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八十五,熊虎得道

正文 八十五,熊虎得道

    唐英杰“请喝茶”,这顿“茶”到午饭时间才散。

    黑熊临要出门,唐英杰叫住他,轻声嘱咐道:“四弟,姓金这小子太张狂了,这架势是要往上拱啊!――这么下去咱哥们儿没法混了。这事儿交给你了,让他长点记性,他不是玩电脑吗?废他两只手,让他玩不了电脑,记住,不要他的命,出了人命太麻烦;另外,云鸽有点小忙,你帮帮她。”

    黑熊猥亵地笑笑说:“电视台那个娘们儿?”

    唐英杰点头说是,之后低头俯耳交待一番,黑熊点头领命而去。

    黑熊出了凤凰山庄直奔“满天星海鲜城”,大虎在那儿安排了场面给他接风,“五虎”悉数到场。

    黑熊手下有五个亡命之徒,号称“五虎”。

    东北人说“虎”,含着贬义。说一个人“虎了巴几”,“二虎巴灯”,“你虎啊!”,是指一个人头脑简单,鲁莽冲动不计后果。

    物以类居,人以群分,黑熊打小就虎了巴几,臭味相投,他喜欢“虎”点的人,一来二去,身边就有了“五虎”。

    “五虎”是指黑熊的五个兄弟,其中,大虎和黑熊是两姨表兄弟,当年唐英杰带着兄弟们开沙场,不断地兼并别人的沙场,地盘不断扩大,人手就不够了。

    因为他们一天打打杀杀的,正经人避之唯恐不及,合适的人不好找,黑熊就找到两姨兄弟大虎。

    大虎家在农村,是地道的农民,东北人戏称农民是“地垄沟儿里捡豆包”,当下的农民也不一样了,很多人不在地垄沟里捡豆包了,时兴出来打工,叫“农民工”。

    大虎也随同乡亲们出来打工;但大虎为人鲁莽,脾气暴躁,吃不得亏,一句话不来就动手动脚,因此,他的工总是打不长,最多一俩个月要么自己不干了,要么让人辞了,大虎时常无工可打,闲来没事儿,大虎就在村子里晃悠。

    这一日,大表哥突然驾到,让大虎很是高兴,那时候大表哥在城里已经混得风声水起,名声已经传到乡下。

    大表哥开着一台崭新的丰田皮卡,大虎在小饭店安排大表哥喝酒,大表哥问大虎想不想出去做事儿。

    大虎当然想,一百个想。

    大表哥说:“那就跟着我干吧,亏不了你。”

    听说大表哥在城里安排赚钱的差事儿,大虎乐不可支,当即叫上他的发小二虎,二人陪大表哥一顿海喝,酒足饭饱,二人随大表哥进了城,成了黑熊的得力干将,跟着黑熊打打杀杀,十几年下来,如今要钱有钱,有势有势,真的出息了。

    俗话说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黑熊有了大虎二虎,真是如虎添翼,在顺安地面打遍天下无敌手,很快就“立了棍儿”。

    三虎,四虎,五虎是后来招聘的马仔,资格没有大虎二虎老,功劳也没他俩大,在集团的地位当然就低一些。

    这“五虎”在顺安地面儿上可谓威名赫赫,所向无敌。

    多年来,黑熊带着“五虎”冲锋陷阵,浴血奋战,从兼并沙场开始,到垄断地砖地板,到拆迁征地,围困电厂,收购自来水公司,一路鬼神不惧,人畜发抖,可以说“五虎”为伟业集团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伟业集团成长为顺安一家独大的商业帝国,黑熊和“五虎”也都混成了有权有势有名的成功人士。

    黑熊旗下管理着伟业集团工程公司,青龙河沙场和集团物业总公司。“五虎”也都混成了经理和老总,虽然头衔响当当,可人还是那个人,“虎”还是那个“虎”,不懂管理,不会管理,更坐不住办公室;其实他们都是挂个名,领一份高薪,真正管理物业的是唐英梅带领的一队巾帼英雄,各物业的女常务副经理。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业主也一样,偶尔有搅牙难缠的业主,或者有业主以各种理由不缴物业费,取暖费时,“虎”们才有机会展示一把身手,证明他们的无可取代。

    他们对付业主有一套软硬兼施的办法,最常用的是派几个马仔往业主家客厅一坐,不打不骂也不威胁,他们在客厅抽烟吐痰赖着不走,往洗手间地上大小便,用不上二天,业主准告饶,乖乖把欠费缴齐。

    这天,黑熊离了凤凰山庄,风风火火走进“满天星海鲜城”的包间,“五虎”起立拍手欢迎,个个脸上堆笑。

    黑熊摆摆手让大家坐下。

    大虎一抬手,小姐立马上酒上菜,接风酒宴开席。

    大虎双手捧着杯酒说:“大哥,你这一走一个多月,兄弟们还真就怪想的,来,给大哥接风洗尘,哥几个走一个。”

    黑熊带头干了杯,大虎亲自倒满第二杯,正要端杯,黑熊摆手制止说:“等等,老猫不在家,耗子上房扒,姓金那小子作什么妖儿了?把老大整上火了。”

    大虎说:“哥,这事儿有点打脸,四大金刚让他废了,前两天儿,滚兔子岭,十几个兄弟没整住他,这妖儿作大了。”

