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六,无冕之王(下)

正文 七十六,无冕之王(下)

    等候唐英杰接见的第二位客人,那个穿警服的中年男人,可不是小白丁儿,他是青龙派出所所长--楚天舒。

    楚所长受人之托,不无忐忑的走进了凤凰山庄,来给朋友说情。

    请托人的朋友开了一家建材商店,主营小五金。小五金生意七零八碎,琐碎利薄,竞争激烈。经营了几年不见起色,眼看经营不下去了,就动了小脑筋,私下联系用户,偷偷卖地砖和地板。

    顺安的地砖和地板是伟业集团垄断经营的,别人不得经营;别人不得经营,不是法律法规规定的,是伟业集团规定的。

    伟业集团为了垄断地板和地砖生意,跟老牌建材商杨百万明争暗斗了数个回合,为此唐英杰遭人暗算,身中两枪,送医急救,险些送命,住院一个多月才康复;直到杨百万不明不白地失踪,这场地板地砖之战才告结束。

    可以说,伟业集团的垄断权是用鲜血换来的。换个说法,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五金店小老板暗中分肥,自以为神不知,神不觉把钱赚到手了,岂不知,世上那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儿很快就让三胖知道了。

    建材这一块业务是三胖主管,城东和城西两个建材商场是三胖一手掌控,岂容他人偷嘴?

    三胖指示“三黑”带着一帮兄弟,照老规矩砸了五金小老板儿的店,还要罚款一万块。

    五金店小老板知道自己摸了老虎屁股,大丈夫能屈能伸,认打认罚,交了一万块罚款,关了小店。

    在顺安这样的小城市,别讲大道理,也没处讲大道理,拳头就是道理,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理;谁的势力大,谁就是无冕之王。

    小老板虽然交了罚款,关了店,心里却不服,国家鼓励竞争,你偏要搞垄断,这是违法行为,心里这样想,嘴上不敢说,心里就憋屈。心里憋屈就想找人发泄,赶巧参加一个饭局,就跟一个朋友诉苦,这个朋友在政界,跟楚天舒很熟,可怜他丢了生意,衣食无着,就带着小老板和重礼求到楚所长。他知道楚所长能说上话,没有别的奢望,只要允许小老板继续开小五金店就行,赏口饭吃。

    这种小事儿楚所长本不想管,他知道伟业集团的人不好惹,话也不太好说;尤其是,唐英杰跟他的顶头上司苟局长穿一条裤子,这谁都知道,弄不好打不着狐狸惹一身臊,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老板是明白人,立即奉上重礼,礼物压塌了楚所长的花架子,楚所长答应帮忙,说跟唐总不是特别熟,在一起吃过饭,算认识,可以给问问,办到什么程度说不上。

    所长这一级的小官儿,唐英杰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是跟市领导平起平坐的人,肯定不会主动结交楚天舒这类小所长。

    楚所长确实认识唐英杰,在一起吃过几次饭。楚所长真正熟悉的是黑熊。

    黑熊的马仔三天两头打人,楚所长就三天二头抓人,拘留,办案子,黑熊就三天二头给楚所长送钱,求情,放人;楚所长就三天二头贪赃枉法。实质就是这么个关系,但面上说是好朋友。

    黑熊经常请楚所长喝酒,吃饭,泡澡,按摩,找小姐;为了给黑熊撑门面,唐英杰参加过几次饭局,唐英杰不喝酒,却能劝酒,每次都把楚所长喝的舌头大,一来二去就混个脸儿熟。

    黑熊叫唐英杰大哥,楚所长舌头大了也叫唐英杰大哥。楚所长心里清楚,唐英杰跟他们局长是铁子,认唐英杰做大哥没亏吃。

    楚所长一心想认唐英杰大哥,唐英杰却没想认他老弟。

    私下里,楚所长跟唐英杰见面就叫大哥,唐英杰说:“不敢当,不敢当,楚所长有什么指示,我一定照办。”

    楚所长叫唐英杰大哥,唐英杰却不敢拿大叫他小弟,仍然叫他楚所长,以示尊重,以示自己高攀不上。

    楚所长说:“大哥这么说是成心挫小弟呀,小弟那敢指示大哥,喝多少也不敢呐。”

    有了这层关系,楚天舒收了小老板的重礼,愿意当一次说客。

    这事楚天舒原本想找黑熊,后来一想,凭自己的身份和权力,要找就直接找唐英杰,这才对等。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儿难缠;楚天舒相信,这个面子,唐英杰一定能给。

    楚天舒听说唐英杰回来了,便匆匆赶来,没想到唐英杰先见了那个老太太,让自己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冷板凳,这让楚天舒很不爽,不爽也不带在脸上,上门求人,自然矮人一等。

    楚天舒推门进来,笑呵呵叫大哥,

    唐英杰坐在老板台后,笑呵呵地说:“楚所长驾到,有失远迎。请坐,请坐。

    唐英杰把楚天舒让到沙发上,挨身坐下,收拾茶具,再泡新茶,两人打了一会儿哈哈,说了一会儿天气,又聊了几句世界热点,唐英杰的茶沏好了,两人品茶。

    茶泡第二遍,唐英杰惦记着石虎山监狱那边的进展,没空跟楚天舒闲扯,便发问:“楚所长驾到,有什么指示?”

