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八0,浴火新生

正文 一八0,浴火新生

    金铎用“唐刀”撅折了苟局长,苟局长自愿献出九千万,撤销对金铎的抓捕令,换得暂时平安。

    唐英杰得知苟局长撤销对金铎的抓捕,百思不得其解,正踌躇之际,苟局长亲自找上门来,盛怒之下跟唐英杰大耍一通,撕破了脸。

    唐英杰这才知道“唐刀”原来落到了金铎手里,这个打击让他无法承受,他一夜没睡,无精打采。

    宋军出主意说用玉珠和钱把“唐刀”买回来,唐英杰虽然舍不得玉珠,却也没办法,心里很不舒服。

    转念一想,不听全听宋军一个人的,何不跟大象商量商量,便下楼去医院找大象。宋军和三胖听说唐英杰要去医院,也一齐上了车。

    大象因为烧伤住院治疗,已经基本康复。

    那天,吕成刚假装送菜闯进凤凰山庄,借机枪击唐英杰,火烧凤凰山庄时,大象正在洗手间洗漱,听见枪声,他提着霰*弹枪占据了二楼阳台。他居高临下,用开枪压制吕成刚,吕成刚躲在三轮摩托后边,把第四枚汽油瓶投向二楼阳台的大象。

    这枚汽油瓶对大象原本构不成威胁,大象是特警出身,平时训练时就有徒手接物的科目,一接一个准;实际执勤中他也徒手接过汽油瓶,先接住,再投向安全地带。所以,当他看见汽油瓶向他飞来时,并不慌张,习惯成自然,起身去接。然而,他刚起身,吕成刚便向他打了一枪,虽然没打中,却吓了他一跳,赶紧缩身隐避,随即发觉全错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汽油瓶爆炸的同时,大象从二楼阳台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大象纵身起跳时,已经慢了半秒,爆炸的汽油溅在后背,他从阳台下落时,后背拖着猩红的火焰。

    大象落地后很专业的就地十八滚,后背上的火焰灭了,后背上的皮肤却一片一片脱落下来。

    大象的烧伤全在后背,整个后背90%二度烧伤,二度烧伤破坏表皮,真皮层完好,不用植皮;有10%散在的三度烧伤,三度烧伤损伤较深,真皮层被破坏,理论上应该植皮,但因为创面分散,创面都不大,最大的只有鸡蛋大小,周围的皮肤可以慢慢生长覆盖创面,也不用植皮,所以大象算是有惊无险。

    医生给大象采用湿式疗法,就是在后背的创面涂了专用的药膏,药膏即让创面保持湿润,又有清热解毒,去腐止痛生肌的功能,之后一切交给时间,等待皮肤慢慢生长,只要不感染,新生皮肤终将覆盖整个创面。

    这十几天,因为伤在后背,大象每天只能趴在床上;为了预防灰尘和细菌落在创面上,特制了一个塑料罩,就像博物馆保护文物的玻璃罩,罩住大象的上半身。

    大象在医院趴了半个多月,宋军开玩笑说:“老母鸡抱窝,二十一天出小鸡,你快孵出小鸡了。”

    大象苦笑说:“小鸡就别指望了,快生蛆了是真的。”半个多月不能洗澡,大象感觉自己快生蛆了。

    大象没孵出小鸡,也没生蛆,创面愈合很理想,大部分地方长出了粉红的新皮,虽然还有几处小创面没愈合,但不用罩在塑料罩子里了,创面每天换药包扎后,大象可以下地活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躺着,坐着,睡觉不用趴着了。

    病情见好,大象想出院。宋军征求医生意见,医生不同意,医生不同意的原因并不单纯,现在医院各科室都独立核算,啥是独立核算?就是科室收入跟每个人的工资挂勾,多收多发,少收少发,不收不发。大象这样的优质资源不深度开发,那能轻易放手。

    宋军尊重医生意见,好说歹说把大象劝住了。

    大象想出院不为别的,是心烦,不是烦别人,是烦黑熊和五虎。

    人民医院没有烧伤科,大象住在普外科,普外科和骨科一层楼,东头普外,西头骨科。

    骨科六十张床,黑熊,五虎还有二十多个马仔住了三十多张,这帮家伙聚到一起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淊天;一天到晚大呼小叫,吆五喝六,大象看不惯。虽说都是一伙的,但大象的修养素质和黑熊他们还是有本质的不同。

    大象和黑熊是不打不成交,说是惺惺相惜也好,说是臭味相投也罢,他俩平时就走得比较近,可以说是好朋友。

    好朋友不是嘴上说,是事儿上见。

    大象的妹妹研究生毕业,导师推荐她去一家研究所,写了推荐信。然而,推荐信是敲门砖,真要进研究所占个编制,还得送礼三十万。大象家没有这么多钱,被逼无奈,大象向黑熊张口借钱,黑熊一口答应。虽然这笔钱后来没用黑熊出,唐英杰主动承担了,但大象记得黑熊的仗义。

    黑熊为人仗义,大象做人诚实,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这回又住的这么近,隔三差五,黑熊带着好酒好肉到大象病房来,满腔热忱地陪大象喝酒解闷;病房不许喝酒,黑熊要喝没人敢管,大象内心不愿意,表面又不好拒绝,只好违心应承。

    黑熊敬着大象,五虎也趁机巴结,这个送水果,那个送雪糕,一天到晚你来我往,闹闹哄哄,大象表面应承,没的心烦,大象以跟这帮人为伍为耻,这层意思不好说出来,所以想早点出院。

    现在大象每天都要换一次药,每次换药都得把敷料从创面揭下来,每次揭敷料都象撕肉一样疼,每换一次药,大象都疼出一身汁。

    这天换药回来,大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傅彪打来电话,说唐总马上来医院看他。

    大象受伤那天,唐总也受了伤,是枪伤,伤在左肩胛,子弹就嵌在肩胛骨上,不幸中的万幸,唐总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唐总在医院作完手术当天就回山庄了,说啥也不住医院。之后,唐总再没来过医院,经常往医院跑的是唐英梅和宋军。没来由,唐总突然来医院探视,这事儿有蹊跷。

    大象穿戴整齐,站在走廊里迎候唐英杰。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