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四一,突然袭击

正文 一四一,突然袭击

    吕成刚去凤凰山给爷爷奶奶上坟,路遇一小庙,在小庙中抽签,签中所言:今天攒,明天攒,攒把铜钱买把伞,一场大风撸了伞,双手攥着个空伞杆儿。

    庙中和尚解释说:“忙到最后是一场空。”

    和尚这话前后堵,怎么理解都成。吕成刚不信那个邪,心里暗暗发恨:唐英杰,草泥马滴!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从凤凰山上坟回来,吕成钢在温泉酒店餐厅大鱼大肉饱餐一顿,回到房间躺在软软的床上,即疲惫又轻松;骑行的疲惫是一种舒坦,郁积日久的憋屈在痛哭一场后很轻松。

    该办的事儿都办完了,可以了无牵挂地完成最后的宿愿,实施蓄谋已久的复仇行动了。

    吕成刚的行动还需要一些物质准备。

    第二天,吕成刚去车行选购了一台农用电动三轮车,就是后边有一个小货厢的那种,付过全款,放在车行充电,说好明天下午来取车;出了车行,吕成刚去了户外商店,买了一套户外防水服,连带帽子和登山靴;换了一家户外商店买了夜间标记用的荧光粉和无色伪装油,要出门时看见一把野战匕首不错,顺手买下。

    出了户外商店,吕成刚骑自行车到日杂商店,买了一个十斤塑料桶,带着塑料桶去了城东加油站,在离加油站几百米的地方停下,坐在路边土堆上东张西望。

    吕成刚在等一个骑摩托的人,是谁他也不知道,他在耐心的等,凭直觉判断谁是他要等的人。

    年龄大的不行,人老奸,马老滑,这样的人不好办事;穿着太好不行,这样的人不差钱,不好说话;尖嘴猴腮的不行,貌由心生,这种人心理阴暗,以为别人都是坏蛋。

    终于来了个中学生模样的儿的小伙子,衣着朴素,相貌憨厚,骑着一辆本田250,吕成刚招手拦住了他。

    小伙停下车,笑着问:“啥意思?搭车?”

    吕成刚先递了一支烟,掏出打火机点上烟,才说:“哥们儿,想请你帮个忙。”

    小伙吸着烟说:“不行,我得赶路呀。”

    吕成刚笑呵呵地说:“卧草!一会儿的功夫。”

    小伙问:“说吧,帮什么忙?”

    吕成刚吸了一口烟,吐出烟雾说:“卧草!我也有一辆本田250,型号比你这个老,骑了七八年了,总出毛病,请了个朋友给修一下,发动机拆下来了,洗件得用汽油,油箱的油不够了,你知道,加油站不散买汽油。”

    为人民群众的安全着想,各加油站不散卖汽油,汽油必须直接加到油箱中。

    摩托车加油,按规定也要直接加到油箱里,规定是规定,因为摩托车加油十升,二十升的数量少,另外摩托车进出加油站增加不安全隐患,一般的加油站是把油放进一个长嘴壶中,再由摩托驾驶员自己加到油箱中。

    小伙子仔细看了看吕成刚,感觉不像坏人,便说:“我明白了,你想让我帮你买散装汽油?”

    吕成刚咧嘴一笑说:“卧草!正是,家里摩托都拆完了,等着没清洗呢。”

    这个理由比较合理,因为摩托拆开了,当然不能骑着摩托往油箱加油了。

    小伙子摇摇头说:“这,不好,我也整不明白,你是不是用来洗件儿呀。你要干别的呢?我得负责任呢。”

    吕成刚掏出两张百元大钞说:“卧草!责任不能让你白负,两张老头票,换十斤油,怎么样?”

    小伙子显然犹豫了,十升油七十多块够了,自己净赚一百二十多块,钱是好东西。

    吕成刚把钱塞到小伙子手里,十斤的塑料桶挂在车把上,说:“卧草!就这么着吧,我在这儿等你。”

    小伙子看了一眼吕成刚问:“你不怕我拿着钱跑了?”

    吕成刚在小伙子后背拍了拍说:“卧草!你不是那样的人,哥不会看错。”

    小伙子因为信任被感动,说了句:“好嘞!就冲你这句话,这忙我帮定了。”摩托车一阵轰响,驶向前方的加油站。

    第三天早上五点半,凤凰山庄的门卫听到叫门声。

    吕成刚骑着一辆崭新的电动三轮车,穿着户外防水服,脸上油光光的涂了什么东西,头上戴着一顶钓鱼郎的大沿儿迷彩斗笠,斗笠前沿下垂,几乎遮住了半个脸,正满脸不耐烦地等着门卫开门。

    隔着铁艺大门,门卫问:“啥意思?你咋的?”

    吕成刚粗鲁地说:“卧草!咋的?┄┄送菜来了。”

    门卫迟疑了一会儿,问:“老王头呢?老王头咋地了?┄┄你是谁呀?”

