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一七,恶虎尾追

正文 一一七,恶虎尾追

    玉珠含泪送走金铎,抱着凤芝一顿痛哭。

    金铎跟兄弟们纷纷上车,脱离现场。他们的车队刚驶过世纪广场,一声霹雳划破天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雨帘像一缕缕轻纱在风中飘荡;马路上水花飞溅,白雾迷漫;闪电接着闪电,照的街景如黑白底片;雷鸣连着雷鸣,仿佛天上正在炮战。

    世界在颤抖中更新,大自然有自洁功能,暴风雨过后世界将焕然一新。

    金铎的车队在大雨中行进,霍金的信息来了:“哥,大虎回来了,气急败坏,正招集人马,具体人数不详,有四支枪,三支霰*弹,一支警用微冲,发誓跟你拼了。大虎疯了,你千万小心!!!”

    金铎回复:“收到,继续监视,随时通报情况。”

    霍金:“哥,恶虎伤人,你应该躲一躲,避其锋芒,恶虎发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金铎:“知道了,严密监视,有情况及时通报。”

    霍金:“哥,你的伤怎么样?”

    金铎:“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霍金:“文慧说的,你中枪了?”

    金铎:“没事儿,三粒铅豆钻进了皮里肉外脂肪层,我自己挤出来了。”

    霍金:“哎呀呀!够疼吧?铅有毒,小心感染。”

    金铎:“我有办法。”

    金铎收起手机对邱文明说:“大虎回来了,气疯了,正招集人马呢。好像带着四支枪,三支霰*弹,一支警用微冲,马上就追上来了。”

    邱文明看着金铎想问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话到嘴边咽了回去,变成了:“那,咋整?”

    金铎说:“等一等,一会儿还有信儿,整准成了再说。”

    邱文明皱着眉头说:“别的都好说,就是┄┄微冲不太好办,火力猛,一扫一片……金铎,要么……你找个地儿先躲起来,我和文山,文海对付他们。”

    金铎问:“你啥意思?――你咋对付他们?”

    邱文明:“老招术呗,人多了投爆震弹,远了强光手电,凑近了就雷击枪呗。”

    金铎摇头说:“他要是有机会端起枪,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得想办法,让他来不及开枪。”

    邱文明望着金铎说:“这……这,咋整?”

    金铎皱眉沉思没回答,他望着车窗外漫天的大雨,大脑高速运转,谋划对策。

    雨越下越大,雨点敲击车顶像在打鼓;狂风吹断树枝,撕下树叶;残枝败叶铺满路面;挡风玻璃水流凌乱,雨刷呼呼作响,视线模糊,邱文明的车越开越慢。

    金铎的手机“布谷――布谷――”叫了两声。

    霍金:“哥,大虎出发了,15个人,两台车,一台白色陆虎打头,车里五个人,司机带着一枝霰*弹枪,大虎带着微冲坐在第一台车里;一台米黄中巴,车里十个人,两枝霰*弹枪,他们的目标月亮泡。”

    金铎回复:“收到。”

    霍金:“哥,你应该先躲一躲,大虎可能有疯狂的举动,微冲火力凶猛,太危险了。”

    金铎:“还有点时间,我考虑一下。”

    收起手机,金铎对邱文明说:“靠边停车,叫文山,文海过来,咱得商量商量。”

    金铎的车队三台车,文山开着一辆皮卡打头,文海开着一辆皮卡断后,邱文明自己开着他们SUV在中间,此时都停了车。

    文山,文海集中到金铎的车上,金铎把他深思熟虑的行动方案落实给文山,文海。

    金铎对邱文明说:“没咱俩啥事儿,回去整几个菜儿,把酒烫上,等文山,文海回来喝酒。”

    邱文明听完金铎的安排呵呵一笑说:“妥儿妥儿的,没毛病。”

    冒着大雨,大虎带着武器和马仔尾追金铎。

    大虎老家在乡下,昨天他回老家参加亲戚的婚礼。大虎有钱了,混出模样了,他专程回来让亲戚倍感荣耀。

    早晨八点多,大虎接到黑熊的电话,问他干啥呢;大虎说回老家参加婚礼。黑熊骂了一句:“草!一到真章儿就掉链子。”

    黑熊没再多问就挂了电话,大虎知道有急事了,不敢回电话问黑熊,马上给二虎打电话,二虎占线。大虎正急的抓耳挠腮,二虎回话了,原来是金铎露面了,他妈的!这小子胆儿比天大,去了玉珠家,唐总气得杯都摔了,老大正调集人马去收拾他。

    听说是金铎露面了,招集人马收拾金铎,大虎反而不急了。收拾一个小小的金铎,家里这帮兄弟足够了,有没有自己无所谓,自己消消停停地喝完喜酒再回去。

    大虎一支烟没抽完,二虎又来电话了。二虎告诉大虎,今天这事儿不一般,你不在老大很生气,你还是快点回来吧。

    大虎说就算我现在出发,到家也得一个半小时,怕是不赶趟了。

    二虎说不管赶趟儿不赶趟儿,赶紧回来是个态度,这关键时候,你得做个样儿不是。

    二虎和大虎是发小,关系走得近,二虎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大虎不敢怠慢,不等喜宴开席,跟亲戚打个招呼,开车就往回赶。

    大虎快进城时接到马仔电话:“大哥你别着急了,全完事儿了。”

    大虎问:“什么情况?”

