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六十一,数码幽灵

正文 六十一,数码幽灵

    金铎午饭后带着新装备回月亮泡了。

    霍金去洗手间擦把脸,听见设备间有动静,却是卫士帮着大捶组装“闪电”,霍金二话不说也搭把手。

    “闪电”组装调试完毕,三千公里旅程,它毫发无损,大捶长出一口气。三个人忙出了一身热汗,一身疲惫。

    霍金说:“走,泡泡去。”

    霍金不敢去公共大浴池,他惊世骇俗的容貌容易吓着别人,他们包租了一个四人间,三个人鱼一样滑进水汽腾腾的池子里。

    浴池里热气蒸腾,云雾缭绕,给人飘飘欲仙的幻觉;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三人不大功夫就出了一身透汗,顿觉筋舒骨软,血脉通畅,三千公里的旅行疲惫烟消云散。

    卫士凑到霍金跟前问:“二哥,我看大哥的意思是打持久战?”

    霍金说:“是呵。”

    卫士:“二哥,咋不用‘上帝之手’呢,那多痛快。”

    霍金撩水擦把脸,对卫士说:“这个问题我问过大哥,大哥有自己的想法,即来之,则安之,一切听大哥的。”

    这个问题午饭时霍金问过金铎,金铎语焉不详。霍金感觉金铎的目标是整个黑帮,而非唐英杰一个人。

    换句话说,金铎现在用“上帝之手”除掉唐英杰如探囊取物,解救玉珠也不过是点击一下鼠标。或许他不想用这种方式,或许他有别的想法,霍金也是一脑袋问号。

    卫士听霍金如此说,知趣地闭了嘴。大捶在卫士后背啪地拍了一掌说:“过来,我给你搓搓背。”

    大捶搓卫士,卫士搓霍金,霍金搓大捶,三人循环,一通神搓。

    三人舒舒服服泡了一个多小时,大捶感觉有点憋闷,这儿空气含氧量太低了,上不来气,三人出了池子,回到房间。

    霍金说:“今儿嘛儿事没有,休息,休息,再休息!”

    因为刚泡过温泉,大捶和卫士浑身懒洋洋的,听了霍金的休息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突然空落落地,就像旅行者迷失方向。

    平素已经习惯了争分夺秒地吃饭,工作,不得片刻空闲的紧张生活,现在突然无所事事,好像失去了存在感。

    晚饭后,大捶转来转去闲得无聊,躺在床上看视频;卫士更闲不住,跟霍金要了一只仿生麻雀,把控制手柄连接到笔记本电脑上,在房间里练习操控技术。

    这小精灵很好玩儿,外形,羽毛模仿的惟妙惟肖,可以从人的手掌上起飞,可以从桌子上起飞;飞行起来很稳,前进,后退,上升,下降,悬停,会作各种飞行动作,无论是外形还是飞行的样子,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卫士玩儿得开心,仿生麻雀一会儿起飞,一会儿降落,有几次操控失误,仿生麻雀撞到窗帘上,跌落下来,砸在大捶身边,吓得大捶起身去了设备间。

    卫士玩儿兴正浓,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餐后,金铎和邱文海准时来了,霍金对邱文海说设备间需要四张条桌摆放设备。

    邱文海立马给酒店经理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保安果然送来四张条桌,帮助放好才离开。

    邱文海说:“咱是大客户,有面子。”

    金铎对着文慧的房间喊了声:“四妹,该走了吧?”

    文慧已经久等了,此时,推门而出,笑颜如花,拎着给玉珠准备的礼物,抢先几步走在前头。

    金铎和邱文海去送文慧,霍多拿出一张自画的图纸,召唤卫士,两人来到别克商务舱上,霍金向卫士详细解说图纸的设计意图。

    一会儿邱文海回来,卫士和他去改装这台车。

    大捶早饭后就进了设备间,把“闪电”上上下下擦拭的一尘不染,静静的观赏了一会儿,仿佛在欣赏他的新娘,又似乎在酝酿激情,之后开机,开始工作。

    大捶的任务很艰巨,他的面前有三座防守严密的城堡,他必须化身为数码幽灵,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城堡,喜欢什么顺点什么。

    第一座城堡是唐英杰本人的电脑主机和集团公司财务电脑主机;第二座城堡是凤凰山庄的内部监控系统;第三座城堡是顺安城的“天眼”监控系统。

    这是三座防守严密,城坚墙厚的城堡,大捶想化身数码幽灵悄悄潜进去,把需要东西取出来,不惊动任何人,不留任何痕迹,不会被追踪到温泉大酒店,做到这些很不容易。

    “天眼”是一个简称,是国家层面的人脸识别和定位系统,它记录每个社会个体在不同时间的时空位置。

    它的定位手段有两种;一种是手机GPS定位,这个很容易理解,特别诡异的是,使用某些特定技术,即便关机也不影响定位精准度,除非退出手机电池或手机卡。

    使用黑客技术,即使关机状态,不仅可以通过手机精确定位,手机仍然可以像窃听器一样传送音频信息,这种黑客技术早已被各国情报部门广泛使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也算不上高科技。

