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九十四,牵连

正文 九十四,牵连

    时间紧迫,楚天舒拎着装有十万现金的购物袋,随同大奎争分夺秒,急勿勿下楼,恨不能两步并做一步跑。

    两人上了楚天舒的车,楚天舒亲自开车送大奎,此时离十一点半还有12分钟,担心路上堵车,楚天舒打开警报,一路呼叫而去。

    这12分钟对大奎来说没什么感觉,早到单位,晚到单位,或者不去单位都无所谓;但是对楚天舒却事关下半生的荣辱成败。

    车子驶出派出所,楚天舒先给三胖打电话,很客气地问三胖在单位吗?

    三胖说在单位。

    楚天舒说我正送赵队长回来,马上就到单位,是一场误会,纯粹是误会。

    三胖说草,不是说下午回来吗?

    楚天舒说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早上,赵大奎被带走后,三胖追到派出所,楚天舒实话实说,把责任推给黑熊,说:“唐总也知道。”

    三胖回头去凤凰山庄找唐英杰,唐英杰说叫他去问点事儿,不管问出来,还是问不出来,下午二三点钟释放赵大奎。

    三胖从凤凰山庄回来,憋了一肚子气,他跟赵大奎是多年的朋友,大奎在滚兔子岭对他有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大奎保护自己,自己现在已经是残废人了。

    三胖回到单位,亲自组织人员去城南维修漏水的管道,心里还是惦记着大奎,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折磨他,一般来说,进去的人没有囫囵出来的,多少都得受点苦。

    刚刚过去一个多小时,还没到上午,楚天舒亲自把大奎送回来,不会又出什么岔子了?三胖心里不安。

    楚天舒有点不太好意思见三胖,但是,不好意思见也得见,他必须当着三胖的面把购物袋交给大奎,以此打消大奎的顾虑。

    万一大奎拒不接受赔偿,那就楚天舒就有大麻烦了。楚天舒心里惴惴,把车开的飞快。一路警报呼叫,警灯闪烁。

    三胖收起楚天舒的电话乐颠颠出了办公室,在走廊里遇见几个属下,属下见三胖脸上开花,好奇地问:“经理这么高兴?咋了?”

    三胖笑呵呵地说:“赵队长回来了,我去接他。”

    早上两个警察把大奎带走,同事们就甚是奇怪,心里都在问为什么?现在突然又回来了,好奇心又被挑逗起来。

    大奎回来的消息一传俩,俩传仨,三胖打头,二十多人的欢迎队伍自发聚集在公司大楼前。

    大奎平素性情平和,乐于助人,人缘好,同事们是诚心诚意为他归来高兴。

    楚天舒的车在公司楼前停下,众人围上去。赵大奎满脸倦容从车上下来,楚天舒当着众人的面把手里的购物袋交给大奎,大奎迟疑一下接了,拎在手里,跟同事们招招手,走向三胖答话,两人没说几句话。门卫老头大喊:“赵队长,电话。”

    大奎快步走进门卫,接起电话,众人围胧过去,只听大奎说:“到了,刚到单位……给了,我拎着呢……这个,不好,那什么……”

    大奎还要说什么,显然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大奎打住不说了。

    楚天舒看看手表,正好11:30,这个电话真准时。楚天舒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跟大奎招了招手,上车走了。

    三胖和大奎一起往楼里走,三胖问:“拎的什么?”

    大奎说:“楚所长送我的东西。”

    三胖说:“正好到饭时了,我请客,给你接风洗尘。”

    大奎平安回来,最高兴的当然是三胖。

    早上听说大奎刚被带走,三胖匆忙下楼,警车已经开走了。三胖随即开车追了上去,直追到派出所。

    三胖跟楚天舒认识,没什么交情。但他自来水经理的身份也是顶大帽子,楚天舒在办公室里不冷不热地接待三胖。

    三胖急出一脸汗,开门见山地问:“赵队长咋的了?凭啥抓他?”

    楚天舒嘻嘻笑,这话不好回答,只好含糊其词地说:“还不是滚兔子岭的事儿,也不是抓他,就是问点事儿。”

    三胖急赤白脸地说:“要说滚兔子岭的事儿,我最清楚,我在场。那天没赵队长什么事儿,他没参与,也没动手,坐车上没下来,你们问他什么事儿啊?”

    其实,那天大奎最后下车了,邱文明举起钢管要断三胖的腿,大奎大喊一声阻止了邱文明。

    大奎把三胖抱到他的车上,确认他没大事儿,在他旁边放了一瓶矿泉水才离开。

    楚天舒又嘻嘻笑,没词了,笑了一会儿说:“也不是为这。”

    三胖心急火燎,继续追问:“那是为啥?好好的怎么就抓人。”

    楚天舒让三胖逼的实在没话可答,搓了一把脸说:“我草!那什么,你别问我了,去问白总吧,都是他的主意,他说放人我立马放人。”

    三胖心急血热,脑袋不转个儿,一下懵住了,继续追问:“那个白总?”

