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八六,暗算

正文 一八六,暗算

    文志强到顺安看望老战友大象和傅彪,酒喝的高兴,话聊的投机,最后同意接活儿,问目标在那儿?

    宋军酒后狂言说三天找到金铎下落。

    唐英杰呵呵一笑说苟局长动员几千警察十多天没摸着影儿;黑熊上百的兄弟也没逮着毛儿,你三天能搞定?说大话了吧?万一搞不定呢?

    宋军说搞不定跳楼,二人呵呵笑。

    大象和傅彪听得唐英杰呵呵笑的开心,转脸看过来,宋军作个鬼脸说:“我说三天找不着那小子跳楼,唐总说跳的时候告诉他一声,他要看热闹。”

    大象和傅彪也呵呵笑起来。

    宋军盛满一碗瘦肉皮蛋粥,喝了一口,夹了一块油煎鲟鱼块边嚼边说:“哥,说是说,笑是笑,其实,我也犯愁呢。不过,事儿逼到这儿了,头拱地也得整呀。话说回来了,要我看,当初四弟他们那个找法也不对,他们满大街找,那小子敢在街上逛呀?正好让你碰上?那有那美事儿。我说顺藤摸瓜,那是说,这小子既然在顺安,他得吃,喝,睡,他肯定得接触人啊。既然接触人,怎么可能一点马脚都不露?所以说,得找着藤,顺藤摸。”

    唐英杰望着宋军笑,笑了一会儿说:“咱哥四个,数你聪明,鬼点多,看来你已经有主意了,藤在哪儿?”

    宋军咬着唐英杰耳朵说:“藤在哪儿?┄┄我看就在月亮泡。姓金的从回来就一直跟邱瘸子在一起,这几仗,都有邱瘸子。我看,月亮泡就是他的老窝儿。把月亮泡盯住,指定能踩住这小子尾巴。不过,这事儿得暗整,不能大张旗鼓。谁能跟月亮泡扯上关系,还得跟咱一条心,就算不一条心,是个吃腥儿的猫儿也成,花钱呗。把月亮泡的情况摸一摸,准能摸着姓金的小尾巴。”

    唐英杰开心的一笑,点点头说说:“有道理,有道理,路子对头,关系可以慢慢找,顺安这屁股大个地方,扯耳朵腮动。好啊!老二,你用点心,替哥收拾了这小子,就是拨了哥心里一根刺儿,他妈的,这段时间,可让他折腾完了。”

    宋军翻了翻吓人的牛眼说:“哥,这还说啥了,也是为兄弟们报仇,我就不信他还成了精了。”

    唐英杰放低声音问:“你跟文老弟接触两次了,感觉怎么样?能行吗?”

    宋军毫不犹豫地说:“昨晚是一顿大喝,喝酒看人品,要我看,这人绝对没毛病,靠谱。哥,你看相师傅和傅彪就等于看着他了,有内涵,深藏不露,跟咱那帮兄弟不一样,咱那帮兄弟,吹牛B喝大酒一个顶俩,动真章儿,仨不顶一个。”

    宋军这话说到唐英杰心里了,但他不能表露出来,呵呵一笑说:“人家是兵王,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肯定不一样。”

    宋军说:“哥你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文老弟没毛病,你就瞧好吧。”

    唐英杰脸上放光地说:“好!真是天助我也!┄┄这事儿他答应了,咱就敞亮的,先给他50个,你看怎么样?”

    宋军说:“我看行。”

    唐英杰说:“那就麻溜儿的,你尽快去一趟,把事儿了了,这事你全权办到底。二弟你记住,一定给现金,你亲自交给他本人,不能有第三者在场,明白吗?┄┄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能含糊。”

    宋军频频点头说:“明白,明白,放心吧。”

    唐英杰突然问:“唉?你们仨都在这儿,文老弟呢?”

    宋军神秘地说:“哎!――哥,姓文这小子早晨没吃饭就蹽回去了,他植物人三年的老爸今天早上睁开眼睛了,要水喝,把他妈乐的直哭,这事儿多巧。”

    唐英杰一惊,说:“有这事儿?太好了,这兄弟跟咱有缘。”

    宋军擦擦嘴说:“哥,这是个狠角儿,是把快刀。”

    唐英杰笑着点了点头,向门口望了望,大象和傅彪已经吃完饭出去了,正站在别墅门口的阴凉地儿里闲聊呢。

    唐英杰面带惊喜地说:“有这个心,别说出来。虽说他们是战友,人心隔肚皮,关键的事儿背着点他俩。这不是信任的问题,是无论作什么事儿,都得有原则。”唐英杰向窗外的大象和傅彪仰了仰脸。

    宋军点头说:“哥,我明白,你放心。”

    唐英杰跟宋军正悄悄聊着,三胖一身泥水地进来了。

    唐英杰扑哧一笑说:“这是咋的了?掉沟里了?”

