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九十五,逗蚁

正文 九十五,逗蚁

    遵照唐英杰的指示,黑熊给楚天舒打电话,告诉他无论审问赵大奎结果如何,下午二三点钟放人,凑巧的是楚天舒正跟金铁男通话,占线没打通。

    金铁男让楚天舒马上到他那儿,有重要的事儿。

    楚天舒急于审讯赵大奎,从他嘴里挖出金铎的下落,把黑熊答应他的好处收入囊中,因此没把金铁男的话当回事儿。

    楚天舒忽视了金铁男的神通,小看了金铎的能量,他不知道有一条隐形绞索已经套在他的脖子上,绞索的另一头抓在金铎手里。

    “影灰联盟”进驻温泉酒店后,便对凤凰山庄开始全面的适时监控,从凤凰山庄发出或接收的无线电磁信号会滴水不漏地截获,过滤,破译,自动存盘;伟业集团重要人物的手机信号;唐英杰办公室,卧室;后院专供特殊客人吃,喝,玩,乐的三楼,四楼各包间的一切情形,尽在“影灰联盟”的监控之下;即便进出一只小耗子,也会触发红外跟踪监控器,所有的音频,视频信号随时就传到了“影灰联盟”的电脑主机。

    霍金的工作就是把这些信息甄别价值,有些存盘备用,有些必须立即传给金铎。

    因为科学知识的不对称,信息技术的不对称,唐英杰无法想象这一切,这张大网把他罩在其中时,他仍然一无所知。

    此时的唐英杰就像一只奋力逃脱的小蚂蚁,金铎则是趴在地上,手拿草棍,逗弄蚂蚁取乐的顽童。

    抓捕赵大奎的前一天,唐英杰发现电脑中的一个“大文件”丢失了,具体是哪天丢失的不知道,只是这一天发现的。

    十多年来,唐英杰定期增加,整理,保存这些文件;走钢丝必须有保险绳,是为了以防万一;唐英杰整理保存的这些文件,就是他的保险绳。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如今,已经形成一个150多G的音频视频资料库,包含一百多个重要人物。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文件,里面的内容太重要了,对某些人,可以说性命攸关。

    唐英杰用了几个小时,在他的个人电脑里翻来覆去地察看,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个文件了。他的电脑开机有密码,重要的文件夹也设了密码,文件怎么会没了呢?

    电脑密码和文件密码都是甄秘书教他设置的,也只有甄秘书有机会接触他的个人电脑,自然而然,唐英杰首先怀疑甄秘书。

    唐英杰在办公室审问甄秘书,承诺只要甄秘书说实话,把文件送回来,他不追究,其实这是骗供。

    甄秘书矢口否认动过唐英杰的电脑,更否认窃取什么文件。

    唐英杰加码恐吓,威胁的力度,叫嚣让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甄秘书知道唐英杰的厉害,吓得两腿打颤,痛哭流涕,百般解释,绝望之下,一头撞向根雕茶台,头破血流,昏死,送医。

    霍金把视频剪辑发给金铎,金铎看后说风凉话:“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冤枉,实在是冤枉!”

    霍金:“照此看来,他没有备份,所以才如此失魂落魄。”

    金铎:“唐略懂电脑,我看了材料,有十几份剪辑和文字说明挺像样儿,要是都这样,可就省我的事儿了。”

    霍金:“我看得头痛,大杂烩,乱七八糟的,其它怎么办?”

    金铎:“我自己认一部分,认不出来的请人。告诉二弟,说我感谢他,有了这个材料,就是一把屠龙剑,剑锋所指,诚惶诚恐,俯首帖耳。”

    霍金:“呵呵,否则就身败名裂。”

    甄秘书跌破了头被送医院,唐英杰失魂落魄正打蔫儿的时候。宋军,黑熊却有事儿找唐英杰商量。

    宋军和黑熊发现唐英杰神情不对,坐在沙发上不言声,唐英杰主动问他俩有什么事儿?

    宋军说想从赵大队长嘴里挖出金铎的下落。

    金铎是唐英杰的眼中丁,肉中刺,只要能找出他的下落,拨掉这根刺儿,牺牲谁唐英杰都在所不惜。

    霍金虽然不知道赵队长是谁,但是通过他们的对话,判断这事儿与金铎有关,立即把情报上传给了金铎。

    金铎看了霍金传来的视频,庆幸从滚兔子岭回来那天,没把他和邱文明的去向告诉钟华和大奎。其实,金铎下车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去那儿藏身,只知道不能回月亮泡了,也不能住旅店或宾馆,亲朋友好友家都不能去。所以,钟华和大奎就更不知道他的下落了。

    金铎离开顺安十多年了,除了家确实无处可去,最后还是邱文明找到了安身之处。

    金铎和邱文明的安身之处只有邱文海知道,第二天,邱文海把金铎在月亮泡的个人物品,还有后邱文明的生活用品一起送来了,还有一个大硬盘。

    霍金已经事先告诉金铎,大捶从唐英杰个人电脑里“洗”出来大量“黑料”,音频,视频共有150多G。

    这就是唐英杰丢失的大文件,甄秘书为金铎背了黑锅。

    大捶的这个发现很及时,正是因为有了它,营救赵大奎才变得轻松而富于戏剧性。

    那天早上九点多,也就是三胖电话追问黑熊为什么抓捕赵大奎后,霍金监听到了通话内容,知道赵大队长已经被带走了。

    霍金立即把情况告诉金铎,金铎事先已经作了准备,此时启动既定程序即可。

    那天早晨,金铁男刚到“风月楼”的办公室,前台送上来一个文件袋,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张便条,还有一个U盘。

    金铁男看了便条的内容和落款,心里一惊,他明白,这是金铎请他传个话,便立即给楚天舒打电话。

    楚天舒跟金铁男很熟,金铁男说有急事儿,你马上过来一趟。

    楚天舒开玩笑说找我都是急事儿,不是杀人就是放火,那个不急?

