从这里起飞,奔向梦想的远方;又无数次在这里降落,追寻亲情的温暖。然而,这次归来与以往不同,内心多了几分激昂和悲壮,因为这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金铎没通知任何人接机,如果此行注定有来无回,他不想连累任何人;如果上天给他机会,他要向玉珠证明,他既具备杨林茂的勇敢无畏,吕成刚的执着刚毅,更具备他们缺失的策略和手段。“我能保护你”的承诺永远有效,无论是在深圳还是在顺安,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金铎独自打车回到顺安,他没回家,而是在顺安大酒店开了房间。

    时光仿佛在跟人捉迷藏。一个月前,钟华在这里举办婚礼,金铎在这里偶遇玉珠,婚宴散场后一起徒步回家,金铎被三个壮汉追打,送医急救……这里是一切的起点。现在,金铎又回到起点,为了又一次出发。

    金铎之所以选择顺安大酒店,有着缜密的考虑。

    顺安大酒店是顺安最强大的家族--王氏家族--的产业,王氏家族有红色基因,为人低调,遵循传统,名声甚好。

    顺安大酒店的老板是王强,因排行老六,俗称王小六子;为人精明油滑,机灵鬼怪,绰号鬼子六。

    王小六子是王氏家族最小的儿子,正宗的红三代。王氏家族没有女儿,挨肩六个儿子。六个儿子的名字寓意美好:胜利,和平,富强。

    老大王胜,公安局副局长;老二王利,法院副院长;老三王和,检察院副院长;老四王平,财政局副局长;老五王富,税务局副局长,为什么都是副职,这是老爸王书记的官场智慧,正职责任大,在一个部门干不长,副职责任小,越干越有资本。

    老六王强,从小自由散漫,任性不羁,原本也进了机关,却受不了机关循规蹈矩的约束,辞职下海,走了经商之路。,,

    关于顺安大酒店,民间流传的说法是:小偷不敢光顾,乞丐不敢骚扰,黑道不敢招惹,主管部门不敢刁难。

    当年六个儿子商议集资搞这家酒店时,老爸王书记就给他们定了规矩:酒店可以搞,但是必须清清白白做生意,规规矩矩赚利润。除了吃饭,住宿,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律不得沾边,不得辱没了你爷爷的名声。

    王书记的指示被不打折扣地贯彻执行,因为儿子们明白,爷爷的名声是家族的一切,必须象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爷爷的名声,维系家族的荣誉。

    王小六子的爷爷是抗联英雄,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将军最信任,最忠诚的警卫员。

    1939年秋,日伪加剧对抗联的围剿,因为叛徒出卖,抗联三十多个过冬的“密营”接连被摧毁。

    数九寒天,冰天雪地,无粮无弹,连日激战,极大地考验着人的生理极限。抗联队伍开始解体,杨靖宇最信任的抗联第一师首先叛变,几个月后最信任的警卫排叛变。杨将军身边只剩七名最忠诚的警卫,其中就有王小六子的爷爷。

    杨将军带着这七名警卫在吉林濛江丛林中与敌人周旋,在一次遭遇战中,为掩护杨将军突围,王小六子爷爷身中数弹,流血过多休克在雪地里,杨将军只带着二名警卫突出重围。

    激战过后,一个附近的老猎人想捡拾战场遗弃的枪支弹药,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王爷爷,背到窝棚里养伤三个月。

    几个月后,1940年2月23日,杨将军在吉林濛江三道崴子被日伪军包围,杨将军奋勇反击,绝不投降,最后弹尽粮绝,壮烈牺牲。

    王小六子爷爷伤愈后投奔周保中部队,继续抗日,后随周保中部队转移到苏联休养。苏联红军出兵东北时,王小六子爷爷作为先遣队的一员,第一个进入奉天,也就是现在的沈阳。

    站在顺安大酒店的十楼北望,凤凰山坡上有一大片烈士陵园,那里埋葬着300多位革命英烈,有抗联时期的,有解放战争时期的,有抗美援朝时期的。

    金铎小时候,每逢清明节都列队去为烈士扫墓,王爷爷对革命忠诚不移,不屈不挠的精神深深铭刻在幼小的心灵。

    金铎选择在这里落脚,冥冥之中必有英灵保佑。

    金铎进入房间,放下行李马上取出三角梅幼苗,小苗坚挺油绿,完好无损。

    金铎安置好三角梅,走出房间,把楼层角角落落巡视一遍,熟记了走廊布局和紧急了出口的位置。

    金铎回到房间摸起电话,犹豫打给谁。

    唐英杰能追踪到深圳,定位那么准确无误,肯定是动用了特殊资源,如此看来,玉珠的电话一定被监控了,不能打给玉珠。

    金铎给凤芝打了电话,告诉她已经回到顺安,把玉珠的东西带回来了,明天早上7点去“三宝粥铺”二楼见面交接。

    凤芝听说金铎回来,惊讶的连说三声:“哎呀妈呀!”