    另一种定位方式是人脸识别。

    通过遍布城乡大街小巷的摄像头,每个社会个体的活动轨迹信息随时被记录,自动上传到云储存,这是名副其实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云计算,云数据,某某云……“云”正在改变和影响着人类的一切。云是大数据系统,需要时调出信息,就可以描画出一段时间内某特定个体的时空轨迹。

    某日,深圳某小区有位患老年痴呆病的老人从家中出走,逾时不归,家人四处寻找无果,面对茫茫人海一筹莫展。

    家人无计可施,只好向警方报案,警方开启“天眼”系统,划动鼠标,机器在后台以闪电的速度进行人脸对比,在人来车往的城市洪流里,很快就锁定了老人的活动轨迹,十多分钟后,家人去一家麻将馆找到走失的老人。

    这是大数据的力量,云计算正在改变着世界的一切。运用“天眼”系统追踪入室盗窃,肇事逃逸等,屡试不爽,极大震慑了此类犯罪,对社会治安功不可没。

    当下,很多家庭或为防盗,或为及时监控和掌握家中孩子或老人的情况,在自家里安装摄像监控。

    上海某家公寓。这天,女主人和年幼的小女儿在家里,女主人在收拾房间,年幼的女儿在看电视。

    突然,空中发出响亮的,嘿嘿嘿的笑声,一而再,再而三,女主人惊恐万状,查看所有房间,并没有人影,那来的笑声?

    武汉,某男向警方报案,她跟老婆在自家床上啪啪的视频被发到了网上,他家并没安装视频监控,怀疑有人在他家作了手脚,向警方求助。

    两起案件都很诡异,警方经过技术侦察发现,小女孩子家的笑声,是因为他家的监控系统被黑客入侵,黑客窥视小女孩子冲着电视跳舞,动作笨拙,不断跌倒又不断爬起来,十分可爱,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武汉那位男士私秘视频上网,是因为她家的电脑桌正对着睡床,虽然电脑关机,但黑客仍能利用电脑视频头偷窥床上发生的一切。

    这是数码幽灵患了偷窥痞。

    偷窥痞,在医学心理学上属于精神障碍,也就是精神病的一种。

    大数据时代,信息社会,任何人都没有隐私可言,科学的触手无孔不入,无所不能。

    大捶的第一项工作是搜索目标,定位目标,这个过程有点像在河里摸鱼,明知鱼在河里,但水深流长,想把鱼捞出水却不容易,必须有愚公移山的意志,蚂蚁啃骨头的坚持,楔而不舍的坚韧才能成功。

    好在“闪电“功能强大,效率惊人,相当于81个人分段摸索;加之大捶多年来挖洞,撞库积累的技巧和经验,这会使成功几率大大增加。

    即使“摸到鱼”,也只是确定了一座古墓的位置,如何进入古墓内部,宝藏放在那儿?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接下来是“挖洞”,但这个“挖洞”与挖古墓不同,挖古墓可以在古墓周围任何一点下铁锹,但是在网络世界行不通。网络世界“挖洞”其实是找洞,找程序的漏洞。而且只能从程序的漏洞进入“古墓”。

    侥幸找到“漏洞”进入古墓,还有一道道的石门阻挡。

    越是高规格,高价值的古墓,墓道设置的石门越多,机关越巧妙,如何穿过石门,进入堆满宝藏的墓室,黑客专业术语叫“撞库”,实质就是破译密码,“撞”这个词很美妙,有误打误撞的意味,事实也正是如此,绝大多数的成功都是误打误撞来的。

    入室密码一般由9个数字加26个英文字母组合构成,其排列组合是天文数字,一个组合一个组合去应对需要几千上万年,理论上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实际上,平常人的密码设置有一定的规律,根据个人的习惯,为了记忆密码,密码的组合常见的如:名字的拼音缩写,生日,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手机号码,特殊纪念日等等。这样就大大缩小了范围,有经验的黑客成功率很高。

    “撞库”成功,接着是“洗库”,“洗库”就是进入墓室内,把有价值的东西“拷贝”带走,或者一窝端。

    初级黑客进入墓室后会得意忘形,会不顾后果,会留下痕迹,常常被追踪,受到法律法规的惩罚;高级黑客会利用“翻墙”,“代理服务器”,“暗网”等专业技术阻断追踪,完成这一切,一次成功的黑客入侵即告完成。

    按照霍金的要求,大捶要首先侵入唐英杰和他公司的电脑主机,窃取他的隐私,如果有“黑料”那就更好了;之后是凤凰山庄的监控系统,筛选有用资料;最后是“天眼”系统,这个系统可以描画一个人的行踪轨迹,可以发现更多秘密,为尽一步采取行动提供支持。要完成这些工作,大捶的路漫漫其修远兮。

    大捶有工作狂倾向,一旦进入状态便废寝忘食,不管白天与黑夜。霍金和卫士在他旁边进进出出,安装设备,投放仿生精灵,他视而不见,丝毫不受影响。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