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五一,跪拜大哥

正文 一五一,跪拜大哥

    仅仅五六年的功夫,唐英杰从一个外来打工仔蜕变为旗下数千员工,年产值上亿的集团公司总裁。

    财富有了,地位就有了,权势自然而然也有了。

    因为一个隐匿流传的小道消息,唐英杰一夜之间成了风云人物,坊间盛传“没有唐总办不成的事儿。”

    这话不管别人信不信,苟所长深信不疑。

    当年城关派出所老所长退休时,苟警察对所长职位没有想法,确实没有想法。

    因为那个大雪天,因为唐英杰请他吃火锅,不仅吃火锅,还出二十万资金支持他竞争所长。

    苟警察惭愧地说:没这想法,确实没有,我有自知之明,再轮两轮也轮不上自己。

    唐英杰说:事在人为。当即送苟警察一个沉甸甸的鞋盒子,让他找机会送给局长。

    苟警察按照唐英杰的话做了,做了也没报什么希望,反正是别人的钱,成不成自己都没损失,可是,事儿竟然就成了。

    苟警察对唐英杰肃然起敬。

    唐英杰买了顶所长的官帽,扣在了苟警察的头上,苟警察摇身一变,成了苟所长。

    感恩之心人尽有之,苟所长对唐英杰的豪迈义气感激涕零,把唐唐英杰当作恩人一般对待,可以说言听计从;若干年后,有了阅历,有了见识,亲眼目睹唐英杰团伙的斑斑劣迹,累累罪恶,冷静地一想,苟所长后背也直冒凉风,感觉自己是上了贼船,上船不容易,下船就更难了。

    有了这个感受,苟所长的日子过的提心吊胆,总感觉头顶悬着一把剑,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柄剑就会怵然落下来。

    换一个剧情,当年,如果不是苟警察当了所长,而是新来一位荤素不吃,五毒不侵,一身正气,公事公办的新所长,把唐英杰的马仔们的新账旧账拢一拢,该抓的抓,该判的判,拔出萝卜带出泥,唐英杰这个幕后老大肯定难脱干系,难逃牢狱之灾。

    唐英杰未卜先知,把苟警察推上去当所长,苟所长报恩心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一栋罪恶的大楼拆成了一块一块不起眼的砖头。看似唐英杰送给苟警察一顶官帽,其实是给自己支了一把保护伞,给自己上了一道保险,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唐英杰这一招不仅有远见,简直聪明绝顶。

    想到这一层,苟所长有被利用了的感觉,这种感觉不算坏;能被利用,说明还有用,你能利用我,我也可以利用你,你利用我求得保护,我利用你收取保护费就天经地义,人与人关系的本质就是利用和被利用。

    有权不用,过期无效,这道理苟所长懂。

    那时的唐英杰还是无名之辈,带着一帮小混混打打杀杀抢地盘,一个派出所长就罩住了,他也需要一个能罩住自己的派出所长;现在情况不同了,现在的唐英杰是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成功人士,黑白两道道道畅通,官场商场场场得意。论身分和地位可以和书记市长平起平坐,已经有了更大的保护伞,苟所长还有多少份量?还有多少需要?┄┄还肯出手相助吗?

    苟所长心里没底,苟所长记得唐英杰当年说过的一句话:事在人为。这是当年唐英杰劝苟警察竞争所长时说的话。

    现在自己想上位当副局长,再次咂摸这句话,别有一番滋味。

    苟所长想起了宋军,唐英杰发达以后,接触的人层次高了,跟苟所长接触少了,即便苟所长求见也得先预约,也得等唐总有时间。平时有事儿都是宋军和黑熊跑腿,学舌。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唐英杰今非昔比了。

    当年,大雨天厚着脸皮给苟警察送礼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应事务都是宋军跟苟所长联系,苟所长跟宋军混得熟,他思摸着自己这事儿应该先去找宋军商量,探探口风。

    宋军好为人师,积极出谋划策,成全苟所长。

    苟所长在有名的“额尔古纳烤全羊”请客,请四个人:唐总,宋军,三胖和黑熊。

    “额尔古纳烤全羊”是一溜儿十几个蒙古包里,坐落在青龙河滩上,背倚青龙河,面对一片湿地草场,这里有正宗的蒙古烤全羊,马头琴,蒙古长调。

    蒙古包里是长条彩绘漆桌,宾客席地而坐,这是宋军的特意安排,这样方便苟所长双膝跪地,双手举杯完成认唐英杰“大哥”的结拜仪式。

    焦香扑鼻的烤全羊上桌,青花瓷碗里的马奶酒飘香,两个身穿艳丽的蒙古传统服饰的少女献唱祝酒歌;马头琴演奏出悠扬高远的草原牧歌;这场酒宴别开生面,风味迥异,唐英杰笑容满面,情绪高昂。

