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十七,冷面冰心

正文 七十七,冷面冰心

    金铎和邱文明刚进城就下了车,钟华想请客下饭店,金铎说:“大哥,唐英杰马上就会全城追杀我,我俩得躲一躲。”

    钟华问:“有事儿怎么找你们?”

    金铎说:“你别找我,有事儿我找你。可惜你的车了,你修车的费用算我的。”

    钟华不屑地说:“切!我就恁没见过钱。”

    凤芝对钟华说:“别管他们,咱走吧。”

    车到世纪广场,凤芝也下了车,她不回“安琪儿美容美发”自己家,在这儿下车要去哪儿?

    大奎问:“你不回家?……上哪儿呀?”

    凤芝一步三扭地说:“饿了,找地儿蹭饭。”

    钟华说:“我们下饭店,蹭不蹭?”

    凤芝头也不回的往世纪广场走了。

    大奎愤愤然说:“我靠,这都咋的了?下馆子都留不住--发神经了!”

    钟华说:“操那么多心干啥?就咱老哥俩儿,说,想吃啥。”

    凤芝横穿世纪广场奔南二道街,她要去玉珠家。

    凤芝这一天过的太刺激,太激动;这一天,有悲,有喜,有惊。上午见吕成刚是流泪的悲伤;听说金铎要捞吕成刚出来是悸动的狂喜;滚兔子岭枪声大作是灵魂出壳的惊险。

    现在,凤芝走的一路春风,她心里是满满的快乐,有两股快乐的洪流注满了她的小心脏,在她的内心旋转,冲撞,让她在快乐的旋涡里迷失,她必须宣泄,必须分享,把快乐无限放大。

    这两股快乐的洪流一股来自吕成刚,金铎要出钱捞他出来,这是凤芝梦寐以求的愿望;一股来自金铎,她要告诉玉珠这一天的经历,还有她对金铎的欣赏,她在金铎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玉珠的未来,她发现了一个全新的金铎。

    二十天以前的深圳,去上班的玉珠刚走出金铎的公寓,唐英杰的爪牙宋军带着两个马仔,突然出现在玉珠面前。

    宋军恶狠狠地对玉珠说:“李老师,你听我说。要么跟我们走;要么我们现在上去,把姓金那小子废了,你选吧。”

    为了不连累金铎,不连累“影灰联盟”,玉珠选择牺牲自己,坐进唐英杰的车。

    不远处,另一台车的唐英杰笑了。为了玉珠,唐英杰真是下了功夫,他跟宋军制定了两套方案。

    如果玉珠乖乖跟他回顺安,一切好说,暂时饶过金铎;如果玉珠拼命拒绝,那就绑架玉珠,强制她上车。

    唐英杰的手包里揣着一份精神病院的诊断书:李玉珠,狂躁型精神病。留下三金刚和一个马仔,伺机废了金铎,让玉珠断了念想。

    为此,三金刚和四金刚各带一个马仔,各开一辆路虎车提前到了深圳待命,唐英杰和宋军随后乘飞机赶到。

    还好,玉珠为了金铎没作反抗。

    玉珠上车后,唐英杰突然变得谦卑和善,满脸堆笑,甚至低声下气,一再解释这么做的理由,完全是真心,是诚意,是活下去的意义。

    玉珠一句话不说,低着头,一眼也不看他。

    人一旦讨厌一个人,再帅气的外表看着也恶心。

    到达机场后时间尚早,唐英杰在“饮吧”定了雅座,叫了茶,咖啡,热奶等饮品和各样儿小点心。

    唐英杰再三请玉珠进去坐坐,玉珠理也不理,头抬,眼不睁,一直枯坐在大厅里。

    唐英杰站不是,坐也不是,好不尴尬。宋军看不下眼儿,几次翻脸想发火,被唐英杰严厉的目光制止。

    在沈阳桃仙机场落地后,天已经擦黑,唐英杰恳请玉珠在沈阳吃晚饭,饭后再走,玉珠一脸冰霜,只当没听见。

    唐英杰被玉珠如此冷落,鄙视,他竟不动怒,一句狠话都没说,玉珠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有耐心。

    从坐进唐英杰的车,到深圳宝安机场,在南京转机,到沈阳桃仙机场,到她家小区门口。天上地下三千多公里,时间是一整天,玉珠没正眼看唐英杰一眼,没说一句话,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水。

    唐英杰也确实是个人物,玉珠如此蔑视他,不睬他,他竟不急不躁,全忍了。

    玉珠决意不惜一死捍卫浑然天成的纯洁和高贵,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意志像钢铁一样坚硬,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再死,甚至不需要理由。玉珠就是抱着这样的意志回到家里。

    玉珠的冷漠无视和决绝凛然让唐英杰自卑,懊恼又无可奈何。唐英杰相信“泡”的理论,他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需要死皮赖脸地“泡”。他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玉珠到家时已经晚上七点多,父母都在家。进得门来,玉珠对妈妈说:“妈,我回来了。”

    父母站在客厅里,看着她两手空空,一脸疲惫走进来,她们满脸惊愕,母亲想问怎么回来了,被父亲的一个眼色打住,变成了:“你吃饭了吗?”

