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四十九,新仇旧怨

正文 四十九,新仇旧怨

    金铎想到堆积如山的货物说:“那么多货一把火烧个精光,他的心得多黑,才能干出这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儿来。”

    邱文明叹口气说:“唉!――别提了。”

    邱文海插话说:“六七百户商贩,有发票可查的货物,损失了三千多万,市里统计的时候大家还抱着希望,以为市里能补偿一点,结果统计完就完了,啥说法也没有。这把火,不知毁了多少人家。”

    金铎说:“保险公司呢?”

    邱文明说:“都是小本生意,保的什么险。”

    金铎说:“那可坏菜了,得有破产的吧?”

    邱文明扭头看着金铎说:“咱也不知道啥是破产,不过,那把火坑了老多人了,不少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有的还背了债。我有个朋友就因为这把火背了三十万的债,现在,一喝就多,喝多就哭,边哭边说‘下半辈子就剩还债了’。唉!――这把大火可把人坑苦了,有人挨坑了,有人得大好处了,姓唐的早就看好了这块地儿,现在如愿以偿了,盖了这座购物中心,坐地收钱,一年几千万。”

    金铎拳头敲得座椅砰砰响,恨恨地说:“太黑了,这小子太坏了,死有余辜。”

    金铎突然动了杀心,他想起了“上帝之手”,想起了正在往这儿赶路的霍金和兄弟们。如果有机会,一定除掉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唐英杰如此丧尽天良,灭了他是罪有应得。

    邱文明说:“他也知道自己作孽了,做贼心虚呀。自从那次挨了两枪以后,这小子出门坐防弹车,保镖寸步不离。听说姓唐的晚上睡觉都有人守卫,有个老头姓罗,天天牵个大狼狗,白天在院子犄角旮旯转悠,晚上就守在他卧室的门口。”

    金铎说:“白天作了亏心事,晚上害怕鬼敲门。”

    车继续前行到了世纪广场。

    邱文明嘿嘿一笑,手往前一指,打趣说:“往前看,还记得这儿不?……那儿,是那儿吧?”

    邱文明说的“那儿”是指,是“五·一”那天金铎挨揍的地方。

    金铎突然对文海说:“停车,我下去看看。”

    邱文明说:“带着家伙吧。”

    金铎点点头,戴上口罩和太阳镜,用遮阳帽遮盖着雷击枪;邱文明把雷击枪放进一个购物袋里。

    金铎和邱文明往“那儿”走过去,金铎站住四处望了望,确定了方位,低头细看,步道砖竟然留有暗灰色的痕迹,形状似一个模糊的大问号。

    邱文明说:“你看,你的血浸到地砖里了,颜色才发暗。”

    站在一个月前挨打的地方,当时的情景又浮现眼前:金铎在钟华婚礼上偶遇玉珠,喜出望外。

    婚宴散场后鬼使神差,两人一同徒步回家,玉珠对深圳很感兴趣,问金铎老师好不好找工作;金铎说深圳缺老师,东北的老师很受欢迎。两人还说了很多话,金铎都不记得了。

    走过的路太短,转眼就到了玉珠家小区,两人正要分手道别时,一辆路虎车急驶过来,车上跳下来三个光头马仔,玉珠一看不好,大叫一声:“金铎,快跑!”

    路虎车刺耳的刹车声震惊了金铎,他感觉到了危险,但有点发懵,听见玉珠大喊,撒腿便跑,三个马仔在后边紧追。

    金铎跑过世纪广场,看见一辆警车,车旁有两个警察,便大喊救命跑过来,一个警察把金铎挡在身后。

    追金铎马仔并不怕警察,一个长得像黑熊一样的人对警察说:“哥们儿少管闲事儿。”

    一个警察拉开架势准备动手,另一个警察悄声说:“他们是唐总的人。”那个警察一脸的委屈,收起架势。

    两个警察开车溜了,把金铎留给了黑帮。

    想起这些,新仇旧怨一齐涌上心头,金铎对邱文明说:“是这儿,就是这儿。”

    邱文明用手指着地上说:“我听到信儿赶过来,这儿是一滩黑血,还有你吐的东西。围着一帮人正议论你的事儿呢。”

    两人重又上车,金铎问:“知不知道打我的人是谁?”

    邱文明说:“三个人,一个是黑熊,听说他没动手,站在一边儿直喘气。还有一个是他的司机兼保镖,外号叫五虎。这小子最狠,出手必伤人,你的伤主要是他打的。还有一个是马仔,他在后边抱住了你,五虎人前面出手打你。这些都是听在场的人议论的。”

    金铎说:“我当时让他们打昏了,但耳朵还好使,隐隐约约听见一个人说,差不多了,别打了,老大说教训教训,没说整死他。这个说话的可能是黑熊,是不?”

