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四十六,巧取豪夺

正文 四十六,巧取豪夺

    金铎要见吕成刚,问钟华能办不?钟华很痛快地答应,让他听信儿。

    月亮泡凉酒热泪的烤鹅宴很晚才散,钟华压抑两年多的心堵疏通了,兄弟们对唐英杰又多了几分了解和愤恨,并不因此轻看钟华,相反,都为他两年来忍受的屈辱和痛苦悲愤不已。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说这话纯粹是扯蛋,烤鹅宴上,二两半的酒杯,钟华,邱文明和大奎喝了六杯,金铎只喝了四杯,一点也不少,全喝多了。

    钟华烂醉如泥,大奎虽然直打晃,却能扶着钟华上车,邱文海负责送他俩回家。

    金铎和邱文明也喝多了,扶着墙,里倒歪斜地送走钟华和大奎,各自回房倒头大睡。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动淡风轻。

    金铎宿醉未醒,头昏脑胀,太阳穴里象是有个小虫子,一拱一拱地痛。金铎勉强爬起来洗漱,早餐只吃了一碗白米粥和一个咸鸭蛋。

    邱文明昨晚虽然也喝多了,但他醒酒快,一觉醒来状态良好,精神饱满,喝粥啃饼吃肉,边吃边说:“昨晚半夜就饿了,光喝酒,没吃饭呢。”

    金铎见邱文明又吃又喝好胃口,心里又羡慕又嫉妒,心想:这家伙昨天酒没咋的,这酒量能喝自己俩来回,再喝酒得藏心眼儿,该认怂就认怂,自己的酒量,根本不是人家对手。

    其实昨天金铎比他们少喝两杯,大家都挺让着他。

    金铎正胡思乱想,窗外传来汽车鸣笛声,邱文明抬头看一眼,说:“文海来了。”

    邱文海开着一台出租车来接金铎和邱文明,按计划金铎今天要出去转转。本来邱文明有一台SUV,金铎说不开自己的车,太标签;最好是整台出租车,不显眼。

    邱文明马上明白金铎的意思,让邱文海借出租车。这车那儿都能去,到那儿都不显眼。

    金铎穿了一身碳灰色休闲服,戴着棒球帽,大墨镜,这打扮很社会。卡扎菲摇头摆尾地讨好金铎,想跟他去,见金铎上了车,卡扎菲蹲在车前呜呜叫,也想上车,金铎俯身拍拍它脑门,关了车门。

    卡扎菲气恼地呜呜了两声,扭头走了。意思是:真不够意思,再不理你了。

    邱文海开车驶出月亮泡往东,这是一段十几公里自修,自用,自养的砂石路;路边长着茂盛的青蒿,车前子和开着黄花的蒲公英;路两侧是深深地排水沟,积水浅浅,沟边杂草繁茂,野花烂漫,一簇簇紫花鳶尾在阳光里妩媚。十多分钟后,车子驶出湿地。

    车子往北驶上乡路,路东是棋格似的水稻田,水面如镜倒映着蓝天白云,稻苗刚露出水面,绿茵茵如一层绿纱;路西是玉米地,土质油黑,禾苗茁壮;左前方是凤凰山,山上林木森森,山顶的白垩岩在阳光下泛着白光;凤凰山背依起伏的群山,山山相迭,连接云天。

    凤凰山东南坡上,孤零零一组高大的建筑群,一根细长的烟筒直刺青天。

    邱文明手指大烟筒说:“看见没?那儿,热电厂。”

    金铎头昏脑胀,靠在座椅上,问:“咋的?”

    邱文明:“这个厂子是唐英杰硬抢来的。”

    金铎突然坐直身体,望着邱文明手指的方向问:“抢的?咋抢的?”

    邱文明说:“这个厂子的投资人姓陈,是山西人。”

    金铎插话说:“你说具体点,到底咋回事儿?”

    邱文明说:“具体点?……咋具体?我又不是唐英杰,具体的事儿就他知道。”

    金铎呵呵笑了,说:“我不是那意思,你说的详细点。”

    邱文明:“都是听别人议论,大家传的,真的假的整不明白。”

    金铎说:“传说也行,你说。”

    邱文明:“听说,这个热电厂是市里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还是环保新技术,烧庄稼桔杆儿发电,即能给农民增加收入,还能避免春天烧大荒,空气污染。市里很支持,国家有补贴。项目快建成了,姓唐的看上了,姓唐的想入股,陈老板不答应,家族企业,他一个人说了不算,姓唐的没得逞。”

    金铎:“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是不是?”

    邱文明:“是呗。姓唐的想干的事儿,不行也得行,他就暗中使坏,厂子建好两年多不能投产。”

    金铎揉着太阳穴问:“姓唐的怎么使坏?”

