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0二,我也姓黑

正文 一0二,我也姓黑

    钟华和金铎都睡不着,钟华说:“睡不着,说说话。”

    金铎说:“说吧。”

    钟华说:“要来的时候,觉得有一肚子话想说,你这么一整,我还不知咋说了。”

    两人在朦胧的夜色里沉默了一会儿,隐隐传来邱文明的鼾声,钟华起身下地,开了一瓶啤酒,倒了一杯喝了,问金铎渴不渴,金铎说喝啤酒怕起夜,想了想说你这一喝我也觉得口渴,来一杯吧。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把一瓶啤酒喝完,钟华上床又躺下。

    两人静静地躺了一会儿,钟华说:“你回来了跟姓唐的干了三架,完胜,这事儿太好了,让我看到了希望。不然,我黑暗的日子没有尽头。”

    金铎一时无法理解,问:“大哥,你啥意思?”

    钟华叹口气说:“你刚才问我过的怎么样?实话跟你说,我过的不好,很糟糕。”

    金铎翻过身,脸朝钟华问:“咋的呢?……为啥呀?”

    钟华说:“要说为啥,就是觉得心里堵的慌,什么事儿也开心不起来……反正都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好。你嫂子没毛病,是个好媳妇。”

    钟华说了半截话不说了,金铎等了一会儿没下文,问道:“你心里堵啥呀?”

    又沉默了半天,钟华嗫嚅道:“恨姓唐的,还有,我有病。”

    金铎说:“啥病呀?人吃五谷杂粮,保不齐谁有病,有病治呗。”

    钟华说:“治过,没用,心理障碍导致的……憋屈的。”

    导致的什么?……钟华没说,金铎隐约猜到了,大概是男人的难言之隐,便不多问,其实不用多问,钟华心里肯定还是放不下玉珠。

    金铎想了想说:“大哥,有个事儿,我告诉你,你知道就行了,别再跟别人说,包括嫂子。”

    钟华问:“啥事呀?”

    金铎说:“我能给你报仇,我现在有招儿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他。”

    钟华猛地坐了起来,看着金铎问:“那快弄啊!弄完就利索了,你也不用担风险了,你知道不?他的人到处找你呢,奖金十万挑断你手筋。”

    金铎轻声说:“这事儿我想过,再等等看,弄死他容易,心理上有负担,不想背杀人的包袱,最好是公平较量,整垮他。”

    钟华说:“我明白,你打小心善,放学时看见两狗掐架,谁弱你帮谁;看球赛,谁落后你向着谁。”

    金铎说:“这事儿也不是不行,就是一时下不了决心。”

    钟华说:“什么招儿?能透露点吗?”

    金铎说:“这事儿别问了,我是认真的。我的意思是大哥你想开点,他的小命在我手里攥着,你的仇能报。”

    钟华说:“你还甭说,你这话,让我心里畅快多了。”

    金铎说:“大哥,他是自作自受,你都看见了,他跟那些保护伞,花天酒地,称兄道弟,背后整他们的黑料,这个人多阴毒。”

    钟华说:“这个人,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为了拆散我和玉珠……唉!不敢想,一想我恨的心颤。”

    金铎说:“这笔账我给他记着。”

    钟华说:“这些年,我活的憋屈。人生有两大仇恨不共戴天,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我跟姓唐的有夺妻之恨。那天晚上的事儿太憋屈了,让他们吓破胆了,我经常噩梦,梦里哭醒。”钟华带了悲腔。

    金铎抓住钟华的手说:“大哥,有账不怕算,这个账我跟他慢慢算。猫抓住耗子以后,一般不马上吃掉,总是玩弄一会儿,玩够了才开吃,我瞧着,我好好玩儿玩儿他。”

    钟华说:“可别大意,姓唐的可不是小耗子,这是吃人的笑面虎,他什么损招儿都有,你可得小心,他们正到处找你呢,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哥还指望你报仇呢。”

    金铎说:“大哥你放心,他们逮不着我。”

    钟华说:“你,怎么……这么肯定?”

    金铎说:“我就这么肯定。”

    金铎如此肯定不是自吹的,他的身后是“影灰联盟”,唐英杰及主要帮凶所有的无线和有线通话已经被严密监控,有什么突发情况金铎第一时间就能得到消息,但这事儿不能跟钟华说。

    钟华说:“说一千,道一万,你自己安全,才能说别的。”

    金铎笼统地说:“大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身后有支撑。”

    钟华说:“我猜到了,滚兔子岭那天,你一看手机就变了脸,有人给你信息了是不是?有人背后帮你是不是?”

    金铎说:“是,唐英杰有什么动向我能提前知道。”

    钟华长出一口气说:“三弟,你有卧底?卧底也有疏漏的时候,还是得小心。”

    金铎问:“不是卧底,比卧底管用。”

    钟华一字一句地说:“只要你别落唐的手里,保证自己安全,姓唐的不是你的对手,他早晚得垮台。”

    金铎:“啥意思?”

    钟华:“刚才我弄的这些黑料,涉及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一旦透露出去,唐英杰就犯了众怒了,得臭出去十条街,这些人都手握实权,得罪他们,唐英杰还有好吗?”