    邱文明说:“差不多,应该是。”

    金铎咬牙切齿地说:“我靠!从没吃过这亏,这辈子也忘不了。那天我倒霉就倒在那两个警察身上,我以为他们能保护我,没想到他们不管我。当时有一个警察要管,另一个警察拽了他一下,说唐总的人,那个要管的也不敢管了,我当时就想,唐总是谁,他的人咋的?我把警察当成救命稻草,结果落了空;要是没有那两个警察耽误事儿,他们未必能追上我。”

    邱文明幸灾乐祸地嘿嘿一笑说:“让你知道唐总的厉害。”

    金铎说:“等我发现不好,再想跑已经晚了,那两个家伙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了,我往外突围被一个抓住了,从后边抱住了,另一个从前边开打。”

    邱文明说:“五虎是特警察出身,不用帮手,你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没把你打残废够幸运了。”

    金铎说:“姓唐的挺阴呢。你不知道,后来他让大奎给我打电话,咱俩还通过一次话,他问我怎么样,说是误会,想给我出医疗费,我不要,猫哭耗子假惺惺。”

    邱文明说:“这小子有点道行,要不也混不开黑白两道。”

    金铎叹气说:“那天我也倒霉,要是不碰到那两个警察,一直跑,他们肯定追不上我。”

    邱文明说:“这个我相,你长跑的功夫我知道,上学时铅球,铁饼,标枪我是记录保持者;一千五百米长跑你是保持者。”

    金铎说:“我常年在外地,总想起老家,想的都是好事,呵呵,那成想……”

    邱文明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金铎说:“这么多年,每年春节回来,喝几天酒就回去了,真想象不到,世道变化这么大。”

    邱文明说:“唐英杰的外号叫‘唐霸天’,不是浪得虚名吧?说他跺跺脚儿顺安城直忽悠,不来玄吧?”

    金铎问:“他手下有多少马仔?马仔的情况你知道不?”

    邱文明说:“知道一些,都是道儿上议论的。唐英杰不直接领导马仔,所有的马仔都在他的三个兄弟后下。”

    金铎说:“大奎跟我说过,他的四兄弟跟大奎都认识。”

    邱文明说:“对,他们一起共过事。宋军手下有‘四大金刚’,现在老二,老三,老四已经让你废了,就剩个老大了。三胖手下号称‘三黑’,手黑,嘴黑,心黑。宋军和三胖手下的马仔一般般,不是硬茬子;真正能打的亡命之徒是黑熊的手下,号称‘五虎’,打仗不要命,出手狠,据说小混混儿们见了‘五虎’吓的拉拉尿儿。虽说有点玄,也不是凭白胡说。”

    金铎一笑说:“四大金刚,三黑加上五虎这才十二个人呢。”

    邱文明说:“这几个都是头头儿,面上都是保安队长什么的。电厂,自来水公司,购物中心,沙场,各小区物业的保安队长,他们手下的马仔数不过来,几百号人肯定有,一招呼一大帮。”

    金铎轻蔑地一笑说:“够吓人的。”

    邱文明说:“刚打的这两仗让他们栽了。听说唐英杰都发火了。”

    金铎得意地一知,往前探了探头说:“姓唐的保护伞的底细你知道多少?”

    邱文明说:“反正都瞎传,最主要的两个人,一个在咱这儿当过市长,前几年调省里了,现在省里当大官;另一个就是公安局苟局长,苟在城北派出所当民警时他们就勾搭上了,后来苟一路高升,一直升到局长,据说姓唐的没少出钱,出力,有人说是姓唐的一手扶上去的,没有这把伞,一百个唐英杰也抓进去了。”

    金铎点头说:“黑社会头上肯定有保护伞,没有保护伞他们成不了气候,不是一百个二百个的事儿,是法制社会所不容。

    邱文明手指着车窗外说:“这一片是顺安的黄金地段,这儿所有的楼都姓唐,这么说吧,顺安半个城的楼都是姓唐的盖的。”

    金铎说:“我记得以前这儿是市政府呀?”

    邱文明说:“没错,前边是市政府,后边是市委,西边是人大政协,后来姓唐地在青龙河边盖了个行政大厅,把他们全搬那儿去了,整个这一片都给姓唐的开发了,这儿是黄金地段,房子最贵,一个五十多平方的门市卖一百多万,姓唐的这一把就赚大了。”

    金铎说:“文海,去他的老窝,凤凰山庄看看。”

    邱文明迟疑地问:“行吗?不安全吧?”

    金铎说:“没事儿,他们以为我回深圳了。”

    邱文海掉转车头,返回凤凰路,沿凤凰路往北,过了青龙河大桥,前方两组建筑群映入眼帘,路东高岗上是温泉大酒店;路西山坡上是凤凰山庄。

    看见温泉大酒店,金铎眼前一亮。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