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六六,失而复得

正文 一六六,失而复得

    金铎他们乘坐的橡皮艇因瀑布跌落,翻了个底朝天,三人奋力挣扎爬上沙滩,休息了一会,沿河岸寻找背包和橡皮艇。

    不幸中的万幸,背包真找到了,不过,几只野狼撕开了背包,正在吞食里面的烧鸡,红肠和面包。

    吕成刚向狼王打了一枪没打中,野狼吃了一惊,后退几步,并不逃走,而是很熟练地分散包抄过来。

    金铎他们一人一根柳木棍,抡得呼呼生风,野狼不怕枪,竟然怕棍子,逡巡再三不敢靠前,蹲在几十米之外,围观金铎他们。

    金铎,邱文明和吕成刚背靠背持棍自卫,野狼蹲在远处,即不进攻,也不撤退,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双方僵持了好一阵子,突然传来一声狼嚎,是那头体型高大的狼王,狼们像是听到了号令,一齐跑向狼王。

    狼王已经吃饱,蹲坐在背包旁边,不断伸出长的舌头舔着嘴唇。

    野狼跑回去,一齐扑向背包,把背包撕碎,抢食狼王吃剩的烧鸡,红肠和面包。

    金铎他们松了一口气,这时才发觉,上了狼的当了。

    刚才野狼包抄过来,并不想攻击他们,而是围困他们,让狼王从容进食。狼王吃了个饱,呼唤他们回去进食,并主动站在旁边警戒。

    “这帮畜生还挺他妈狡猾。”

    金铎看穿了野狼的伎俩,赞叹这畜生挺狡猾,有时候比人都聪明。

    吕成刚说:“我草!真他妈有规矩,这要不是亲眼看见,谁说也不信呢。”

    金铎有感而发地说:“是呵!狼是一种社会动物,内部组织严密,等级森严,狩猎的时候服从指挥,统一行动,从野狼的个体来看,并不强大,老虎,黑熊,野猪,豹子都比它厉害,但因为它有组织,形成了团队,这就强大了,除了老虎,他们就是食物链的顶端,象野牛那样的大家伙,照样是他们的食物。”

    金铎这话显然是指桑说槐,话里有话儿。邱文明听懂了,冲金铎作了个鬼脸儿;吕成刚一脑袋高粱花子,只当成闲磕搭牙儿,没往心里去。

    却见狼王一纵跃上河岸,蹲在高处,那气场,绝对的君临天下。

    吕成刚感叹道:“我草!这气场,太牛逼了,没把咱当成个炮儿,我再给他一枪?”

    邱文明说:“得得!你快歇歇吧。别惹急了冲咱们来,咱仨绝不是他们六个的对手。”

    金铎把棍子高高地举起来,有意让狼王看见,对吕成刚说:“消停点吧。别打不着狐狸惹一身臊。它们不攻击咱,咱就别惹它们。”

    吕成刚说:“我草!真他妈怪了呵,这帮玩意儿只认吃。”

    金铎嘿嘿一笑说:“这就是生存法则,食物就是生命。别小瞧它们,这帮畜生也是有原则,有规矩的。咱们人类一般同情弱者,保护弱者,它们不是,它们强者通吃,弱者自生自灭。只有最强壮的公狼才有资格繁衍后代。丛林规则就是优胜劣汰,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你看,这群狼里,狼王体格最强壮,最大,它必须保卫族群的安全,还要捕捉猎物,为幼崽提供食物,为保持这种强壮,它有优先进食权,优先交配权,不得不说,狼也是有生存智慧的。”

    邱文明说:“它们吃完了烧鸡,吃不饱,能不能来吃咱?”

    金铎想了想说:“那个包里有六只烧鸡,十斤红肠,十五个面包。昨天晚上咱吃了一些,剩下的这帮狼能吃个半饱,应该不会攻击咱了。”

    吕成刚挥了挥枪说:“我草!一枪把狼王放倒,其它得就蹽了吧?”

    邱文明嗤之以鼻地说:“算了吧,就你那枪法,咱可长见识了,着紧蹦子,还不如烧火棍管事儿,就三粒子弹了,你省点吧。”

    吕成刚被揭了短,不服气地争辩说:“草!不服是吧?一会儿我露一手给你看看。”

    这边你一嘴,我一嘴说时,那边狼们把食物一扫而光,只剩下撕碎的包装纸一片狼籍。

    狼王看了一眼金铎他们,那意思好像在说:“谢谢你们的美食!”

    狼王昂头一声长嚎,狼群一拥而起,紧随着狼王钻进深山密林。

    吕成刚见狼群走了,撒腿就追,被金铎一声断喝制止了。

    “站住!――等一会儿,别是圈套,这帮畜生都是狩猎高手,别把你当猎物了。”

    三人站在原地观察了好半天,确认狼群确实离去,才小心翼翼地靠过去,从河里拖出背包,取出里面的雷击枪。有了武器,心里顿时踏实多了。

    吕成刚查看了一番,骂了一句:“我草它马滴!比唐英杰还黑,一点也没给老子留,就剩鸡骨头渣了。”

    金铎看看满地的包装材料,对吕成刚说:“过来,咱俩收拾收拾。”

    野狼把食物吃了个精光,吕成刚一肚子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说:“草!你真是几八闲的,大水一冲就没了。”

    金铎收拢着破碎的包装垃圾说:“没了那去了?不还在地球上吗?”