    金铎嘻嘻笑了,说:“大哥,你说的对,他的七寸让我攥住了。”

    金铎心里想,这才刚开始,大捶正锲而不舍地“撞”他的银行账号和密码,这些要是成了,呵呵,非让他破产不可。

    钟华说:“这以前我也想过,光是打打杀杀你不是姓唐的对手,他有钱,就有人给他卖命,杀来杀去,你耗不过他。有了今天这个东西,他的七寸命门就让你攥住了,┄┄这个东西你怎么弄来的?”

    金铎呵呵一笑说:“大哥,你忘了?我是学计算机的,他这东西放电脑里,我弄它就如探囊取物。”

    钟华问:“你,是黑客?”

    金铎得意地说:“对喽,他是黑社会,姓黑;我是黑客,也姓黑。大哥,不是跟你吹,我是世界排名100之内的黑客,有资格参加世界黑客大会。其实我原来不太黑,让姓唐的逼黑了,那好,咱比一比谁更黑。”

    钟华长叹一声说:“姓唐的悬赏十万,挑断你的手筋,那小子什么损招儿都有,你在这儿住个十天八天,换地方吧,我给你找地方。”

    金铎说:“行,我也没打算长住。大哥,我倒是更担心你,这日子还长着呢,你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你得想办法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既然已经这样了,别太委屈了我大嫂,她也不容易。病的事儿出去看看,还得想办法治,别挺着。”

    钟华说:“治过,北京,沈阳都看了,药没少吃,钱也没少花,检查不出来。后来看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是精神创伤造成的心理障碍,我知道,我没大事儿,我就是心里堵着一气,这口气不出来,我的病好不了。”

    金铎暗想,你不光是堵着一口气,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心里放不下玉珠,原本就不想结婚,是老妈着急上火逼的没办法,这才叫强按牛头不喝水。

    金铎分了心,嘴上却问:“堵着什么?”

    钟华以为他明知故问,调侃他说:“你脑袋让门框挤了?”

    金铎嘿嘿一笑说:“没有啊。”

    钟华说:“堵着一口气┄┄姓唐的太欺负人,也不光是欺负人,我的胆让他们给吓破了,唉!──我不敢想,一想恨得我肝儿疼心颤。”

    金铎说:“大哥,我知道了。你看着,不是我吹,我三个月内搞垮姓唐的,给大哥出这口恶气。”

    钟华沉默了一会儿说:“有你这话我心里舒服多了,这些话堵在心里没处可说,今天跟你说说,心里舒坦点,这些年姓唐的横行霸道,恨唐英杰的人不止我一个,都眼巴巴等着这一天呢,你要是整垮了他,就是为民除害了。”

    金铎说:“我刚回来的时候就想跟唐英杰斗一斗,把玉珠救出去。后来……”

    金铎顿了一顿,他想说后来我有了“上帝之手”,可以轻松除掉唐英杰,能力大了,目标也大了,除掉唐英杰,玉珠倒是可以得救,但宋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再除掉宋军,三伴呢?黑熊呢?一个一个全除掉?……斩草不除根,黑帮还在,他们就会寻仇。

    说到根儿,还是得搞垮整个黑帮的经济,经济上破产了,黑帮就没咒念了,想寻仇也没那能力了。老百姓可以随便到青龙河挖沙子,地板地砖公平交易……为家乡除害。

    这些在金铎心里还只是朦朦胧胧的想法,没有具体的计划,还不好说出来。

    金铎顿了一顿说:“后来,有了这个黑料,他的保护伞就折了,没有保护伞,他唐英杰就是罪犯。所以,我就更有底气了,我得想办法利用这些黑料,让这些保护伞反咬一口,全都去围攻唐英杰。就像电视里群狼围攻野牛,呵呵,肯定是一场好戏,这就好玩儿了。”

    钟华长出一口气说:“报应!他的报应来了!真要是那样,唐英杰就惨了。”

    金铎说:“会有这一天,你瞧着。”

    钟华忧虑地说:“你想的挺好,就怕唐英杰不是那么好斗的,他上边有人。要我说,你除掉他,把玉珠救出去,你俩远走高飞吧。”

    金铎说:“我也这样想过,可是,虽然唐英杰没了,但黑帮还在,还会欺负别人,也可能找我寻仇,还是麻烦,我想来个斩草除根。”

    钟华:“斩草除根当然好,可你得担风险呢。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金铎:“大哥放心,我心里有数,他的马仔到处找我,其实不用找,我现在没空搭理他们,等我把这事儿弄完了,我就去找他们。”

    钟华说:“青龙小区招标时,唐英杰跟省里一个黑老大结了梁子,后来那个黑老大还有两个保镖让人打死了,江湖上传说是唐英杰雇的杀手,这事儿不能不防。”

    金铎说:“我在暗处,找我没那么容易。”

    钟华说:“黑料这事得两方面看,不露出去没啥用,露出去得有多少人身败名裂啊?……涉及的人太多,小心狗急跳墙,杀人灭口,你自己也有风险。”

    金铎说:“这个我知道。你来之前,文明都不知道我有这个东西。”

    钟华突然爬起来,跳下床。

    金铎一惊,借着微弱的月光,发现钟华从手包里取出一样儿东西,之后回到床上,往金铎怀里一推说:“收着,这个有用。”

    金铎问:“啥呀?”

    钟华说:明天早晨看看就知道了,睡觉吧。“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