    三胖边往厨房水池走边说:“别提了,管道又漏了。赵队长带人抢修呢,我卖了一会儿呆儿,冷不丁儿泚一身。哥,大门口五六个人想见你,看样儿是有事儿求你,让保安挡住了,进不来。”

    唐英杰说:“是嘛?一天到晚,找我的人不断流儿。这么早来见我,一定是急事儿,我快吃完了,一会让他们进来,不管能不能帮上忙,不能把人挡在门外不是?你快洗洗,过来吃饭吧。”

    三胖在水池边洗了手脸,取了吃食端着托盘刚坐下,宋军问:“哎?老三┄┄问你个事儿,有没有熟人,在月亮泡干活的?┄┄邱瘸子那儿。”

    三胖喝了一口海参粥,想了想说:“二哥,你看你这脑袋,让驴踢了?――二癞子他连桥啊,去年底我想买鸭子买不着,我托了二癞子,二癞子说是找了他连桥,他连桥在那儿收拾鸭子。”

    宋军一拍脑袋说:“卧草!瞧我这脑袋,真是让驴踢了,是这么个事儿,他连桥在那儿。”

    三人一齐笑起来。

    吃完早饭唐英杰和三胖说着话上了楼,宋军走向座驾,他要去找二癞子。

    宋军和二癞子是姨表兄弟关系,二癞子曾经是宋军手下马仔。二癞子人长得干瘦,打架腿哆嗦,干活没力气;出力不靠前儿,好事落不下;宋军说他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正巧他住在玉珠家对面楼下,就安排他监视玉珠,每个月开几千块生活费。

    上个月金铎和黑熊在玉珠家小区火拼,一场大战惊心动魄,结果黑熊一败涂地;黑熊和他四只“虎”都成了瘸熊,瘸虎;二癞子当时就在场亲眼目睹,被震撼的场面吓破了胆,之后说啥也不干了,第三天就搬了家。

    现在二癞子在那儿?干什么?宋军一无所知。

    宋军坐在车上给二癞子打电话,打了三遍,电话打通了却没人接听。宋军心里冒火,嘴上骂人,骂给自己听。

    二癞子不是有意不接宋军电话,他真的太忙,忙的没空看手机。

    金铎和黑熊大战后,黑熊,五虎和三十多马仔全被干趴下了。金铎也受了枪伤,撤离前,金铎忍着枪伤的疼痛召见了二癞子,二癞子以为金铎象废了黑熊和五虎一样废了他,吓得面如死灰,浑身发抖,没想到金铎没伤害他,只是告戒他不要再监视玉珠,如果发现他还监视玉珠,就不客气了。

    二癞子亲眼看见金铎的手段,一抬手,喷出一个火球,沾上就放挺,倒地像滩泥;二癞子亲眼看见三虎被敲碎膊勒盖(膑骨)。

    二癞子第三天就搬了家,辞了宋军的差事就没了收入,二癞子在家喝闷酒,酒入愁肠愁更愁,唯一的消遣是骂老婆,打孩子。

    这天,二癞子正拿老婆孩子撒气,他妹妹来找他,妹妹开了一家馒头铺,因为很多人说发酵粉蒸的馒头没有馒头味,妹妹从中发现了商机,她开了一家馒头铺,核心竞争力是不用发酵粉,用碱面蒸老式馒头。

    商机有了,市场也有了,问题是他妹妹蒸了几锅总是用不好碱,碱大了馒头开花,发黄;碱小了馒头青黑,死硬。妹妹突然想起哥哥上中学时就会蒸馒头,哥哥蒸的馒头又白,又软,一层一层,层次分明,格外好吃。便来向哥哥求援。

    二癞子心情不好,对妹妹没好气。说这些年不蒸了,早忘了,不会了。你另请高明吧。

    没想到妹妹脸皮挺厚,软磨硬泡就是不走,没办法,二癞子跟着妹妹去了馒头铺。

    多年不蒸馒头,二癞子业务确实生疏了,第一锅没蒸好,碱大了,馒头焦黄,开花;但第二锅就找回了当年的二癞子馒头。白,软,一层一层,层次分明,格外好吃。

    馒头摆上柜,客户一闻味道就知道是碱面馒头,一抢而空。二癞子紧接着蒸第二锅、第三锅、第四锅┄┄到傍晚,那一天卖出去十二锅馒头。二癞子累弯了腰,靠在案板上抽烟;妹妹提着钱袋子数钱,这一天纯赚300多块。

    妹妹拿出一百五给哥哥,二癞子装到口袋里,出了馒头铺子,踏着如银的月色去了小酒馆。

    二癞子小酒喝到半夜,第二天早晨,妹妹还没到铺子,二癞已经等在馒头铺外头了。

    半个月以后,妹妹的“蒸”术也练成了,干脆把铺子留给了哥哥,自己在农贸市场对面又开了一家铺子,名号一样,碱面馒头,这次一炮打响,每天十五屉馒头,净赚300多块。

    世上原本没有怂人,所谓的怂人要么是站错了位置,要么是走错了方向。

    二癞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馒头铺的生意越来越火,他也越来越忙,手里钱越来越厚,人就越吃越胖,精神头也越来越足,日子有了希望,一心一意扑在馒头铺上。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