    吕成刚说:“我草!金铎,我真是服了你了,自家的事儿还管不过来呢,去管地球的事儿?”

    邱文明左手握着雷击枪,右手不停地捶着大腿,怼吕成刚说:“成刚,你能不能学点好?”

    吕成刚爬起来,不情愿地说:“我草!好好好,我饿着肚子学点好行吧?”

    金铎和吕成刚把垃圾聚拢到一起,取出镁棒,点燃火引,把一堆垃圾烧成黑灰,用沙子盖住。

    食物全进了狼肚子,好在装备还在,现在就差橡皮艇了,金铎说:“走吧,找着船就好了。”

    三人沿河滩往下游找船。

    天地依旧,流水汩汩;轻柔的晨雾渐渐消散,瓦蓝瓦蓝的天空水洗的一样明亮,阳光普照的原野清新,辽阔,一片生机。

    不知名的鸟儿长一声短一声地吊嗓子;蝴蝶,蜜蜂在花草中忙碌;鱼儿不时跃出水面,溅起水花;一只长腿长脖子的水鸟静静地站在河边,像一根木桩。

    突然,鸟头利箭一般啄向水面,一条银色的小鱼挣扎着被叨出水,水珠四溅,水鸟伸一伸长长的脖子,小鱼儿被吞入嗉囊,在嗉囊中不停地扭动。

    吕成刚猫腰举枪瞄准,大鸟看出他不怀好意,一跃而起,搧动巨大的翅膀,携风带响,贴着河面飞走了。

    吕成刚走在最前面,金铎居中,邱文明最后,三人相离十几步,互相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沿河搜索前进。

    河道像一条弯弯曲曲的长蛇,每一个弯曲都留下一片浅滩,有时是沙滩,有时是陷脚的淤泥,有时是光滑的大石头;金铎他们不得不反复横渡河面,行走在沙滩,淤泥和大石头间。

    三人走过一弯又一弯,太阳升到了头顶,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吕成刚又累又饿,心生气馁,垂头丧气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的木棍无聊地击打着碎石。

    邱文明从后边赶过来,腋下夹着一捆翠绿的荷叶似的大叶植物。邱文明掐掉叶子,把粗粗的茎递给吕成刚,示意他可以吃。

    吕成刚试探着咬了两口,味道不错,脸上露出笑容,咔哧咔哧大口吃了起来。

    邱文明递给金铎一个,说:“这叫水黄瓜,解渴,也顶饿。”

    金铎接过水黄瓜咬了一口,汁水满口,爽脆清香,味道跟黄瓜相似。

    金铎迟疑地问:“以前吃过吗?┄┄不会有毒吧?”

    邱文明嘴里嚼的汁水横流,唏溜着说:“怕我药死你呀,别吃。”

    金铎拿着一个水黄瓜在手里端详,样子像荷叶,茎上顶着一个宽大的叶子,只不过水黄瓜的茎比荷叶茎粗,中间是空的,嚼在嘴里有点像莲藕,丝丝缕缕,爽脆清香如黄瓜。

    三人吃了一通水黄瓜,金铎说:“歇够了吧?咱还得继续找,别泄气,肯定能找着。你们注意没,这河上有挺多倒树,说不定就把船拦住了,再说,水缓了,也有搁浅的可能,坚持就是胜利,起来,起来――走喽!”

    邱文明扶着瘸腿站起来问:“咱走了多远了,还有多远到青龙河?”

    金铎的手机用防水袋密封后揣在救生衣里面,此时掏出手机,开启定位,戳了几下,对邱文明说:“咱走了三分之二了,再有二十多公里就到青龙河。”

    金铎在撒谎,根本没有信号。

    邱文明信以为真,精神一振说:“到青龙河就好办了,河口有村庄,可以对付口饭,肚子饿瘪了。”

    吕成刚站起来说:“是吗?那快走吧,二十多里地儿不算啥,找个村儿整口饭吃,饿的滋味真他妈不好受。咱蹲监狱一日三餐虽然吃的不好,但不饿肚子,这它妈肚子里火烧火燎的。”

    三人沿河道继续往下游搜索前进。

    走不多远,好大一棵臭李子树歪在河边,满树的臭李子已经成熟,阳光下一簇簇如黑玛瑙。

    臭李子是一种很好吃,又很讨厌的野果。果实大小如樱桃,黑色,香甜而稍带苦涩,味道跟李子相似,汁液极具染色力,吃过臭李子舌头,嘴唇,口腔都染成乌黑,要二三天才能恢复正常。

    金铎知道那是臭李子,讨厌它染的嘴黑,独自往前走。

    吕成刚岂能放过这种恶作剧的美味,他爬到树上折了几个粗枝子,跟邱文明一人拖一枝,边走边摘边吃,渐渐落在了后边。

    金铎独自往前搜索,转过一个弯,眼前出现一堆乱石,波光闪闪的河面悄然消失在一片荒草乱石中。

    金铎心中疑虑,快步走过去,原来是一大片乱石滩阻挡了河道,河道在此消失了。其实不是消失了,是水从石缝间流过,因为水浅,水草茂盛盖住了水面,表面上只见杂草和乱石滩,看不见河流。

    金铎甚是诧异,好好的一条河,怎么突然就没影了?

    左顾右盼,猛然间,发现军绿色的橡皮艇底朝上翻扣在不远处。

    金铎大喊一声:“快来啊!船在这儿呢!”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