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七五,活阎王

正文 一七五,活阎王

    唐英杰用暗语发出暗杀令,指定宋军实施,宋军领命,却颇感为难。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想眼前的处境,黑熊,五虎,四大金刚,所有得力的打手都在医院养伤,手下无人可用,无人可派,眼下情形,要想完成任务,只有请外援。

    请外援?――宋军没有门路,他转了转眼珠,想起一个人,便去了医院。

    宋军去求大象,大象想了一会儿,让他去找傅彪。宋军又去找傅彪,傅彪沉思了一会儿,评估风险后,答应陪他去找一个人,见了那个人宋军自己跟他谈。

    第二天宋军便跟着傅彪去了辽阳,傅彪说介绍他去见刘大哥,有事只管跟刘大哥说。

    刘大哥年龄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一身唐装,圆脸儿,平头,脚上一双北京老布鞋,右手腕缠着菩提手串,包浆莹润。只看这身打扮,会让觉得他是一个得道高僧,谁也想不到他是一个江湖上名声赫赫的社会大哥。

    刘大哥笑呵呵地接待傅彪和宋军,敬茶,敬烟,扯了一会儿闲淡,宋军便说明来意。

    刘大哥收起了笑容,漫不经心地对宋军说:“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我介绍你认识一位朋友,具体的事儿你们谈。”

    刘大哥转头对傅彪说:“我也挺长时间没见过活阎王了,看看这哥们儿忙啥呢?”

    活阎王!傅彪和宋军都听说过这个名字,是一个人的江湖绰号,江湖上号称第一杀手。

    活阎王本名霍彦旺,四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着赵本山同款的猪腰子脸,不爱说话,整天阴沉着脸;此人聪明绝顶,痴迷机械;作事认真专注,追求完美,爱吹萨克斯,没事就找个空地儿吹,一曲接一曲,别人学乐器是演给别人听,他学萨克斯是吹给自己听,经常吹到很晚才回去睡觉,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性格怪异,不好接近。

    江湖传说他是七条人命的嫌疑人,嫌疑了几十年,没有证据,警察干着急,法律没办法。

    活阎王原是飞机发动机厂的车工,聪明绝顶,心灵手巧,天生爱琢磨,痴迷机械的奇妙,自学修马蹄表,修收音机,自己组装收音机,无论什么电器,一看就通,一拆就懂;在数字机床没发明的时代,行星摆线齿轮是车工的珠穆郎玛峰,众人望而怯步,活阎王就能信手拈来;当年国人迷信进口,很多原装进口汽车坏了找不到配件,活阎王用卡尺卡一卡,弄出来跟原装的一样好用;活阎王自制液化天然气作动力的气枪,威力不逊于制式军用枪械。

    活阎王是关键时刻露一手就能给厂里增光添彩的技术能手,厂长说他是一百年才能出一个的超级人材,在厂里很受领导器重,原本应该有很好的前程,但这一切被一次偶然的事故改变了。

    他女儿九岁那年,放学时在学校门口被一辆大奔撞倒了,开大奔的是有钱人,有钱人任性,无理抢道,他的女儿受了伤。

    原本是一个小事故,并没危及生命,但孩子娇嫩的脸磕在马路牙子上,破了相。

    女孩子破了相也等于没了半条命,关于整形费用,赔偿等事宜协商不成,起诉到法院。

    大奔的主人有钱有势有人,活阎王是个普通工人,双方实力不在一个量级上,法院依法判决赔偿五千元。

    活阎王不服,上诉二审,二审维持一审原判,这是终审判决。

    活阎王还是不服,女儿的容颜决不止五千块。开着大奔,如此没有人性,这就是人渣,活阎王咽不下这口气,起了杀心,清除人渣是给和谐社会打扫卫生,他要作志愿清洁工。

    一个月以后,那辆撞过他女儿的大奔在自家车库发生爆炸,车主在车内被烧成一截黑炭。

    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排查嫌疑人,活阎王是十几个嫌疑人中的第三号,警察把活阎王传唤到局子里,审问,测谎,心理战,警方用尽了手段,活阎王不卑不亢,毫无破绽;刷脸对比大奔主人别墅的监控截图,电脑亮红灯,相似度低于50%,警察没办法,24小时之内放他回家了。

    其实活阎王已经没家了,法院二审判决后没几天,他就辞掉工作,跟老婆离了婚,净身出户。

    活阎王在郊区农村租了一间仓房,唯一的财产是一辆破旧不堪,跑起来动力凶猛的钱江250摩托。

    大奔爆炸案后一个月,一审主审法官死在情妇床上。那个长相酷似明星,战战兢兢,泪流满面的女人对警方说:“半夜做梦掉进了河里,醒了觉得床单湿漉漉,腥豪豪的,用手一摸全是血,推他不醒,开灯一看,那儿插着一把刀。”女人比划着前胸。