    唐英杰老家是辽北榆树沟,紧邻蒙古,生活习惯也深受蒙古人的影响。眼前这歌,这酒,这场面让他回想起老家,想起很多往事。

    酒过三巡,菜吃五味,苟所长跪地膝行至唐英杰近前,给唐英杰的杯满上奶茶,自己的青花瓷碗满上马奶酒,双膝跪地,高举酒碗,朗声叫了一声:“大哥在上!小弟敬大哥一杯。”

    唐英杰有点吃惊,虽然宋军事先透了话儿,亲临其境还是让他有点吃惊。他边伸手扶苟所长,边说:“差了,差了┄┄你才是大哥。”

    苟所长羞愧地说:“大哥,啥也不差,是我整差了,你比我大二岁,应该是我的大哥。”

    唐英杰呵呵一笑,再次伸手扶苟所长,苟所长跪地不起。

    苟所长比唐英杰小二岁,前些年唐英杰是鼠,苟警察是猫,唐英杰当然得叫苟警察大哥。

    现在不同了,唐英杰事业越干越大,名气也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身份,地位,名气都远远超过了所长,苟所长就当不起大哥了,称呼当然也得与时俱变。

    其实,称呼只是一个由头,苟所长改变的不只是称呼,男人膝下有黄金,苟所长这一跪,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苟局长的时代。

    苟所长一声响亮地,动情地大哥,意思很明白,这一声叫,可以说是入伙,也可以说是认祖归宗,反正是亮明身份,甘当小弟。

    江湖有言,跟着大哥走,有饭又有酒,大哥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唐英杰知道苟所长的意思,假意推脱,他不接苟所长双手举起的酒杯,再次伸手拉苟所长起来。

    苟所长一脸虔诚,跪地不起,恳求道:“大哥,小弟能有今天,全是大哥栽培,兄弟们帮衬,我这辈子忘不了大哥的恩情,你这个大哥我认定了,不答应就不起来。”

    唐英杰拉着苟所长的胳膊说:“话不是这么说,栽培不敢当,主要还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些年兄弟们也多亏你照应,论感情跟咱们跟亲兄弟是一样的。只不过,你是公职人员,有些事儿心里有就行了,不必说出来。”

    唐英杰这话说的在情在理很真诚,苟所长竟被感动的眼圈发红,几乎落泪。

    唐英杰说的是实话,苟是公职人员,警察,所长,认一个黑帮老大为大哥,这事儿传出去,对唐英杰没什么,对苟所长绝对有碍声誉,唐英杰也不希望自己如此张扬。

    宋军起身打圆场说:“大哥,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我看苟老弟诚心诚意的,都是老朋友,知根知底儿,这杯酒,你就接了吧。”

    唐英杰装作很为难地接过酒杯,嗅了嗅,一饮而尽。唐英杰不喝酒,杯里是奶茶,以茶代酒。

    结拜仪式就此结束,从此以后,私底下,苟所长叫唐英杰大哥,处处以小弟自居,唐英杰并不纠正;公开场合,唐英杰叫苟所长,苟所长叫唐总,两人又是另一番嘴脸。

    其实,刚才这一幕的导演就是宋军,苟所长想争副局长的位子,他自己没有任何实力,这事儿只有唐英杰能帮上忙,但唐英杰帮不帮是个问题。

    苟所长便找宋军商量,近几年,苟所长跟宋军,黑熊打交道多,混得熟。

    忙没有白帮的,苟所长送宋军一块价值二万多的腕表,向宋军求教。

    宋军收下名表,心里盘算这事儿的轻重得失,眼珠转了转,觉得这是好事儿,即可为兄弟们换一把更大,更结实的保护伞;又可满足苟所长再升一级的官瘾,一举两得,两边落好,何乐不为!便出主意让苟所长请客,认唐总大哥。认了这个大哥,以后什么都好说,保你有吃又有喝。

    之后才有了“额尔古纳烤全羊”的结拜仪式。

    三天后,苟所长带着一个沉甸甸的中号拉杆箱上了唐英杰的大奔驰,两人一起去了省城,在古玩一条街的“松风阁”买了一匹岫岩玉奔马。紫檀座上镶嵌着四个金字“马到成功”。

    这匹马高不到一尺,长不足一尺半,玉是上乘岫岩玉;造型,雕功都属上乘,但是,满打满算,这匹马也不值一万块,苟所长那个中号拉杆箱里却是满满一箱百元大钞。

    回来的路上,苟所长心里打鼓,说是来送礼,怎么成了“买玉”了?┄┄

    唐英杰坐在前排假睡,苟所长想问个明白,又觉得不妥,肚子里揣着个兔子。

    从省城买玉回来后,苟所长一连好多天吃不好,睡不好,有时感觉上当了,可惜了那一箱子钱;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上当,唐英杰不可能骗他,为什么要骗他?

    可是,反复回忆事情的经过,整个过程就是买玉,一句正经话没有,绝对不是送礼,这里有什么蹊跷?

    苟所长想也想不明白,心一横,爱咋的咋的,挺着吧。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