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0一,命悬一键

正文 一0一,命悬一键

    天黑后,钟华开车先在城里绕了几圈儿,故意走走停停,确实没有尾巴,才把车开上双泉镇的大路。

    钟华不知道邱文明姨妈家的具体地址,金铎跟他约定在农业银行门口接头,谁去接头呢?

    金铎人地两生,晚上出去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怕是有去无回;邱文明腿脚不利索,让他去接头有点欺负人;毫无疑问,接头的差事非姨夫莫属,问题是姨夫不认识钟华。

    姨夫让金铎介绍一下钟华的年龄,身高,容貌特征。

    邱文明笑嘻嘻打趣说:“姨夫,黑灯瞎火的介绍了你也未必认出来,我有招儿。”

    姨夫端着茶杯问:“你有什么招儿?”

    邱文明神秘的小声说:“对暗号呀。你说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对方说:“暴风雨就要来了,这就对上了。”

    姨夫扑哧一声,把一口茶笑喷在地上,金铎也笑出了声。

    姨夫说:“这是《瓦尔*保卫沙拉热窝》的台词,这部电影我看了不知多少遍,台词差不多都能背下来了。你怎么知道的?”

    邱文明笑出了口水,边擦边说:“我也喜欢这个电影,在网上看了不知多少遍,喜欢这句,就记住了。还有一部《桥》,我自己都记不清看多少遍了。”

    邱文明哼起那首耳熟能详的歌: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

    金铎起身,戴上帽子和口罩说:“姨夫,不听他胡扯了,走,正好透透气,我陪你去。”

    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双泉镇,周围的群山隐入黑魖魖的虚无中,只在天际留下一条起伏的剪影;灯光闪闪的镇子如在锅底摆放整齐的积木;中天深邃湛蓝如透明的玻璃;一条银河横贯中天,满天繁星飘浮在天幕上;清凉湿润的夜风从大山深处吹过来,带着树脂的芳香,带着青草鲜花的芬芳。

    金铎深吸一口气说:“山里的空气真好,甜滋滋的。”

    姨夫咳嗽一声说:“这就是乡下的好处,你们城里人天天吃汽车尾气,喝污染的水,吃有毒的菜,城里有什么好?请我都不去。”

    金铎说:“城里有城里的好处,赚钱的机会多,发展空间大,年轻人都往城里挤,不图别的,有钱赚就行,别的就顾不上了。”

    姨夫咳了一声说:“小金子,想问你个事儿,不知合不合适。”说完不吱声了。

    金铎紧走两步靠近姨夫说:“姨夫有话尽管说,没事儿的。”

    姨夫轻声说:“我看你斯斯文文不像个惹事儿的主儿,你们惹着谁了?躲在这儿?”

    金铎想了想说:“姨夫,你听说过大企业家唐英杰吗?──伟业集团的大老板。”

    姨夫说:“唐英杰?┄┄认识,总上电视,慰问贫困户,不是慈善家嘛,到处发东西,做慈善,人长得挺帅,总笑呵呵的。伟业集团也知道,咱这儿,不知道镇长的有不少,没人不知道伟业集团,路边的大广告牌好多都是伟业集团的┄┄你们怎么惹着他了?”

    金铎说:“这事儿说来话长,一二句说不清,他太欺负人了。”

    姨夫停下脚步说:“说的是,大明子的腿不就是折他手里了。他开沙场,别人就不能开沙场;他卖地砖地板,别人就不能卖,那有这样的道理?这也忒霸道了,大明子那时也开个沙场,没听他喝,差点送了命。”

    金铎说:“路不平有人踩,我和大明子跟他磕上了。”

    姨夫站住轻声问金铎:“街里传说有人在滚兔子岭把他们好一顿收拾,是你和大明子?”

    金铎点头说:“姨夫,是我俩。”

    姨夫唉哟一声说:“这……你俩可捅破天了。”

    金铎说:“是,他的马仔到处找我俩,我俩就躲你这儿了。”

    姨夫说:“光躲也不是事儿,躲到啥时候呀?”

    金铎说:“先躲个十天八天,之后我还得出去会他。”

    姨夫停下脚步,看着金铎说:“小金子,你们这事儿闹大扯了,你俩儿可得小心呢,人家是大老板,手眼通天,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金铎一字一句地说:“姨夫,你看着,不出三个月,我搞垮他。”

    姨夫呵呵一笑说:“小金子,没那么容易吧?┄┄你开玩笑。”

    金铎说:“姨夫,我是认真的,走着瞧。”

    话不投机两人闷头走路,路边住宅的窗户透出朦胧的灯光撒在马路上,路面一段明,一段暗;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音穿透夜空撞到山上又折回来;天上的星星越聚越多,银河横空,一片星光灿烂。

    八点多,金铎和姨夫把钟华接到家。

    钟华进门就说饿了,邱文明说你没吃晚饭呢?

