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七七,文志强(2)

正文 一七七,文志强(2)

    文志强和工友的亲属们四处维权,将近一年的时间毫无结果,最后又回到原点,还得找公司的老板解决问题。

    朱老板虽然对女人出手大方,对伤残的工人却是异常的冷漠,这种没有人性的人渣激怒了兵王文志强。

    这天,朱老板的奔驰车刚驶出公司几百米突然爆炸起火,司机奋力从大火中救出老板,送医抢救。

    朱老板虽然经过抢救留下一条命,却因为烧伤太重,身体已经严重残疾变形,余生注定每一天都痛苦不堪,生不如死,人们说这是报应,江湖上悄悄流传着文志强的传奇故事。

    江湖上没人说这事儿是文志强干的,但是,干这事儿的人一定是有文志强这样遭遇的人。

    警方立案侦察,传讯了很多嫌疑人,包括文志强,终因证据不足无法定案。

    奔驰车厂和刑侦专家经过详细勘察,基本复原了整个事件的原貌。

    有人把软塑料管灌满汽油塞进大奔的排气管。发动机启动后,排气管内温度逐渐升高,塑料管壁融化,汽油泄漏,被高温废气点燃发生爆炸,爆炸碎片击穿汽车油箱,引发第二次更剧烈爆炸,导致整车被大火焚毁。

    这样的鉴定结论无非是排除车子本身的质量问题,厂家因此免责。这个鉴定的另一个意义就是明确了这是一起人为的刑事案件。

    据刑侦专家说,这类作案手段并不复杂,也不先进,可以说没什么科技含量,不过是多年前一部外国动作电影情节的粘贴复制。

    警察逐一排查嫌疑人,文志强被传讯,又很快被排除在外,因为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可以证明文志强全天都在医院护理病人,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另外,朱老板为富不仁,名声很臭,仇家很多,有人中了他的圈套,被他坑的倾家荡产,有人老婆让他搞了,早就扬言要干掉他……原来这家伙坑、蒙、拐、骗,五毒俱全,想干掉他的仇家有两位数之多,逐个排查,怕是得查到猴年马月,最后草草了事。

    其实,那辆大奔从早上八点停在楼下,到晚上五点再次启动,这期间共九个小时,这九个小时都是作案时间;而文志强陪护父亲确实天天在医院,医生和护士作证毫不犹豫,警察忽略了一个细节,医生和护士是有规律的换班的,文志强有足够的时间离开医院,到外边上访,或者干点别的。

    其实,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众口一词,愿意给文志强作证,是文志强精心护理父亲的孝心感动了他们,这样的孝顺的人怎么会是坏人?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法律讲证据,没有证据法律就是个旁观者;但江湖上流传着文志强的传奇,因为他曾经是有勇有谋的兵王。

    刘大哥跟文志强是很要好的朋友,经常到医院来探望,他能猜出奔驰车起火的原因,然而,猜测就是猜测,摆不上台面,他也从来没说出口。

    奔驰车起火案发生后不久,有一天,刘大哥突然来找文志强,说有个老板想认识他,请他吃饭,有点事儿想请他帮忙。

    文志强正在为筹措父亲的医疗费着急上火,没心情,更没时间出去吃饭,直截了当地回绝说:“有事儿说事儿,饭就不吃了。”

    刘大哥受人之托,随机应变说:“找个小吃部,随便吃点,认识一下,行就行,不行也耽误不了一会儿,咱不大吃。”

    文志强想了想,点头同意了,文志强对刘大哥的提议不能违拗,因为他是个值得敬重的人。

    文志强最需要钱的时候,刘大哥曾借他十万块钱;文志强兼职赚了钱还他时,刘大哥说:“我又不等钱花,有钱你先还别人吧。”

    这话让文志强心里暖,眼睛酸。这是多大的人情?多大的面子?文志强对刘大哥很敬重。

    那天,刘大哥做东,三人去饺子馆吃饺子,喝啤酒。

    要见文志强的老板姓郭,是个老实人,虽然穿的是新衣服,却一身机油味。他开着一家汽车修配厂,整天围着汽车爬来爬去,机油味渗透到了皮肤里,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三人坐在闹闹哄哄的饺子馆小包间里,喝着冰镇啤酒闲聊,刘大哥抛砖引玉地问郭老板生意如何?

    郭老板知道刘大哥的用意,哭丧着脸说生意难做,难做不是自己服务不行,技术不行,是自己运气不好,碰到一个无赖,三天两头找他借钱,张口不是五千就是一万。这小子是地面小混混,没人敢惹。和郭老板一条街面上有一家汽车配件商店,专营各种轮胎,因为得罪了这个无赖,有一天晚上商店突然烧起了无名大火,几百条轮胎烧成灰,老板赔掉了底,差一点上吊。

    大家都能猜出这把火是怎么回事儿,那个无赖也更加嚣张,更明目张胆地要钱,收保护费。

    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对这个小无赖敢怒不敢言。郭老板当然也怕有麻烦,不敢不借,几年下来借出去五六万,一分也没还过。其实那个无赖嘴上说是借,其实就是勒索。

    前几天,那个无赖又找郭老板借钱,说是要买楼,张口就要借五万,郭老板也是小本生意,赚的是辛苦钱,如此下去,如何是好?

