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八二,狗肉馆

正文 一八二,狗肉馆

    宋军出主意,用玉珠和钱去跟金铎交换“唐刀”,唐英杰割肉一样痛。他突然想起大象,即刻去医院找大象密谈,借机探视了黑熊和马仔们。

    唐英杰从黑熊的病房出来时被马仔们的轮椅阵包围,他的得力打手几乎全坐了轮椅,让他甚为震惊。唐英杰信誓旦旦地发表了一通演说,之后急匆匆离开医院,上车后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车到了凤凰山庄,唐英杰对宋军说:“相师傅下午出院,那事全交给他吧。”

    宋军和三胖互相对视一眼,意思是:“也好,省咱的事儿了。”

    大象送走唐英杰,回到病房就收拾东西,随后就回到凤凰山庄。

    大象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儿是给文志强打电话,无线电话毫无隐私可言,这个大象很清楚,他在电话里只叙旧,闲聊,不谈真事儿。

    大象说一晃这么多年了,才听傅彪说起你,咱哥们儿命都这么苦,我现在还挺好,年龄越大越爱回忆过去,总想起以前的事儿。哦,我前段时间受点伤,刚出院,不方便出门,你过来吧,聚聚。

    文志强痛快地接受邀请,他原本就有计划到顺安走一趟,一是感谢傅彪给老爸交的预付款;二是当面解释一下,那个事儿,他不想接。

    那天傅彪走后,刘大哥把预付款收据交给文志强,说明傅彪的意图,我真不知道你俩是战友,真巧了。

    战友的情谊文强心领了,但那个事儿,文志强不想做。文志强隐姓埋名在江湖上做杀手,做打手,虽然是生活所迫,是植物人的老爸和护士长逼的,但文志强良心未泯,他顽固地认为惩罚为富不仁的有钱人,横行霸道的人渣,纯粹是为社会除害,是净化人类品种,他可以理直气壮,该出手时就出手;但对平平常常的普通人,他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刘大哥跟文志强讲了唐英杰,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争一个女人,唐英杰是著名企业家,成功人士;另一个小伙是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

    老人说善良的人总是同情弱者,文志强同情弱者,他自以为是地把金铎想象成弱者。

    很显然,这两个男人不在一个量级上,一个是有钱有势的土豪,一个是刚出校站的大学生,黑白曲直一目了然,文志强不想为虎作伥。

    文志强不接单,刘大哥不好强求,便问:“成不成得回个话,你回?还是我回?”

    文志强想了想说:“过几天我去一趟,当面致谢,当面解释。”

    大象出院第三天,文志强来了。

    事儿也凑巧,文志强到顺安这天,傅彪不在家,傅彪陪同唐英杰去莲花谷镇,仙人洞矿泉水项目正式签约,伟业集团又一个大项目落地。

    傅彪临走时对大象说:“估计上午签字,下午我就回来了,千万别让志强走,我回来咱再喝。”

    大象怪笑着说:“嘿嘿,我传达你的意思,他听不听,走不走是他的事儿。我刚出院,大夫说不能喝酒,这咋整?”

    傅彪瞪圆了眼珠说:“少整事儿,大夫没说喝了酒会死吧。”

    大象飞起一脚踢向傅彪屁股,傅彪闪身灵巧地躲了。

    傅彪问:“你打算咋安排他?”

    大象说:“后院呗,要啥有啥。”

    傅彪嘿嘿一笑说:“扯蛋!――忘了吧?他最爱吃狗肉,喝60度小烧。”

    大象惭愧地咧咧嘴说:“对,狗肉馆。”

    文志强爱吃狗肉,喝狗肉汤。大象安排了正宗的朝鲜狗肉馆;雅间坐定,狗肉汤,狗肉块,狗皮儿,狗蹄儿,狗杂,朝鲜传统凉拌菜摆了一桌子。

    朝鲜人的传统风俗,喝酒前先一人喝一小碗小米粥,一人吃一个煮鸡蛋,说这样保护胃。

    大象和文志强入乡随俗喝了小米粥,吃了煮鸡蛋,像当年在部队时一样,脱了T恤,光着膀子,举杯开喝。

    傅彪和宋军陪唐英杰去了莲花谷,只有大象一个人陪文志强,这样省去很多客套和虚礼,两人的关系是狗皮帽子不分里外。

    大象和文志强自斟自饮,轻松自由,想起往日时光,曾经的激情与汗水,善良与单纯,时光的魔力把一切都改变了,没咋变好,到好像是变坏了。

    两人叙旧,闲聊,想聊的事儿还真不少;聊来聊去最后还是聊到了正题上。

    文志强又详细询问了金铎的情况,大象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

    文志强听的很认真,大象说完,文志强一口干了门杯,放下酒杯说:“相哥,我这人你知道,又想当表纸,又想立牌坊。整有钱人,人渣,没说的,痛快过瘾,就当为社会除害;今天这个事儿不一样,姓金那小子是个刚毕业时间不长的大学生,要钱没钱,要名没名,也没干什么恶事儿,这样的小孩芽子,我,呵呵┄┄”

