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0六,患难之交

正文 一0六,患难之交

    邱文明的电话让金铁男吃惊不小。

    这个时候,唐英杰悬赏十万,上百的马仔满城追杀他和金铎;顺安城街头巷尾都在流传他们的神话故事,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他竟突然来了电话,岂能不让金铁男大吃一惊

    邱文明简单明了,说请金铁男去一趟,有事商量。

    如果换了别人,金铁男会找个借口婉言拒绝,这个时候会面,闹不好给自己带来麻烦,这是一滩浑水,趟不得,唐英杰是好惹的吗?但是,邱文明例外,邱文明事儿,金铁男必须伸出援手,这是金铁男跟邱文明的事儿,跟金铎没关系。

    跟所有的年轻人一样,金铁男也曾少年得意,错看人生。

    金铁男当大秘的时候,也就是人生最高光的时刻,以为自己有很多朋友,这些朋友都是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跟他称兄道弟,请他吃,请他喝,请他玩儿;他们众星捧月般恭维他才华横溢,年轻有为,前途无量;众口一词,三人成虎,在朋友的恭维中,金铁男也曾悄然自我膨胀,得意忘形。

    突然一天,大难天降,金铁男从天堂猝然坠入地狱。

    进了看守所,金凤凰就变灰土鸡了,曾经的兄弟哥们儿朋友都没了踪影,生怕牵连自己,躲避唯恐不及,有的甚至落井下石。

    原来这些所谓的朋友看重的是他身后的领导,他不过是个跳板,笼络他是为了方便接近领导,金铁男后悔错看人生。

    人生的真相惨不忍睹,金铁男一夜之间成熟了。

    让金铁男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来看他的是邱文明,邱文明带了一只烧鸡,往桌上一放说:“吃。”

    金铁男也不客气,徒手撕开鸡肉,狼吞虎咽开吃。

    邱文明郑重其事地问:“有什么事,我能办的,说。”

    金铁男放下烧鸡,望着邱文明,眼泪涌出来,摇摇头说:“没有……他妈的……这烧鸡真他妈香。”

    邱文明说:“那就吃。”撕下一个鸡腿递过来。

    金铁男噙着眼泪把鸡腿送进嘴里,把骨头嚼的嘎巴嘎巴响。

    判决后金铁男转到监狱服刑,邱文明也来看过他,在亲情餐厅里大鱼大肉,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我能办的,说。”

    金铁男此时一副看破红尘的淡然,对邱文明凄然一笑说:“没有。”

    邱文明说:“那就吃。”

    两人大吃大嚼,邱文明走时给金铁男的监狱账号充值二千块。只要账号有钱,就可以随时来这个餐厅享用美食,只不过饭食贵的离谱,在亲情餐厅吃一只烧鸡的费用,在外边能吃十只,可见亲情有时需要很破费。

    患难之交,终生难忘。

    金铁男偶尔反思过往,认定邱文明是此生的真朋友,真朋友与地位无关,跟利益无关,是意气相投,是肝胆相照。

    金铁男高光的时刻并没有邱文明,邱文明才不压人,貌不出众,挣扎在社会底层找食吃,地位跟金铁男不在一个层次,虽然同处一城,平时来往也不多,只有同学们聚在一起时碰一下酒杯而已。

    上学时,金铁男是受人瞩目的学霸,老师宠爱,同学羡慕,家长夸赞,他自我感觉良好;邱文明学习成绩平平,不受关注,不过他有个长处,他的长处是为人仗义,好打报不平,人缘好,身边总围着一帮小哥们儿。

    有一次大雨过后,金铁男上学路上过水坑时一脚踩翻了垫脚砖,左脚的鞋灌了包,他站在水坑边犹豫不定:回家换鞋?第一堂课肯定要迟到;穿着湿鞋去学校?这一上午怎么受得了。

    金铁男正犹豫不决,邱文明骑着自行车过来了,一看金铁男的狼狈样儿,二话不说,把自行车让给金铁男,让他回家换鞋,自己步行上学校。

    很多年后,有一次同学聚会,金铁男跟邱文明提说这事儿,他竟记不起来了。邱文明是个付出不求回报的人。

    高一下半年,班里从外地转来一个新同学,班里有几个混小子欺生,今天让他买烟,明天让他买酒,新来的同学不堪欺负,敢怒不敢言,惹不起,躲得起,收拾铺盖要回家。

    有同学把这事儿告诉了邱文明,邱文明把那几个混小子臭骂一顿,新来的同学受到保护,可以安心学习,后来考上了一个211大学。

    前几年,这个同学专程来看邱文明,同学们又聚一起,那个同学说:“当年要是没有邱大哥,一气之下我就回家了,可能就没有今天了。”

    混小子不爱听,争辩说:“你也忒小气了,抽你几包烟,喝你几瓶酒,就把你吓成那样儿,要回家。”

    大家不是好笑。

    那个同学说:“你不知道我家多穷,住校三年,我就没敢吃过菜,馒头,咸菜,凉水,三年。”

    邱文明指着混小子说:“放你的臭屁,穷也罢,富也好,你们是欺负人,还有脸说人家小气。”

    十几年过去了,大家一笑泯恩仇,举杯怀旧,过去真可笑。

    当年邱文明有个外号“邱大侠”,“邱大侠”后来变成了邱瘸子,这是后话。

    金铁男曾经问邱文明:“自己落难时别人都躲的远远的,怕惹上麻烦,你为什么主动往上凑?”

