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三七,仇家归来

正文 一三七,仇家归来

    钟华把金铎送到双峰林场,安顿好就往回返,第二天他要去石虎山监狱接吕成刚。

    金铎出三十万,委托钟华找门路,托关系,给吕成刚办了假释。

    金铎让吕成刚出来后去找他,吕成刚出来后没去找金铎,他单枪匹马干了件轰动全城的大事儿。

    按照监狱的规定,犯人无论真释还是假释,都不预先通知,临时点名,突然释放。这可不是为了给犯人一个惊喜,而是管理者维护监狱稳定和安全的经验和智慧。

    那天早餐后,吕成刚像往常一样回到库房,他管的库房负责保管一些劳动工具,如:铁锹,十字镐,锄头,两轮推车等。

    吕成刚每天的工作就是收回,修理,保管和发放这些工具,狱友们领取工具,各自去干活儿。

    快到九点钟时,一个狱警来了,向吕成刚招了招手,意思是跟他走。

    吕成刚跟随狱警到了一个陌生的办公室,大玻璃窗外,钟华,大奎,凤芝在等他。

    见到他们那一刻,吕成刚直咽唾液,胃肠兴奋地痉挛。

    多年来,每当这些面孔出现,口腔和胃肠就能享受久违的鸡鸭鱼肉等美味的刺激,已经形成马甫洛夫条件反射。

    吕成刚有点困惑,今天他们来的太早了,他刚吃完早饭两小时,离午饭还有好两个多小时呢;还有,往常见面都是在亲情餐厅,从没在这儿探视过。

    吕成刚蒙头蒙脑地跟每个人笑,钟华他们表情喜悦,也在笑;凤芝满面春风,不断地向他招手。

    狱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抽出一张纸,之后招呼吕成刚靠近,把碳素笔递给吕成刚说:“看看这个材料,签个字,你就可以回家了。”

    吕成刚以为听错了,问了一句:“回那儿?”

    狱警面无表情地说:“回家呀,回你家!你假释了。”

    吕成刚的眼睛瞪的溜圆儿,问:“现在?”

    狱警点点头说:“签字,走人。”

    吕成刚呆滞地看着狱警;再看看钟华,凤芝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吕成刚突然猛醒,一股强劲的春风吹进吕成刚的胸腔,他鼻子一酸,眼窝发热,接过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走出监狱高高的黑色大铁门,吕成刚停下脚步,回望这座大山环抱的监狱,眼窝又一次潮湿,看看身边的人,看看周围的景儿,他感觉这一切恍如一梦。

    车子驶出监狱,吕成刚摇下车窗,望着窗外。自由的空气如此清新,自由世界辽阔深远,吕成刚心潮起伏,脸胀得通红。

    钟华问:“成刚,想吃什么?我请客,先吃还是先洗后吃?”

    吕成刚坐直身体问:“我草!钟华,是你把我弄出来的?”

    钟华扭头看一眼吕成刚说:“准确地说,是金铎出钱,我托的关系,是我俩把你弄出来的。”

    吕成刚问:“我草!金铎出了多少钱?”

    凤芝插嘴说:“三十万吧?钟华,是不是?”

    钟华说:“三十万整。”

    吕成刚吃惊地“哦”了一声,问:“我草!金铎发大财了?为什么要弄我出来?……我跟他没什么深交,不是为了好玩儿吧?”

    钟华说:“这你得去问金铎,金铎有话,让你先回家看看老妈,之后去找他。”

    吕成刚问:“他在那儿?”

    钟华说:“到时候我送你去,警察正到处抓他呢。”

    凤芝小声解释说:“金铎现在跟唐英杰死磕呢,把唐英杰的马仔都废了,姓唐的没招儿了,鼓动警察抓金铎。”

    吕成刚一拳打在前排椅背上说:“我草它马滴!让他再嘚瑟几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大奎一直旁听,此时说:“成刚,我一直打酱油,啥贡献没有,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吕成刚心不在焉地望着车窗外说:“草!怎么都行,听你的。”

    凤芝对大奎说:“你算了吧,这一趟一趟也辛苦你了。我说过他出来我请钟华,今天我请,咱去最大的馆子,你俩作陪。”

    大奎知道,凤芝这口野食儿,从现在开始就彻底凉凉了。

    凤芝的“安琪儿美容美发”小店装修的时候,大奎没少出力,后来水,电,热出了问题,也都是大奎负责维护。凤芝单身多年,对大奎半是感激,半是需要,两人有过私情。尽管如此,大奎知道,凤芝的白马王子是吕成刚,现在到了主动退出的时候了,心里不免酸酸的。

    吕成刚一往情深地看了一眼凤芝,这个女人,越来越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吕成刚此时想的不是烧酒,美味,他在想唐英杰,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他就被复仇心完全控制了;此时此刻他想吃唐英杰,把唐英杰放炭火上烤熟,用刀子一片一片割下来吃掉。

    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吕成刚心事重重地回到顺安。

    请客的机会还是给了凤芝,凤芝诚心答谢钟华,兑现承诺。

    凤芝在很有档次的酒店“御膳房”安排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酒过三巡,钟华问吕成刚之后有什么打算?吕成刚说先回乡下姨家看看老妈。

    钟华问要不要先给你安排个住处?吕成刚说:“我草!当年我爸用姨父的名字买过两套房产,装修一下就行了。”

