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二五,众矢之的

正文 二二五,众矢之的

    钟华受工商行史行长之托,向金铎求情,金铎灵机一动,何不借力打力,借风行船,迫使史行长限期收回贷款,如果所有的银行都限期收回贷款,伟业集团资金链断裂,岂不就只能破产了。

    有了这个念头,金铎心里一阵欣喜,很长时间以来,如何搞垮唐英杰的经济基础一直困扰着他,像块石头压在心口,现在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想到此,金铎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

    钟华问:“你笑什么?”

    金铎正要说话,听见院子里狗叫,邱文明大叫道:“稀客,稀客,快进屋。”

    钟华和金铎都伸着脖子往外看,只见金铁男在前,大奎在后,都提着沉甸甸的购物袋大步流星地进了屋。

    金铁男一进门就叫道:“金铎,听说你进去走了一遭,怎么样了?来看看你,我给你送礼来了。”

    说完把袋子里的礼品一件一件摆在桌子上,把两个购物袋往一旁推了推说:“这是我给你买的好吃的。”把另外一个沉甸甸地购物袋拍了拍说:“这个不是我的,是别人送你的,我受人之托,给朋友求情来了。”

    金铁男话音刚落,大奎也把购物袋往桌子上一放说:“还有我,也是替别人送礼来了。”

    邱文明在购物袋上摸了一把,呵呵笑着说:“今天刮什么风?……都是好哥们儿,怎么来这一套?这是咋的了?”

    金铎男端茶喝了口说:“什么风?┄┄血雨腥风。”

    金铎看着金铁男,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说:“是吗?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鬼哭狼嚎。”

    金铁男微微一笑说:“那不是梦,是现实。”

    顺安城正在酝酿一场血雨腥风,有些敏感的人未雨绸缪,提前送人情,拉关系,这是小城特色。

    顺安这样几十万人口的小城,它的运行有自己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与大都市不太一样。

    大都市里彼此都是陌生人,需要法律维持公共秩序和保护个人利益,人们遇事找律师,上法院;而顺安这样的小城不同,法律之外,真正起作用的往往是关系,是人情。

    某一年,高家小子强J了刘家姑娘,如果在大都市,刘家肯定是找警察报案,之后去法院起诉,高家小子百分之百是锒铛入狱,刘家姑娘虽然出一口气,可是终生都走不出心理的阴影和社会舆论的压力。而在小城不同,刘家姑娘受了欺负,却没去找警察,说和人却抢先进门了;那高家小子是真心喜欢刘家姑娘,两家又门当户对,说和人竟成了媒婆,一个愿娶,一个愿嫁,两家最后成了亲家,一场两败俱伤的官司烟消云散,最终结果皆大欢喜。

    这就是小城的人情味,遇事不是找法院,而是找熟人,找关系。

    钟华,金铁男和大奎就是这样被“找”出来了作了说客。

    邱文明喜欢交朋好友,喜欢朋友相聚。他拖着一条瘸腿忙里忙外烧水沏茶,吩咐厨房准备酒菜。

    “聚这么齐不容易,中午咱喝点,平时请都请不来,今天谁也不能走,不喝点对得起谁啊?”邱文明乐呵呵地说。

    金铎一指桌子上的茅台酒说:“好主意,要喝就喝茅台,有人敢送,咱就敢喝。”

    大奎说:“三弟你可想好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这酒可不是随便喝的,喝不好闹肚子。”

    金铎的鼻子哼了一下说:“别当我是傻子,你们想拿绳子捆我,我是那么好收拾的吗?没啥想的,先喝了再说。”

    大奎说:“啥?……捆你?谁捆你了?”

    钟华瞪了大奎一眼说:“你这脑袋,肯定是让驴踢了?”既而转脸看着金铎说:“现在谁也捆不了你,铐子都铐不住你,绳子算个球。东西我只管拿来,到这儿就是你的了,你说喝咱就喝,不喝白不喝。”

    众人大笑,邱文明说:“草!借金铎的光,咱也喝喝茅台。”

    金铎笑着爬起身,慢慢下床坐到椅子上,端茶喝了一口说:“程主任嘱咐我不能喝酒,要喝你们喝。”

    金铁男说:“那多没意思,其实酒也是一味中药,驱寒祛湿,舒筋活络,喝点没事儿。”

    金铎原本就是撒谎,让金铁男揭穿了,笑而不语。

    金铁男接着问金铎:“伤的怎么样?┄┄落他们手里,够受吧?”

    金铎经受的金铁男都经受过;金铁男经受的,金铎真没经受过。

    金铎皱皱眉头说:“有了这一遭,我算知道狗子们的手段了,真它马阴呢。把我折磨的死了好几死,浑身难受,外表一点看不出伤。它马滴!这帮犊子真会整人,……现在就是浑身痛,头痛,恶心,晚上睡不实,做噩梦。”

    金铁男叹口气说:“你这算啥?就几个小时,我让他们折磨了三天三夜,大灯照着脸,不让吃,不让睡,24小时轮番折磨我,不知死了多少回。唉!──都一样,到现在还经常做噩梦,半夜吓醒,这帮家伙,心黑手更黑。”

    大奎说:“我也进去过,我咋没啥事儿呢?”

