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二四,欲取先予

正文 一二四,欲取先予

    一二四,欲取先予

    唐英杰对老罗头的信任不是凭空而来的。

    三年前那个冬天异常寒冷,气象专家说是近五十年最寒冷的冬天。大地都被冻裂了,如瓷器的开片;树枝被冻僵,风一吹就折断了,剩下光秃秃的树干;麻雀刚落下就被冻结在电线上无法动弹;青龙河被冻透了,那年春天开河的时候,青龙河面上漂浮着一层白花花的死鱼,河岸沙滩上腐败的死鱼臭气熏天。

    天气酷寒,居民供热成了焦点,市长热线被市民打爆,基本上都是反应供热问题的。

    有一天,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请唐总去办公室谈话,很多市民反应室内温度太低,达不到规定的20度,有关部门作了实地测量,反应情况属实。

    主管城建的副市长笑呵呵地说:“唐总赶紧想想办法,别等有关部门开罚单,呵呵,开了罚单也得想办法,是不?”

    唐英杰知道这事儿是无法推脱的,虽然这位副市长是凤凰山庄后院的常客,跟唐英杰关系良好,涉及民情,互联网时代,官员也无法包庇。唐英杰当即表态说:“我一会儿就去热电厂,把这事儿落实,咱市供热网太散,到了末梢温度肯定会受影响,无论什么原因,责任在我,我一定想办法解决,请市长放心。”

    副市长对唐英杰的答复很满意,又聊了一会儿闲话,唐英杰告辞出来,回凤凰山庄接了甄秘书,一起去热电厂调研供热问题。

    热电厂是宋军主管的,唐英杰和甄秘书直接去宋军办公室。

    宋军的办公室里有很多人,四五个保安围着一个老头,老头六十多岁,身材精瘦,头发灰白。

    老头蹲在地上,衣服破烂,手脸煤黑,好像刚在煤堆里滚过,其实他确实是在煤堆里滚过的,是保安从煤堆里揪出来的。

    大家见是唐总来了都纷纷回避,宋军站起来把宝座让给唐总。唐总在沙发上坐下,看屋里的气氛不对,问是怎么回事。

    宋军一指墙角蹲着老头,说:“这老家伙偷煤,不是一次了,今天让保安抓住了,我说罚他点款,你看,他死扛,哭穷,不拿钱。”

    蹲地上的老头就是老罗头,老罗头看出来唐英杰比宋军官大,但一点也不畏惧,仰着脸看着唐英杰,一副革命烈士奔赴法场时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派。

    按常理,偷东西抓了现形,应该装孙子,跪地求饶;或者哭天抹泪,苦苦哀求,博取同情,或可逃脱制裁。老罗头正相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所畏。这副德性引起了唐英杰的兴趣,他离座走到老罗头跟前,问他:“你姓什么?”

    老罗头看着唐英杰回答:“姓罗”

    唐英杰问:“你偷煤了?”

    老罗头:“偷了。”

    唐英杰问:“为啥偷煤?”

    老罗头看着唐英杰不卑不亢地回答:“冷,买不起煤。”

    唐英杰说:“顺安这地儿,只要有胳膊有腿儿,勤快能干,不太会穷,你这话我不太信?”

    老罗头梗着脖子说:“我倒霉,命不好。”

    唐英杰说:“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呐。”

    老罗头说:“不是,我是乌县的。”

    唐英杰问:“乌县那儿的?”

    老罗头说:“榆树沟的。”

    唐英杰笑了,心里一动,原来他们是老乡。

    唐英杰问:“那你怎么到这儿了?来几年了?”

    老罗头说:“听说这儿好活人,来两年了。”

    唐英杰嘲讽道:“这大冷的天儿,你连煤都买不起,也没活好呀。”

    老罗头说:“这是命,家里有个无底洞,老板心黑扣着工钱不发,我有啥办法。”

    唐英杰一指保安,说:“拿个椅子,请老罗坐下,什么无底洞,谁扣你工钱了?说来我听听。”

    老罗头也不客气,在椅子上坐下。接着唐英杰的话说:“我是榆树沟老户,种地,开过油坊,日子挺过得去。不成想儿子开车撞了人,要撞你就撞个死,他撞了个半死不活,医疗费花了十几万,赔偿十几万,我那有这么多钱,不赔儿子就得进去,心疼儿子,我卖了油坊,卖了房子,卖了地,能卖的全卖了,赔了人家我就屌毛没有了。投亲戚到这儿,干点零活。在工程队当小工,干了一年只开了几个月的工钱。我老婆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三天二头住院,我挣点钱不够他看病。穷,真穷,不糊弄你。”

    唐英杰说:“榆树沟西北街有家姓唐的你认识吗?”

