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八八,风味酱骨

正文 一八八,风味酱骨

    宋军的车马达轰鸣开走了,二癞子冲着一团蓝色的尾气“呸”了一口,举起手里钱做了个砸车的动作,却是虚晃一枪,末了钱仍在手里攥着,他愤愤然钻进了馒头铺腾腾翻滚的蒸汽里。

    宋军交待的事儿二癞子不敢拖延,他知道宋军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宁愿去惹疯狗,也别惹宋军。

    二赖子的生意是半天活儿,到中午时,一天的生意暂告一段落,二癞子抽空给连桥打了电话,谎称想买五只鸡,能不能优惠打打折?连桥一口应承,第二天中午就骑个破摩托把白条鸡送过来了。

    “百里挑一,挑的都是最肥的。放心吃,干净,我亲手收拾的。”连桥说。

    二赖子的连桥在月亮水泡专职收拾鸡鸭鹅,杀死,去毛,开膛,去内脏。

    连桥在月亮泡的活儿也是上午活儿,下午没什么事儿;二癞子的馒头铺也是上午活儿,下午也闲着。

    月亮泡的溜达鸡一百块一只,五只应该500块,连桥是内部人,享受八折优惠,一共花了400块。

    连桥放下鸡,收了钱要走。二赖子问:“下午还有事儿吗?”

    连桥:“我是上午活儿,回去也没啥事儿。”

    二癞子嘿嘿一笑,舔舔嘴唇说:“五只鸡,省了一百块,不是个小钱儿啊,咱哥俩儿把它喝了吧。”

    连桥是个痛快人,也嘿嘿一笑说:“闲着也是闲着,喝呗。”

    馒头铺斜对面是一家风味酱大骨,再香不过猪的大腿连骨肉,物美价廉,风味独特。二赖子和连桥出馒头铺进了风味酱大骨,卡台对面坐下,点了一盆酱大骨,这里装大骨不用盘,用盆;一盘泥鳅炖豆腐,一盘油炸花生米,一个老虎菜。

    “老虎菜”是这个季节东北酒桌必备的下酒菜。这是个地方特色菜,不同地方,不同时间菜品组合稍有不同,大体是把时令小菜,如:生菜,香菜,苦苣,小白菜,水萝卜,小圆葱,青祘,小葱,干豆腐等新鲜小菜洗净装盘,吃时一团一卷,蘸东北大酱生吃,吃相狼吞虎咽,因此叫老虎菜。

    一小盆酱大骨上桌,香气袭人,二癞子和连桥顾不上说话,二人一人掐一根大骨头,一顿狂啃,满嘴流油。啃完一根大骨,擦擦油嘴才举杯喝酒。

    二癞子的连桥为人耿直,一杯热酒下肚,自然关心馒头铺的生意。二癞子实话实说,生意挺凑合。

    连桥没听明白,停了嘴,看着二赖子问:“草!啥叫挺凑和呀?”

    二赖子笑着说:“就是挺好,生意人一般不说自己生意好,怕人说自己显摆,也怕同行嫉妒。”

    连桥把啃完的大骨头一扔说:“草!我又不是外人,你怕啥?还用藏着掖着。”

    二赖讪笑道:“是,那是。其实赚多赚少也没关系,最关键是自己说了算,不看人脸色,天天见现钱儿,活的自在。真想不到,蒸馒头也能活人。”二癞子庆幸地说。

    连桥给二癞子斟满酒说:“草!这回咱连桥站齐了,凭力气吃饭,受点累,心里自在。以前你跟着那个宋总,我就觉得不地道,天天打打杀杀,那是长久的事儿吗?后来给你派的那个差事也惹人烦,一个大老爷们儿,天天蹲那儿看着一个小丫头,烦不烦人呢?┄┄你别不爱听呀,我这个人想啥说啥。”

    二癞子一脸羞愧,低了头说:“那,那不是,赶巧,我正好住在那儿嘛。这下好了,搬出来了,说啥我也不干了,房子我都卖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想:你是不知道宋军那个王八蛋,他让我干,我敢不干吗?┄┄今天就是他逼我摆的鸿门宴,我也是没办法,不听他就砸我铺子。

    二癞子心怀鬼胎,话儿里套话儿问:“你们怎么样?邱瘸子跟那个姓金的东躲西藏的,场子怎么整?”

    连桥卷起一把小葱,蘸了大酱塞进嘴里嚼着,边嚼边说:“草!怎么整?生意照作,没啥影响,他不在,还有文山,文海,另外我们那伙人跟别人不一样,大伙都挺自觉,自己的活儿自己干,当成自己的事儿干,一切正常。”

    二癞子问:“都是打工的,你们怎么不一样?”

    连桥把花生米嚼的咯蹦直响说:“草!打工跟打工不一样,因为老板和老板不一样。那个邱瘸子,我们不叫老板,叫头儿,这个人是真仁义,从不端老板的架子,平常拖着瘸腿跟我们一样干活儿,年底跟我们一样分钱,年底报账,一分不多拿,所以,这个养殖场其实是大伙的,不是他自己的。逢年过节有福利,年底赚了钱人人都有一份,最初有投资的分的多,我们打工的分的少,去年过年我的红包二千块,卧草!过个年还没花了,我知足。他对大伙够意思,大伙也实心出力,当成自己的事儿干。他在不在都一样。我说这个人仁义,还有一件事儿让人佩服,他有个兄弟开沙场时跟人干仗干残废了,出门坐轮椅,邱瘸子月月给他开资,跟我们上班的一样┄┄够意思吧?啥叫兄弟?这才叫真兄弟,亲兄弟都未必能做到。”

    二癞子喝了口酒,长出一口气说:“唉!――你这么一说,这个邱瘸子还真爷们儿,叫人佩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命啊。医院里现在躺着三十来个残废,将来还不知道怎么着呢?有没有人管不一定。有两个跟我挺好,我去看他们,一个一个唉声叹气,就怕出了院没人管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咋整?”

    连桥说:“伟业集团家大业大,人家是为公残废的,他不养活谁养活?”

    二癞子摇摇头,叹口气说:“养不养是一回事儿;养得起养不起是一回事儿,我看这伟业集团啊……”

    二赖子把后半截话咽回去不说了。

    连桥鄙夷地看了一眼二赖子说:“你怎么说半截话呀,伟业咋的了?”

    二赖子端杯跟连桥碰了一下说:“咋的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顾得上别人。”

    连桥睁圆双眼问:“咋的?……咋的了?”

    二赖子放下酒杯,夹了几粒花生米放嘴里慢慢嚼了,一时不知怎么说起。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