    邱文明一脸坦然地说:“人到了那时候,需要朋友。”

    金铁男被感动了,发现邱文明看重的是感情,不是利益,这种品质难能可贵。

    邱文明因为沙场之争被黑熊打断了腿,伤愈后想告状,征求金铁男意见,金铁男权衡利弊把邱文明劝住了。

    金铁男告诉邱文明,这官司打不得,一是唐英杰势力太大,官司打不蠃,打不着狐狸惹一身臊,你在这儿就没法容身了;二是你即使官司打蠃了,你也得不到什么利益,很可能引来杀身之祸。人得知进退,当进则进,当退则退;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忍四通八达。

    邱文明听明白了,忍了,跟兄弟们承包了月亮泡,养鸭子。

    金铁男怕唐英杰再找邱文明的麻烦,主动找到唐英杰,传话说邱文明服了,彻底退出沙子行业,到月亮泡养鸭子去了。

    唐英杰得意地说:“是吗?这样好。”

    金铁男建议唐英杰,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跟你是朋友,跟他是同学,愿意从中给你们化解化解。

    唐英杰问:“怎么化解?”

    金铁男说:“给他点补偿,这事儿就过去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提了。”

    金铁男虽然非官非贵,但在顺安,有名气,有口碑,有一定的能量,唐英杰不得不重视他的话。

    唐英杰要的是沙场,只要沙场到手,目的就达到了。白抢了人家沙场,又打断了人家的腿,给点补偿不为过。

    唐英杰当即同意金铁男的建议,补偿了邱文明二万块钱。

    金铁男拿着二万块钱去找邱文明,邱文明说啥也不要,草它马滴,我跟他不是钱的事儿,是差一条命。

    金铁男说这话就此打住,你知道我为什么去要这二万块钱吗?我就那么没见过钱?我的目的是让他放过你,不再找你的麻烦,不然你的鸭场也消停不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眼没前儿先图个平平安安。

    邱文明敬佩感激之余,把钱收下了。

    邱文明跟金铁男有过患难交情,跟金铎没什么特殊交情。

    上学时,邱文明和金铎不在一个班,金铎天天跟钟华,大奎形影不离;邱文明有一帮小兄弟前呼后拥。邱文明跟金铎联手完全是因为唐英杰,为了共同的敌人,他们必须联手。

    当年,金铁男和金铎都是学校的名人,金铁男是有名的学霸,金铎是知名的“怪才”。

    “怪才”金铎考试成绩总分从没得过第一名,但数学,物理和英语单科成绩从没考过第二名,霸占第一名无人憾动。

    那时,金铁男和金铎互知大名,见面点头,互相尊敬又互相不服气。

    金铁男的印象里,金铎个头不高,不爱说话,眼神明亮;脸上总是笑嘻嘻的,那种笑带着一种超脱伶俐,不是居高临下,却含着一览无余的穿透力。

    眼下,顺安城关于金铎的传言五花八门,添油加醋,神乎其神。金铁男却为他俩悬着一颗心,他知道唐英杰的势力,不赞成金铎和邱文明的鲁莽。就凭他俩儿,今天打一架,明天打一架,早晚得让唐英杰的马仔逮住,废了。

    唐英杰树大根深,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说他俩是蚍蜉撼树不是贬低他俩,是明摆着的事实。按说金铎也是个聪明人,可是,无论多少聪明的男人,沾上美貌的女人,就傻得掉渣儿了,古来如此,金铎也不例外。

    世界上,很多傻事儿都是聪明人干的;男人干的傻事儿,多半与女人有关。

    金铁男也想借此机会,好好劝劝他俩,见好就收,别再闹下去了,跟唐英杰作对没有好果子吃,如果需要,他愿意中间说和,给双方化解化解,冤家宜解不宜结。

    这个危机时刻,邱文明突然约见会是什么意思?自己已经隐身世外多年,无权无势,无欲无求,码字谋生,闲云野鹤,还能帮他们什么呢?莫不是想休战,让他去说和?

    当年是因为利益,一切好说;今天是因为女人,这事儿怕是难说。男人为了女人,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金铁男心里忐忑,满腹狐疑。

    金铁男开车出了“风月楼”,怕有人跟踪,他并没直接往西北去双泉镇。他先往东,快出城时转向北,从北向南,出城后把车停在路边隐避处瞭望了一会儿,确认没有跟踪,才放心地往双泉镇来。

    出了城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浓浓的新绿一直铺展到天边,远处山峦起伏,雾气迷离。

    六月天,烈日炎炎,接近双泉镇时,却见西北天空涌起一团团灰色的雨云,不时传来隐隐的雷声,一场初夏的雷阵雨正在远方酝酿。金铁男深踩一脚油门,加快了车速。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