    楚天舒扑哧一笑,不耐烦地说:“你兄弟白玉堂啊。”

    三胖惭愧地笑了,白玉堂是黑熊的大号,平时天天叫黑熊,或者叫四弟,叫老四,把大号给忘了。

    三胖出了派出所就给黑熊打电话,黑熊支支吾吾哼哼哈哈,没一句瓷实话。

    三胖在黑熊这儿问不出个支吾卯酉,一脚油门到了凤凰山庄。

    三胖推开唐英杰办公室,看见唐英梅,唐英杰,宋军和黑熊正坐在茶台前品着香茗商量事。

    自从甄秘书跌破头,唐英杰变了个人似的,他眼皮青肿,脸色泛黄,说话中气不足,懒洋洋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

    莲花镇政府考察团这几天驾到,她们在商量具体接待事宜。

    宋军到莲花谷新开区一个礼拜便打开了局面,在高副主任协调下,由主管副县长,镇长,莲花谷管委会主任,高副主任一行四人组成的考察团,三天后将莅临伟业集团考察,一是考察伟业集团的经济实力,二是就莲花谷矿泉水项目作意向性洽谈。

    这类接待以往是唐英杰划定原则,由甄秘书具体安排;甄秘书对迎来送往轻车熟路,熟可生巧,从无纰漏。可是,甄秘书跌破了头,在家养病,唐英梅只好亲自出面,临时客串。

    关于接待,吃喝好办,派人去沈阳,大连弄娃娃鱼,骆驼唇,猂鼻,熊掌,澳洲龙虾,北美海参,法国松露,意大利火腿都不在话下;喝的有十年茅台原浆,五年五粮液,一瓶一万多块的法国拉菲。

    这类接待最重要的是吃吃喝喝,别的都是走马观花,吃好喝透,事儿就成了一大半了。

    初次来访一般不涉及其它特殊娱乐项目,因为不熟悉,不能冒失。也正因为是第一次,一定要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好印象,礼物必须要送,但要送的讲究,得体,投其所好,体现集团的盛情和大气,这就有学问了。

    黑熊在莲花谷施工二个多月,结识了一批狐朋狗党,宋军事先通过这些人详细了解诸位考察大员的为人,禀性,喜好,家庭状况,做到心中有数。

    四个人正商量着,三胖汗涔涔地进来,见了黑熊劈头一句:“老四,你整的这啥事儿呀?怎么整自己人头上来了?”

    黑熊知道是因为赵大奎,他不争辩,咧嘴嘿嘿笑。

    唐英杰轻声问:“老三,你不是维修管道去了吗?这是咋的了?”

    三胖气呼呼地坐下,接过宋军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说:“赵队长让楚天舒抓了,我去问楚天舒,楚天舒说是老四的主意。”

    黑熊嘿嘿一笑说:“三哥你别急,不把他怎么样,问点事儿,没大事儿。”

    三胖问:“问什么事儿啊?”

    黑熊说:“看他知不知道姓金那小子在那儿。”

    三胖说:“老四你虎呀?姓金那小子在那儿能告诉赵队长?你这不是作践人嘛。”

    黑熊一拍大腿说:“三哥,我也是没办法,上百人犄角旮旯地找,愣没摸着那小子影儿,让我怎么办?”

    三胖对唐英杰说:“哥,滚兔子岭那天,赵队长,姓钟的和那个女的一直在车上,没下车。有个事儿我一直没说,当时我拼命冲到姓金那小子跟前,举枪就打,可惜子弹穿过玻璃没劲儿了,把姓金那小子打了个趔趄;差不多同时,姓金那小子也开枪了,一个火球奔我就来了,我就想一枪放倒他,也没躲,火球沾着我就过电了,把我放倒了。邱瘸子拎着钢管要断我的腿,赵队长从车上跑下来,抱住了邱瘸子,保住了我的腿,又把我抱到车上,要不是赵队长,我现在起码一条腿废了。”

    唐英杰点点头说:“赵队长够意思。”

    黑熊自知理亏,其实他跟大奎也是泥水沟里滚出来的,平时关系也不错,知道大奎是个好人,但要紧的事儿赶到这儿了,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哥的事儿是大事儿,大奎顶多算好朋友,只能牺牲一下了。

    唐英杰说:“赵队长就是这么个人,他在场,你要废姓金那小子他也不能让;姓金那小子要废你他也肯定管,他这个人呢,啥事儿都管,又啥事儿都不参与。”

    三胖说:“他肯定不知道姓金那小子在那儿,就算知道,他死也不会说,这么多年交情,我知道他。老四你太冒失了,应该跟我说一声,现在进去了,还有好啊?……咋整?老四?你得给我个说法。”

    黑熊耷拉着脑袋嘀咕说:“进都进了,现在还咋整,楚所长就是问问,不会咋的他,估计下午或明天就放出来了。”

    三胖说:“老四你净扯犊子,进到那儿还有好?”

    黑熊支支吾吾打马虎眼,起身续茶遮掩。

    唐英杰说:“老四,你给楚所长说一声,问一问知不知道,实在问不出来别难为赵队长,下午二三点钟让他回来。”

    黑熊嗯了一声,掏出手机往外走。过一会儿回来说:“占线,可能是开会呢,我过一会儿再打。”

    三胖白了黑熊一眼,怀疑他耍花招儿。心里暗想,这个黑熊眼里只有唐英杰,为了唐英杰他能杀爹,以后得防他三分。

    黑熊真没耍花招儿,他确实打电话了,但那时楚天舒正跟金铁男通话,所以占线。

    金铁男告诉楚天舒,必须马上去他那儿一趟,事儿很重要。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