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六十四,草它马滴

正文 六十四,草它马滴

    车子沿河边继续行驶了十几分钟,当监狱高大威严的黑色大铁门遥遥在望时,天空云开日现,风停雨歇,明媚的阳光照耀大地,雨后的世界清新洁净;山坡上,沟谷中,雾汽蒸腾,像一片片轻柔的薄纱。

    从树林中显露出来的是一组灰色的建筑群,灰色的大楼,灰色的围墙,灰色的大铁门;门前是宽敞的停车场,大铁门旁武警的岗楼和执枪站岗的武警,武警旁边站着一个胖胖的狱警。

    钟华停下车,走过去跟胖狱警打过招呼,这个胖狱警是专等钟华的。两人握手,寒喧,握手之后,狱警带领着金铎他们走进大铁门,进入安检室。

    金铎他们站成一排,一个一个接受检查,手机不能带,统一寄存;不准携带危险品;每个人都要登记,刷身份证;安检室四角安装着监控摄像头。

    金铎掏出身份证,犹豫了一下,潜意识告诉他,此证一刷,身份就可能暴露了。金铎把想法告诉钟华,钟华凑近那个胖狱警,跟狱警说有人没带身份证,胖狱警一脸寒冰,不断摇头。

    钟华走过来告诉金铎,不刷不行,不能进去,这是硬性规定。

    金铎必须见吕成刚,别无选择,只好刷了身份证。

    会见地点在监狱的内部饭店,挂出来的招牌叫“亲情餐厅”。只不过监狱的亲情很费钱。

    五个人走进饭店,找了个餐桌围桌而坐,钟华请凤芝点菜。钟华虽然对这儿的人和环境很熟,但看望吕成刚还是第一次。

    吕成刚进来以后,来看他最多的还是凤芝,凤芝间隔几个月就来一次,有时自己来,有时和吕成刚姨妈家的表兄妹一起来。所以,她对亲情餐厅不陌生。

    凤芝拿起菜单,斟酌了一会儿,这顿饭不用问,肯定是钟华买单,钟华已经够费心了,不好意思再让他破费更多。吕成刚最喜欢“红烧猪肘子”,价格300元,凤芝犹豫了一会儿,没好意思点这个菜,转而求其次,点了一个“宫爆鸡丁”,价格150元。再看其它肉菜,全都在二百元以上,凤芝不敢再看肉菜,在素菜里点了油炸花生米30元,肉丝炒豆芽50元,尖椒干豆腐45元,加宫爆鸡丁150元,再加一个鸡蛋菠菜汤30元,共是305元。

    凤芝放下菜单说:“四菜一汤够了,吃不了多少,也就是说说话。”

    凤芝说的是实话,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都是吕成刚自己大吃特吃,其它人动动筷子,点到为止。在这样的环境下,狱警虎视眈眈地站在旁边,谁能有胃口。

    钟华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是个要面子的人,其次,他更精通人情世故,这家饭店可不是一般的饭店,饭店招牌只是块遮羞布,你不主动,大方儿的花上一笔,以后的事儿怕不好办。

    钟华拿起菜单看了看,又加了两个硬菜:一个红烧猪肘子300元,一盘盐煮大虾250元。

    大奎看着钟华惊讶的直瞪眼,金铎却点头微微笑。

    吕成刚被一个狱警带出来,像所有的囚犯一样,剃着光头;因长年缺少阳光照射,脸色惨白;穿着灰格子囚衣,梗着脖子,昂着头,看见众人先是一惊,之后便开心的笑了。

    吕成刚坐下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了一会儿才喘着气说:“草它马滴,大清早眼皮跳,我以为有什么难呢,呵呵,原来是你们要来。我真没想到,你们来看我……‘三人帮’又凑齐了。”

    钟华说:“是金铎要来看你,我们是陪他来的。”

    吕成刚疑惑地看着金铎,问:“金铎,真没想到,你能来看我。咱俩有……二十年没见了┄┄听说你在深圳,怎么样?”

    金铎给吕成刚夹了一块肘子肉说:“还行,能混口饭吃。”

    吕成刚说:“草它马滴,已经半年没人来看我了,唉--!外边也没什么亲人了,我爸也在里面,不知我妈怎么样了。”

    说起妈,吕成刚的眼睛透出亮晶晶的泪光,嘴里仍旧大吃大嚼,把大块的鸡肉胡乱嚼几口就吞进肚子里。

    金铎不忍看他狼吞虎咽的吃相,问道:“你怎么样?”

    吕成刚凄然一笑,嘴里嚼着食物,有点含糊地说:“草它马滴,现在挺好,刚进来的时候不行,生气,睡不着觉,现在适应了,身体也挺好。草它马滴,我得好好活着,不能把自己折磨死了,还有仇没报呢。”

    凤芝从坐下就一直在默默流泪,一会儿用纸巾擦泪,一会儿给吕成刚夹菜,这时对吕成刚说:“我大上个月去看过你妈,身体挺好的,就是神志有时不清醒,时好时坏,你姨照顾着,照顾的挺好,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你自己保重,注意身体,你没事儿,你妈就没事儿。”

    吕成刚看着凤芝,点点头说:“草它马滴,我没事儿,我想开了,就是担心我妈。我天天锻炼呢,每天二百个仰卧起坐,二百个俯卧撑,一百个深蹲,你看我的肌肉。草它马滴,我下半辈子为姓唐的活着。”

    吕成刚扬了扬胳膊,果然,吕成刚胳膊上的肌肉一块一块地滚动,皮下像是藏着一群小老鼠。

    凤芝纠正说:“说啥呢?你得为你妈活着,啥叫为唐英杰活着呀?你欠他的,他算个啥呀?”

