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一六,浴血弹丸

正文 一一六,浴血弹丸

    眼见东边的马仔被邱文海解决,金铎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脚下是一滩鲜红的血。

    凤芝发现金铎不对劲儿,过来一看,大叫一声:“金铎,你中枪啦?”

    金铎脸色苍白,痛苦地点点头。

    刚才的激战把玉珠吓坏了,她躲在门柱后面,抱着脑袋,浑身发抖,此时听见凤芝喊叫,大吃一惊跑过来。

    金铎的右裤腿儿被血浸透了,玉珠和凤芝一看吓懵了,张着手不知如何是好。

    邱文明敲碎了黑熊和五虎的博勒盖(膑骨),报了十年前的深仇,带着兄弟们往金铎这边赶。远远地看见二虎和三虎边跑边向金铎开枪,邱文明看见金铎投出爆震弹后趔趄了一下,像是中了枪,邱文明加快速度,一蹿一蹿地跑过来,果然,金铎右裤腿被鲜血湿透,邱文明扶着金铎靠在一棵大榆树下。

    金铎双手轻轻托着右腿,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金铎穿的紧身牛仔裤,裤腿没法上翻。

    邱文明伸手去解金铎的腰带,说:“看看伤的怎么样,脱下来。”

    金铎低头看了一眼伤处,对邱文明说:“拿刀,劐开。”

    邱文明回身问:“谁带刀了?”

    有人递过一把匕首给邱文明,玉珠急了,此时只想知道金铎伤的怎么样,什么也顾不上了。玉珠蹲下帮金铎往下拉裤子。

    金铎双肘夹着裤腰说啥也不脱,玉珠推开金铎的手,伸手解开了金铎的腰带,金铎不再抗拒,欠了欠身体,玉珠往下一拉,裤子像剥香蕉皮似的拉了下去,只剩短裤。

    金铎右大腿血肉模糊,玉珠用纸巾擦了一下,看清大腿上品字形三个弹孔,正像小喷泉一样不断往外冒血,在大腿上垂下数条蜿蜒的血线。

    玉珠双手捂着流血的弹孔,眼泪夺眶而出。

    邱文明声音颤抖地说:“这咋整?……走,上医院。”

    金铎因为疼痛脸色铁青,他摇摇头说:“不能去,那就自投罗网了,没事儿,我有办法。”

    玉珠说:“不知伤没伤到骨头,还是去医院吧。”

    金铎说:“我感觉骨头没事儿,你压一压试试。”

    玉珠在金铎腿上轻轻压了压,金铎说:“劲太小,使点劲儿。”

    玉珠增加了力度,问:“怎么样?”

    金铎凄然一笑说:“没事。要是骨头断了应该痛的厉害,看来骨头没断,不用去医院。”

    金铎示意邱文明把双肩包拿过来,他靠着榆树坐下,拉开双肩包,从包里取出一个饭盒大小的白色塑料盒,盒盖上红字写着“急救盒”。

    金铎打开盒子,里面有药品,小瓶子,橡皮膏,止血带,塑料袋封装的碘氟棉球,无菌纱布和绷带。

    金铎撕开一袋无菌纱布,他没有给自己止血,而是亲手给玉珠擦去眼泪,笑着说:“没事儿,皮里肉外的小伤,瘸不了。”

    玉珠接过纱布,看了一眼盒子里的林林总总,轻声说:“挺全和,你早有准备呀?”

    凤芝说:“止血,先止血。”

    金铎取出止血带扎住大腿,邱文明帮忙勒紧止血带。金铎取出碘氟绵球擦了擦手,这是给手消毒。

    金铎推开玉珠按在伤口上的手,用手指在弹孔处摸了摸,咬紧牙关,右手拇指和食指在弹孔下一挤,只听金铎低沉地“啊――!”了一声,弹孔里涌出一股鲜血,随后,一粒黄豆大小的弹丸裹着鲜血冒了出来。

    这动作太残忍了,把围观的人看傻了。玉珠扭过头不敢再看,邱文明颤声叫道:“哎呀呀!──别,别整了,疼死了。”

    玉珠不敢看,却忍不住回头看。

    只见金铎的手摸向第二个弹孔,同样的操作,同样“啊――!”了一声,又一粒弹丸被挤了出来。

    玉珠用纱布压住挤完的弹孔,殷红的血立即把纱布湿透,玉珠手直哆嗦。

    金铎长出一口气,推开玉珠的手,右手摸向第三个弹孔,同样一挤,将第三粒弹丸挤了出来。

    挤完三粒弹丸,金铎似乎用尽了全部力量,他用前臂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身体一软,瘫在地上。

    玉珠再睁开眼时,看见金铎脸色蜡黄,颤抖的手心里滚动着三粒血淋淋的弹丸。

    玉珠抓起纱布按在伤口上,呜呜咽咽哭出了声。

    金铎靠在大榆树上喘息了一会儿,坐直身体,冲玉珠笑笑说:“没事儿,哭个啥?”