    活阎王又当之无愧成了嫌疑人,警察又把活阎王传唤到局子里,23个小时内,轮番轰炸,复习了一遍上次的过程,活阎王像一截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24小时之内又放他回家了。

    又过了几个月,二审主审法官的车在高速公路上失控,法官受重伤,出院后丧失劳动能力,不到四十岁,病退。

    人们再一次怀疑到了活阎王,但警察这次没找活阎王,不是不想找他,是没有找他的理由。

    杀人就跟男人出轨一样,有了第一次,就不会只有这一次。

    活阎王成了一个传说,一个复仇的传奇。后来,江湖恩怨打了死结,谁也解不开了,只要价钱合适,活阎王就是末日审判。

    活阎王有技术,他喜欢干技术活儿,把一块铁疙瘩加工成零件他很有成就感,很享受加工的过程。他租房子,买机床,专门加工特需配件,别人不敢做的东西,市面上找不到的东西,只要价钱合适,什么他都敢做,他是订单生产,生意不多,收入不少,吃喝不愁。

    活阎仍然沉默寡言,深居简出,闲了就找个空地儿吹萨克斯,调子悲伤,闻者凄然;活阎王乐此不疲,活像一条独来独往的草原狼。

    江湖上有很多关于活阎王的传说。

    有一次活阎王去钢材市场挑选材料,回家路上看到路边很多人围观,他也凑过去看热闹,是一个妇女坐在路边哭天抹泪。

    原来妇女在旁边这家饭店打工半年多,老板扣她工钱,妇女讨薪不成还被打了出来。

    活阎王听清了原委气不打一处来,他停好摩托,阴沉着脸一句话没说,拉起妇女进了饭店。

    众人立即把饭店围了个水泄不通,等着看一场好戏,没几分钟,妇女擦着眼泪,面带笑容出来了。活阎王快步走到摩托车前,骑上摩托走远了。妇女还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活菩萨,活菩萨啊。

    有嘴欠的说:“错了,他不是菩萨,他就是活阎王。”

    妇女不管别人说什么,坚持念叨:“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啊!”

    江湖上,无论多嚎横的大哥,都得给活阎王三分面子,活阎王是神一样的存在,不怒不威,让江湖大哥们心怀忌惮。至于小混混,亮出活阎王的名号能吓得两腿哆嗦,直溂溂尿儿。

    刘大哥立马给活阎王打电话,电话一打就通,只见刘大哥不断地点头:“嗯……哦……呵呵……是这样,那好。”刘大哥放下电话。

    原来,事不凑巧,活阎王正在外地。

    活阎王的女儿今年刚参加完高考,考的不错,超出预期。活阎王奖励女儿云南游,女儿一定要拉上妈妈,妈妈说:“那就都去吧。”

    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去云南旅游去了,估计半个月之后回来。

    电话里无法详谈,刘大哥跟活阎王约定回来再说。

    事情到此打住了,刘大哥请傅彪吃饭,推杯换盏中,刘大哥说:“就这么点事儿,这不么巧。”

    傅彪说:“老霍不在家,你干着急也没用。等他回来再说吧。”

    刘大哥说:“这事儿,我琢磨咱不能一条道儿跑到黑,活阎王不在家,有别的主儿考虑不?”

    傅彪想了想说:“就这么点活儿,不管张三李四,谁能干就是谁。”

    刘大哥说:“那你别急着走,吃完饭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见了面你们自己谈,这个人名气不大,活儿不错,最难得是人讲究。”

    都是道儿上人,知道“讲究”的含意。

    “讲究”是指无论事儿成不成,无论什么情况下,不会乱咬,不会供出雇主。神讲神道儿,鬼讲鬼道儿,杀手也有道儿,这是他们的职业规矩,立命之本。

    饭后,社会大哥开着一台白色陆虎在前领路,傅彪开着一台黑色陆虎在后紧跟,七拐八拐到了一家医院。

    医院规模不大,像是区级医院,进了门,乘电梯到五楼,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进了一个病房。

    病房很大,只有一张床,床头摆满各种电子设备。一个老头躺在床上,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床边打盹。

    刘大哥上前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中年男子从混沌中醒来,睡眼惺忪地打量着来人。

    刚睡醒的男人突然叫了一声:“你──傅彪!”

    傅彪大叫一声:“文志强!”

    傅彪和文志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