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八十八,球球遭殃

正文 八十八,球球遭殃

    黑熊把四虎留下,跟四虎五虎一起吃过晚饭,三人乘车去了青龙华庭小区。

    美女主持人云鸽住在青龙华庭,黑熊遵照唐英杰的指示,为云鸽解决点小麻烦。

    青龙华庭是前几年伟业集团开发的高档小区,上百栋高层和小高层公寓围绕着一个扁豆形的人工湖,环湖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步道,沿步道走一圈儿2公里;小区里广场喷泉,小桥流水,绿树成荫,草地如茵,繁花似锦;清晨或傍晚,喜好运动的业主三五成群环湖散步;青龙华庭的位置也好,出北门是青龙河,蓝天白云,远山近水,湿地草原,田野树林,沿河有10公里运动跑道;出南门就是青龙公园,市民休闲娱乐之所在。

    当年为了拿下这块黄金宝地,唐英杰跟沈阳黑道结了梁子,交手几个回合,最后唐英杰取胜,据说是大象出马除干掉对手,这都是传闻,当不得真,却也无风不起浪。

    晚上六点多,一台黑色MPV驶进青龙华庭小区,在环湖步道边的树丛旁停下。

    过了一会儿,临湖小高层一个单元门里走出一个穿黑白花格长裙的女人,这个女人戴着遮阳帽,太阳镜,身材妖娆,步态优雅,女人径直走向黑色MPV,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又过了一会儿,同一个单元门里出来一个男人,短裤T恤,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手里牵着一只白色长毛带棕色斑块的混血蝴蝶犬。

    蝴蝶犬蹦蹦跳跳跟在主人后边,东嗅一嗅,西嗅一嗅,不时举起一条小腿在树根,草丛,石块处撒尿,犬类动物有很强的领地意识,此举的意思是:老子的地盘,外人莫入。

    这时,黑色MPV车里下来两个光头男人,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迎着牵狗的眼镜男走过去。三人交汇时,走在前面的光头男人停下脚步,眼睛看着蝴蝶犬,对牵狗的眼镜男说:“哎?──这是你的狗?”

    眼镜男以为遇到了爱狗人士,很愿意交流一下养狗心得,便得意地说:“是呀,叫球球。”

    光头男人说:“你养多长时间了?”

    眼镜男说:“快一个月了。”

    光头男冷着脸问:“这狗那来的?”

    眼镜男感觉对方不怀好意,冷冷地说:“朋友给的,怎么了?”

    光头男对身后的同伴说:“你看,这狗是不是我那条?”

    同伴趋前一步,仔细看了一番说:“是,没错,就是你那条。”

    眼镜男立即瞪圆了眼睛,不客气地说:“什么?你说什么?┄┄是你的?这是朋友送我的,怎么┄┄是你的?”

    光头男嘿嘿一笑,目露凶光,盯着眼镜男说:“这狗是我的,你实话实说,这狗怎么来的?是不是偷的?”

    眼镜男让光头男气懵了,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偷?偷你的?怎么,怎么可┄┄可能?”

    光头男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眼镜男的T恤领口,眼镜男向后一挣,“哧──”一声,肩峰处撕开一个口子。

    另一个光头男从后边一脚踢在眼镜男大腿上,眼镜男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眼镜男大喊:“流氓,流氓打人啦──”立即有闲人过来围观。

    光头男抢过狗绳,一脚踢向眼镜男的前胸,眼镜男向后栽倒,光头男边踢边说:“小偷,就打你个小偷。”

    眼镜男争辩:“流氓,我不是小偷,狗是我的。”

    围观的人听明白了,这是为一条狗在打架,有人继续围拢来看热闹,有人觉得无聊,说一句:“真是闲的。”继续散步。

    两个小区保安闻讯跑过来,远远地就停住了脚步,他们认识那两个光头男人,其中一个是四虎,一个是五虎,都是惹不起的主儿。

    两个保安不敢近前,又不好马上离开,扭头往别处看。

    光头男踢一脚问一句:“说,是不是偷的?”

    眼镜男忍着疼痛争辩:“不是,我不是小偷。”

    光头男再踢一脚,继续问:“说实话,是不是偷的?”

    眼镜男大声争辩:“不是,我不是小偷。”

    眼镜男希望他的叫喊能招来更多的围观者,希望得到围观者的支持和声援,可是,恰恰相反,他的围观者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从他们匆匆离去的脚步中看到了危险。

    有人偷偷向他打手势,不让他争辩。眼镜男看见不远处的两个保安,明明知道这边出了事情却不过来,再看看那两个旁若无人的光头男人,眼镜男明白了,他不再争辩。

    光头男人又踢了几脚,眼镜男屈服了,难耐的疼痛和死亡的恐惧战胜了自尊,好汉不吃眼前亏战胜了公平正义。眼镜男带着哭腔说:“是┄┄是,我偷的。”

