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十九,风雨六月

正文 三十九,风雨六月

    六月六号,金铎终于收到了期待已久的快递。

    六月是北方雨季的开始,春天结束,夏天来临。在金铎的记忆里,六月总是跟雨和风联系在一起。这是因为每年“六·一”运动会,不是刮风就是下雨,几乎年年如此,运动会常常被迫中断。

    学生时代,周而复始,漫长枯燥的学习生活,让每年的“六·一”运动会成为美好的期盼,家长会多给几个零花钱;可以走出教室,运动,放松,自由地玩耍,游戏。然而,风和雨却总是来凑热闹,搅扰运动场上的竞技,让激烈的竞技凭添惴惴不安的期待。

    这一切都随着那个时代远去了。

    今年的六月依然故我,时而刮风,把街道刮的尘土飞扬;时儿下雨,又把顺安古城洗涤一新。

    凤芝冒着风雨分两批把十一个大小不一的纸箱送到金铎的房间,纸箱上全是洋文,凤芝一个字也不认识,上学时背的那几个英语单词早就饭吃了。

    “啥玩意儿呀?都不沉儿。”凤芝问。

    金铎咧嘴一笑说:“玩具。”

    凤芝哼了一鼻子说:“你可真行,还有这闲心。”

    金铎问:“玉珠怎么样?”

    凤芝:“还那样,吃不好,睡不着,人瘦了一圈儿。”

    金铎:“你告诉她,过两天我就回去了,不用担心我。”

    凤芝:“你可算了吧。上次我说你回去了,后来她听人说你让人堵在酒店不敢出来,她说我骗她,现在,我说啥她不太信了。”

    金铎咧嘴嘻嘻笑。

    凤芝叹息一声说:“唉!――不敢想,想想我也愁。”

    金铎手指纸箱说:“别愁,这都是高科技,对付唐英杰的。”

    凤芝吃惊看着金铎说:“你没打算走呀?跟你说啥都白说。”凤芝气哼哼的一摔门走了。

    金铎嗅嗅凤芝遗留的香水味,苦笑。

    金铎立即开箱验货。其实,实物本身根本用不了这么多纸箱,全部内容物有两个饭盒大小的纸箱就足够了,之所以如此麻烦,完全是为了规避海关检查。

    发货方把设备拆分成最先进的X光安检仪也无法辨识其用途的小零件,每个零件一个纸箱,每个纸箱里有几件电脑配件做掩护;最小的零件只有戒指大小,藏在无线蓝牙鼠标的电池仓里,加上一团连接线,也占用一个饭盒大的纸箱。这十几个纸箱分两批邮寄,卖家真的很聪明,也很有效,但却苦了金铎。

    拆开纸箱是一堆奇奇怪怪的零件,首先要分辨真假,那些是“真货”,那些是“掩护”。

    霍金从网上发来了组装示意图和使用说明书,但面对一床大小不一,形状怪异的零件,金铎还是很挠头。

    金铎先把“真货”一个一个挑出来,摆在床上仔细端详,黙黙猜测它的用途,再对照示意图确认,如此按图索骥,试装了三次,才把一堆零件组装成了两个形状像袖珍吹风机,大小正好能装进衣服口袋,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小设备。

    这个小装备叫“雷击枪”,能发射等离子球状雷电,二十五米距离内,一个鸡蛋大小的超高压等离子球,可以击倒大象,犀牛。

    金铎详细阅读了使用说明书,按照说明的提示,到洗手间对设备进行了测试。

    金铎对准瓷砖墙壁扣动板机,“哧哧”电弧声响过,两个蓝色的光球射向墙壁,洁白的瓷砖墙上留下两个鸡蛋大小的灰色灼烧痕迹,空气中充满臭氧的气味。

    金铎笑逐颜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暗网”的黑客大侠们很讲信誉。

    这个时代,是地狱般美好,天堂般糟糕,黑白颠倒的时代;网络原本很虚幻,而网络上的人很真实;现实很真实,却陷阱处处,套路处处,笑里藏刀,虚情假意。

    有时,颇具争议的网络黑客,比现实世界的正人君子更真实,可信。

    现在,有这两个“吹风机”在手,金铎信心倍增,谁也伤害不了他,谁也阻挡不住他。这是两把开启光明的钥匙,黑暗终将结束。

    窗外的雨下个不停,雨中的顺安城沉静,安详。金铎站在窗前,看着熟悉的街道,曾经的时光,往昔的追忆,一件件浮现脑海;望着阴沉沉的天空,轻纱般的雨幕,一个引君入瓮的计划在心里形成。

    金铎给邱文明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邱文明和邱文海拎着一只喷香的烤鹅,东北大酱小青菜,两瓶地产小烧酒,一身风雨来了。

    邱文海摆桌倒酒,三人在房间里一口酒,一口肉,一口大葱醮大酱,喝得不亦乐乎。

    金铎边吃喝,边向邱文明和邱文海介绍了“雷击枪”的功能和使用方法,三人在洗手间试验了两次,邱文明大吃一惊,不住口地感叹:“好玩艺儿,真是好玩艺儿。多少钱一个?给我来两个呗。”

    金铎说:“不便宜,三千多美元一把。你喜欢,送你一把,等搞倒姓唐的,这两个都送你。”

    邱文明咧咧嘴说:“真不便宜,人民币一万多呀。”

    邱文海说:“金哥,这墙上试,心里没底,我带回去,找头猪试试,成不成?”