    金铎把碘氟绵球搓成小球塞进弹孔里,血止住了。

    玉珠用绷带包扎了伤口,松开止血带,金铎咬着牙站了起来,玉珠伸手去扶,金铎推开了。

    金铎勉强走了两步,对大伙笑笑说:“没大事儿,瘸不了。”

    邱文明说:“这是离的远,子弹没劲儿了,多悬呐,你也差点成瘸子了。”

    金铎说:“今天有人要瘸了,但不是我。”

    金铎额头上一层汗粒子,扑簌簌往下滚,玉珠用刚才自己擦过眼泪的纱布给金铎擦去额头的汗珠,自己的眼泪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凤芝用纸巾接过金铎手里的三粒铅丸,擦去血迹,交给玉珠说:“留着,当纪念品。”

    玉珠伸手接过带着血丝的弹丸,紧紧握在手心里,另一只手却偷偷掐了凤芝一下。

    邱文明望着金铎脸问:“你脸色不好,你真没事儿,不用去医院?”

    金铎说:“不能去,事儿还没完,这次行动没有大虎,大虎正往回赶呢,回来一看这场面,你猜他会怎么样?”

    邱文明说:“他和黑熊是表亲,是亡命之徒,看见黑熊废了,他肯定会疯,找咱玩儿命。”

    金铎说:“咱不能在这儿等他,回月亮泡,在月亮泡收拾他。”

    邱文明大声喊邱文山和邱文海回来,准备开拔。

    邱文海把二虎三虎废了;邱文山刚才跟马仔对打时吃了两钢管,一下打在腿上,一下打在腰上,邱文海用爆震弹把马仔放倒后,邱文山正满地找打他的人,发泄怒火。

    此时听见邱文明叫喊,六七个人一齐跑回来。

    邱文海看见金铎血糊糊的裤子,怒气难耐,拎着钢管找到四虎,往四虎身上踢一脚,四虎哼一声,邱文海抡起钢管正要打下去,金铎喊了一声:“文海,算了,饶了他吧。”

    邱文海停了手说:“便宜他了。”

    金铎说:“别吓着女士们。”

    邱文海扔了钢管,狠狠地踢了四虎一脚说:“这次饶过你,下次再让我碰上,你就死定了。”

    金铎对邱文明说:“把车开过来,咱走吧。”

    玉珠拉住金铎问:“你,这样,行吗?不得消炎吧?”

    金铎看着玉珠说:“急救盒里有消炎药,没事儿的,别担心。”

    玉珠拉着金铎不放问:“还会打吗?你刚才说谁要回来?你去月亮泡跟他们打?”

    金铎看着玉珠说:“黑熊手下有‘五虎’,这次来了四个,大虎没来,他正往回赶,不一定,也可能回来就消停了,也可能去找我们打架,四虎加一熊都让我们收拾了,还怕他一个笨虎?放心吧。”

    玉珠问:“你有腿疼的厉害不?有止痛药吗?”

    金铎强忍着疼痛在地上走了两步说:“有点疼,没事儿。”

    邱文山和邱文海围过来,对金铎说:“上车吧。”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隆隆的雷声从天空滚过,阵风卷起地上的纸片,尘土飞扬。

    玉珠说:“要下雨了,要不先去我家躲躲?”

    邱文明说:“该走了,来雨了。”

    金铎指指还趴在石凳上的那个马仔对邱文海说:“你去告诉他,可以回家了;把食杂店的二赖子叫过来,我有话说。”

    邱文海走过去踢了踢那个马仔的屁股,马仔吓得浑身发抖,哀求说:“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邱文海说:“起来,回家去吧。”

    两个马仔不敢相信邱文海的话,跪地求饶,邱文海不再理他,径直去了食杂店。

    二赖子脸色煞白,屁颠屁颠一溜小跑过来。金铎站得笔直对二赖子说:“你上马路上看看。”

    二赖子走上马路,望东看看,往四看看,路上横七竖八躲着马仔。二赖子弓着腰,脸色青紫,浑身哆嗦。

    金铎问:“看见了?”

    二赖子点头哈腰说:“看见了,看见了。”

    金铎问:“看清了吗?”

    二赖子说:“看清了。”

    金铎问:“看清什么了?”

    二赖子说:“废,废,全废了……金先生饶命,金先生饶命。”

    金铎说:“以前的事儿不提了,以后不许再跟踪李玉珠了,能做到吗?”

    二赖子连连答应:“能做到,能做到,保证做到。”

    金铎说:“做不到时我再找你,那就不客气了,听明白没有?”

    二赖子点头答应:“明白,明白。”

    金铎说:“你回去吧。”

    二赖子如获大赦,以手指天发誓说:“我发誓,我发誓。”

    金铎对邱文明说:“咱走吧。”

    车子开过来,金铎背起双肩包,邱文明伸手想扶他,金铎推开了邱文明的手,自己走到车门前,抬腿正要上车,玉珠一把拉住金铎,金铎回过身,四目相对,相顾无言,玉珠已经泪流满面。

    金铎回身为玉珠擦去脸上的泪,柔声说:“好好的,没事儿,别担心。”转身上了车。

    车子鸣笛开走了,玉珠抱着凤芝呜呜哭起来。

    凤芝推开玉珠说:“人家走远了,哭也没人可怜你,别哭了。”

    玉珠抹一把泪说:“我就是想哭,又不是想给他看。”

    凤芝拍了玉珠一下说:“别哭了,要我乐还来不及呢,哭个啥?”

    凤芝的话把玉珠说愣了,问:“啥,你说啥?”

    凤芝说:“你看金铎,多有钢儿呀!真男人,偷着乐吧,哭什么哭。”

    玉珠在凤芝身上拧了一把说:“没心没肺。”手却伸进裤兜儿,把三粒铅丸紧紧攥在手心里。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