    钟华说:“金铎说过,你回去看看老妈,完事儿让你去找他。到时候你过来,我送你去。”

    吕成刚笑了,说:“行,回头我去找他,好好感谢他。我卖一套房子够还他钱了。”

    钟华说:“你可能误会了,金铎不是这个意思。”

    多年不沾酒,吕成刚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三杯下肚,有点晕,他冲钟华笑,很开心的笑,并没理解钟华话中的含意。

    饭后吕成刚跟凤芝一起走了,钟华和大奎相视一笑,大奎心里直冒酸水,凤芝从此名花有主,不可存非分之想了。

    吕成刚跟凤芝还有一个秘密。

    吕成刚入狱后第一次探视,凤芝哭成个泪人儿,吕成刚悄悄告诉凤芝:“别哭,有个要紧事儿得你去办。”

    那次探视回来后的一个晚上,凤芝腰里别了把菜刀,一个人独自去了人去屋空的农场养鱼池,找到那棵大柳树,从大柳树下往正南走二十五步,在齐腰深的水下果然踩到一个硬物,凤芝深吸一口气憋住沉入水底,摸到一个箱子。

    凤芝取回箱子,一直保存至今,这个密码箱是吕成刚的父亲匿藏的。

    吕成刚的父亲出事前有预感,那天已经开车出了大门,又返回来。吕成刚正在水池边擦车,父亲叫他过去。

    吕成刚跟着父亲走到养鱼池大柳树下,父亲站在大柳树下轻声对他说:“从这儿往正南走二十五步,水底埋着一个箱子。”

    吕成刚点点头,正要问父亲为什么把它埋在这儿,父亲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时吕成刚想不到父亲出事儿,以为又要执行危险的任务。

    二个小时后,大批警察来到农场,把农场翻个底朝天。

    凤芝和吕成刚回到“安琪儿美容美发”,两人直接上了二楼卧室,凤芝扑到吕成刚怀里,多年来无数次梦中的情景转换成现实,两人都很激动,温存了一会儿,吕成刚问:“东西呢?”

    凤芝整理一下衣服,哈腰从床下拖出一个编织袋,里面是一个大号密码箱。

    凤芝说:“好重,原封未动,出水时箱子用塑料布裹的严严实实,一点没透水。”

    吕成刚把箱子翻来覆去看了一番,表面沾满泥沙,完全是出水时的样子。

    吕成刚抬头看了凤芝一眼,目光中充满感激和钦佩。

    当初父亲并没告诉吕成刚密码,凤芝找来一把菜刀,吕成刚撬开了密码箱。

    箱子里面仍旧是塑料膜包裹,划开密封的塑料膜,吕成刚跟凤芝都大吃一惊:十叠美元,三十叠人民币,一个拳头大的金牛,十块1000克黄灿灿的金砖,一把精致的九六式警用手*枪,一盒子弹。

    睹物思人,吕成刚双膝一软跪了下去,轻轻叫了一声:“爸――啊!”

    吕成刚是个硬汉,抓他那天没哭;在看守所轮番审讯,他拒不承认贩毒,受尽折磨没掉一滴泪;听到母亲疯癫,农场被唐英杰霸占的消息,他咬碎牙齿,没掉一滴泪;今天突然出狱,他眼泪在眼圈儿转,没让它流出来,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起来。

    凤芝蹲下来,轻轻拍打吕成刚的后背,就像母亲哄婴儿。

    吕成刚哭了一阵,擦干眼泪。取出两叠人民币扔给凤芝。

    凤芝瞪着眼睛问:“干嘛?给我钱?我不要你的钱。”

    吕成刚不容置疑地说:“草!拿着,我没时间,自己去买衣服。”

    吕成刚拿了三叠人民币和手*枪。凤芝感觉到他要走,问他:“你去那儿?今晚睡在这儿吧。”

    吕成刚说:“草!去看我妈,我打车去姨家。我还有点事儿要办,等我把事儿办完,如果我没事儿,咱俩好好过日子;如果有事儿了,箱子里的东西你和我妈一人一半。”

    凤芝凝望着吕成刚的眼睛说:“我自己养活自己没问题,我不要你的钱。”

    凤芝一把抱住吕成刚,泪如泉涌,轻声问:“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去找姓唐的?”

    吕成刚说:“我草它马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凤芝抽泣着说:“金铎正跟姓唐的死磕呢。打了几架,金铎一点亏没吃,姓唐的马仔全让他给废了,金铎不一般,钟华不让你跟他联系吗?你是金铎救出来的,你去找金铎商量商量再说,你也该当面谢谢人家。”

    吕成刚轻蔑地说:“我草!金铎是我的恩人,我知道。不过,他念书行,搞姓唐的不一定行,这事儿还得我来干,他肯定乐见我干掉姓唐的。他有恩于我,我这人有恩必报。”

    凤芝抱紧吕成刚说:“天要黑了,明天去看你妈不行吗?明天我陪你去。”

    吕成刚拍拍凤芝的背,推开她说:“草!少啰嗦,今晚必须去。”

    吕成刚蹲下,把密码箱装进编织袋,重新推到床下,说:“这东西还放你这,保存好。”

    吕成刚站起身,紧紧地抱了抱凤芝,两人下楼,吕成刚打车远去。

    望着远去的吕成刚,凤芝的一颗心悬到了半空里,不知吕成刚此去又将闯出什么祸来。

    凤芝再见到吕成刚是五天以后。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