    郭老板给文志强的杯子满上啤酒,双手举杯,恳切地说:“我琢磨,这样下去不是事儿,得教训教训那小子,让他以后不再找我麻烦,我自己又没那能耐,谁能为我出这口气,我愿意出五万,不然,我这生意没法做了,日子也没法过了。”

    文志强听明白了,但没接话茬儿,三人继续喝酒,闲聊,吃完喝完客客气气地散伙,他们各自回家,文志强回到医院。

    文志强虽然当时没接话茬儿,但事儿在心里放着,也知道郭老板的意思。问题是那个无赖虽然可恨,自己却跟他无冤无仇,为了五万块钱搞人家,文志强真有点于心不忍,实在下不去手。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林冲上梁山是被逼的,不逼他不上;文志强兼职也是被逼的。就在他跟郭老板吃完饺子以后不久,父亲的医疗费清零了,护士长满脸堆笑地找文志强催费,见一次催一次,一催再催,催得文志强一见护士长就像耗子见了猫。

    现在的医院,除了急诊抢救的病人可以先救命后交钱,普通病人是概不拖欠的,发生欠费立即断药断医,停止治疗和护理。

    文志强担心医院终止治疗,绞尽脑汁筹钱。家里能卖的都卖光了,亲戚朋友都借过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张口了。文志强实在无计可施,主动约见郭老板,问他想怎么样?

    郭老板说:“五万,买那小子一只手,废了他,他就兴不起风浪,做不了恶了。”

    郭老板是实在人,没给文志强考虑的时间,当天就去医院给文志强父亲交预付款五万。

    文志强接过收据,郑重地点了点头。

    五天后,文志强再次约见郭老板,见面什么没说,交给郭老板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转身就走。

    郭老板知道塑料袋里的东西非同小可,找个没人处打开袋子,往里一看,脑膜轰一声,差点跌倒:袋子里面是一只血淋淋的人手。

    那个无赖从此在街面上消失,因为剁他手的人说,再看见他就不是手的问题,要取他性命。

    为了父亲苏醒过来,文志强搞钱不择手段;然而,用这样的方式搞钱,又让他的内心充满负罪感,甚至良心和道德的谴责。

    想赚大钱,就得接大活儿,冒大风险,老话说: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的。

    不知不觉间,文志强毫无悬念地介入了黑帮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成为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终极审判。

    那一次,因为一桩命案,警方依据线人举报,先入为主地拘捕了文志强。

    三天三夜里,警方用尽手段,想从文志强嘴里扣出想要的东西,文志强几次昏死,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却牙关紧闭,没吐露一个字。

    最后满头大汗的刽子手服了,对同伙说:“算了,不能整了,再整就出人命了。”

    原本破案是为了立功受奖,如果出了人命,那就适得其反,可能会受处分,甚至开除。这笔账谁都会算。

    江湖有自己的规矩,文志强的硬汉形象因此高高地树立起来。

    文志强作梦都想不到,傅彪会找到医院来。他的第一问就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这一问把傅彪问住了,傅彪支吾了半天无法回答。

    刘大哥打圆场说:“走,咱找个说话的地儿。”

    文志强和傅彪两个老战友竟这样重逢了。俗话说战友会战友,就是喝大酒,刘大哥做东,老战友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曾经的兵王,站在舞台中央,鲜花簇拥,灯光聚焦的人物,现在流落街头,屈辱谋生,推杯换盏之间,文志强和傅彪感慨万千,长吁短叹,聊得投机,喝的顺溜,气氛温暖,时光再现。

    这种气氛下,傅彪不好意思谈生意,只说闲来无事儿,陪刘大哥闲逛,竟这么巧,真是太巧了。

    傅彪只跟文志强叙旧,宋军心里却是有使命的,趁上厕所的机会,宋军问刘大哥:“这气氛,没法说,咋整?”

    刘大哥说:“不能在这儿说,以后我跟他说。”

    文志强和傅彪直喝到头昏眼花,欲哭无泪才结束。三人回到医院,稍坐片刻,傅彪告辞,走到一楼,傅彪去收款处给文志强父亲交了五千元预付款,把收据交给刘大哥,让他转交文志强。

    刘大哥派小弟开车将傅彪和宋军送回顺安。

    傅彪回到顺安已经很晚,当夜安歇无话。第二天吃完早餐去唐总办公室汇报,见到唐总大吃一惊。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