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00,爱恨情仇

正文 一00,爱恨情仇

    金铎虽然“唐刀”在手,却因为无法精准识别,有劲儿使不上。他尝试上网搜索公开的照片,一个一个辨认,结果是徒劳无功,心里烦闷,散步到双泉河边,望着淙淙流水冥思苦想。

    邱文明发觉金铎神情抑郁地出了门,随后追到河边,问明原因,呵呵大笑说:“金铎呀,金铎!你的聪明劲儿呢?真是的,你不行,有行的呀。”

    邱文明推荐金铁男,他在大衙门混过,咱这儿当官的,他不敢说全认识,起码认识一多半。

    金铎茅塞顿开,不仅是金铁男,他还想到一个人:钟华,建设银行副行长,大小也是个官儿呀,官场之人,当然认识很多官儿。

    相较金铁男,钟华更可靠。

    钟华是金铎的发小,铁哥们儿,彼此十分了解,更值得信任,更重要的,他与唐英杰有不共戴天的夺妻之恨。

    钟华的人生原本一路顺风顺水,借助老爷子当年的人脉,钟华大学毕业后回到建设银行,之后一直在建行工作,几年后就提拔当了副行长,也算是官场人物,肯定认识很多官儿。

    金铎知道,钟华相较金铁男,社会接触面窄,认识的人少;金铁男曾经在市委给一把手当过秘书,上传下达,调查汇报,日常工作就是跟官员们打交道,金铁男比钟华接触面更广,认识的人更多。

    然而,金铎还是首选钟华,这纯属个人感情因素。

    金铎跟金铁男只是同学关系,没什么深交,毕业以来,也没什么联系,信任很重要,尤其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虽然“影灰联盟”时刻严密监视着唐英杰黑帮的一举一动,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因素。

    金铎对当下的官员有很深的偏见,他主观的认为官员们善长说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瞪眼说瞎话是他们步步高升的基本功;常常是刚刚还在台上夸夸其谈,走出了会场就被反贪局的人带走了。

    在金铎的心目中,官员总是跟阴险毒辣,勾心斗角,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挨得很近。

    金铁男曾经在官场混过,耳濡目染,怕是很难洁身自好,出污泥而不染。

    金铎决定先请钟华,担心钟华的电话被监听,金铎不敢直接打电话给钟华。金铎先给凤芝打电话,让凤芝去建行找钟华,面授机宜。

    那天从石虎山监狱回来,凤芝亲眼目睹了滚兔子岭之战,心情激动,情绪亢奋,不想回家,到先去了玉珠家。

    凤芝进了屋也不坐,站在客厅里,手舞足蹈,绘声绘色地把滚兔子岭之战说给玉珠,把玉珠说的一愣一愣的,说到金铎满脸是血,玉珠眼含泪珠;说到大获全胜,马仔们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玉珠又悄悄地笑了出来。

    之后就再没了金铎的消息。

    玉珠不出门,消息闭塞,一天八遍地问凤芝,有啥信儿没有?文慧去没去你那儿?说啥没有?

    凤芝对金铎的去向也一无所知,急得玉珠发火,说凤芝没用。

    好了,终于有金铎的消息了,凤芝高兴,因为自己是有用的。

    凤芝接完金铎的电话,立即给钟华打电话,问他在那儿,有急事儿找他。

    钟华在单位,不一会儿,凤芝风风火火地来了。

    送走凤芝,钟华心里一阵欣喜,金铎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终于有信儿了,他找自己什么事儿呢?需要准备什么呢?

    钟华静坐了一会儿,让心情沉静下来。

    钟华现在越来越敬佩金铎了,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关键时刻一点也不含乎。

    金铎三次大败唐英杰,顺安大街小巷把他传说成了金大侠,微信朋友圈儿全是他的传奇,钟华从来一笑置之,因为绝大多数消息是异想天开,网红们编而造之,蹭流量的。

    异想天开也罢,蹭流量也好,金铎给钟华出了一口恶气,如果金铎需要,他愿意尽其所有帮助金铎,不光是因为朋友情谊,而是他对唐英杰恨之入骨。

    自古人生有两大不共戴天之仇,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钟华跟唐英杰有夺妻之恨。

    钟华和玉珠自由恋爱五年,摆了认亲宴,喝了定亲酒,装修了婚房,确定了婚期。

    变故发生在那个无风无雨,一如平常的秋夜,钟华半夜从一个饭局回来的路上,被几个蒙面人劫持,带到野外扔进一个新挖的深坑。

    蒙面人要活埋他。

    钟华问为什么?咱们无冤无仇,凭什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抓借人了吧?

    蒙面人嘻嘻笑,说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叫钟华是吧?你的对象叫玉珠是吧?