    大象给文志强满上酒杯,呵呵一笑说:“这你可说错了,姓金这小子可不简单,是个挺有本事的黑客,他偷偷摸摸钻进了唐总的电脑,把电脑里一个重要的资料偷走了,唐总没说是什么资料,反正愁的唐总一宿没睡,跟我说重要,特别重要,是个要命的资料。”

    文志强夹起一块狗肉,嚼得津津有味;边嚼边问:“唐总手下这么多人,就收拾不了一个大学生?”

    大象喝一口狗肉汤,两人又干了一杯酒,大象说:“可别小瞧这小子,他有几件高科技装备,挺唬人;唐总手下的兄弟,什么五虎四金刚,跟姓金的打了五六仗,那小子没咋的,唐总这边三十多个小弟全废了,现在都在医院呢,都一个毛病,膊勒盖(膝盖)干碎了,没说的,残废了;唐总跟我说,那天闯山庄开枪放火的就是姓金的,我跟那人交过手,这事儿,我觉得对不上牙儿,那小子干事儿不是这风格,我敢肯定不是那小子,应该是另有其人,唐总这些年也没少得罪人,说不定是谁背后算计他。”

    文志强端起酒杯跟大象碰一下,一口干了,说:“相哥,这个事儿,那你怎么说?┄┄我接不接?”

    大象也一口干了怀,吃块狗肉,边嚼边说:“这,这我没法说,主意得你自己拿。往近了说是帮我和傅彪个忙,我俩端着人家饭碗,唐总有恩于我;往远了说,是人家请你,价钱给的挺好,一百个,不少;活儿也没啥难度,对你来说信手拈来,是不?”

    文志强皱着眉头,举着筷子不动,陷入沉思。

    大象说:“吃菜,吃菜,想想再说,不急。”

    文志强说:“我呀!唉――!三十好几的人了,还那么单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文志强夹了一块狗皮儿在放嘴里慢慢嚼,眼神凝固,想了一会儿,放下筷子说:“人呐!世界观一旦形成了,不容易改。反正我是这么想,有钱人没几个是好人,相哥,别误会,我是说社会上,可不是说你的唐总啊!”

    大象咧嘴一笑说:“电影里好人坏人一出场就看明白了,社会上可不是这样,不经过事儿,看不出好坏。”

    文志强赞赏道:“这话说的经典,不是过来人,说不出这话。”

    大象接着说:“说到好人坏人,这事儿也两说,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我怎么退役的你知道,那个官二代拉姑娘上车,姑娘说啥不上车,那小子就没头没脸地打那姑娘,实在让人看不下眼儿,我才出手收拾那个官二代。结果,到了关键时候,那姑娘把黑的说成白的,把我害苦了。你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对那个官二代我肯定是坏人,对那个女的,我肯定是好人呢!可是,她就把我说成坏人,当着媒体作践我,旁人知道啥,众口一词,我就成了坏人了,要不是领导护着我,我是被开除的,净身滚蛋,屌毛儿没有。草踏马的!受累流汗那么多年,为了当个好人,到头落这么个下场,想起这事儿恨得我牙根儿痒痒儿。”

    文志强突然叹了口气说:“有些事儿真是说不清。”

    大象说:“咱就是太单纯,让人洗脑了。”

    文志强笑笑说:“说来说去,都是女人惹的祸,你想保护那个女孩,结果把自己搭上了;你们唐总也是因为女人。”

    大象说:“这个世界就两个人,男人和女人。”

    文志强说:“我也奇怪,。凭你们老总,啥样儿的女人没有?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人,人家去了深圳,愣把人家弄回来,愣不许别的男人接近,是不是有点过分?┄┄欺负人。”

    大象叹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俗话说暗室私语,天听若雷。文志强和大象说的这段话打动了金铎,金铎对文志强有了好感,在最紧要的关头不忍加害,没取他性命,这是后话。

    大象举杯两人干了酒,大象说:“男女的事儿说不清,这事儿咱管不了。不过,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咱们都是一样的,打小儿就是被这样教育出来的,可是话说回来了,到了社会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没那么简单,有时候真整不明白┄┄我怎么就死心塌地地跟了唐总呢?”

    大象卖个关子不说了。

    文志强问:“说呀。”

    大象说:“来,喝了这杯,我跟你说说。”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