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0八,知难而退

正文 一0八,知难而退

    金铎请金铁男帮忙辨认“唐刀”里的人,金铁男权衡利弊,劝金铎见好就收,别跟唐英杰斗下去了,唐英杰水太深,深不可测。

    金铎问:“怎么收呢?”

    金铁男说:“这到可以研究研究。”

    金铁男话声刚落,窗外传来汽车马达声,三人一齐往院子里望去。

    邱文海送姨妈和姨夫去中医院看病回来了。

    金铎,金铁男和邱文明起身迎到院子里,邱文明把金铁男介绍给姨夫,请姨夫上桌喝几杯,姨夫说:“你们喝吧,中午文海请我们下的馆子,现在酒足饭饱,我得进大棚看看。”

    邱文海没进屋,对邱文明说:“马仔盯的太紧了,我在城里绕了一个多小时才甩掉尾巴,这段时间不能过来了。再去医院让姨夫自己打车吧。”

    邱文海卸下几个纸箱就走了。

    三人重新回坐桌前,金铁男说:“金铎,你这些年不在家,不知道咱这儿的情况,我是为你好。”

    金铎笑着说:“我明白,你是担心我。不过,到了这地步,怕是想收也收不了了。”

    金铁男说:“没啥收不了的,你挨了打,回来打几架,伤他十几个马仔,你气也出了,面子也有了,见好就收,回深圳去吧,别再闹了,这么闹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你可能也知道,公安局苟局长就是唐英杰一的条狗,只要唐英杰一句话,警方出手,你东躲西躲,能躲过警察?一旦落到警察手里,他们整人的招儿太阴毒了,到时候,他们说啥是啥,你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你这辈子就毁了┄┄吕成刚不就是吗?他爸还是局长呢……我真为你担心。”

    金铎咧嘴一笑说:“你说的我信,不过,我好说,一走了之,文明怎么办呢?唐英杰能饶过他吗?”

    邱文明越听越迷糊,瞪圆了眼睛看金铎,拿不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忐忑:“金铎莫非要打退堂鼓?……半途而废?”

    金铁男说:“文明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去找唐英杰,说合说合,实在不行赔点钱,说到底,他在意的是你,跟他争玉珠,这是不能碰的底线。文明这点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

    金铎明白了,金铁男畏惧唐英杰的威势,不想卷进来,不必指望了。便嘻嘻一笑说:“你的建议我可以考虑考虑,好不容易见一面,不说这些了,来,喝酒,喝酒。”

    邱文明自以为跟金铁男有交情,帮这点小忙儿不在话下,没想到他如此世故,心里有气,脸色难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到嘴边让一口酒堵了回去。

    金铁男站起身,给金铎和邱文明满了杯,一脸愧疚地说:“我知道,我让你俩失望了,实在对不起,我现在树叶掉下来怕砸破头,就想消消停停地活着,不担事儿了。”

    金铎仍然笑嘻嘻地说:“理解,我能理解,没关系,来,喝酒。”

    邱文明脸色阴沉,闷头不语。

    金铎站起身,给金铁男和邱文明满上酒,举起杯说:“壶里乾坤大,杯中日月长,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喝──我先饮为敬。”

    放下酒杯,金铁男观察邱文明脸色,邱文明大吃大嚼,看都不看他。金铁男知道他心里有气,叹口气说:“金铎,人不经历点事儿不立世,上学的时候,咱都是有理想,有志向,有抱负的人。相信正义,相信公平,相信法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人要诚实,要善良,要努力;在社会磨砺几年,我发现,很多事儿不是那么回事儿,这是个利益驱动的社会,资本为王,资本是一头贪婪的巨兽,大小通吃,黑白两道畅通无阻;为了利益,为了自己,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我现在最怕的是人,怕跟人接触,人心难测,暗箭难防,咬一口撕下来一块肉。”

    金铎说:“我明白了,怪不得外号叫“风月隐士”,你想作当代隐士啊!┄┄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你现在是中隐呗。”

    金铁男苦笑着点点头说:“没那么容易呀。人活着就得吃,穿,用,孩子天天要钱花,隐不起呀。其实我出来后有机会重新开始,我拒绝了,不敢再上名利场,没那个胆子,更没那勇气了,做个市井草民,凭本身挣点小钱儿,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金铎说:“我看你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儿。”

    金铁男红着脸点头。

    话不投机,闷酒无趣,草草吃完饭金铁男要开车回去。金铎和邱文明把他送出大门,金铎说:“你现在走涉嫌酒驾,行吗?在这儿睡一觉,晚点回去吧?”