    楚天舒说:“不敢给大哥指示,有点小事儿来烦你。行不行你一句话,行不行你都是我大哥。”

    楚天舒的话唐英杰听着舒服,脸上带笑说:“都是兄弟,有话直说。”

    楚天舒这才把小老板请托的事讲出来。

    唐英杰听的很认真,楚天舒在讲,唐英杰心里在打自己的算盘。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你楚天舒啥好处都不放过呀。这事儿与你一点关系没有,也不是你的管辖范围,你巴儿巴儿跑来说情,肯定是收了人家好处,让钱支的。官儿不大,管的事儿不少。

    唐英杰心里这样想,脸上不带出来,嘴上不说不出来;别看他只是个小所长,官不大,权不小,马仔们经常犯在他手里,所以,得罪不起,这个面子必须得给。

    唐英杰送上一杯茶,笑着说:“这事儿,我听三胖说过一嘴,唉!――家业大了,吃饭的嘴多了,这么多兄弟都靠着伟业吃饭,也是没办法。老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个老板破坏规矩在先,还偷偷摸摸地,顺安就这屁大点地儿,能瞒得了吗?”

    楚天舒面带愧色,应承道:“那是,那是,顺安的事儿,啥也瞒不过唐总,这是真的。”

    唐英杰呷了一口茶,有滋有味地品了品,放下杯子说:“话又说回来了,要是别人,这事儿没得缓儿,现在,楚所长你亲自来了,这还说啥了。你想怎么样?说吧。”

    楚天舒说:“看我的面子,赏他口儿饭吃,他想接着开店儿,保证守规矩,规规矩矩的开店。”

    唐英杰呵呵一笑说:“好,我知道了。这事儿是三胖管的,我跟他说一声,街里街坊地住着,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赚,是不?”

    唐英杰给了面子,楚天舒挺高兴,脸上放光地说:“大哥真给我面子,改日我带朋友来谢大哥。”

    唐英杰笑着说:“可别,可别,我只认你是朋友。”言外之意,我可不在意那仨瓜俩枣地。

    楚天舒站起身要走,唐英杰看看时间说:“中午了,在这儿吃了走吧。黑熊去莲花谷了,我让宋军过来陪你喝两盅。”

    楚天舒知道这是客套话,便说已经有约了,改日来谢大哥。

    唐英杰起身送到走廊,看着楚天舒下了楼梯。

    看看时间到了中午,唐英杰准备下楼,去东楼老爸那儿吃午饭。正要出门,电话响了。

    来电是电视台的金牌美女主持人┄┄云鸽。

    云鸽好像刚睡醒,声音懒懒地,粘粘地:“亲爱的,干啥呢?”

    唐英杰说:“没干啥,想你呢┄┄你刚睡醒?”

    云鸽娇嗔道:“死鬼,真的假的?”

    唐英杰问:“你怎么这个时候睡觉呀?没上班呀?”

    云鸽说:“昨晚录节目搞到下半夜,今天就多睡一会儿喽。”

    唐英杰嘻嘻笑着说:“是搞节目,还是搞人到下半夜呀?”

    云鸽呸一口说:“半老徐娘没人搞了,就等你搞呢。”

    唐英杰嘻皮笑脸地说:“好,我得意┄┄想我了?”

    云鸽撒着娇说:“没想,想跟你说个事儿,气死我了。”

    唐英杰问:“怎么了?谁气你了?”

    云鸽娇声娇气地说:“邻居家养了个小破狗儿,天天晚上叫个不住,烦死我了。我去跟他说理,他也不讲理呀。”

    唐英杰说:“找物业呀。”

    云鸽说:“找了,物业管不了。”

    唐英杰说:“找派出所呀,告他扰民。”

    云鸽:“派出所来了两次,说服教育,没用呀。小狗不听派出所的。谁也管不了了,你管不管呀?”

    唐英杰说:“宝贝儿,这事儿我管了。”

    云鸽哼哼唧唧地撒娇说:“我就知道你能管,想我不?”

    唐英杰说:“那还用问?”

    云鸽:“嗯~嗯~我要你说出来。”

    唐英杰猥亵地说:“想……想死了。”

    云鸽:“净撒谎,你还是不想。”

    唐英杰:“宝贝儿,明天我出门,回来给你电话。”

    云鸽“啵儿”一个嘴儿了,唐英杰心里一动,身体竟有了反应。

    唐英杰收了线正要去吃饭,宋军的电话打进来了。

    宋军喘着粗气,语无伦次地说:“哥,三胖,来电话了,不,不太好,我现在,过去。”

    唐英杰急切地问:“怎么个不好?咋的了?”

    宋军说:“具体,还不知道,等到地方,再给你电话。”

    唐英杰握着电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呆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