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二八,当众受辱

正文 二二八,当众受辱

    那天一番品酒论道,酒宴散场,钟华问大奎:“你来给谁说情?”

    原来大奎是为三胖说情,三胖通过大奎给金铎传话,有佩服,拉拢的意思。金铎说别信他,说不定是什么花招儿。

    大奎说:“我心里有数。”

    金铎怕是圈套;其实确实不是圈套,却也不是三胖的意思,他没这花花肠子,这都是宋军的主意。

    宋军最近感觉事事不顺,到处碰壁,他有不祥之感,宋军和三胖关系好,便悄悄地对三胖说:“兄弟,形势不太好啊!”

    宋军说了半截话,便故作神秘,往下不说了。

    三胖对宋军可以说言听计从,这听这话吃了一惊,急切地问:“二哥,咋的了?咋个不好?”

    宋军东张西望一番,小声说:“这不眼瞅着八一了嘛,往年八一都搞搞‘共建’,一整就十多家,忙的我脚不沾地。今年可好,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没人搭茬,这它马一夜之间变天了,都躲着咱,有的说话贼难听,这么着,以后咱还咋混了?┄┄兄弟,咱哥们儿混到今天不容易,我琢磨……唉!”

    宋军一声叹息又不说了。

    三胖左右看看,没别人,焦急地问:“草!二哥,咋的呀?痛快的,你琢磨啥呀?”

    宋军贴近三胖小声说:“我琢磨,朱局长这一死,对咱太不好……得留条后路。

    三胖瞪着小眼睛问:“二哥你说明白点,啥意思?┄┄咋留后路?”

    宋军又叹口气说:“你发现没有,这个姓金的从回到顺安,招招致命,斗到今天,我不说你也明白,大哥怕不是他的对手……万一秋后算账,咱这半辈子的血汗可就全泡汤了。”

    三胖一怔,敬佩宋军看的远,便问:“那咋整?”

    宋军小声说:“你跟赵队长关系一直挺好,滚兔子岭他救过你,这个关系就是后路。”

    三胖想了想没明白,便问:“赵队长跟咱是老关系,这没啥说的,他怎么是后路呢?”

    宋军说:“你想呀,他跟你是哥们儿,他跟姓金的也是哥们儿,让他给姓金的过个话儿,对咱来说就是一条后路。”

    三胖想了想说:“这?……行吗?”

    宋军说:“病急乱投医,试试呗,你别说是我说的。”

    三胖有点懵,问道:“那咋说呢?”

    宋军想了想说:“你就说大哥对玉珠那样,你也不赞同,如果姓金的有什么事儿,尽管吱声。姓金的就明白了。”

    三胖迟疑地问:“这样好吗?万一大哥知道了……”

    宋军一声冷笑说:“大哥怕是顾不上这些了。”

    三胖问:“咋的?”

    宋军说:“俗话说众怒难犯,大哥犯了众怒了,我看有墙倒众人推的架式,这帮狗子不定那天就扑上来咬咱呢。”

    三胖问:“你这一说我明白了,朱局长这一死,外边说啥的都有,二哥,你说的对,回头我找赵队长,把话儿过去。”

    宋军点点头说:“唉!――大哥也真是,为一个女人整到这步田地,不好收场了。”

    宋军一直负责对外联络,时局冷暖他能最先察觉,不是他过敏,是现实让他害怕了。

    往年每到八一建军节,伟业集团就以“警企共建”的名义到局,分局和各派出所慰问,借机公开送钱送物,大肆收买。普通干警都有一份儿米、面、油、蛋;主要领导除了米、面、油、蛋,还要聚餐一次,山珍海味,推杯换盏中论功行赏,各位领导都有几千到数万的红包可拿。每年仅此一项,伟业集团总得几十万开销。用唐英杰的话说:“把他们喂饱,啥事儿都好办了。”

    今年眼瞅着八一建军节临近了,跟往年一样,宋军打电话联系局,分局和派出所,商量今年的福利和聚餐事宜,却遭到一致拒绝;客气的说没时间,今年不搞了;不客气的话就难听了:“卧草!算了吧,怕偷拍。”

    宋军打了一通电话,憋了一肚子气,把情况汇报给唐英杰。

    唐英杰听了汇报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望着天花板发怔,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灰,突然骂了一句:“真他妈不要脸,有钱还怕花不出去?算了,那就不搞了。”

    不光有钱花不出去,接下来的打击更让唐英杰难堪。

    “八·一”建军节的前一天,市工商联组织部分企业家,带着鸡鸭鱼肉水果到部队慰问,这也是每年的惯例,唐英杰当然也在被邀请之列,被邀请的都是成功人士,有点名气的商界精英。

