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六十七,泡而有道

正文 六十七,泡而有道

    为了除掉金铎,唐英杰指令宋军,让大金刚把金铎的座车撞下悬崖,同车还有赵大奎,钟华,邱文明,孙凤芝共四个人。

    尤其是赵大奎,跟唐英杰,宋军,三胖和黑熊是曾经的同事,好朋友,就这么陪葬了,宋军和三胖嘴上不说,心里不痛快。

    没有蛇蝎之心作不出这样的决定,宋军顿生兔死狐悲的凄凉。

    宋军对眼前这个总是慈眉善目,笑呵呵的大哥又多了一层认识。原来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可以变得毒如蛇蝎,狠如豺狼,这让宋军不寒而栗,浑身暴起鸡皮疙瘩。

    心里这样想,嘴上不这样说,宋军说:“大哥,也难怪,像玉珠这样的女人,几百年出一个,为她,怎么都值。”

    唐英杰舒心地笑了,这话他爱听,其实他心里一直有个顾虑,就是怕兄弟们说他为了一个女人大张旗鼓,不惜代价,不值得。

    宋军挠到了唐英杰的痒痒儿处,唐英杰很受用。

    唐英杰叹口气,对宋军说:“大哥这辈子,别的方面都还凑和,就是婚姻不利。当年娶你大嫂,那情况,你也知道,是没办法,她老爹是局长,我不娶她就不能转正,就得走人。哥要是走了,那还有咱们兄弟的今天。”

    宋军接着唐英杰的话说:“哥,说句当弟弟不该说的话,以前那个大嫂也确实配不上大哥,兄弟们都为大哥叫屈,她们家,有点仗势欺人的意思。大哥的心思兄弟们都知道。”

    唐英杰说:“你们知道就好,其实,大哥缺女人吗?好看的女人满大街,上赶的女人推不开,大哥都不在意,为什么?因为都不是正经人,现在,正经女人打着灯笼也难找啦。碰上了就不能撒手,大哥这辈子就这一个心愿了。”

    宋军点着头说:“你说,这个李老师(李玉珠)也怪了,你说,大哥你差呀?人材,地位,经济实力,啥也不差,她怎么就是不动心呢?”

    唐英杰呵呵一笑说:“这正是她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也是我看好她的地方,你说的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人,是感情。我没有钟华的好机会,我要跟她是同学,就没有钟华什么事儿了,她越这样儿,越让我敬佩,越在乎。”

    宋军说:“大哥,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她也确实是个万里挑一的人。不过,她不打拢儿,总这么靠着也不是个事儿,夜长梦多,得想办法接近她。”

    唐英杰愁云上脸说:“唉!――哥也真不容易。也就逢年过节,我趁机上她家坐坐,她从来不见我。都是他老爷陪我,怕她烦,我还不敢多坐,十分钟左右就走人。听说她最讨厌人显摆,我不敢坐车进小区,每次都是在小区外下车,走进她家小区;怕她说我有钱显摆,每次带礼物想了又想,不敢太贵重,又不敢太随便,二弟,呵呵,哥――可真不容易呀。”

    宋军呵呵笑了,说:“哥,别跟我说不容易,这不是你愿意吗?你知道这叫啥不?这叫痛,并快乐着。”

    唐英杰开怀大笑,笑过了说:“有这么点意思。”

    宋军说:“光这么靠下去不行,得找个人在中间撺缀撺缀。”

    唐英杰说:“以前找过,不好使,油盐不浸。”

    宋军说:“那是没找对人。”

    唐英杰亲自给宋军端茶,笑着说:“二弟,你点子多,多替哥想想,怎么整好。”

    宋军心里想,女人在感情这个问题上,最在意两个人的意见,一个是母亲,一个是闺密。

    玉珠的闺密是孙凤芝,今天她要是车祸死了,还有老情人钟华,新情人金铎都车祸死了,玉珠恨不得扒你唐英杰的皮,剜你的心,吃你的肉,这样的女人你还敢往家娶?还有娶的可能吗?

    宋军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说:“哥你别急,等我打听打听,谁跟他母亲关系最好,托托人情,过过话儿,试试呗,感情这个问题,女人最在意母亲的意见。”

    唐英杰眼睛一亮,说:“咱哥们儿里头,数你点子多,多替哥操点心,把哥这事儿成全了,哥忘不了你。”

    宋军的目的达到了,唐英杰有求与他了,心里美滋滋的。

    宋军知道,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玉珠心里没人的时候不可能完成,现在她心里有人了,更不可能完成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强扭的瓜儿不甜,老祖宗早就有定论了,问题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如果当局者是普通朋友,这事儿还可以规劝几句,现在当局者是不可一世的老大,说话就得小心了,一句不慎劝炸了,没好果子吃。

    宋军赶紧说:“哥,咱兄弟肯定尽心尽力,没说的。”

    唐英杰问:“最近有什么人接近她吗?”

    宋军一口咬死说:“没有,绝对没有,就那个孙凤芝三天二头去她家陪陪她,有时一个人,有时带个伴儿。”

    唐英杰立即警觉起来:“伴儿,什么伴儿?”

    宋军呵呵一笑说:“女伴儿,可能是她徒弟。”

    唐英杰:“看准了?是女的?”

