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四0,空山

正文 一四0,空山

    吕成刚在“御膳房”宴请钟华和大奎,感谢钟华把自己从狱中捞出来,同时恳求钟华把他父亲也从监狱弄出来,钟华答应想办法。

    散席后吕成刚跟凤芝回到“安琪儿美容美发”,终于有时间单独在一起,凤芝热情洋溢,含情脉脉,主动跟吕成刚亲热,吕成刚一肚子心事,不解几情,让凤芝很是失望。

    凤芝变了脸,想发火,再想一想又理解了吕成刚,他肯定有什么事儿憋在心里,不用问,这事儿肯定与唐英杰有关,吕成刚这一肚子仇恨不发泄出去,干什么都没有心思。

    爱是什么?爱就是理解。

    凤芝不再计较,马上烧水沏茶,洗水果,招待吕成刚。

    茶刚沏好,吕成刚掏出一串钥匙递给凤芝说:“这是那两套房子的钥匙,你先收着,房照在我姨夫那儿。”

    凤芝不接钥匙,问:“什么意思?你要干嘛?”

    吕成刚笑一笑说:“我要出趟门,看一个朋友,可能很快就回来,也可能耽误一段时间,装修那边你得常去看看。”

    凤芝半信半疑,迟疑地接过钥匙。

    吕成刚揽过凤芝,紧紧地抱在怀里,俩人温存了很久才松开,吕成刚说:“我得回去了,还有别的事儿。”

    凤芝眼窝发热,拉住吕成刚问:“你心里有事儿,我能感觉出来,到底是什么事儿?”

    吕成刚重新坐下,凝望着凤芝说:“我在里面这么多年,刚出来,什么都觉得不适应,给我点时间。”

    凤芝心里一动,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羞愧地一笑说:“你看我……太粘人了是不?”

    吕成刚爱怜地抚了抚凤芝的头发说:“我知道,我不傻。”

    凤芝在吕成刚脸上啄了一口,说:“去吧,忙完赶紧回来。”

    吕成刚又抱了抱凤芝,走出去。

    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凤芝眼泪汪汪把吕成刚送到楼下,看着他骑着那辆旧自行车拐过街角,眼泪滚滚而下。

    回到温泉酒店,吕成钢躺在床上冥思苦想,脸上露出冷冷的笑容……却又突然爬起来,穿好衣服下楼,骑上车子进了城。

    吕成刚回来时自行车后座上捆着一个鼓胀的编织袋,袋子里是冥币,金银元宝等冥品。吕成刚明天要去给爷爷奶奶上坟。

    从父亲出事到自己入狱,大概有五六年没人给爷爷奶奶上坟了,办完这件事儿,所有的心事都了了。

    这一夜,吕成刚多次醒来,每次醒来他都举起望远镜向凤凰山庄瞭望一会儿,尤其是中间那栋别墅东边的几个窗户,那是唐英杰的办公室,办公室对面是他的卧室。

    吕成刚被一股激情鼓动,被一幕前景招唤,被一个秘密的计划激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能浅浅地睡去。

    第二天是阴天,铅云低垂,似乎要下雨。吕成刚顾不上那么多,他只有这一天的时间了,必须去给爷爷和奶奶上个坟,完成一个心愿,吕成刚骑车奔凤凰山而去。

    上坡骑行三十多分钟,一个高大的仿古牌楼横跨在路上,上书: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旁边注明AAAA级。

    牌楼一侧有一块巨大的宣传板,介绍景区的主要景点:什么深潭望月,瑶池瀑布,古韵松涛,百鸟朝凤,高山花园,天国石林等等,十多个景点,配有景观图。

    吕成刚生在这儿,长在这儿,这儿的一草一木熟悉的如自家后院儿,所谓的十大景点对他没有丝毫吸引力。

    吕成刚继续前行便是一个停车场,停着十几辆车,游人稀少。

    吕成刚放好自行车,加了锁,站在那儿胡思乱想,以前随便来随便去,现在上个坟还得花钱了?不买门票不让进山,真他马滴!吕成刚只好花55元买了门票。

    小时候,这山就叫北山,什么时候改名叫凤凰山了。山确实有,凤凰呢?

    凤凰山有山,没有凤凰;凤凰山庄有庄,庄里面住着黑帮老大。

    以往,每到春天,或者秋天,附近的居民成群结队进山采山野菜,蘑菇,松子,榛子;猎人进山下套子,可以套到野猪,狍子,野兔;也有徒步登山爱好者成群结队地在山谷,林间穿行。

    现在,北山没了,凤凰来了,所以得花钱才进得。这让吕成刚想起《水浒传》里英雄好汉们,从树丛里一跃而出,大叫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这过这,留下买路财。”