    这样的活动不是谁都能参加的,虽然谁参加都要出银子,工商联只负责组织联络,用大家的钱买礼物,其实是往自己脸上搽粉;企业家们也不做赔本的买卖,他们借活动之机广交朋友,既能刷存在感,又能在电视上露露脸,相当于变相广告;各取所需,两相情愿。

    通知说早上八点在世纪广场集合,从那儿出发前往驻军,活动项目一般是参观军营,座谈会,打靶,中午在部队吃饭,饭后返回。

    那天,唐英杰准时到了世纪广场,已经有几位领导和企业界人士先到了,唐英杰下车跟他们招呼,让他意外的是,所有的人都不冷不热,脸上挂霜,躲躲闪闪,离的稍远一点的,能躲的都躲到一边去了,这场面让唐英杰大为诧异。

    从前,唐总一来,市领导也好,大老板也罢,都是笑脸相迎,巴不得跟他招呼,没话儿找话儿套近乎,简直是众星捧月,百鸟朝凤一般。

    可是这天,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人心却说变就变,变得让唐英杰猝不及防,浑身不自在。

    唐英杰受众人的歧视和冷落,心中不快,便想打退堂鼓,正犹豫是走还是留,人群里突然窜出来一个光头小伙,指着唐英杰的鼻子破口大骂,

    这小子骂街是真有一套,跳着高,蹦着脚,把唐英杰祖宗八代骂了个狗血喷头,之后历数唐英杰吃人饭不拉人屎,当面称兄道弟,背后捅刀子,人渣,狗卵子,狼心狗肺,驴马烂子┄┄市井最粗陋的骂人话淋了唐英杰一头。

    唐英杰先是被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有人敢当众对他如此无礼,当即羞愧难当,满脸涨红,对这种人,跟他讲理,没理可讲;跟他对骂有失身份,唐英杰强压怒火,气得浑身发抖。

    大象抢先一步奔过去抓那小子,那小子却很机灵,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竟有人故意阻挡大象,给那小子打掩护。

    唐英杰喝住了大象,大庭广众之下,跟这种小混混冲突,太有失颜面;唐英杰想保持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大度形象,不想让势态扩大。

    有人认出这小子是朱立世的亲侄子,这是给死去的叔叔报仇来了。

    这小子原本也是个仗势欺人的小混混,因为有朱立世撑腰,也曾在地面上横行一时。现在给白酒厂老板开车兼保镖。今天与唐英杰狭路相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动手打人要负法律责任,他也知道打不过,惧着他的保镖大象。情急之下,当着众人破口大骂。

    白酒厂老板也在场,那小子既然是他的保镖,他应该主动去制止,给唐英杰留点面子,而事实却恰恰相反,白酒场老板只是象征性地喝斥了几句,并没有实际行动。

    世纪广场原本是人群聚集的地方,这天早晨豪车一辆接一辆汇聚,众人就当成一景,围观的人就很多;突然有人骂大街,骂的是顺安最有势力,最牛逼的黑老大唐英杰,那就更热闹了,当即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不一会儿就拥挤的人山人海,人人举着手机有拍有录有现场直播,几分钟后,一条条视频便充斥社交网络,注定会刷屏,冲上热搜。

    大象气得浑身发抖,几次要挣脱唐英杰的拉扯,想冲过去教训一下那小子。唐英杰不想事态扩大,死死拉住大象,生怕他盛怒之下再出意外,那就更不好收场了。

    众目睽睽之下,对这样的小混混,打不得,骂不得,唐英杰只好灰头土脸地上了自己的奔驰车,知趣地退出慰问活动,憋了一肚子恶气打道回府。

    坐上车,唐英杰越想越来气,当着这么多领导和同行,当着这么多观众,这事儿太打脸了,唐英杰气得脸色铁青,杀人的心都有了。

    最让唐英杰伤心的还不是当众打脸,而是那么多领导和同行,眼看着小混混骂大街,没人上前劝阻,或者把他拉走,全作壁上观,甚至毫不掩饰幸灾乐祸的兴奋。

    最可恨的是白酒厂的老板,他的保镖如此撒野,如果不是受了他的默许,那小子也不敢这么放肆,唐英杰思前想后,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如何下此毒手?

    曾几何时,唐英杰跺跺脚,顺安城就得晃三晃;然而,今天被一个小混混当众辱骂,连个帮腔拉架的人都没有,都在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想到此,一股透骨的寒意从心口到头顶,再到浑身的每一个细胞,把唐英杰冰得浑身打颤。

    唐英杰返回凤凰山庄恼怒难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看天花板,话也不说,午饭也不吃,谁劝也不吱声。

    宋军和三胖听说了世纪广场事件,二人立即赶到凤凰山庄,三胖说他带人去找那小子算账。

    宋军说:“这账要算也应该等一等,等事儿消停消停,直接废了他。”

    任凭他俩诈诈唬唬,唐英杰仰脸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