    钟华说我开着车光顾得绕弯儿了,那有空吃饭。

    说得大家哈哈笑。

    姨妈立马洗手热饭,钟华简单吃了口饭,金铎直截了当地说明了请他来的目的,钟华嘴里还嚼着饭就坐在金铎的笔记本电脑前,打开“唐刀”,开始“认人”。

    金铎挨着钟华坐下,协助他操作电脑,一会儿快进,一会儿暂停,一会儿回放,一会儿新建文件夹,归档,保存,标记姓名,职务,单位。

    邱文明闲着没事儿,也来凑热闹。

    邱文明是勤快人,从住进姨妈这儿,他天天起早就跟姨夫进了大棚,是姨夫的好帮手。

    金铎天天坐在电脑前,他还以为金铎在玩游戏。

    邱文明看了一会儿弄明白了,神经兮兮地对金铎说:“我草,这比毛片火爆多了,这帮玩艺儿,真想不到。”

    金铎说:“文明,这事儿得保密呀。”

    邱文明说:“知道,草!这帮玩意儿,场合上人模狗样儿的,谁知道背后猪狗不如。金铎,你从那淘弄的?这事儿让你整大扯儿喽,这么整,还不得出人命啊。”

    钟华说:“唐英杰这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事儿传出去,有人杀他的心都有,信不?”

    邱文明说:“照这么说吧。”

    金铎对钟华说:“大哥,你可叫准喽,人命关天呢。叫不准的先放一放,以后再说,咱别误伤了好人,放过了坏蛋。”

    钟华点头说:“我知道,叫不准先不管它,先把能叫准的找出来。”

    邱文明自言自语说:“这姓唐的,忒黑了,都说苟局长是他老铁,背后也下套儿,苟局长这回是真‘狗B’喽。”

    金铎说:“都是唐英杰的保护伞,这回好了,我敲一下键盘就让他身败名裂,这叫命悬一键。”

    钟华呵呵一笑说:“有那么点意思。”

    唐英杰编辑整理过的三十五个独立文件夹,编号“1”是原市长,姓屈,现在是副省长;“2”号便是苟局长,编号往下是法院院长,副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副检察长,十几个派出所所长,一个小时后,三十五个独立文件夹辨认完毕。分别标注了姓名,职务,单位。

    钟华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辨认混杂在一起的材料。到晚上十点钟,钟华辨认出12个人,单独设置文件夹,作了标注。

    金铎说:“大哥,累了吧?要不先到这儿?”

    钟华揉揉眼睛说:“累到是不累,这玩意儿,呵呵,太恶心人。”

    邱文明拎过来几瓶啤酒说:“渴了就喝它吧,不伺候你们了,我睡觉去了,看这玩艺儿太恶心。”

    钟华和金铎一直“辨认”到12点多,又辨认出七个小官员,另建文件夹,作了标记。

    金铎看看时间说:“大哥,不早了,该睡觉了,明天再弄吧。”

    钟华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关了电脑。

    钟华和金铎洗漱后睡一张床,一时都睡不着。钟华问:“这东西那儿弄来的?”

    金铎沉默了一会儿说:“大哥,这个你别问,将来无论什么时候,没有这回事儿,永远不承认有这回事儿。”

    钟华往金铎身边靠了靠说:“这玩意要命啊!我懂,你放心吧。”

    金铎说:“唐英杰有今天,全仗着这些官员保护,没有保护伞有多少唐英杰都关进去了。咱俩今晚干的事儿,是挖唐英杰的命根儿。”

    钟华说:“你说的对,唐英杰最初就是几个沙场和两个建材商店,还有一个工程队。不知怎么就跟屈市长整明白了,屈市长在这儿任职五年多,唐英杰就那几年发起来的。搞起房地产,收购自来水公司,突然暴发起来了。你看看,姓屈的啥玩意儿呀?平时道貌岸然,人模狗样,其实……跟畜牲一样,丑态百出。”

    金铎问:“这个屈到省里了?”

    钟华说:“对,现在是副省长。唐英杰另一个保护伞是公安局的苟局长,听说是唐英杰把他从一个普通民警一直推到局长的位置,没有这条‘狗’,唐英杰没这么张狂。”

    金铎说:“这下好,我已经套住‘狗’脖子了。现在先不拿下他,也许他能为我所用,我攥着他的‘七寸命门’,他不敢不听我的。”

    钟华翻了个身说:“老三,你真挺厉害的,我没想到。”

    金铎说:“大哥,有啥厉害的,这都是让唐英杰逼的。不过,大哥,这个东西太要命了,是个把柄,也是个祸根,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弄不好命都得搭上,你知道就行了,千万别露出去。”

    钟华说:“我知道,放心吧。”

    沉默了一会儿,金铎问:“大哥,你过的怎么样?跟大嫂一切都好?”

    钟华说:“挺好的。”

    金铎说:“有个事儿我一直惦记着,你们婚礼第二天大嫂就回娘家了,咋的了?”

    钟华说:“也没咋的。”

    金铎说:“没咋的你不陪着回去?再说回门应该第三天呢?”

    钟华长出一口气说:“没咋的就没咋的,不早了,睡觉吧。”

    钟华不想聊,金铎知趣地闭嘴,两人不再说话,各想心事,谁都没有睡意,一会儿翻个身。

    过了一会儿,钟华问:“睡了吗?”

    金铎说:“没有,睡不着。”

    钟华说:“我也睡不着,睡不着咱不睡了,说说话。”

    金铎说:“你说吧。”

    钟华说:“我一肚子话想说,你这么一整我还不知咋说了。”

    金铎说:“想咋说就咋说。”

    两人在黑暗中嘻嘻笑。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