    老罗头说:“认识,没啥交往,他家一儿一女,日子过得还行,后来都走了,老房子好像亲戚住着呢。”

    唐英杰笑了,说:“你真是榆树沟的。”

    老罗头说:“我不撒谎。”

    唐英杰说:“榆树沟那地儿确实穷,可穷也不能偷呀。偷犯法知道不?”

    老罗头脖子一梗说:“不偷咋整?不偷饿死,冻死。偷犯法还不至于死,差啥不偷呀?”

    唐英杰乐了,说:“你还挺有理呀。”

    老罗头一仰脖子,说:“我没理,理都让你们当官儿的讲了。穷人没处讲理。当官的贪,经商的骗,穷人除了偷没活路。”

    唐英杰笑呵呵地说:“老罗呀老罗,你可真让我长见识了。我见过偷的,没见过偷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对保安一招手说:“捆了,送派出所,去了就有苦头吃了。”

    老罗头面不改色,白了唐英杰一眼,咬着牙根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爱咋的咋地。”

    唐英杰收了笑容说:“好,好,老罗,我服了你了。你家在那儿?我现在就去你家看看,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穷,我放了你,如果不是,你就有苦头了。”

    说到做到,唐英杰立马带着大象和甄秘书,宋军带着保安,押着老罗头,几辆车一溜烟去了老罗头家。

    老罗头没撒谎,他家确实穷。

    老罗头租住的是一间放杂物的仓房,简单粉刷了一下墙壁,面积也就十多平米,进门便是灶台,隔半截土墙里边是一铺小炕,炕上坐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围着一床烟熏火潦看不出本色的破被。

    甄秘书一进屋就捂住了口鼻,大象进屋看了一眼就出去了。

    小屋里并不比外边热乎多少,墙角结着厚厚的白霜,地角上冰溜子鼓的西瓜般大,屋里哈气成霜。几件破烂的家俱肯定是捡来的,这样的家,小偷来了都得哭着走。

    所有人都站在地上,无处可坐。

    坐在炕上的老太太让唐英杰顿生恻忍之心,他突然想起二十年前,想起医院里那个悲惨的夜晚,他陪着母亲等钱作手术,钱没等来,母亲先走了,想起曾经的无助与凄惨┄┄一股苦水弥漫开来,唐英杰眼睛潮湿了。

    唐英杰问宋军:“你要罚他多少钱?”

    宋军说:“二百,二百他也不掏。”

    唐英杰对老罗头说:“老罗,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宋总说罚就得罚,这是规矩,规矩不能坏,看看你这个家,你也确实拿不出来,这样吧,你的罚款我替你掏了。”

    甄秘书掏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宋军,宋军愣住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老罗头傻在那儿,满脸涨红,嘴唇哆嗦说不出话。

    唐英杰对老罗头说:“这样,明天你到凤凰山庄来上班,找甄秘书就行了,我这儿有个职位需要你。”

    唐英杰转过脸对甄秘书说:“把老罗老伴送医院检查一下,需要怎么治就怎么治,这事儿让我碰上了,我不能不管。”

    老罗头依旧傻傻的,脸色由红变紫,老泪纵横,嘴唇哆嗦却说不出话。

    宋军推了他一把,说:“老罗,你是走了洪运了,还不快谢谢唐总。”

    老罗头扑嗵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唐英杰已经出了屋子,上车走了。

    唐英杰收留了老罗头,凤凰山庄多了一条忠诚的看门狗;不仅如此,唐英杰还收获了好名声。

    几天以后,唐英杰跟美女主持云鸽肉博间歇,云收雨歇的时候,唐英杰跟云鸽说起这件事儿,云鸽惊喜道:“切!原本你是个大善人呢。这好事别藏着腋着呀,宣传宣传。”

    几天后,云鸽亲自带着记者摄像去了医院,又去了老罗头家采访一番。电视台一播,唐英杰便戴上大善人,慈善家的光环。

    唐英杰收留老罗头不是大脑一时发热,是有着周密算计的。

    凤凰山庄诺大个院子,需要一个忠诚可靠的更夫看家护院,同事推荐,社会招聘,先后找了几个都不称心:有的老迈迟顿;有的偷懒耍滑,躺在门卫睡大觉;有的酒迷子,一天到晚离不开酒瓶子;有的甚至里应外合,监守自盗。

    姐姐唐英梅三天两头对宋军他们说:“有像样儿的更夫推荐一个。”

    唐英杰遇到老罗头后灵光一动,欲要取之,必先予之,用一点小钱收服了老罗头。

    有老罗头这样的更夫守着凤凰山庄,唐英杰可以高枕无忧。

    对老罗头来说这就是一步登天了,知恩图报,为唐英杰死都值。

    还有一个人可以为唐英杰去死,那就是大象。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