    金铁男说你别开玩笑,这事不同一般,你马上过来一下。

    楚天舒说不同一般是什么意思,你说说我听,我忙的要命,没时间过去。

    金铁男说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还是过来一下吧,这事儿对你来说很重要,耽误了别后悔。

    楚天舒说草,我有什么事儿,除了想硬时不硬,不想硬时瞎硬没别的事儿。

    金铁男说楚天舒你别扯犊子,我可是第一时间告诉你了,将来出了大事儿,后悔别找我。

    楚天舒真没把金铁男的话当回事儿,派出所长官不大,但是强力部门,也算一方神圣,在顺安城是可以横着膀子晃的主儿,我是所长我怕谁?我能出什么事儿?

    楚天舒收了电话下到一楼审讯室,站在单向玻璃后看大奎受审。

    大奎正被一个警察拽着头发向后仰,脸痛苦地扭曲成麻花儿。楚天舒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没想到这个赵队长挺有“钢儿”,口供咬的死死的,就是不知道。要么是真不知情,要么是滚刀肉,这样下去不太好办,抓人好抓,放人难放。

    楚天舒回到楼上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发呆,这事儿没有想象的顺利,接下来怎么办呢?突然想起金铁男的电话,这个金铁男说的一本正经,好像真事儿似的。金铁男这个人,别看是白丁一个,神通却不小,也许真有什么事儿牵涉自己,反正也没别事儿,那就去一趟吧。

    楚天舒哼着小曲走进“风月楼”,直奔二楼敲了敲金铁男办公室的门,没等金铁男说请,他就笑嘻嘻地推门进去了。

    金铁男从办公桌后边站起来,把手边的一个文件袋推过来说:“看看吧。”

    楚天舒从文件袋里掏出一个便条,是小学生的田字格练习本上撕下来的二寸纸条;另有一个黑色的U盘,像个不详的隐喻掉落出来。

    楚天舒展开纸条,纸条上写的是:

    楚天舒:

    我命令你,立即释放赵大奎,赔偿赵大奎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十万块。

    此命令11:30前有效,逾期后果自负。

    金铎

    楚天舒看了便条随手一扔,破口大骂:“我草,姓金这小子是那根几八上的毛儿,他疯了,不想活了?命令我?┄┄我草,正找他呢,他到送上门来了,谁送来的?你知道姓金的在哪儿?”

    金铁男摇头说:“我不知道他在那儿。”

    楚天舒说:“那,这怎么来的?”

    金铁男指了指桌子上的U盘,说:“早晨刚上班前台送上来的,说是宅急送,还有这个,我没动。”

    楚天舒一愣,拿起U盘想了想,说:“我草,真他妈的,借你电脑用用。”

    金铁男让出位置,坐进对面的沙发上准备泡茶,楚天舒坐在电脑前,启动电脑,插上U盘,滑动鼠标。

    金铁男只顾收拾茶具,没注意观察楚天舒脸色,楚天舒的脸色先是涨红如猪肝,既而又苍白如纸,再过一会儿蜡黄,最后青灰如死人一般。

    U盘里有几十段视频,楚天舒只击了几个,看了几分钟,就关了电脑,拨了U盘,把U盘小心翼翼地放进上衣口袋,却觉得口袋里的U盘像个火炭,烤得肉疼。

    金铁男已经沏好了茶,对楚天舒说:“过来,喝茶吧。”

    楚天舒起身时突然瘫倒在地上,金铁男快步过去扶起楚天舒,说:“咋的了?拌脚了?”

    楚天舒低着头说:“拌了一下,不喝了,改日吧,我回去了。”

    金铁男说:“刚沏好茶,急啥,喝一口?”

    楚天舒仍旧不抬头,边走边说:“改日,改日吧。”

    楚天舒像一条咬了败仗的夹尾巴狗,慌张,失态让金铁男吃惊,金铁男不便挽留,送到楼下,看着楚天舒上车。

    楚天舒上车就给所里的部下打了电话,命令手下,立即终止审讯赵大队长,把赵队长送到我办公室,热情招待。

    楚天舒的命令立即得到执行,只是大奎受审时昏迷,大小便失禁,洗澡换衣耽误了时间,楚天舒回来的路上去银行取了十万现金,先一步回到办公室。

    楚天舒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上衣口袋里的U盘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将自己拥有的一切炸成粉末。

    赵队长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无论如何得把赵队长稳住,将来消除这颗定时炸弹,也得通过赵队长。

    楚天舒在心里不断地发问,金铎这小子什么来历?这么厉害,自己的下半生攥在这小子手里了,怎么才能让他放过自己?┄┄

    楚天舒一脑袋糨糊,越想越害怕,出了一头一脸冷汗,湿淋淋水洗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