    金铎笑着说:“好主意,兄弟聪明,来,走一杯。”

    三人在房间里喝着小烧,密秘商议了小半天,制定了一个“请君入瓮”的行动计划。

    邱文明临走时激动地拍着金铎的肩膀说:“金铎,今天,酒喝的开心,事儿也让人开心。你真行,人呐!――还得有文化。我是服你了,你说咋整就咋整,我这口窝囊气憋了十多年了,正应了那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日他祖宗,你看这把的。”

    金铎说:“那就说好了,不管明天是风是雨,商量好的事儿雷打不动。”

    邱文明说:“就算老天下刀,咱也不变了,早就等这一天了。”

    一个小时后,邱文明打来电话,那玩意儿试过了,真好使,二十米距离,往猪身上射击,猪嗷一声就过去了,说它死了,眼珠还会转,你说它活着,躺地上像滩烂泥;大概半个小时,猪自己起来吃食去了。

    金铎呵呵一笑,说好,这下更有底了。

    放下邱文明的电话金铎立即跟霍金联系,把试验情况告诉霍金,让他再采购两把雷击枪。

    霍金回复说强光致盲手电和次声波爆震手雷也谈的差不多了,价格再松动点就下单。

    金铎说别太在意价格,只要是好货,尽管下单。

    金铎和邱文明密议的行动时间是6月9号。

    这一天风停雨歇,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这样的天气适合情侣或家庭踏青野游,享受美好的春光,漫步山间河畔,到处都是养眼的新绿,而绿色是希望的颜色。

    早餐后,金铎收拾了行李,下楼到大堂前台结账,他故意在大门口晃来晃去,生怕对面皮卡车上监视他的人忽视了自己。

    皮卡车上的人果然忠于职守,一个马仔下了车,晃着膀子走进大厅,他站在不远处,恶狠狠地盯了金铎一眼。

    金铎笑盈盈地迎接他的凶光,似冷笑,似嘲笑,似嘻笑,金铎原本就长着一张嘻皮笑脸,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笑嘻嘻的。

    金铎毫无惧色,淡然蔑视的神态让马仔很生气,他们习惯了居高临下,耀武扬威,无法忍受被蔑视的羞辱。马仔挑衅地往前凑两步,金铎站在原地并不退让,手插在衣服口袋里,用冷静的目光打量对方。

    两人的目光像两柄利剑,在空中碰撞出火花。

    两个值班警察发觉异常,生怕闹出事端,急忙扔掉烟蒂,从大堂沙发上站起来,一左一右靠过来。马仔看看警察,气馁地低了头,转身出了大厅,又回到车上。

    金铎结完账,背起双肩包走出自动玻璃大门,有意站在显眼的台阶上东张西望,仰脸看天。

    台阶右边一棵高大的沙果树,花开的繁盛,披一身白雪。金铎走过去悠闲地赏花,完全无视皮卡车上两双虎视眈眈的眼睛。

    金铎的目中无人,让车里的马仔十分恼怒,顺安城里没见过这么牛B的主儿,两人骂骂咧咧,发着狠:“嘚瑟儿,看你小子还能嘚瑟儿多大会儿。”

    一辆出租车亮着空乘灯驶进来,停在雨搭前。司机下车,走近金铎,跟金铎搭了几句话,司机打开车门,金铎上了车,司机把金铎的放行箱放进后备厢。

    司机是邱文海,出租车驶出顺安大酒店的院子。

    皮卡车紧随其后,马仔立即拨通了宋军的电话。

    出租车出了顺安大酒店左转,沿世纪大道加速猛冲,一路超车,像一条游龙一路狂奔,大有逃之夭夭的架势。

    皮卡车不辞昼夜蹲守了这么多天,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岂能让这小子逃掉。皮卡车屁股喷着黑烟,紧咬出租车不放。

    出租车驶出顺安城上了高速,出租车突然减速了,不紧不慢地匀速行驶,好像是有意等皮卡车,怕把他甩掉了似的。

    皮卡车里的两个光头让出租车搞懵了,刚才在车堆里拼命狂奔,现在上了高速却不紧不慢起来,这是玩儿什么把戏?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