    金铎看着大奎说:“你是猛男,抗整。”

    大奎咧嘴笑了笑说:“那滋味不好受,一分钟觉得比一个小时都长。”

    众人大笑,邱有明说:“你仨是难兄难弟,应该喝一壶。”

    金铁男说:“酒当然得喝,趁现在清醒,先把事儿说清楚,一会儿喝多了别忘了正事儿。”

    金铎有点得意地说:“真没想到,这么多人求我,一不小心我成了大人物了,呵呵!”

    当初,大捶从唐英杰电脑里“洗”来的“唐刀”是一个视频和音频的大集合,杂乱无章;必须把视频和音频中的人一个一个甄别出来,姓甚名谁,这样才具有毁灭性的能量。这事儿金铎试了几次都不成,一筹莫展,最后请了钟华和金铁男协助甄别,可以确认的有一百多个官员,还有三分之一的内容无法确认,那时在双泉镇邱文明的姨妈家,甄别完成后,金铎让文海买一百多个U盘和信封,文海买到了U盘,却没买到信封,买回来二百个表面烫金“恭喜发财”,“百年好合”字样的红包。

    “现在谁还写信,没人卖信封。”文海说。

    金铎想想也是,只好用红包将就。这事儿金铎跟霍金闲聊时说过,所以霍金知道“红包”的事儿。一个“红包”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发到网上就有人身败名裂。唐英杰苦心经营的“护身符”,现在成了金铎的无敌屠龙剑。

    剑下之人胆战心惊,除了惟命是从,没得选择。

    钟华说:“那是,看这帮家伙平时人五人六的,个个都是人面兽心,这下好了,报应来了。”

    金铁男说:“老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心里有鬼,才惶惶不可终日。”

    大奎恨恨地说:“全是活该!”

    金铁男看了金铎一眼,接着说:“不过,也不一样,应该区别开。有的是心甘情愿地为虎作伥,有的是卖身投靠,有的是迫不得已,有的是随波逐流,主观不一样,动机也不同,应该区别对待。”

    金铁男这话是为自己求情作铺垫。

    金铎坏笑着说:“铁男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也没闲空去整明白谁自愿,谁被迫。眼前儿,我和唐英杰是死磕了。他两次雇杀手灭我,第一次咱给他破了,第二次有人帮咱破了,我看他不会善罢甘休,那就死磕到底呗。我现在要在经济上搞垮他,怎么搞?你们这一来反倒提醒了了,我想好了,你们不用说情,我现在是生死关头,谁说情也不好使,你们回去告诉请托的人,求人不如求已,谁能帮我,谁能给唐英杰找麻烦,让唐英杰早点垮台,将功抵过,我可以放他一马,其它人,我一个也不放过,全让他们身败名裂,就算净化一下顺安的官场。”

    金铁男插话说:“你说,怎么才算帮你?”

    金铎脸色冷峻地说:“大哥,你给各行长透个话,凡是唐英杰有贷款的行,二个月内收回贷款或者起诉到法院的,就算帮我,否则,就别怪我不讲情面。铁男和二哥,你俩也不用说情,回去告诉请托的人,我就是要在经济上搞垮唐英杰,凡是能在这方面帮我的人,给唐英杰找麻烦,让他早点完蛋的,我可以放他一马,将来都平安无事,当初他们怎么帮唐英杰发家的,现在就怎么让他破产,就这么个原则。”

    钟华喝了一口茶说:“农商行贷款将近二千万,新行长刚上任半年多,是从外地调来的,跟唐英杰没什么事儿,拿不住他,怎么整?”

    金铎说:“好整,世界上没有不吃腥的猫儿,也没有不贪财不贪色的官儿,监控他半个月,什么材料都齐了。”

    钟华惊讶地看着金铎说:“试试吧。”

    金铁男低头想了想说:“我明白了,金铎,这招儿行,我的请托人都掌权呢,查呗,合法经营,偷税漏税,消防设施,五险一金,现在的商人,想查,你就没个跑儿,唐英杰就成了众矢之的,金铎,你就瞅好儿吧。”

    大奎说“我的请托人你们想不到。”

    金铁男问:“谁呀?我也纳闷,现在着慌的是当官的,你一个管道维修工,认识几个当官的呀?”

    大奎瞪了瞪眼睛,正要争辩,院子里一片吵嚷声,吕成刚大声吆喝道:“好酒在那儿,我就是冲酒来的。”

    众人隔窗望去,吕成刚,玉珠,凤芝下了车,向屋里走来。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