    吕成刚依顺着凤芝说:“你说的对,应该为我妈活着。”

    金铎问:“成刚,刑期还有多少?”

    吕成刚说:“草它马滴,我一天一天算着呢,还有十二年八个月零几天。哎!――不信吧?我现在表现老好了,成乖孩子了,就是想多挣分儿,挣分儿可以减刑。”

    金铎扑哧笑出来,变脸成上学时嬉皮笑脸的样子。

    吕成刚好奇地问:“咋的?……笑啥?”

    金铎说:“上学时有套嗑儿,还记得不?――分啊,分啊,学生的命根儿啊!”

    在座的都被金铎说笑了。

    金铎解释说:“上学时为了分儿,现在你活着也是为了分儿,呵呵,你咋跟分儿扛上了。”

    众人大笑。

    吕成刚难为情地说:“上学时分儿好挣,草它马滴没用心;现在这个分儿挣的可不容易,全是出力流汗换的。”

    钟华说:“成刚,别那么傻,花钱可以买分儿。”

    吕成刚说:“这个事儿我知道,我现在,磞子儿皆无,没那实力,那就得出力流汗呗。”

    凤芝说:“成刚,你问问怎么买,我那儿还有点钱。”

    吕成刚看了凤芝一眼,摇摇头,转脸对金铎说:“金铎,你不是在深圳吗?怎么回来了?”

    金铎说:“我回来快一个月了。”

    吕成刚问:“咋的了,不回去了?”

    金铎:“呵呵,也许能回去,也许回不去了。”

    吕成刚:“啥意思?”

    钟华:“金铎跟唐英杰扛上了,死磕呢。”

    吕成刚怔住了,眼睛盯着金铎说:“我草它马滴,因为啥呀?”

    钟华说:“因为玉珠。”

    吕成刚停止咀嚼,静静地看了金铎一会儿,诚恳地说:“金铎,听我一句劝,还是回深圳,或者远走高飞吧。草它马滴,唐英杰你斗不起,你蠃不了,我爸和我都栽他手里了,你能行?――整到最后,别把小命儿搭上了。”

    金铎哼了一鼻子说:“成刚,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梁子结下了,宋军的四大金刚都让我废了,这仇作下了,他们能放过我?我想躲也躲不了了,硬挺着吧。”

    吕成刚瞪圆了眼睛,惊讶道:“草它马滴,啥?你把四大金刚废了?”

    金铎点头说:“老二,老三,老四都让我给废了。”

    吕成刚笑着说:“呵呵,草它马滴,这帮饭桶。金铎,这几个家伙跟我交过手,没赚到便宜。我给玉珠家送菜,唐英杰不让,草它马滴,你管的也忒宽了,我没惯他,他就算计我。那天傍黑时,我参加一个饭局回农场,车到青龙河大桥,桥头停着一辆车,我以为是车出了问题在修车,就下车过去帮忙,车上突然下来四个人,其中就有大金刚和二金刚,他们手里都拿着一米多长的钢管向我靠过来。我回头想跑,后边也有两个家伙把路堵上了。草它马滴,他们真是瞎了眼了,自从和姓唐的结了梁子,我也知道他不会放过我,作了准备,我带着枪呢。我后退一步掏出枪,子弹上膛,马仔们全傻逼了,大眼儿瞪小眼儿,站那儿一动不敢动。我退回车上,他们也上了车,一溜烟儿跑了。草它马滴,想算计我,没门儿,我草它马滴。”

    金铎笑着说:“人家最后还是把你算计了,都知道你是冤枉的。”

    吕成刚:“草它马滴,事儿全坏在姓苟的手里,没他撑腰,姓唐的张狂不起来,他是唐英杰的后台,我草它马滴。”

    金铎看着吕成刚笑,他已经完全社会化了,张口闭口“草它马滴”,成了口头禅。

    吕成刚已经完全脱去中学生的稚嫩,举止言谈带着成熟男人的坚毅豪壮,虽然皮肤苍白,有点营养不良,但目光却像饿狼一样明亮。他边嚼着肘子肉边说:“草它马滴,我说为唐英杰活着,凤芝让我为我妈活着,其它我还是为唐英杰活着。”

    金铎说:“你说绕口令呢?”

    吕成刚小声说:“草它马滴,我活着就是等出去,杀了唐英杰,我草它马滴。”

    邱文明瞄一眼不远处的狱警,赶紧打断吕成刚的话,给他夹肉,说:“成刚,别胡说八道,吃肉,吃肉,不说这些。”

    金铎静静地看着吕成刚,微微笑。

    钟华一直陪着狱警聊天,也不知道聊什么。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狱警提醒时间到了。

    文明、大奎、凤芝都到饭店后堂给吕成刚的账户充值。金铎看着他们笑。

    吕成刚大吃一顿,其它人都是象征性地陪吃,一桌子大鱼大肉基本都剩下了,钟华求了狱警,特许打包给吕成刚带进去,外加带来的三大包食物,吕成刚一个人拿不动,按规定也不能全带进去。

    钟华挡住监控,往狱警口袋里塞了一沓钞票,善良友好的狱警帮忙拿进去了。

    金铎在钟华带领下往外走,在门卫处取出手机,有信息提醒,金铎打开手机,是霍金的信息:“哥,你的行踪已经暴露,他们正在招集人马,想在半路拦截你。”

    金铎拿着手机呆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