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四十一,打脸

正文 四十一,打脸

    金铎在二道沟大桥导演的请君入瓮大戏,在马仔们匹夫之勇的配合下圆满谢幕,金铎大获全胜。

    宋军“四大金刚”的四金刚,还有五个得力马仔有的断了臂膊,有的断了腿,都成了废人。

    四金刚的腿是金铎亲自打断的,他在深圳粗暴地抓住了玉珠的胳膊,控制了玉珠,他追随宋军作恶多端,作恶是有代价的。

    邱文海说:顺安城从此多了八个瘸子,为什么是八个?“三宝粥铺”二个加上二道沟大桥六个,岂不是八个。

    金铎说:断了唐英杰八棵爪牙。

    其实,废几个马仔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多年来唐英杰的马仔横行乡里,为所欲为,没人敢说不字。江湖上流传的是他们搞别人的故事,从没听说有人搞他们,从没听说他们吃亏。从现在开始,这个传说被打破了。什么叫打脸,这就是打脸,打的是黑帮老大唐英杰的脸。

    金铎请君入瓮那天上午,唐英杰在市政协例会,会后聚餐,唐英杰回到凤凰山庄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

    姐姐唐英梅把二道沟桥失手的事儿告诉了弟弟唐英杰。唐英杰气的脸都白了,立即给宋军打电话,宋军正在医院照应他受伤的马仔,还有二个马仔没出手术室,接了老大的电话,撒腿往凤凰山庄赶来。

    宋军发觉老大脸色不好,陪着万分手心。

    唐英杰简单问了一下事情经过,说了一句:“都是饭桶。”

    宋军:“我也纳闷,不至于呀。六个对一个,见鬼。”

    唐英杰:“姓金的呢?那去了?就这么放过他了?”

    宋军:“没那么便宜,这小子往沈阳去了。”

    唐英杰:“查一查,是在沈阳,还是回深圳了?自己的屁股自己擦。”

    宋军立即打电话,动用特殊关系查询金铎去向,几分结果就出来了,金铎买了机票,回深圳了。

    宋军向唐英杰报告说:“大哥,你别上火,我带几个兄弟去深圳?去他家楼下收拾他。”

    唐英杰摇头,唐英杰虽然在气头上,但他不是冲动的人,此时此刻,弄死金铎也难解他心头之恨。

    玉珠原本就不接受他,如今金铎又插一扛子,把玉珠整到深圳去了,这样一来玉珠就更坚决了,夺妻之恨,恨入骨髓。可是,深圳不是顺安,去深圳搞金铎不明智。

    唐英杰摇头说:“深圳那地儿太生,有事儿不好圆场。”

    宋军转一转眼珠说:“大哥,那就等他回来,他家在这儿,早晚得回来,我就不信,过年他不回来?”

    唐英杰问:“整准成喽,别总秃撸扣。”

    宋军得意地卖弄说:“准成,我跟他们打好招呼,这小子不管是买票,还是住宿,取钱,只要他一刷身份证和银行卡,这边就知道,就有人通知咱。这回不就是吗?他一出票,那个航班,几点到达,咱都知道。”宋军说的洋洋得意,有点显摆的意思。

    唐英杰气恼地说:“下次记着点,提前安排好,别整这秃撸反仗的事儿。”

    宋军连声诺诺:“是,这帮仔子有点大意了,下次不会了。大哥放心,交给我了。”

    唐英杰白了宋军一眼说:“老话怎么说来?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下次提前计划好,找几个手脚利索地,看你这帮饭桶,竟给我丢人现眼。”

    宋军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嗫嚅说:“那是,那是,下次不会了。”

    此时宋军的马仔或在手术室手术,或者术后麻醉未醒,没人告诉他,姓金铎小子用的武器从没见过,往外喷火球,火球追着人跑,沾上就像电击一样,浑身瘫软,不听使唤。

    唐英杰主观地认为是宋军的马仔不行,干这事儿不如黑熊,但黑熊带着工程队在莲花谷有工程,远水不解近渴;再者,姓金的就是一个毛头小子,杀鸡焉用宰牛刀。要是连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宋军就别吆五喝六地充大尾巴狼了。

    唐英杰黑帮号称四兄弟,老大唐英杰,老二宋军,老三是三胖,老四是黑熊。

    宋军,三胖,黑熊各管一摊业务,各有自己的马仔,马仔下边还有人数不等的小兄弟。

    宋军的马仔号称“四大金刚”;三胖的马仔号称“三黑”,心黑,手黑,嘴黑;黑熊手下有“五虎”,这“五虎”最是凶残,出手伤人,在顺安城赫赫有名,流氓地痞听见“五虎”的名字吓得拉拉尿儿。

