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九七,犹豫

正文 一九七,犹豫

    文志强到达指定地点,洗了个澡,吃完晚饭,给大象发了一首歌《蓝莲花》

    这是暗语,当年他们在一起集训时,每天集训完事,大象和战友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宿舍时,总是哼唱这首歌: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渴望。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的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地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啊,啊┄┄

    大象很快回复了一个笑脸,他知道,文志强到位了。文志强转发的不仅是一首老歌,而是他们共同拥有的,不向命运低头的人生理念和曾经的美好时光。

    文志强第二天打扮成一个钓鱼郞,骑着山地车去了月亮泡。

    月亮泡养殖场三面是沼泽,只有北面与陆地联接。这里的沼泽是浅水沼泽,浅水中生长着油绿的水草,还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有几处高岗象一座座孤岛,孤岛上生长着低矮的树木;这里是鱼和水鸟的世界,不断地有水鸟贴着苇梢飞过,降落在水面,在水面划出一道美丽的波纹。

    月亮泡养殖场是个开放的,不设防的农村大杂院。它由三部分组成:前院,后院,大棚。

    前院正房五间是砖瓦结构,中间开门;两厢各是四间彩钢板房,栅栏和大门围成一个大院子;后院是开放式的,一溜彩钢板房子,有十几间,没门没院四敞大开;大棚区在西侧,是鸡鸭鹅的领地,一排十几个塑料大棚,即是鸡鸭鹅遮风避雨的过夜之所;也是冬天越冬暖棚。现在是夏天,大棚的塑料布卷起一半,呈半露天状态。

    文志强的山地车停在前院大门外,三只德国牧羊犬伸长脖子汪汪地吠叫起来,德牧只是叫,并不往前扑,这是训练有素的看家狗,不轻易攻击人,它在给主人报信。

    屋里传出一声吆喝,德牧们完成报警任务,呜呜几声,各自找阴凉地儿纳凉去了。

    吆喝的人吆喝一声就忙去了,文志强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文志强掉转车头往后院,在后院转了一圈儿,看见很多人在忙忙碌碌,空气中充满鸡鸭粪屎的臭味,文志强瞭了几眼就回来了。

    文志强又转到前院,三只德牧又吠叫起来,一个围着蓝布围裙的厨子出来了。

    厨子扯着嗓子喊:“咋的?”

    文志强说我要钓鱼。

    厨师说:“钓鱼你就自己去钓,钓够了想走时来过秤,不管什么鱼,一斤20块。”

    文志强笑道:“知道了,打扰了。”

    文志强走上栈道,选好位置,甩钩入水,眼睛没看鱼漂,却四下张望,已经有十几个鱼友在垂钓,钓鱼讲究安静,忌讳聊天,忌讳聚堆,各守一个鱼窝子,静静地守候。

    文志强选了个正对着院子的地方,他表面在钓鱼,一双眼睛滴溜乱转,一直盯着前院进进出出的人。他看见邱瘸子忙里忙外不闲着;也看见了金铎,在院子里逗弄了一会儿狗,走出院子,向这边望了一会儿,又回去了。

    文志强钓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前院,刚到大门口,三只德牧争先恐后地吠叫起来,还是那个围着蓝布围裙的厨子从西厢房走过来,问文志强:“又咋的?”

    文志强讨好的笑着,举了举手里的水杯。说自己正闹肚子,不敢喝凉水,有没有热水给一杯。

    厨子接过水杯回屋装满热水送出来。

    文志强道了谢,心里却悻悻然,他的目地是进院子,尤其是进那五间正房,他得摸清正房的布局和金铎的住处。

    午饭时间,文志强拎着面包,香肠和牛奶来到前院大门外,德牧刚叫几声,从正房里走出来一个小伙,文志强眼前一亮,此人正是金铎,真人比照片精神的多。

    金铎站在门前,手搭凉棚看了文志强一会儿,喝住狗,开了前院大门,把文志强让进屋。

    文志强用微波炉加热面包,香肠和牛奶。

    金铎并没离开,他站在身后问道:“怎么样?钓多少了?”

    文志强转过身,垂着头说:“还行,五条鲫瓜子,两条老头。”

    金铎神秘地笑了笑说:“今天风有点大,风天鱼不咬钓。”

    不知为什么,金铎的若无其事让文志强心虚,文志强垂着头说:“还行,钓着了。”

    说话间饭菜热好了,金铎说:“这儿有热水,在这儿吃完回去吧。”

    文志强抬头看了金铎一眼,心下一软,说:“不了,太麻烦了。”

    文志强道了谢往外走,金铎一直送到大门口,关上门,隔着大门看着文志强走上栈道,走过大柳树。

    金铎又神秘地笑了笑,转身往回走。

    文志强缓步往回走,他感觉到金铎的目光像芒刺一样扎在后背上,内心有点慌张,他极力控制着脚步。

    这是一次表面平静,内心石破天惊地会面。

    刚才看见金铎的那一刻,文志强仿佛一脚踏空,心里咯噔一下,这张笑眯眯的脸,文文静静,十足一个大学生,就是他把唐英杰的马仔收拾的人仰马翻?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像呢?

    文志强内心有点慌乱,低头暗想:这就是自己要杀的人吗?┄┄把子弹射进他的脑袋?

    文志强确认金铎住在最东头的房间,他看见房间里的桌子和电脑,还有金铎的鞋子,衣服。

    文志强再无心钓鱼,两个念头激烈冲突,纠缠不清──干!……不干!──这是个问题。

    文志强以前搞的都是恶人,人渣,因为有恨,搞的很解恨;可是,这小子怎么让人恨不起来呢?

    下午两点,文志强收起渔具,拎着装鱼的网兜走进前院,邱瘸子给他钓的鱼过秤,一共钓了八条鲫鱼,三条老头鱼,过秤15斤6两。

    邱瘸子很豪爽,给文志强抹了零头,就算15斤。文志强付了钱,带着鱼,骑上车,心事重重地踏上归途。

    文志强归途骑的很慢,他一路心事沉重,一时觉得后悔接了这个活儿,这小子让人恨不起来,见了本人怎么心软了;一时又觉得老爸的康复还得一大花医药费,自己别无选择。

    文志强犹犹豫豫,进退两难。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