    吕成刚苦着脸说:“卧草!别提了,老王头昨晚拉肚子了,好汉抗不住三泡稀屎,嘿嘿嘿――何况他一个糟老头子。今天起不来炕了,求我帮忙把菜送过来。我还有事儿,赶紧整完我还忙着呢。”

    门卫隔着大门看见车上的镂空塑料箱子里全是茄子,黄瓜,豆角等青菜,不再言语,开了大门,吕成刚的电动三轮车驶进凤凰山庄。

    吕成刚像平常老王头一样,把车开到西北角厨房门口,喊了一声:“菜来了。”

    一个胖娘们儿从屋里出来,看了看吕成刚说:“咦?――咋是你?老王头呢?”

    吕成刚说:“卧草!老王头三泡稀屎拉趴窝了,求我帮他送来。”

    胖娘们儿问:“咋整的?┄┄要紧不?”

    吕成刚跳上车,往下搬菜箱子,说:“卧草!没大事儿,我看死不了。”

    胖娘们儿哈哈笑,查看一遍箱子里的菜,说:“不对呀,这老王头,拉稀拉糊涂了吧。咋没有青萝卜和胡萝卜呢?”

    吕成刚边卸车边说:“卧草!我只管替他送,别的跟我没关系。那啥,都缺啥?明天送来。”说完轻轻“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弯下腰去,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胖娘们儿问:“咋的了?┄┄扭腰了?”

    吕成刚皱着眉头说:“可……可能是,抻着了,老毛病,肾结石,一会儿就好了。”

    胖娘们儿进屋端了一碗热水,递给吕成刚说:“是起大早,凉着了吧,喝点热水。”

    吕成刚接过热水碗,蹲在台阶上小口喝着,眼睛却偷偷地瞄向院子里。

    这个院子由三座品字型排列的别墅围成,正房坐北朝南的别墅红铜大门紧闭,二楼露台上有两只麻雀互相追逐,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东边别墅前有一个园丁在修剪榆树墙,大剪刀咔咔响;老罗头牵着大狼狗在湖心岛假山的六角亭上看风景;有两个起早的保安站在湖心岛栈桥上吸烟聊天;大门口的保安已经上岗,笔直地站在大门两侧。

    好心的胖娘们儿看见吕成刚还蹲在台阶上,便问:“好点没有?风凉,要不你进来热乎热乎?”

    吕成刚说:“不用了,过一会儿就好了,老毛病,扛一扛就过去了。”

    胖娘们儿忙着手里的活儿说:“你咋不去碎石呢?我有个叔伯姐在人民医院碎的,现在没事儿了。”

    吕成刚说:“我也打听过,得好几千块,不舍得呀。”

    胖娘们儿说:“说的是,现在住个院得他妈穷好几年,医院往死了收钱,治不起呀。”

    就在此时,北楼红铜大门一响,唐英杰出来了,他穿着一身纯白运动服,纯白运动鞋,昂首挺胸,精神抖擞。

    唐英杰在雨搭下站住,向院子环视一周,伸个懒腰,原地弹跳了几下,开始扩胸,哈腰,下蹲,为跑步预热。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吕成刚只觉得脑袋“嗡”一声,全身的血都涌上头顶,仇人近在咫尺,吕成刚浑身颤抖,心脏狂飙。他抢前二步蹲在三轮车后面,从后腰抽出手枪,撸了一下枪管,子弹上堂,打开保险。

    吕成刚深吸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浑身的肌肉紧绷,手却不由自主地发抖。

    为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

    吕成刚望了一眼天空,天空被阴云遮盖,依然灰蒙蒙;清晨的风徐徐吹动树叶,天边似乎有隐隐的雷声,有一场暴风雨正在遥远的天边酝酿。

    吕成刚感觉手在出汗,粘乎乎湿了枪把。

    唐英杰作完预备动作小步跑下台阶,从吕成刚眼前跑过,两者距离约三十米,是时候了,吕成刚举枪瞄准唐英杰头颅扣动扳机。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凤凰山庄宁静的清晨。

    像所有的男孩子一样,吕成钢从小喜欢枪,经常摆弄父亲的手*枪,自以为对枪械很熟悉,岂不知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每天都要射击训练,形成肌肉记忆,关键时刻气定神闲,屏息静气,才能弹无虚发。

    而此时的吕成刚情绪激动,浑身颤抖,枪声响过,子弹带着仇恨的热浪从唐英杰后脑呼啸而过。

    唐英杰被枪声震惊,怔了一怔,回头看了吕成刚一眼,他一定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之后象一只受惊的兔子,跳跃着向湖心岛狂奔。栈桥上站着两上保安,岛上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即可以隐身,又有周旋的余地,老罗头和大狼狗正在岛上。

    吕成刚的第二枪子弹从唐英杰的右耳旁飞过,唐英杰被惊的一跳,之后有意忽左忽右地晃动身体,让对手无法瞄准。

    吕成刚第三枪打飞了,三枪未中,吕成刚心里一沉,心说:完了!没时间多想,他箭步追上去。

    这时两人的距离有五十米左右,已经到了手枪有效射程的极限,吕成刚拼命追赶,他必须追上去,缩短这段距离,才有机会再次开枪,击中唐英杰。

    逃命的唐英杰跑的比兔子还快。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