    玉珠说:“我不饿,我累了,我洗洗睡了。”

    玉珠一天没吃饭,没喝水,却感觉不到饿,也不觉得渴,她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感知能力,只是一具会行走的皮囊。

    洗澡后玉珠躺在床上,望着朦胧的天花板,想象着此时的深圳,想象着英才幼儿园的孩子们;想象着卫士的生日晚宴┄┄她突然消失,金铎会哭吗?……文慧肯定会哭。

    想起这些,玉珠想哭,却哭不出来;眼皮粘涩,想睡却睡不着;她想忘掉过往的一切,过往的一切却像快进的录影带一幕幕闪过。

    直到半夜一点钟,玉珠仍然睡意全无,一个可怕的念头潮水一样漫上心头,她在黑暗中坠落,坠向永恒┄┄黑暗的恐惧像厚重的巨石压迫着她,使她窒息。

    她一脸惊恐地从床上坐起来,开了床头灯,万赖俱寂,世界在沉睡┄┄世界正在死去。

    玉珠听到一只蚊子在她耳边嗡嗡飞,嗡嗡声围着她绕来绕去,蚊子最后落在她白皙的胳膊上,她静静看着蚊子将口针刺入她的皮肤,她红色的血液注入蚊子的肚子,蚊子的肚子越来越鼓胀,整个身体变成紫红的小圆球,最后蚊子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滚落到地板上。

    玉珠凄然一笑,心想,让你贪,撑死了吧。蚊子叮过的地方是一个小红点,玉珠却感觉不到疼痛。

    窗户发白时,她进入轻浅的睡眠,朦朦胧胧中她听到父母起床,做饭,轻声说话,轻轻地关门,上班去了。

    接近中午玉珠醒来,母亲把饭菜热在蒸锅里,她没有食欲,喝了一杯牛奶,又躺回床上,似乎在看天花板,其实什么也没看。

    接下来的两天,玉珠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幽灵在空气中飘荡;失眠,没有食欲,对什么都没有兴趣,脑海中不断涌出一个念头:死!――逃离这个勾心斗角,弱肉强食的糟糕世界。

    从深圳回来第三天,早上父母上班刚走,凤芝来了。凤芝也是刚知道玉珠回来了,凤芝拉着玉珠的旅行箱,拎着六株三角梅。

    看见柔弱油绿的三角梅的一瞬间,玉珠冰冷的心被融化了,她抱着凤芝放声痛哭起来,两人抱在一起哭了个痛快。

    两人费尽心机的脱逃计划至此彻底失败了。

    凤芝被宋军的马仔打伤,小店被砸的稀巴烂;玉珠像做了一个美好的梦,短短的美梦。

    俩人哭完刚坐下,金铎的电话打进来了,告诉凤芝去顺安大酒店取电动车。

    玉珠一下站起来,一时冲动,立即找衣服,要去顺安大酒店看看金铎。

    “他大老远回来,我应该去看他一眼,也许┄┄就这一次机会了。”玉珠说。

    凤芝一把拽住玉珠,给玉珠讲了刚才在“三宝粥铺”和金铎会面的经过,金铎打倒两个马仔后,迅速离开,有一辆皮卡车在后边追他,没追上。

    “他┄┄被跟踪了。”玉珠问。

    “对,一回来就被跟踪了。”凤芝说。

    “那怎么办?┄┄他不能老在酒店呆着呀?”玉珠担心的说。

    凤芝说:“他好像在等快递,让我收到马上送过去。”

    玉珠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是我害了他。”

    凤芝拉着玉珠的手,安慰说:“是唐英杰害了你,金铎是成年人,他有自己的判断力,你不必自责,金铎怎么样,是他自己的事儿。”

    玉珠哭着说:“要不是为我,他何必如此。”

    凤芝说:“我看金铎挺有主意,你保重自己,别跟着瞎操心了。”

    玉珠不依不饶:“他到了家门口了,我不去看看他,成什么了?”

    凤芝说:“你去看他,才是害他,你傻呀?”

    玉珠呆住了,只有泪珠儿一串一串从脸颊上滚落。

    凤芝站起来说:“你别哭,等着,我去看看,把车取回来,什么情况我回来告诉你。这样行吧?”

    玉珠点头。

    凤芝临出门突然站住,回头说:“我觉得有个事儿嘛,冷不丁儿想起来了――那二万块钱我先用着,回头还你。”

    玉珠愣住了,问:“什么?二万块钱?”

    凤芝说:“看你这记性,给我装店的钱啊。”

    玉珠更懵了,问:“装店,你店咋的了?”

    凤芝亲呢地拍拍玉珠的脸蛋说:“你傻了?不是让宋军给砸了吗?”

    玉珠说:“是吗?┄┄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呀?”

    凤芝转了转眼珠,恍然大悟地说:“嗯┄┄明白了,都是金铎搞的鬼,你等着,我取了车回来,详细给你说。”

    玉珠满脸错愕地看着凤芝出了门,自言自语道:“我-傻-了?”

    二十天前,玉珠逃脱樊篱到了深圳,跟家里报了平安,跟凤芝报了平安后就关掉手机,她以为这样就切断了顺安的羁绊,所以对后来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