    钟华回答是。

    蒙面人说那就没错。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把你埋了,神不知鬼不觉,因为有人不想再见到你。二是跟对象分手,听明白没有?跟那个叫玉珠的女人分手,饶你一命。

    钟华深爱玉珠,他不能跟玉珠分手,狠了狠心说,你们动手吧。

    潮湿的泥土哗哗抛撒下来,钟华四肢被捆绑,尽管他奋力挣扎,泥土还是一寸一寸上升,当潮湿的泥土埋到钟华胸口时,钟华呼吸困难,憋闷的难受,眼前直冒金星。

    最终,求生的欲望战胜了爱情,钟华哭喊着答应跟玉珠分手。

    一年以后,跟玉珠恋爱的杨茂林被黑熊一枪打断了腿;经常给玉珠送新鲜蔬菜的吕成刚和他老爸被唐英杰陷害双双进了监狱,钟华才搞清楚,那天晚上活埋他的幕后主使是唐英杰。

    钟华跟玉珠分手后,唐英杰拼命地追求玉珠,可是,玉珠宁肯死也不答应唐英杰,唐英杰便运用黑帮势力,不许任何男人接近玉珠,派专人严密监视玉珠。这才有了“五·一”节那天,金铎参加完钟华婚礼,跟玉珠一同步行回家时,被黑熊的马仔追击痛揍一顿。

    黑帮撞上了黑客,唐英杰跟金铎的恩怨情仇从此开端。

    钟华虽然被迫离开玉珠,但他的心离不开玉珠。唐英杰剥夺了钟华的爱,也毁了他的生活。

    钟华婚礼的当夜,醉酒后梦中哭醒,他喊着玉珠的名字,痛哭不止。

    新婚妻子无法容忍丈夫心里装着另外一个女人,第二天早上就回了娘家。

    虽然第三天大奎出面带着钟华把新娘接了回来,但钟华无法欺骗自己,他一直不能尽丈夫的责任,不是他不想尽责任,是他的肉体和意念无法统一。

    心理医生说是心理障碍导致生理功能丧失。

    钟华的妻子接受了父母的规劝,她善良的本性,善解人意的灵透,让她同情钟华的痛苦,她没有怨恨,也不报怨,夫妻每天同床异梦,相敬如宾。她期待万能的时间能平抚丈夫内心的创伤,期待奇迹突然降临,期待自己做一次真正的妻子,真正的女人。

    古人用“相敬如宾”形容美好的夫妻感情,钟华此时才明白,这是古人的胡扯蛋。

    相敬如宾的夫妻身上套着海螺壳,是身不由己的表演,是恬不知耻的虚伪,是痛彻心扉的折磨。

    当年,玉珠对钟华绝不是这种套着海螺壳的感觉,玉珠对钟华是任性的,主使的,甚至是胡搅蛮缠混不讲理的,但又是关心,体贴,依恋和心疼的,这样的感情更走心入肺,直透灵魂。

    相敬如宾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行径。

    就在钟华担心金铎的下落和安全的时候,金铎突然传话让他去一趟,钟华猜测金铎遇到难处了。这个聪明绝顶,自以为是的家伙是轻易不求人的。

    从石虎山监狱回来,金铎和邱文明一进城就下了车,钟华问他们去那儿他们也不说,从此不知他们躲到那个耗子洞里了。

    钟华其实很惦记他们,也可以说暗暗地祝福他们,只要他们平安,唐英杰就麻烦不断。

    钟华也正要联系金铎,他有好消息告诉金铎,上次去石虎山监狱探视吕成刚回来的路上,金铎愿意承担30万费用,请钟华给吕成刚办监外执行。

    不用金铎明说,钟华知道他的意思。跟唐英杰斗,他需要帮手,邱文明虽然也是帮手,他终究是个残疾人,如果吕成刚能出来,跟金铎联手对付唐英杰,对金铎将十分有利。

    回来后钟华立即疏通关系,又两次前往石虎山监狱,礼到事好办,一切进展顺利,近日终于有了回复:如果不出意外,十天半个月后吕成刚将被假释。

    吕成刚是一条猛虎,跟唐英杰有不共戴天之仇,用吕成刚自己的话说:下半辈子活着,就是为了整死唐英杰。

    钟华站在窗前向外张望,观察有没有可疑的人。这几天唐英杰的马上仔全城乱窜,据说挑断金铎手筋奖金十万。

    想到此钟华打了个寒战。

    怕有人盯梢给金铎带来麻烦,钟华决定晚上出发,下午的时候,钟华到营业厅在ATM机上取了二万块现金,他猜测匿藏中的金铎肯定不敢用银联卡,不敢云闪付,不敢用微信,不敢用支付宝,不敢用以前的手机,无论藏身何处,没钱寸步难行,手握现金最安全。

    钟华从营业厅回到办公室,想了想又下了楼,开车去了超市,把购物车装满香肠,罐头,方便面还有两箱德国黑啤,这种带点苦味的黑啤是金铎喜欢的。

    从超市回来钟华去找一个要好的同事,他要跟同事借车,把自己的大众途观车和同事的哈弗H6调换几天,同事好奇地问:“这是咋的了?用好车调换我这破车?”

    钟华笑着说:“我要下乡几天,不舍得我的车。”

    同事说:“草,我就知道没好事儿,你轻点造我的车,行长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呢。”

    钟华嘿嘿一笑说:“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的,放心,不是下乡,逗你玩儿呢。”

    同事不怀好意地笑了,如此帅气的行长有点秘密很正常,没有秘密反而不正常。

    一切安排妥当,钟华回到办公室,坐等天黑。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