    马仔说:“老大双腿废了,二虎,三虎,五虎单腿废了,四虎脸上烤焦了,其它兄弟都受了伤,有的头痛,有的耳朵流血,有的不省人事,都在人民医院抢救呢。”

    大虎问:“姓金那小子呢?”

    马仔说:“听说受伤了。”

    大虎问:“没整死他?”

    马仔说:“听说没咋的,还能走呢。”

    大虎气的破口大骂:“我草它血马!这就完事儿了?赶紧叫人,跟我一起去找那小子算账。”

    放下电话,大虎浑身的血都涌上头顶,他双眼通红,手脚颤抖。这么多年来,只有他打别人,什么时候让别人打过?

    大虎怎么也想不通,四十来个人,都是经过阵仗的老手,说废就全废了?姓金这小子有什么能耐?

    大虎开车直接去了市人民医院。

    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炸营了,急救车嘶鸣着来来往往,大厅走廊挤满表情急切,两眼含泪的人。

    医生护士喊叫着“闪开,闪开”一溜小跑把急救车一会儿推过来,一会儿又推过去。

    大虎在手术室门外见到三胖,三胖表情凝重,冲大虎点点头。

    大虎问:“怎么样?”

    三胖说:“大夫说没生命危险,两个博勒盖(膑骨)全碎了,正手术。”

    大虎转身走开了。

    唐英杰和宋军因为陪莲花谷考察团,不能亲自到场,委派三胖和唐英梅全权处理医院一切事务。

    大虎在走廊遇到一个跑腿儿的马仔,问:“他们呢?”

    马仔说:“有的正在做检查,有的在等手术,你要看谁?我带你去。”跑腿儿的马仔带着大虎去探视二虎和其它兄弟。

    大虎走进二虎病房时,二虎已经被穿绿衣服的人抬上推车,马上进手术室;大虎走过去,叫了一声:“老三!”

    二虎抬起头,没说话,两滴眼泪滚出眼窝,两人拉了拉手。二虎就被绿衣人推走了。

    三虎和五虎正在做CT,核磁检查,不在病房;四虎已经检查完毕,左脸盖着一大块纱布,大虎走过去,兄弟拉着手,四虎说:“草它马滴!阴沟里翻船了……大象他老师说的招儿不好使,耽误事儿了。”

    大虎说:“草它马滴!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等着,我给你们报仇。”

    四虎说:“二哥,算了吧,那小子不好对付,以后再说吧。”

    大虎说:“我草!我就不信他是铁打的,刀枪不入?咱哥们儿不能这样折了,将来没法混了。”

    四虎说:“二虎把他打伤了,可能伤腿了。”

    大虎问:“他来医院了吗?在哪儿?”

    四虎说:“他那敢来这儿,小弟说他们往月亮泡去了。”

    大虎气急败坏,一门心思找金铎报仇。他从病房出来就打电话招集人马,立即去月亮泡,此仇不报没法再混了。

    亲戚有远近,朋友有厚薄。

    大虎跟黑熊关系特殊,他俩是两姨表兄弟关系;大虎和二虎是意气相投的发小,眼看着黑熊和二虎被废,大虎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老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些年来,大虎和二虎就跟着黑熊冲锋陷阵,打打杀杀,为伟业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黑熊讲义气,对大虎和二虎也没得说,这些年,伟业集团一天天做大,黑熊兄弟们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曾经想过的有了,没想过的也有了。

    大虎乡下的老家第一个盖了两层小楼,红砖围墙;大虎的儿子在沈阳上封闭贵族学校;大虎的妹妹在沈阳上自费大学,所有的费用都是大虎负担,因为大虎的荣耀,全家人在村里受人尊敬,被人羡慕,大虎成了村里的富人,能人。

    唐英杰黑帮的第一个沙场开业时,大虎和二虎就入伙了。

    顺安这地儿是一块冲程小平原,地面破皮两锹下去就是沙子。沙子这玩意儿看着不起眼儿,过日子却少不得,铺路垫院子,垒屋砌墙,垒圈搭炕,全少不得沙子。

    唐英杰当维修队长后私卖挖沟挖出的沙子,尝到了甜头。可是,挖沟的沙子数量有限,因为地沟铺完水管后挖出的沙土还要回填,沙子卖多了回填就不够,下几场雨路面沉降便出现塌陷。城建部门便要找自来水公司理论,公司领导就责令唐英杰从别处取沙土填平路面,如此,反倒更费周折。

    唐英杰尝到了沙子的甜头,不想放弃这个营生,就通过姐姐找人,办了一个沙场。

    沙场是兄弟四个股份制,唐英杰做法人。

    沙场如期开张,生意却很冷清。生意不好是因为唐英杰的沙场距离远,路也不好走,傻瓜才舍近求远。

    自己的沙子没有竞争力,这是个问题。修路需要钱,降价便没有利润,眼看着沙场办不下去了。

    这天,唐英杰招集兄弟们吃烧烤,商量沙场怎么办?是关门,还是卖掉,还是继续干下去?

    这次“烧烤议事”对后来的伟业集团具有开创性意义,或者说,因为有了这次“烧烤议事”才有后来的伟业集团。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