    光头男得意拍了拍眼镜男的脑袋说:“早承认,少挨揍。”

    光头男说完牵起蝴蝶犬就走,蝴蝶犬不认识光头男,吱吱叫着拼命反抗,四肢撑地往后坐,狗爪划得步道砖沙沙响,几乎是拖着滑行。

    光头男拖着蝴蝶犬径直走向黑色MPV,开门上车,车子开走了。

    黑色MPV出了青龙华庭小区,向东驶过两条街道停下,那个穿黑白花格长裙的女人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裙子,向车内的人招了招手。莺声燕语地道了声谢谢,这个女人是云鸽。

    MPV车里坐着黑熊,四虎和五虎。

    云鸽转身往回走,MPV向相反的方向开走了。

    MPV车上,五虎开车,四虎抱着浑身发抖的球球,球球象只大耗子一样吱吱乱叫,四虎紧紧抱着球球有点不知所措,回头问黑熊:“哥,这小家伙,怎么弄?”

    三黑熊厌恶地看一眼毛绒绒的球球说:“一会儿到北大甸子,扭断脖子,一扔完事儿。”

    球球似乎听懂了黑熊的话,睁着一双惊恐的小眼睛,湿乎乎的鼻头喘着粗气,又是一阵拼命挣扎,在四虎有力的手掌中,球球的挣扎完全徒劳。球球无助地吱吱叫个不停,浑身哆嗦成一团。

    黑熊说:“这小畜生,吱哇乱叫烦人,一会过桥扔青龙河里。”

    车子转眼就到青龙桥,四虎抱着球球下车,拎着球球的后腿抡了两抢,一撒手,球球拖着紫红色的狗绳在空中划出一道标准的抛物线,“哇呜──”一声惨叫,球球大头冲下扎进滔滔的青龙河里,在河面激起一片小小的水花。

    落水时的撞击力使球球有几秒钟失去了意识,但本能使它不停地划动四肢,毫无目的的乱蹬乱抓,呛了几口水之后浮了上来。

    球球的长毛起了救生圈的作用,因为落水的瞬间,浓密的长毛锁住了空气,空气的浮力把它举出水面。

    犬类不用游泳教练操心,天生就是游泳健将,这是百万年进化的结果。

    球球浮出水面,甩落头上的水,伸长脖子把鼻孔露出水面,四肢无师自通地拼命划动,顺流游向河岸。

    青龙河水流向来湍急,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拍过来,球球像一片树叶时而波峰时而波谷冲向下游。求生的欲望使球球奋力挣扎,凭本能躲避漩涡,脱离湍流;这时套在脖子上的狗绳成了拖累,有时妨碍划水,有时缠绕在腿上,似乎要把它拖到水下去。球球已经顾不上这些,它的眼睛里只有河岸,近在眼前的河岸。

    求生的挣扎耗尽了球球的体力,它越来越觉得体力不支。

    球球在下游很远的地方终于靠近了河岸,可是,这是一段激流冲塌的陡岸,球球努力了几次无法爬上岸,球球发出几声绝望的哀号,顺流又往下游漂了几百米,河面豁然开阔,岸边出现一片沙滩,球球奋力向沙滩游去,后腿首先接触到了踏实的陆地,球球几乎是爬着挪到沙滩上。

    球球在沙滩上趴了许久,体力稍微恢复,它站起来,抖落身上的水,一步三晃地往岸上走去,它边走边嗅,这里没有熟悉的气味,一切都很陌生;西天只剩下最后一点微光,天马上就要黑透了。

    河岸上长着很高的茅草,球球看不出去,眼前是幽幽的黑暗,河风在草梢上掠过,青龙河流水隆隆作响;球球警觉地四处倾听,内心充满恐惧,它走几步停一停,嗅嗅气味,听听动静,再走┄┄狗绳在沙滩上拖出一条湿湿的水痕。

    河岸上有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有人的气味,有狗的气味,还有牛马羊等牲畜的气味;球球向空中嗅,嗅到了城市的气味,它沿着羊肠小道向青龙河上游跑去,跑一段,停下来向空中嗅一嗅,城市的气味更浓了,它循着气味继续向上游跑。

    球球拖着狗绳向上游跑,草梢之上显现青龙河大桥的暗影,过了大桥就是它熟悉的城市,它可以循着气味找到家。

    突然,脖子上的狗绳挂在了一根翘起的树根上,奔跑中的球球被惯性拽了一个前滚翻,球球爬起来,拼命挣扎,四爪挠得泥土纷飞,可是,它的力气还是太小了,绳子仍然死死拖住它,无论球球怎么使劲儿都无法挣脱,球球耗尽了最后一点气力,它伸着长长的舌头,大口呼吸着潮湿清凉的空气,瘫卧在湿湿的土坑里,冲着黑沉沉的夜空无助地“哇──哇──”叫个不停,像婴儿无辜的哭声。

    青龙河一如既往地流淌着,流水声盖住了球球的哀唤。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