    金铁男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儿,交警差不多都认识我,给我面子。”

    金铁男的车开走了,邱文明冲着一团黄尘呸了一口,气哼哼地说:“唉!真想不到,嘴上说真朋友,关键时候掉链子。”

    金铎笑着说“别怪他,人各有志,他有他的难处。”

    邱文明问:“那,咋整?”

    金铎说:“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再想办法呗。”

    金铁男的车刚出了双泉镇,天就下起了雨,雨丝如麻,淅淅沥沥,漫山遍野,远山近树都变得朦胧迷茫。

    拒绝了金铎和邱文明的请求,金铁男心里很矛盾,情绪低落,一会儿为拒绝金铎羞愧,一会儿又觉得拒绝是明智的,明哲保身,远离是非。又想到刚才邱文明脸色阴沉,显然是不高兴了。

    车在雨里疾驶,金铁男心里七上八下,越想越委屈,酒精刺激了内心的脆弱,两行眼泪流出眼窝,沿鼻唇沟流进嘴角,咸咸的。

    回到“风月楼”的办公室,金铁男酒劲上涌,歪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朦朦胧胧中,不知怎么就站在了高高的悬崖上,周围雾汽腾腾,眼前白茫茫一片,也分辨不出东西南北;脚下是黑森森的万丈深渊┄┄金铁男胆战心惊地站在悬崖顶上,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仿佛一动就会掉下去┄┄他心里疑惑,怎么到了这儿呢?这是什么地方?正想着,半空里响起低沉凶狠地声音:“说不说?┄┄你说不说?”

    金铁男就像遭了雷劈,腿一软,脚一滑,身体一歪坠向深渊。他大声叫喊,却喊不出声,他紧闭双眼,张开双臂做出飞翔的姿态,感觉自己轻飘飘落进水里,不疼,也没声音,浑浊的水立即没过头顶,他无法呼吸,胸憋气闷,他拚命划水,身体沉重如巨石,不由自主的一点一点向下坠落……

    头顶又传来那个低沉凶狠的声音:“说不说?┄┄你说不说?”

    金铁男咬紧牙关,心想死也不能说。那个沉甸甸的提包是自己接过来放进后备厢的,没有别人看见,即使招供了,人家也可以不承认,招了也是白招,反而害了自己;相反,只要咬死不说,把事儿都承担下来,保住了他的位子,他就会想办法救自己,保护他就是保护自己,就给自己留了后路。只不过,万一┄┄闷死┄┄死就死吧┄┄死也不能说┄┄。

    朦胧中看见很多同学从眼前闪过,却没人理他,他大声叫他们的名字,他们就像听不见似的┄┄

    突然响起下课铃声,金铁男从梦中惊醒,是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叮叮响个不停,他半醒半睡还没完全脱离惊恐的梦境,一身热汗,心脏狂跳,他懒得起身。掏出手机看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刚停,手机就响起来。来电显示是老婆,老婆问他晚饭回家吃不?他说回家吃,老婆说那买点菜回来,想吃什么买什么。

    放下电话,金铁男回味刚才的梦,类似的梦他经常做,经常在梦中死去活来,醒来心跳不已,那段痛苦的经历在他心里刻下了太深的烙印,难以忘怀。

    金铁男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想心事,上午酒桌上的一幕一幕又浮现脑海──“凤凰山庄后院各房间都有针孔摄像头,所有的┄┄”

    金铁男心里一惊,当年他也经常去凤凰山庄后院吃喝玩儿,只是没嫖过,那时候他刚出校门,还没变坏,再就是正在热恋期,没有嫖妓的需要和胆量。猛然地,他想起一个人──王秘书长,他人生的贵人,也可以说是恩人,他?──会不会?┄┄。

    金铁男忽地坐起来,擦擦额头的汗,拿起手机,心想应该打个电话提醒王秘书长一声,凤凰山庄后院是个陷阱。

    王秘书长听电话时语气淡定,只是嗯┄┄嗯┄┄地应着,末了很关心地询问他最近怎么样,忙些什么,多保重之类的客套话。

    放下电话金铁男有点后悔,王秘书长如此淡定,根本没当回事儿。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疑神疑鬼,没事找事儿?

    金铁男起身洗了把脸,夹包出了办公室,心想:“回家吧,买点什么菜呐?”

    第二天金铁男刚走进办公室,满头银发,形容清瘦,戴一副近视眼镜的王秘书长笑吟吟地走进了“风月楼”。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