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八九,酒足饭饱

正文 一八九,酒足饭饱

    二赖子跟连桥喝酒,连桥说邱文明为人仗义,照顾残废的兄弟。

    二赖子有感而发,说起唐英杰那些残废的马仔们,将来谁管。

    连桥说:“伟来集团家大业大,他不管谁管?”

    二赖子端杯跟连桥碰了一下说伟来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顾得上别人。

    连桥睁圆双眼问:“咋的?……咋的了?”

    二赖子放下酒杯,夹了几粒花生米放嘴里慢慢嚼着,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连桥鄙夷说:“有话说,有屁放,看你那熊色。”

    二赖子讪笑着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蒜?”

    连桥问:“知道啥呀?我没听说啥呀?”

    二癞子放下杯子说:“那个姓金的再这么闹腾下去,我看伟业都玄,说不上那天黄摊呢,指望不上。”

    连桥说:“哦,你说这个呀?我也听说了,姓金的和他们干了几仗,伟业伤了不少人吧?你说的那些残废的就是吧?”

    二癞子说:“赶情是不少了,黑熊,五虎,四大金刚,加上马仔,残废了三十来个。都一样,腿断了,这些人,一多半是邱瘸子下的手,姓金的还真没那狠。人残了也得吃,也得喝呀,将来咋整?”

    连桥翻翻眼皮说:“这叫一报还一报,邱瘸子的腿就是黑熊整折的,他俩不是一天的仇了……他瘸了巴几的,还能干仗?”

    二癞子说:“卧草!我可开眼了,人家打仗和以前可真不一样,我是亲眼见的。那天,姓金的跟黑熊干仗,姓金的一抬手,哧─哧─哧─,手里往外喷火球,那玩艺儿真厉害,碰上就放挺儿,啪嚓倒地上像瘫泥。姓金的还有一样厉害东西,看着像手雷,往天上一扔,嘭一声,耳朵就像针扎一样疼,一倒一大片,从没见过那玩艺儿,从没听说过。黑熊啊,五虎啊,还有那帮酒囊饭袋,什么刀啊,枪啊,还没亮出来,全让姓金的干趴下了,邱瘸子拎着钢管满地找仇家,想干谁就干谁,脖勒盖(膝盖)都是这么干碎的。”

    连桥说:“老话儿咋说的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那个脖勒盖就是黑熊给干碎的,这回算报仇了。”

    二癞子说:“黑熊干了他一条腿,他干了黑熊两条腿。”

    连桥说:“那次黑熊是想要他命,干断了腿,把他扔青龙河了。没淹死,他是命大。”

    二癞子说:“是,我也听说了。他俩的账这回算清了。”

    连桥说:“那个金铎经常来月亮泡,平常就住那儿,我遇见过几回,气质就像个大学生,挺有礼貌,总笑呵呵的,真想不到这么尿性。”

    二癞子说:“岂止尿性,那小子有钢儿,那天他的大腿挨了一枪,血把一条裤腿染红了,顺着裤子往下淌,地上一滩一滩地血,他脸儿不变色,腿不打颤,看得我头皮发麻。”

    二赖子把跪在地上听金铎训话一节省略了。

    连桥瞪着眼睛听着,迟疑地说:“怎么有点对不上牙儿呀。那个金铎斯斯文文的就像个大学生,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就是他,把黑熊那帮家伙干趴下了?”

    二癞子说:“唉呀!就是他,你看他斯斯文文的,干起仗来不慌不忙,下手狠着呢。”

    连桥说:“是嘛?人不可貌相。头段时间片警隔三差五去场子搜一遍,犄角旮旯也不放过,问金铎和邱瘸子回没回来,回来必须报警。前几天真回来了,警察也不来了,不知道整的啥名堂。”

    二癞子问:“回来了?┄┄他们还敢回来?”

    连桥说:“回来了,光明正大地回来了。不光他俩,你还记得吕局长不?公安局的,后来掉蛋儿了,他儿子叫刚子,也回来了。”

    二癞子说:“知道,叫刚子的,刚子不是蹲监狱了吗?说是吸毒贩毒┄┄出来了?”

    连桥说:“那,不知道,他仨一起回来的。”

    二癞子说:“唉!──刚子就是因为那个女的跟唐总叫号,吃亏了;这个金铎又是因为那个女的跟唐总死磕,我看都下了死手了,还不知怎么着呢。”

    连桥呸了一口说:“要我说,姓唐的忒不是东西,不就有俩个臭钱儿嘛,你想跟人家好,人家不愿意,人家不愿意就算了呗,非逼人家,就差抢了。”

    二癞子说:“咋的?有钱就好使,你还别不信。有人背后叫他土皇帝,说句话比市长好使。再者,你说那个女的也是个劲儿,唐总差啥呀?论模样,论势力,论有钱,你说那样儿吧?都不差,从了不就得了,死挺着,害了这么多人。”

    连桥说:“这种事儿越逼越坏菜,听说这里差点事儿,那个女的有男朋友,是大学同学,人家装修房子要结婚了,愣给搅黄了,这口气儿咽不下去呗。”

    二癞子说:“咽不下去也得咽,胳膊拗不过大腿,就这世道,那女的好像三十多了,就这么靠下去,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连桥说:“她和金铎也是同学,那不是一起参加婚礼,半道让黑熊一顿揍,就这么扛上的嘛。说听金铎在深圳混的不错,就是为那个女的回来的,我看这架势,不把唐总干趴下不算完。”

    二癞子说:“可没那么容易,不过也两说。唐总这回碰茬子上了,黑熊,五虎,所有能打能杀的都废了,前几天警察到处抓金铎,这几天又没动静了,也不知啥意思。会不会突然袭击?我看邱瘸子和金铎得小心。”

    二癞子其实是在暗示连桥,金铎和邱癞子有危险。连桥酒喝多了,脑袋不转个儿,没听出来。

    连桥说:“我看金铎没当回事儿,领着卡扎菲到处转悠。”

    二癞抬头问:“啥?――卡扎菲?”

    连桥呵呵一笑说:“草!是条狗,叫卡扎菲。”

    二癞子也呵呵一笑。

    连桥说:“咱不操那个心,来,喝。”

    放下酒杯,二癞子说:“你可别小瞧了那小子,我可知道他的厉害,俗话说叫唤狗不咬人,蔫巴狗下死口,我看金铎是个下死口的主儿。”

    连桥说:“他下他的死口,你蒸你的馒头,我收拾我的鸡肠子鸭肚子,和咱有一毛钱的关系嘛。”

    二癞子说:“那道是,我的意思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连桥说:“那跟咱就没关系了。我们食堂也在外边买馒头,这事儿文海经手,回头我跟文海说一声,你这儿是碱面馒头,好吃,份量足,你给他打打折,让他来你这儿进馒头,我们那儿十多个人,一天也得百八儿十个馒头,你看怎么样?”

    二癞子说:“那敢情好,打折,肯定打折,敞亮地打,不能让你作蜡。”

    酒喝到这个份儿上,二癞子的目的全达到了。第一,金铎和邱瘸子回到月亮泡了。第二,吕成刚回来了,这是个意外收获。二癞子超额完成既定任务,心里没有一点喜悦,却有一种负罪感。

    二癞觉得对不起连桥,他悄悄到了后厨,又要了一盆大骨头,说一会走时打包,让连桥带回去给孩子和孩子他姨。

    二人一直喝到下午两三点钟才醉意朦胧地走出风味酱大骨。连桥回家睡觉,二癞子给宋军打电话:

    “金铎和邱瘸子都在月亮泡,吕成刚也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