    祖宗留下的山,祖宗留下的水,祖宗留下的树,现在修个停车场,修个大门,修一修进山的路,就坐地收钱,吕成刚想一想,气就不打一处来。

    吕成刚愤愤不平地进了山,仔细辨别方向,在林子里钻来钻去,终于来到一个漫坡,这片漫坡很奇怪,没有树,野草茂盛,鲜艳的野花争奇斗艳。

    吕成刚站住,在杂草中寻找,终于在一丛蒿草中找到爷爷奶奶的坟头。

    多年没人添土上坟,坟头几乎平了;墓碑倒伏在杂草丛生中,坟头掩埋在蒿草丛里。

    吕成刚放下包裹,扶起墓碑,重新固定好;开始徒手清理杂草,清除墓碑上的苔藓,后悔没带一把铁锹来,给坟头添些土。

    清理完杂草,吕成刚出了一身汗,坐在坟边追思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的往日时光……

    山野寂寂,风掠草梢,天空阴云漠漠,一片灰蒙蒙。时光仿佛倒流,过去的时光那么美好,美好的往昔已经被荒草掩埋。

    在空地上点燃草纸,吕成刚失声痛哭起来。

    吕成刚上完坟回到山道,向上望去,看见绿树环绕中一座灰瓦红墙的庙宇。

    吕成刚的记忆中没有这座庙,这是什么时候搞的?吕成刚向庙门走去。

    进了大门,见正殿大门洞开,观音娘娘一脸麻坑,正微闭双目打盹。

    一个年轻的秃头和尚热情地迎接金铎,带着金铎往里走,边走边介绍说,这个庙里的主持是五台山修行了几十年的星空大师,星空大师道行高深,尤其懂麻衣神相,是易学大家,经常去国外讲学,可知人生的前五百年,预测后五百年,吉凶祸福,一目了然。施主很有佛缘,不要错过机会,因为星空大师过几天就要移座云游了,去澳大利亚传法。

    吕成刚心想,澳大利亚人根本不信佛教,他们有耶稣,如果是真的,也是在华人圈里搞。

    年轻和尚信口胡言反到挑起了吕成刚的兴致,那好吧,既然来了,就看看他的道行有多深。

    吕成刚说那就看看相吧。

    年轻的和尚让吕成刚在大殿等候,便去请星空大师。

    这座大殿刚建成不久,弥漫着藏香味,油漆味,变酸的水果味。

    吕成刚环顾四周,观音雕像表面坑坑洼洼,布满沙眼;门窗,立柱,横梁都是水泥预制的,做工粗劣,手艺不如农民垒的猪圈。这一切不知又是从那儿山寨来的。

    方头大脸的星空大师一溜小跑进了大殿,为有了生意暗自庆幸,他边走边整理袈裟,喘着粗气,嘴里喷出大祘的臭味。

    星空大师端坐在黄垫子上,微闭双目,手捻念珠,振振有词,之后睁开星眸,很做作地问吕成刚:“施主是相面还是抽签?”

    吕成刚说:“相面吧。”

    星空大师微闭双眸,念了一段咒语,之后眯着眼端相了吕成刚一会儿,边端详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通谁也听不懂的古文加白话,最后说吕成刚近期有血光之灾。

    吕成刚心里一惊,心想,真的这么准?随后否定了自己的判断。这老家伙也许是唬我呢。

    吕成刚顺水推舟,问,怎么样能消灾,故意做出虔诚而焦虑的样子。

    大师掐指运算,振振有词,又说了一通吕成刚似懂非懂的话,最后说必须烧一柱高香。

    吕成刚问去那儿弄高香,大师睁开眼睛指点迷津,原来院子里有法器店,那儿出售高香。

    吕成刚借故走出来,厢房果然是一家法器店,问了一下高香的价格,最便宜的180元,最贵的18000元。

    吕成刚返回大殿,大师正依门而望,等待佛祖显灵,弄几个零花钱儿,却见吕成刚空手回来了,问:“施主怎么回来了?”

    吕成刚说:“今天钱不方便,明天来烧香,我想抽个签。”

    星空大师说:“抽签100块。”

    吕成刚掏出一张大钞,小和尚过来接了钞票。大师拿过签筒,吕成刚捧着签筒摇了几摇,抽出一支,竹签上有四句话:

    今天攒,明天攒,攒了把铜钱买了把伞,一阵大风揭了伞,双手抱个空伞杆儿。

    吕成刚问大师这是什么意思。大师说:“很好理解嘛。今年你流年不利,干什么都是白干,股票呀,投资,创业呀,成不了事儿,最后总是一场空。”

    吕成刚问:“那怎么办?”

    大师说:“烧支高香,有神保佑就好了。

    吕成刚说我明天来,今天钱不方便,便仓皇出逃。

    年轻和尚追出来,喊道:“施主留步,施主请留步!钱不方便可以商量。”

    吕成刚蹿出大门,钻进树丛,没了踪影。

    吕成钢一路上心惊胆战,生怕那和尚追将上来,诈骗不成变抢劫。

    吕成刚一口气爬到山顶,在六角风雨亭坐定,向南望去,顺安城安静地横卧在崇山峻岭间,青龙河如一条飘带;凤凰山庄金色琉璃瓦屋顶异常醒目。

    凤凰山上没凤凰,凤凰山庄里住着一匹恶狼。

    “唐英杰,草泥马滴!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吕成刚望着阴沉的天空暗暗发恨。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