    宋军说:“呵呵,哥,你也太神经过敏了,男的女的还分不出来吗?肯定是女的。”

    唐英杰不许任何男人靠近玉珠,是因为他相信,石头在水里泡久了也能泡透,追求女人叫“泡妞儿”,“泡”这个词真是太形象了。就像泡茶,适宜的温度加上合适的时间,色和味儿就泡出来了。

    “泡”需要功夫,也是一门学问,就像“泡”茶一样,深入研究便成了“道”,名曰:茶道。

    如此说来,恋爱的学问完全可以叫:泡道。

    唐英杰现在无计可施,只能在“泡”上下功夫。只要不让任何男人接近玉珠,他相信,玉珠最后只能是他的。

    是哪个哲人说过,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子,看来真是金玉良言;玉珠还没跟唐英杰恋爱,唐英杰就已经傻透腔儿了,如果真跟他恋爱了,他非疯了不可,就像范进中举。

    唐英杰对玉珠束手无策时,希望宋军能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才把监视玉珠的差事交给宋军,事实证明宋军也徒有其表,玉珠在二赖子的眼皮子底下脱逃去了深圳;宋军的马仔跟金铎两次交手损兵折将,现在八个马仔躺在医院,出院也是残废,将来怎么善后还是个问题。

    唐英杰和宋军喝着茶商量怎么攻破玉珠,宋军巧舌如簧,把唐英杰说的一愣一愣的。

    甄秘书粉脸如花地走进来,交给唐英杰一叠文件,唐英杰翻看文件,甄秘书款款走向窗前的杜娟花,嗅了嗅,抬眼望向窗外,突然说:“你看老爷子,又当园丁去了。”

    唐英杰和宋军都起身去看,唐英杰老爸戴着一个草帽,拎把铁锹,正在湖心岛上挖坑。

    唐英杰说:“这大热天的,老爷子真是。”

    甄秘书说:“我去喊他回来?”

    唐英杰说:“没用,你喊不回来。”

    唐英杰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纸盒,说:“天要热了,我给老爷子买了双凉鞋,来,看看质量怎么样?是意大利货。”

    甄秘书从宋军面前走过,香气缭绕,摄人魂魄。

    甄秘书把鞋拿在手里捏了捏,笑嘻嘻地说:“好鞋,皮子不错。是真货。”

    唐英杰说:“猜猜,值多少钱?”

    甄秘书又拿起鞋鉴赏一番说:“二千?”

    唐英杰把鞋放回盒子里说:“六千多,走,让老爷子试试去,搅和搅和他,让他歇一会儿。”

    老爷子在湖心岛上移栽小树苗。

    老爷子是农民出身,对土地有特殊的感情,喜欢在土地上种点什么,看着它生长,开花,结果,便有成就感。

    唐英杰和姐姐唐英梅知道他有这个爱好,随他喜欢,反倒是花工常常打击他的热情,责怪他把喜阴的树栽到了阳面;把喜阳的花栽在了阴处。

    老爷子有时强词夺理,老花匠据理力争,两个老头常常争论不休,两个犟老头,大家看了都笑。

    刚才老爷子发现有块空地,就挖了棵蔷薇苗移栽过来,弄得两手全是泥水。

    宋军过了栈桥老远就喊:“老爷子,忙什么呢?”

    老爷子抬头见是宋军,笑着说:“没忙啥,这儿有空地儿,我栽棵苗。”看见后边跟着儿子,问道:“回来了,一天到晚的忙,今天咋了?这么清闲?”

    唐英杰快步走过来,说:“昨晚回来的,天儿要热了,买双凉鞋,你试试。”

    老爷子在湖水里洗了手,接过鞋套在脚上,大小正合适。说:“挺好,多少钱?”

    唐英杰轻描淡写地说:“二百多点,舒服吗?”

    老爷子在地上走了两步,说:“挺软和,跟脚,舒服。”

    宋军心里寻思,六千多的鞋怎么变成二百了?转念一想,豁然开朗,心里暗暗佩服唐英杰的孝心。老爷子是从穷日子过来的,说六千他会心疼,穿在脚上就不是鞋了。

    一只麻雀从天而降,落在栈桥栏杆上,宋军无意间觉得这只麻雀有点怪异,羽毛有点反光,运作有点笨拙。

    宋军往前挪步想看个究竟,麻雀嗡地飞起来,飞向高空,落在远处的路灯罩上。

    老爷子挺高兴,问唐英杰:“最近有空没有?我想回老家看看,给你妈上上坟,这段日子总梦见她。”

    唐英杰说:“明天我去趟莲花谷,回来陪你回老家。”

    老爷子满意地嗯了一声,说:“你们忙去吧,我给苗浇浇水就完活儿了。”

    唐英杰抬头看看天说:“爸,干一会和歇一会儿,别累着。”

    老花匠在不远处的树丛里接话说:“这老爷子,闲着难受,干活儿舒服。”

    老爷子呵呵笑着说:“真让你说对了,劳碌命,咋整?”

    宋军说:“天儿不错,咱俩转转。”

    唐英杰和宋军沿着湖心岛的环岛小径往树丛深处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