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八十七,虎假虎畏

正文 八十七,虎假虎畏

    八十七,虎假虎畏

    知道自己的差事不太好办,第二天,黑熊早早地到了办公室。

    “五虎”也不敢拖拉,全都提前报到,在沙发上坐成一圈儿。

    五虎最小,也最有眼力见儿,不用吩咐,主动烧水沏茶。黑熊正是喜欢五虎手脚勤快有眼力见儿,才让他做了司机兼保镖。

    黑熊表情严肃的逐个扫视一遍,五颗青瓜皮似的脑袋泛着油光。黑熊咳嗽一声说:“我草!酒也喝了,海鲜也吃了,今天说点正事儿。老大调我回来,是为了姓金那小子,这小子张狂的没边儿了,不把他整明白,我是回不去了。”

    大虎大咧咧地一笑说:“哥,杀只小鸡儿,还用得着牛刀,这事儿交给我就成了。”

    黑熊瞪了大虎一眼问:“我草!你说,姓金那小子在那儿呢?”

    大虎支支吾吾地说:“哥,这……也没……我,上那儿,知道呀?”

    黑熊气哼哼地说:“我草!我就烦你吹牛逼,放空屁,还交给你就成了,成个吊啊?”

    大虎凭空挨了训并不气恼,他了解黑熊,跟谁亲近骂谁凶。

    大虎嘻皮笑脸地说:“哥,我的意思是,咱这儿屁股大个地方,城边几条道儿,几个村儿,长着几棵树,都在心里装着呢,他能藏那儿?那儿能藏住?……草!我就不信,还跑了他了。”

    黑熊一拍桌子说:“我草!少跟老子扯犊子。都听着,这回给我动真格的,整住他,把他手腕儿上的大筋挑断,奖金十万。”

    “五虎”们一阵骚动,仿佛饿狼闻到了肉腥味,眼睛放光。

    四虎大着胆子问:“大哥,真的假的?……十万?”

    黑熊呸了一口说:“我草!放的什么臭屁,啊?你哥我啥时候放过空炮?”

    四虎说:“哥,有这十万块,你就放心吧。这帮小子得像饿狼似的嗷嗷叫,姓金那小子有十双手也不够挑呀。”

    五虎把茶送到每个人面前,接着四虎的话说:“四哥,不是我说你,可能没那么容易,别想的太简单了。”

    四虎不服气地说:“草!那得看跟谁,拿我当四大金刚啊?不好使,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

    三虎咳嗽一声说:“老四你别犟,老五这话对头,这小子不是好对付的,滚兔子岭十多个人整他一个,愣没整住,这里有事儿。”

    五虎说:“滚兔子岭的事儿,从头到尾我仔细问过,有人堵,有人追。追的那边,一麻袋黄豆车就掉沟里了,你们别不服,那玩意儿比冰都滑,谁碰上都得傻眼儿。堵得这边十多个人,两把喷子(枪)交替着打,打了三十多响,人也冲到跟前儿了,还是趴下了。”

    四虎说:“听说那小子手里有两样儿神器,谁也靠不上前儿。”

    二虎说:“哥,这事儿我特意打听来的。有一样儿像个手电筒,发光贼亮,眼睛一照就瞎了;还有一样喷火球,沾上就过电了,动弹不了,不过喷不远,十多米吧,再远就发飘,没准头了。”

    大虎不爱听他们瞎呛呛,插嘴说:“哥,要我说,啥也没喷子(枪)好使,还得用喷子对付他。”

    四虎说:“滚兔子岭一战,我听说姓金那小子也受伤了,手上脸上全是血。”

    三虎接话道:“现在说啥的都有,越传越神,整的兄弟们摸不着须子,心里也没底。”

    大虎问黑熊:“哥,你啥意思?”

    黑熊哼了一声说:“我草!啥意思?你脑袋让驴踢了,这不商量怎么对付那小子吗?”

    大虎说:“哥,商量啥呀?别的都白扯,就用喷子(枪)。”

    黑熊瞪圆了眼睛说:“我草!你这个屁没白放,看这架势,除了喷子整不住他了,那就用喷子,不过有一条给我记住,不许整死他,谁失手整死了谁担着。找着那小子,制住他,把他手腕上的大筋一根一根给我挑了,回头找我领奖,听清没?”

    这是唐英杰嘱咐黑熊的话,黑熊传达给“五虎”,但他不说是唐英杰说的,这是黑熊仗义之处。

    “五虎”齐声回答:“听清了。”

    黑熊喝口茶,清清嗓子接着说:“我草!别听他们瞎传,那两个玩意儿没啥,大象问他老师了,他老师是专家,专家说那是外国妇女防身的玩艺儿,外国都算不上武器。那个贼亮的手电,只要戴个大墨镜,就没事儿了;发火球那个玩意儿,防的招儿是把电线缠身上,一头拖地上,避雷针知道不?是一个理儿。”

    “五虎”都笑了。说:“真的假的?”

    “这么简单?”

    “试过没?好使吗?”

    黑熊拍了拍茶台说:“都闭嘴!别扯犊子啦,说正事儿,明天开始,你们四个每人挑十个硬手,配车,配墨镜,配铜线,给我全城找人,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老五跟着我,家伙都准备好,一旦有信儿大家听我命令,安排好了再上,别他妈傻乎乎地着了人家的道儿,我丢不起那个人,将来还得在这一片儿混呢。”

    三虎说:“大哥,先有安排,再下手,这个对头,一窝蜂儿肯定不行。不过,找人这事儿,也得有个安排,不能无头苍蝇乱撞。”

    三虎在“五虎”里是心眼儿比较多,办事比较沉稳的一个,不像那四只虎,一个比一个鲁莽,一个比一个粗暴。三虎在他们中间是出谋划策的人物,有时黑熊遇到解不开的结儿,也愿意找他解扣儿。

    黑熊问:“那你说怎么整?”

