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0八,火葬活阎王

正文 二0八,火葬活阎王

    活阎王摇控着无人机接近金铎的卧室窗户,之后回撤,再向前快速运动,形成冲力,可是,无人机刚回撤到位,却在空中莫名其妙地爆炸了。

    活阎王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十几秒钟后他突然清醒过来,抓起背包疯狂跳窜,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和玉米叶子的沙沙声。玉米地里呈现一条颤动的波纹,就像轮船驶过的航迹。

    活阎王一路狂奔,他没有听到摩托车的声音,这声音从月亮泡村的方向过来,驶上省道,先他一步往顺安城“司机之家”而去。

    活阎王气喘嘘嘘地跑到存放电动自行车的地方,骑上车一路冲刺,出乡路上省道,他前后瞭望,黑夜四合,周围没有人也没有车,只有耳旁的风声和电机的蜂鸣,他心里稍安。

    活阎王回到“司机之家”自己的轻卡厢货后边,虽然已是深夜,仍然有大货车出出进进。活阎王摇控放下轻卡的后厢板,把电动自行车骑进货厢里,急不可耐地关上了后厢板。

    活阎王刚关上后厢板,距离轻卡不远处的一丛矮树后边,一个戴着摩托头盔的人站起身,左右张望了一下,抬起了右手,只听“扑──扑──”两声脆响,两只猩红的火苗闪过,活阎王轻卡厢货的油箱窜起火苗,火苗越来越大,烧成大火,随即轰然一声爆炸,轻卡被熊熊大火吞噬。

    戴摩托头盔的人走向摩托车,发动了车子,摩托车尾灯闪烁了几个隐入树丛中。他没走正门,从北便门溜出了“司机之家”,北便门没有监控摄像头。

    半小时前,他正是从北便门进的院,在此守株待兔多时了。

    轰轰作响的大火把“司机之家”从沉睡中惊醒,人们穿着很少的衣服聚集在院子里,大呼小叫,隔岸观火,庆幸轻卡周围没有其它车辆,火灾不会秧及他人。

    消防车到达后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了,轻卡烧得只剩铁架子。人们在车厢里发现了几台融化的小型机器和一具严重炭化,几乎无法辨认的人形炭块,颅骨狰狞,牙齿裸露,左上切齿缺失,留下一个豁口。

    第二天早上,顺安电视台的早间新闻播出这样一条短讯:本台消息,昨晚,一辆轻型厢式卡车在“司机之家”起火,据警方证实,有一个人在大火中丧生,遇难者身份不明,轻型卡车起火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傅彪没有看新闻的习惯,无论是早间新闻还是晚间新闻他都不看。即便不看新闻,这一事件在朋友圈儿早就刷了屏,傅彪也没兴趣,互联网上这样的消息太多,已经触不到人们的兴奋点。

    然而,第二天下午,傅彪突然接到刘大哥的电话,说几小时后他要来顺安,活阎王出事儿了,“昨晚那场火……”。他跟活阎王的亲属过来接他回家。

    “平安回家,万事大吉。”刘大哥语气郑重地说。

    傅彪的心一颤。刘大哥话里有话,话里的话无非是:事已至此,希望警方不要追究死因,不要调查真相,不要找麻烦,让家属把死者遗体接回来入土为安,大家太平。

    傅彪听懂了社会大哥的意思,他马上给宋军打电话,跟警方交涉宋军更在行。

    顺安警方从轻卡模糊不清的牌照找到了车辆登记人,电话打过去,活阎王的老婆接了电话。“遇难者”的身分就这样初步确定了。

    “活阎王死了。”这个消息在江湖传的飞快,不到一天就传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刘大哥从朋友圈儿知道了消息,突然生出一种负罪感。

    当初他找活阎王时,活阎王金盆洗手不再接活儿了,一条大鳇鱼,100万现金,正应了那句话,人为财死。

    刘大哥主动联系活阎王的老婆,说他要亲自来顺安接活阎王回家,出发前他给傅彪打了电话,希望傅彪安排好顺安一切事宜,别再节外生枝。

    活阎王亲属们来了一个接灵车队,宋军和傅彪在收费站迎接他们,由警方的人带路直接去了存放活阎王遗体的太平间。

    拉开冷藏活阎王尸体的大抽屉那一刻,所有人都扭过了头,有人捂住了鼻子。活阎王实在让人惨不忍睹,已经没了人形,就是一截“黑炭”,还散发着浓烈的焦糊味。

    活阎王老婆的眼睛盯了一会“黑木炭”全裸的牙齿,眼泪就无声地流出来了,左上切齿缺了,留下一道豁口。

    宋军出面联系了灵车,跟警方办理交接手续。活阎王的遗体抬上灵车后,活阎王的大哥向警方发难,询问兄弟的死因。

    警察把他带回局里,给他看了一段监控视频,半夜二点多,活阎王骑着电动车急匆匆回来,连人带车进了厢货,几秒钟后厢货起火。

    俗话说:“夜半潜行,非奸即盗。”活阎王大老远到这儿来,这么晚干嘛去了?┄┄活阎王的大哥顿时语塞。

    “民不举,官不究,还是入土为安吧。”穿警服的人说。

    刘大哥立即出面打圆场,暗示活阎王的大哥闭嘴。

    活阎王大哥猛然醒悟,低头躲到一边去了,刘大哥握着宋军的手,轻轻地说了一声感谢,只有他知道,是宋军暗示警方别再追究。警方给他一个面子。

    傅彪带着四个花圈随灵车去了,他受人指派,作为代表,送活阎王最后一程。黄鼠狼哭鸡──假心假意。

    傅彪去送活阎王,估计得几天后回来,大象陷入了恐怖和焦虑中,他立即加强了凤凰山庄的警戒。

    三胖又去了莲花谷,大象和宋军吃住在凤凰山庄,枪不离身。晚上除老罗头继续守楼梯口外,一楼增加了四名保安,分上半夜和下半夜,二人一班,瞪大眼睛,不许睡觉,工资加倍。

    伟业集团现在最缺的就是保安,接连遭受打击,躺在医院的几十个瘸子,让伟业集团保安成为危险职业,原有的保安纷纷离职,再招的保安愿意到基层看大门,一说调到凤凰山庄来,说啥也不干,给多少钱也不干,实在不行就辞职,大象很是头疼。

    让大象头疼的还不只是保安不好招,活阎王死后,好像有块石头堵在心里,让他呼吸不畅,寝食不安。先是文志强,后是活阎王,一再失手,一败再败,这是怎么了?

    如果说文志强是手机泄露了信息,导致对手有了防范,提前布下陷阱,那活阎王呢?活阎王不用手机,从开始密谋这个事儿就采取了严格的防窃听,防监控措施,一切都是在极隐密的状态下进行的,结果┄┄比文志强还惨。

    活阎王怎么死的?┄┄烧死的。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活活烧死?┄┄谁烧死了他?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