    给凤芝打完电话,金铎又向霍金报了平安。

    霍金回话说“雷击枪”拍下来了,绝对高科技,估计七八天就能到货;其它几样装备还得再看看,最重要的是资质确认,“暗网”上骗子也不少。

    金铎说:“常走夜路就别怕遇上鬼。”

    霍金笑着说:“能躲开就别往上撞。”

    文慧在旁边喊:“你俩打哑迷呀?”

    在寂寞无聊的飞机上,金铎对“上帝之手”有了新的算法,跟霍金讨论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金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想睡一会儿,眼皮滞涩,却毫无困意。眼前浮现玉珠泪流满面的秀脸,脑海里一幕一幕闪过小区监控的画面,玉珠的挣扎,反抗,最后的顺从。

    她会答应唐英杰吗?

    唐英杰用了什么手段,说了什么?玉珠瞬间就屈服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金铎用购物袋装了三角梅,拉起玉珠的拉杆箱,步行往“三宝粥铺”。“三宝粥”铺在顺安大酒店东边不远,金铎决定步行。

    金铎走出顺安大酒店,不经意间发现有一辆丰田皮卡车跟在后边,它不远不近地尾随着。金铎快走,它也快走;金铎拐进巷道,它也跟进巷道。

    金铎心里一阵慌乱,腿有点软,他深吸两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看来这辆车昨晚就开始监视自己了,它会加速冲过来撞死自己吗?

    这个念头一出,金铎热血上涌,脑袋嗡嗡作响;金铎掏出手机,开启镜子功能,不用回头,身后的情况一目了然。他贴着路边粗壮的景观树走,如果皮卡想撞他,这些老树能为他提供保护。

    金铎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脚步,后悔没打车,这样走在大街上太危险了。另一个念头提醒他,皮卡车里的马仔或许只是监视哨,不一定是打手,应该很快有援军赶到,真正的危险在后边。

    如此看来,自己从出机票到登记入住顺安大酒店,唐英杰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金铎虽然没惊动任何人,还是逃不脱唐英杰的触觉,自己昨天晚上就已经被监视。

    唐霸天――真不是浪得虚名,确实霸道的可以。

    金铎一路走一路盘算,说啥也不能落在他们手里,这帮家伙心狠手辣,落在他们手里,自己的命运不会比杨茂林更好。

    金铎越想越害怕,感觉头皮发紧,心跳加速,他加快脚步,到达“三宝粥铺”后直接上了二楼。

    “三宝粥铺”生意兴隆,吃早餐的人熙熙攘攘,金铎心里稍安。

    金铎在二楼入口对面坐下,这个位置他可以监视楼梯口,金铎留意每一个进进出出的人。

    金铎坐下不久,一高一矮二个光头马仔趾高气扬出现在楼梯口,他俩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人,看到金铎后,两人咬了一下耳朵,转身下楼去了。

    金铎心里一凛,顿生危机四伏,大难临头的恐惧。虽说回来时就预见到了危险,但是,当危险真的降临,内心还是很紧张。

    紧张也罢,害怕也好,金铎已经没有退路,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得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金铎四处搜寻可以防身的东西,比如啤酒瓶,木棍,灭火器,椅子腿,砖头,可是,什么都没有。猛然发现窗台上放着一瓶杀虫剂。金铎一把抓在手里,晃一晃,瓶内有液体振荡,按下喷口,“哧”一声,喷出一团白雾,味道刺鼻辣眼,令人窒息。握着这瓶杀虫剂,金铎心里稍感踏实。

    这是一罐新买的杀虫剂,天暖和了,蚊子,苍蝇,蚂蚁,蟑螂就多了,杀虫剂是餐馆必备品。然而,餐馆保洁用后应该收起来,忙中出错遗忘在窗台上;保洁的一次小失误,成就了金铎。

    金铎把杀虫剂罐放在触手可及的脚下,抬头看见凤芝穿着一件浅绿色风衣出现在楼梯口,她正四处张望。

    金铎向凤芝招手。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