    三虎低头想了想说:“大伙一齐上街找,乱糟糟的整不明白。要我说,这事儿得分片包干,比如说东西以世纪大道,南北以凤凰大街为准,把顺安城切蛋糕分成四块,我们四个一人包一块,各人自扫门前雪。”

    黑熊脑筋虽然笨点,但仔细想想有道理,一拍桌子说:“我草!对,对,对,还是老三脑袋好使,就照老三说的干,切四块,一人一块,承包到人。”

    三虎接着说:“还有,这事儿悄没声儿的整,别大张旗鼓的张扬,小心打草惊蛇吓着那小子,他要是躲起来不露头,那麻烦就大了。”

    大虎说:“就算他躲耗子洞里,也把他薅出来。”

    黑熊一瞪眼睛,骂大虎道:“我草!闭上你的臭嘴,一会儿不吹牛逼能憋死呀?”

    大虎挨了骂,嘿嘿傻笑,不言语了。

    三虎歉意地看了一眼大虎,呷了口茶,接着说:“我琢磨有三个地方是重点。一是这小子家,二是月亮泡,三是小诊所。他在滚兔子岭肯定受伤了,估计得看大夫,大医院不敢去,只能去小诊所。”

    二虎摇摇头说:“就算他去了小诊所,就怕大夫不说实话。”

    二虎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在顺安地界儿,唐英杰黑帮名声极臭,老百姓敢怒不敢言,一忍再忍。滚兔子岭一战,金铎大败唐英杰黑帮,老百姓把金铎捧成了英雄,外号金大侠,老百姓从没这么解气,解恨,怕是不会出卖金铎。

    五虎说:“那就好说好商量,这事儿不能来硬的,不行就花钱呗。”

    唐英杰的四兄弟也好,黑熊的“五虎”也罢,表面上哥们义气,骨子还是利益的结合,在他们心目中,钱是万能的,也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四虎接过话茬说:“那小子要是身上,脸上有伤,很可能去诊所,至于回家,回月亮泡,我看不可能,他可没那么傻,听说这小子上学时就聪明的很,有个外号叫‘怪才’。”

    三虎呵呵一笑说:“要说回,他是不敢回,不过,你想过没,一个人想躲起来也不容易,他得吃,他得喝,他得穿,他得了解外边的事儿,这就肯定得跟外边有联系。跟谁联系?肯定是熟悉的人,那就是家里人和月亮泡的人呗。也许今天送点吃的,明天送点用的,这都说不准,真要是盯上了,顺着脚印就找着这小子了。”

    众人都听明白了,如释重负,齐声说对,有道理。

    三虎受到鼓励,更来了兴致,接着说:“我琢磨,这小子肯定不敢住宾馆,住宾馆得用身份证,他不傻。不过,有的小旅店不用身份证,他有可能躲在小旅店,这些小旅店是重点,再就是这小子的亲朋好友家,也是重点,必须看住,严防死守,进出个耗子也得看出个公母。”

    众人哈哈一笑,说:“老三真能整,你能看出公母我请你。”

    三虎赶紧解释说:“草!我是打个比方。”

    黑熊一拍大腿说:“我草!对,老三说的太对了。就照老三说的整,凡是重点的地方,派人守着,等他露头,都明白没?”

    “五虎”一齐应声说明白了。

    黑熊小声问:“你们手里有几把喷子(枪)?”

    大虎伸出四个手指;二虎伸出两个手指;三虎和四虎各伸出一个手指。

    黑熊掐指一算,加上他和五虎两把,共是十把枪,到时候集合人马,来个集团冲锋,够这小子喝一壶的。

    黑熊板着脸说:“我草!都记住,对付这小子,关键时候没喷子(枪)不行,不过,得有分寸,交手的时候冲他下三路去,制住他,废了他的两个爪子就算成功,就发奖金。”

    三虎问:“大哥,兄弟们黑天白日地折腾,可能得有点费用。”

    黑熊点头说:“我草!好说,只要活儿干的漂亮,我不会亏待兄弟们,该花的就花,你们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拿到总公司来,我签字。还有,每天下午五点在这儿集合,把情况跟我叨告叨告,记住没?”

    众人齐说“记住啦!”

    上午散会,下午四虎共组织了六十多人上了街,有蹲守重点的,有查小旅店的,有查小诊所的,各路人马忙的不亦乐乎。

    黑熊的人马鸡飞狗跳地忙活了三天,连金铎的影儿都没摸着,一点线索也没有。

    黑熊坐在办公室越想越上火,黑熊急了就骂人泄火,每天晚上五点回来汇总情况,黑熊从大虎到四虎逐个骂一遍,骂得兄弟们直冒冷汗,骂得老虎们战战兢兢,虎威尽失,全像打不起精神的病猫儿一样。

    骂人解决不了问题,黑熊没辙了,想起了远在莲花谷的二哥,便给宋军打电话,请宋军出招儿。

    宋军说:“老四别急,这事儿电话没法说,我明天回去,见面再唠。”

    这天晚上五点开完碰头会儿,黑熊对四虎和五虎说,晚上一起吃饭,完了出去办点事儿。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