    邱文明喝口矿泉水,清清嗓子说:“这个热电厂除了庄稼烧桔杆儿,一天还得吃几百吨煤,二十吨的大货车得十几车,往电厂去的路有一大段是借姓唐的沙场的路,他的马仔就拦路收费,说运煤车把路压坏了,得交养路费,按吨收费,每吨煤收50块,一车煤二十吨,就是一千块,收费这么高,大货车谁也不往这儿拉煤了。陈老板没米下锅,知道了唐英杰的厉害。陈老板找中间人,请唐英杰吃饭,商量一次解决,要多少钱给多少钱,唐英杰不要钱;陈老板说他负责修路,修成水泥路面,唐英杰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打哈哈。”

    金铎气愤地骂道:“真不要脸。”

    邱文明说:“唐英杰不吐口,陈老板只得找市里。热电厂是市里的招商项目,陈老板找主管部门,想重修一条路,不走唐英杰沙场的路。说来这个陈老板也忒倒霉,电厂在凤凰山东南坡,要修路必须穿过农田,那片农田已经划归全国18亿亩必保重点,是国务院备案的,要破坏农田修路得国务院批准,再说,除了国家重大项目和军事用途,国家不可能批准,陈老板豆角眼睛――长长了。”

    金铎说:“陈老板没有后台?”

    邱文明:“看你说的,能没有吗?陈老板也有后台,他的后台没姓唐的硬呗。”

    金铎:“姓唐的后台有多硬?”

    邱文明:“别的不知道,咱这儿的公安局长姓苟,苟局长就是他最大的后台,有人说苟局长是唐英杰扶上去的,这话不是瞎说,一桩一桩的事儿在那摆着呢,没这个后台,一百个唐英杰也早抓进去了。”

    金铎:“让你说到点子上了,黑帮背后肯定有保护伞。”

    邱文明:“听说唐英杰省里也有人,是个大官儿,以前在咱这儿干过,是一把,关系是那时候靠上的。”

    金铎问:“还有吗?”

    邱文明:“大的就这两个,小的数不过来。”

    金铎:“扯远了,你接着说电厂。”

    邱文明继续说陈老板不甘心呐,找领导呗,找一次,管用几天,过几天又不管用了。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电厂一直不能正常开工。

    这时候有人找电厂老板谈收购,不是入股,是收购电厂,陈老板一听就知道谁作祟,他一肚子气,说了几句狠话,这几句狠话很快传到了唐英杰耳朵里。

    既然已经撕破脸,唐英杰开始玩邪的。

    有一天,热电厂中央控制室发现一桶汽油,控制室是电厂的心脏,汽油是绝对的违禁品,控制室要是烧把火,那就全完了。陈老板吓出一身汗,报了案,警察出出进,忙活了好几天,没有确切线索,最后不了了之。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白天,陈老板停在办公楼车库里的奔驰车突然起火,等发现时全是黑烟进不去人了,一辆豪华大奔烧得只剩个铁架子。

    大奔在车库里被烧,陈老板害怕了,山西人胆小,人家来是赚钱,不是玩儿命。我估计陈老板肯定也听说杨百万的事儿了,害怕了呗。

    邱文明嘿嘿一笑,说:“陈老板最后就跟钟华大哥一样,认怂了。唐英杰把电厂收购了。”

    金铎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嗯了一声。说:“有个词你还记得不?”

    邱文明:“什么词?”

    金铎:“巧取豪夺。”

    邱文明:“你一说我想起来了。”

    金铎:“这就叫巧取豪夺。”

    邱文明:“我看就是明抢。”

    金铎呵呵一笑说:“抢了吗?陈老板愿意卖的呀。”

    邱文明:“算了吧,人家是被逼的。”

    金铎不想争论下去,换个话题说:“文明,你细想想,姓唐的这么干,祸害的不光是陈老板,他把顺安经济祸害了。”

    邱文明说:“你这么说,人家不那么说,人家说他是优秀民营企业家,纳税大户,慈善家,帽子一大摞。”

    金铎:“你想过没,他这么整,外边还敢来咱这儿投资了吗?就他这一棵大树,旁边寸草不生,那是啥呀?”

    邱文明:“要不怎么叫唐霸天呢。”

    金铎:“他想霸天,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车子驶上高速,往正西方向走,前方二十公里就是顺安城。进城后过了老城门不远,车子速度放慢了。

    邱文明指着右前方一个三层大楼说:“看,建材城,现在也姓唐。”

    金铎坐直身体望过去,问:“以前姓什么?”

    邱文明:“以前姓杨。”

    金铎:“是不是杨百万?大奎跟我说过,失踪了是不?”

    邱文明点头说:“对,得罪了唐英杰,交手几个回合,后来杨百万突然失踪了,生不见,死不见尸,这个人凭空消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