    黑熊虽然在莲花谷有工程,其实他身边只有一个五虎,五虎是他的司机兼保镖,其它四虎都在顺安城各物业,沙场,购物中心当保安队长,如果确实需要,黑熊一个电话就好使。

    唐英杰以为没必要动用黑熊的人马,一个毛头小子,宋军和三胖就能摆平。

    唐英杰管理黑帮有一套自己的方式,从拉帮结伙起家那天起,他只对宋军,三胖,黑熊下指示,每次下指示都是用暗语,这就相当于在他和兄弟之间设了一道防火墙,无论下边出什么事儿,火烧不到唐英杰。

    唐英杰的暗语只有他的三个兄弟能听懂,唐英杰从没正式解释过那四句暗语的意思,完全是经年累月的磨合中,兄弟们举一反三,无师自通的理解。

    唐英杰用这套办法保护自己,兄弟们也很理解,很佩服老大的智慧。曾经一起挖水沟,出苦力赚几个小钱的大老粗,如果不是跟对了人,那有今天的出头日?

    现在,四兄弟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要地位有地位,兄弟们对唐英杰深怀感恩之心。兄弟们相信,只要大哥这杆大旗不倒,集团业务一帆风顺,兄弟们就有花不完的钱,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兄弟们当然对唐英杰心服口服,言听计从。

    当唐英杰急头白脸地敲打宋军时,金铎跟邱文明一帮兄弟在沈阳又吃又喝又洗又按,很是享受。

    金铎耍了个金蝉脱壳的小计谋,用手机订了张返回深圳的机票,就骗过了宋军,以为他回深圳了。

    信息时代,科技的进步超乎人们的想象,无所不在的网络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在为人们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在某些方面侵犯着人权,危害信息安全,任何人都像玻璃一样透明,毫无隐私可言。

    黑客入侵,偷拍窃听,天网系统,人脸对比,大数据,在虚拟而无孔不入的网络世界,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你。

    唐英杰利用网络便利监视金铎,金铎在深圳订机票,入住顺安大酒店,都在唐英杰的掌控之中,正因如此,金铎刚出顺安大酒店就被跟踪。

    可是,对网络技术的应用,金铎比唐英杰更有优势,更得心应手,这种优势也是碾压性的,是唐英杰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不得不说唐英杰能量很大,因为这样监视一个守法公民,即便是专政机关也必须得到逐级批准和授权。当然,这需要健全的法制,还需要执法者遵纪守法。

    而资本的特性是在贪婪攫取和掠夺的同时,往往很任性,法律法规偶尔大开方便之门也不奇怪。

    没有违法乱纪,就没有黑社会,道理就这么简单。

    金铎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反其道而行之,让宋军上了一把当,以为他回深圳了。

    金铎不会走,不仅不会走,通过这两次交手,增强了战胜唐英杰黑帮的信心,令人谈虎色变的黑社会不过如此,就像霍金分析的那样,再强大的黑社会,也只是暗夜里的蝙蝠,见不得光;再强大的保护伞都是外强中干,抓住它的短处,打蛇打七寸,击中要害,它就是一条僵硬的死蛇。

    金铎和邱文明带着兄弟们一路风光到了沈阳,在沈阳黄金海岸会馆二楼吃完山珍海味,在八楼蒸土耳其浴,在十楼松骨按摩,在十二楼斗地主,好一顿享受。

    邱文明和他的兄弟们酒足饭饱,开心的享受,金铎躺在灯光幽暗的休息大厅忧心重重,苦思冥想。

    虽然这两仗完胜,这就是个序曲,唐英杰黑帮树大根深,盘根错节,光靠打打杀杀肯定搞不倒唐英杰,相反,到了一定时候,他一定会动用保护伞,让专政机关出面,一副手铐就把自己解决了。

    金铎想起霍金说的黑道三条命:打手,金钱,保护伞。

    打手好解决,现在轻松就解决了八个;但黑帮的财路和保护伞不好解决。其实这三条命里,最重要的是金钱,是黑帮的财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断他们的财路,他们就不缺打手和保护伞。

    如何断其财路呢?金铎想不出方案。

    其实问题可以更简单,假如真就断不了其财路,那就对人下手,用“上帝之手”解决掉唐英杰。

    说实在的,读书人出身的金铎,对杀人心有不忍,不到万不得已,不打算出此下策,即使神不知,鬼不觉,但人心是肉长的,灵魂的拷问很折磨人。

    金铎越想越乱,郁郁寡欢,邱文明喊他去按摩,他答应着,却一动不动地躺着想心事。

    晚上夜幕降临后,金铎他们按计划悄悄返回了顺安,半夜时分,金铎和邱文明的兄弟们回到月亮泡养殖场。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