    二虎说:“哥,那小子也没三头立臂,不过,心眼儿够用,一瓶杀虫剂废了俩金刚;他妈的,招儿都让他想绝了,一麻袋黄豆把大金刚整沟儿里了。”

    黑熊原本长得就黑,心里有气脸色就更黑了,他端起酒杯,想说点什么,突然想起唐英杰不止一次嘱咐他,地位高了,管的事儿多了,记住一条,酒桌上别商量正经事儿,酒桌上就是喝酒,要商量事儿就别喝酒,回办公室郑重其事地商量事儿。

    唐英杰嘱咐他是因为他以前爱酒桌上商量事儿,商量完酒喝大了全都忘了,耽误事儿。

    想起唐英杰的嘱咐,黑熊改口说:“今天就是喝酒,不说事儿,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再说事儿,来,走一个。”

    虽然说不说事儿,但“五虎”知道,大哥回来,肯定是有事儿了。

    这顿酒黑熊和“五虎”都喝大了,在凤凰山庄后院包了单间,洗浴,按摩后就睡在按摩床上,直到天黑。

    黑熊虽然人长得黑,他却姓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白玉堂,很文雅的名字。这个名字是他父亲用十个鸡蛋请人起的,寄托着父母望子成龙的美好愿望。

    然而,黑能的发育成长却与名字背道而驰。他身高一米八八,体重220斤,肤色棕黑如黑白混血,大块头往那儿一站都是一堵墙,一座塔,一个标准猛男。

    初中之前的黑熊一点也不猛,他脑子笨,手脚也笨,学习成绩总是打狼(最后的意思),属于老实巴交之类,这和家庭出身有关,父母都是粮库普通职员,典型的工薪阶层,教育孩子就是别惹事儿,别打架,打坏了人家咱赔不起。所以,黑熊虽然长了个猛男的身材,在学校却经常受同学欺负,受欺负也不是挨打挨骂,真打起来他没有对手,主要是被嘲笑,被取笑,被奚落,人长得黑,为人又老实,怎么看也跟白玉堂不挨着,“黑熊”这个绰号真有点名副其实,白玉堂的大名就被遗忘了。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黑熊在顺安立了棍儿(有了名号),这个绰号也恰如其分,因为东北有个说法,一熊二豹三老虎。熊才是森林之王,老虎排在第三位;老虎是森林之王的说法名不副实。

    中考落榜后黑熊凭一身力气去粮库当装卸工,装卸工得扛麻袋,装车卸车,别人麻袋上肩得有两个人提起麻袋搭肩,他不用,他双手一提200斤的麻袋就上了肩。

    扛麻袋这活儿伤腰,扛几年麻袋必落下腰腿痛的残疾,白玉堂骑驴找马,正想办法换个工作,可巧自来水公司招人,他就去了自来水公司应聘,黑熊拿着简历正要介绍自己的情况,招聘官仰头打量他一眼,一摆手说:“好家伙!这体格--不用说了,明天来上班。”

    黑熊进了自来水公司维修队,就认识了唐英杰。

    黑熊第一次打人是为唐英杰,打的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维修队长。

    队长是局长的小舅子,唐英杰的姐姐唐英梅跟局长有一腿,队长看着唐英杰就心烦,整天挑毛捡刺地欺负唐英杰,不是打就是骂,唐英杰跟宋军,三胖,黑熊处成了铁哥们儿,宋军便出招要给唐英杰出气。

    那天晚上唐英杰请客,哥儿四个喝酒吃肉直到晚上10点多,出了饭店,宋军带着家伙去了一个胡同隐避起来了。

    晚上11点多,队长在棋牌室打完牌,哼着小曲往家走,树丛里突然钻出一个蒙面人,这个人是宋军。宋军一扬手,一团白雾飞向队长的脸,队长大吼一声:“谁?┄┄我操!”,双手捂眼,他的眼睛就被生石灰迷了。

    队长知道不好,捂着眼撒腿就跑,瞎子跑起来是很滑稽的,队长像只无头苍蝇东一头西一头乱撞。

    黑熊从后边追上来,朝队长后脑勺拍了一砖头,三胖紧跟着一闷棍打在队长肩上,队长倒地不起了。

    唐英杰,宋军,三胖,黑熊他们四个狂奔回家。

    黑熊回到家酒也吓醒了,酒醒了开始后怕,拍队长的那一砖头下去时,他的手上有鸡蛋壳碎裂的感觉,他担心队长脑壳碎了,万一队长死了,那自己就得偿命……

    黑熊越想越怕,这一夜翻来覆去没合眼,天一亮就给宋军打电话,让宋军快打探消息。

    谢天谢地!队长没死。

    不过,那一砖头把队长的颅骨砸塌了,颅内出血,急诊作了手术,颅内的血肿清除了,队长却成了半个植物人。

    黑熊确实没想把队长拍成植物人,他只想报复一下,给哥们儿唐英杰出口气。

    派出所怀疑到了他们四个,分别传到派出所问话,四个人咬得死死的:“喝完酒就回家了。”

    饭店老板也被请到派出所,老板作证他们一直喝到半夜,走的时候里倒歪斜,站都站不稳,不挨打就不错了,打不了人了。

    警察有想法没办法,采不到证据,案子悬了起来,。

    队长病休了,唐英杰出人意料地当了维修队长,伟业集团后来的辉煌从这里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